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548 章

第 548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暴躁的杀人狂,多少无辜的冤魂正等着向他索命呢。想到这里,六郎不由朗声诵道: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万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驰骋走天下,只将刀qiāng夸。今yù觅此类,徒然捞月影。君不见,竖儒蜂起壮士死,神州从此夸仁义。一朝虏夷乱中原,士子豕奔懦民泣。我yù学古风,重振雄豪气。名声同粪土,不屑仁者讥。身佩削铁剑,一怒即杀人。割股相下酒,谈笑鬼神惊。万里杀仇人,愿费十周星。专诸田光俦,与结冥冥情。朝出西门去,暮提人头回。神倦唯思睡,战号蓦然吹。西门别母去,母悲儿不悲。身许汗青事,男儿长不归。杀斗天地间,惨烈惊yīn庭。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血流吴越里浪,尸枕万寻山。壮士征战罢,倦枕敌尸眠。梦中犹杀人,笑靥映素辉。女儿莫相问,男儿凶何甚?古来仁德专害人,道义从来无一真!

    君不见,狮虎猎物获威名,可怜麋鹿有谁怜?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君休问,男儿自有男儿行。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男儿事在杀斗场,胆似熊罴目如狼。生若为男即杀人,不教男躯裹女心。男儿从来不恤身,纵死敌手笑相承。仇场战场一百处,处处愿与野草青。男儿莫战栗,有歌与君听:杀一是为罪,屠吴越是为雄。屠得九百吴越,即为雄中雄。

    雄中雄,道不同:看破万年仁义名,但使今生逞雄风。美名不爱爱恶名,杀人百吴越心不惩。宁教吴越人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人。放眼世界五万年,何处英雄不杀人!

    这篇后世网上流传甚广的贴子,如今在六郎口中念出,仍然是虎虎生风,充满杀气。

    “好诗,听起来真让人热血沸腾啊!”

    明歌郡主夸道。

    “呵呵。”

    六郎轻轻地笑了起来,“我准备把这首诗让所有宋军的士兵们都学会,让那些道德仁义见鬼去吧,以杀止杀,以暴制暴,才是王道。”

    “好,将军的这个建议真的很好,我这就去办,先让那些识字的把诗念给士兵们听,鼓舞士气。”

    明歌郡主喜出望外。

    “好,这是个好办法。”

    清晨和傍晚的风已经带着明显的凉意,虽然晴日中午的温度还很高。

    砰,砰,砰砰,前方的中军过后,大队人马踏着节奏,出现在路上。 蹄声起起落落,吴越铁骑卷着一路的烟尘,向前奔驰。吴越军身穿一色的牛皮轻甲,天虽然热,却没有人摘下头盔。从山坡上望下去,黑压压一片,乌云般,缓缓卷过。马蹄踏在山路上,隐隐带有风雷之声。这是真正的北元精锐,风貌与平时大伙对付的那些新附军截然不同。三万人马,居然带着万军吴越马的杀气,所过之处,鸟雀皆惊。呼拉拉飞上半空,夹杂着萧萧山风,向山外飞远。

    “将军,过了前面那道狭窄的山口,便俱是宽阔之地,再有三个时辰就到杭州城下。”

    “哦。”

    程世杰淡淡地哼了一声,抬头四下看了看。抬手唤过一个传令兵,轻轻地jiāo待了几句。传令兵纵马向前方奔驰而去。

    临近山口的先头部队接到命令后,前进速度骤然放缓,前军带住战马,快速地环了个半圆型的圈子。马背上的武士同时cāo弓在手,刷地一下,天色一暗,数百枝箭同时shè进了山口旁边的林中,仿佛下了一场箭雨。

    树叶盘旋着,落下。头上的枝叶瞬间稀疏,阳光从树干间shè了下来,映得人双眼发花。

    令人窒息的半柱香时间,却仿佛一日般长。探路的吴越军四下shè了几轮后,听不见回应。又开始整队前进。

    “呜,呜,呜呜!”

    低沉的号角在马队中响起。骑兵队骤然加速,洪流般,向山口飞奔。显然,吴越军将领试图快速将队伍带过狂窄的山口。

    天际边传来一阵低低的雷声,很轻微,却带着大地一同震动。孟良警觉地握住了刀柄,抬头望向后方土坡上高挑的雕斗。

    高高的雕斗上,负责了望的士兵放下望远镜,快速挑出了一面红旗,斜斜地,指着东北方向。“各部准备战斗。”

    孟良高声地下达了命令。

    烟尘从军中升了起来,士兵们在低级军官的指挥下,快速调整着阵型,最后一次检查盔甲,最后一次调节兵器。

    吴越人的骑兵来得很快,带队的吴越军官停住脚步,稍做歇息。随即一声呼哨,带着队伍向孟良的人马扑去。扑到一半,突然又一个急停,拨转马头沿来时的路匆匆跑回,列阵以待,号角声随即响起。

    得到中军回报,说前方遇阻,程世杰并没有过于在意,此处地形虽不很宽阔,但对于骑兵冲杀是足够的,野战是吴越骑兵的强项,只要不是在险要之地遇到伏击,吴越铁骑怕过谁来。程世杰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全军加速前进的命令。

    孟良站在车阵中,望着渐渐聚集的吴越铁骑,没有下达任何命令。吴越余宋军和他一样肃立着,整个阵地鸦雀无声。压抑的气氛从众人心头滚过,很多人发现,自己握刀的手,居然慢慢开始发抖,发抖,接着,颤抖停止,整个身体刹那间硬起来,被寒冷的战意所充满。

    “弓箭手准备shè击。其他各部,呐喊助威,杀!”

    孟良猛然拔出刀,发出一声大吼。

    “杀!”

    吴越余人异口同声,发出一个字,山崩地裂般响彻原野。

    宋军没发一弩一pào,一声呼喊。散发在整个车阵中的,只有一股气,一股凌厉无匹的杀气。

    今天宋军摆出的阵势分为两个集团,首先是由两万弓箭手和一万牌刀手组成的方阵打头,在弓箭手方阵后面两百步外才是本阵。

    “南宫剑虎率本部人马以稀疏队形分组攻上,烧毁对方的木车,从战车缝隙间寻找破绽。全军做强攻准备,打开缺口后全军压上。杀光他们。”

    程世杰不愧久经战阵,略想了一下便下达了正确的命令。拒马车并不希罕,只要能打开缺口,这些宋兵还不是要任吴越铁骑屠杀。

    “是”万夫长南宫剑虎大声答应道,“跟我前进。”

    一万吴越将士一声呐喊,快步向前奔去。松散的阵型慢慢聚拢,在一个个百夫长的身边,聚拢成一把把尖刀型。

    程世杰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是他麾下的精锐。急若惊马,徐若野狐。一瞬间由徐至急的切换,再加上队形变化,毫无停滞。若非百战之兵,断做不出这种流畅的动作来。

    剩下的事,就等看前面宋军到底有多大战斗力了。凭以往的作战经验,程世杰敢保证,一柱香时间内,他的前锋可以突入宋军军第一垒,将对面看似坚固的防线捅成筛子。

    上百支白亮亮的弩箭从宋军车阵后飞了出来,shè进了吴越军当中。登时,把吴越人连人带马shè倒了一片。“神臂弩?”

    南宫剑虎吃了一惊,高声喊道:“举盾,注意保护,宋兵有神臂弩。”

    冷不防吃了亏的吴越兵迅速做出了反应,呐喊一声,亡命冲上。才冲得十几步,又是一排弩箭迎面shè来,这次只shè倒了寥寥几个人。

    用武钢车布置起来的车阵并非毫无破绽,卸去战马后的车辕间位置最矮,是车阵的最薄弱环节。吴越士兵骑兵顶着弩箭攒shè,冲到了车阵前,有的用刀疯狂地砍着车阵,有的在盾牌的掩护下奋力想把车子推开,还有的跃过了车辕,向宋军攻去。攻击者中发出一声喝彩,几十个吴越步卒,追随着前者的脚步杀来。孟良也毫不示弱,率领着牌刀chā奋力抵住吴越兵的进攻,弓箭手则不断地shè击着车阵前的吴越大军。

    一个吴越百夫长翻越车辕,跳进了宋军军士卒中。他的武技相当出色,几个退避闪躲,逃过了接踵刺来的刀qiāng。然后反手,将一名宋军士兵砍翻在地。百夫长刚提起刀,却发觉两支长qiāng分别从两侧袭来,一支弩箭已经shè入他的胸膛。接着,百夫长便什么都看不见了。失去头颅的身体扑到在地,扑倒在其他士兵的尸体上。

    白刃战,杀敌三万,自损八百。惨烈的战斗中,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转眼逝去。

    “冲啊,弟兄们,六将军在大伙身后看着呢。”

    孟良已经光着膀子冲了上来,挥舞着狼牙棒,招猛力大,元兵纷纷倒毙。

    “压上去,压上去,万不能让吴越骑兵冲过来呀。”

    在一侧山坡上观战的焦赞举着望远镜,焦急地喊着。

    吴越大军在付出了五百多人的伤亡后,车阵被打开了一个缺口。六郎在本阵中看得清楚,一挥手下令道:“击鼓,让第一方阵后撤,骑兵旅掩护。”

    一万多骑兵从本阵两侧冲出,挥舞着马刀,呼啸着向车阵内的吴越大军冲去,转眼间便把宋军的第一方阵与吴越大军隔了开来。第一方阵的宋军士兵们也掉头向本阵的两侧跑来。

    第696章

    “全军出击,杀光宋狗。”

    程世杰眼见车阵已经打开了缺口,高声下令道。“呜―――噜噜噜”凄厉的牛角号从吴越军中响起,刺破了震天的金鼓。程世杰旁边,每个亲兵都拿起一支同样的牛角,同时吹了起来。近两万吴越骑兵发一声呐喊,飞马向前冲去,气势如虹。

    程世杰笑了,他仿佛又看见那些宋兵在铁蹄下抱头鼠窜,四散奔逃。吴越的骑兵是野战之王,没有人敢在野战中与吴越人争雄。四百步,三百步,吴越骑兵抽出了弯刀,嚎叫着,准备冲过车阵后大肆屠杀。一支旗花火箭突然从宋军中也升起,伴随着它在空中zhà裂,战旗也升了起来。半空中突然滚过一阵闷雷,上百个黑点,带着烟尾,从宋军战阵后升空,快速飞过战阵,砸在车阵前三百步到六百步之间。

    前冲的吴越大军瞬间被黑烟包围。黑烟中,红色的火点一个个陆续闪亮,每闪起一个,就伴着一声震耳的bàozhà。bàozhà声一个挨着一个,已经分不清中间的差别。热浪夹着硫磺的味道涌来,刺得程世杰睁不开眼睛。

    “这是什么东西?”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头脑发蒙。

    这就是六郎的计划,他在远距离根本没有利用火pào优势,而是耐心地等待吴越大军全军压上的时候,先放任分散成组的吴越大军,等他们再次汇集成阵列。 然后,乱pào突发,同时打在三百步附近这个区域内。试shè过多次的火pào准确率非常高,几乎把进攻的吴越大军都包了进去。

    双方之间的视线完全被隔断,几匹受惊了的战马嘶鸣着,从浓烟中逃出。空dàngdàng的马鞍上再没有骑手,拖在一侧的马蹬边,挂着几点黑中透红的黑影,远远地,无法分辨是人体的哪一部分。

    第二波雷声接着响起,浓烟将逃脱的战马遮盖在内,bàozhà、烟柱、尘沙成了浓烟中偶而能见的全部景色。火光闪起的刹那,程世杰能看见浓烟里被掀翻在地,绝望而痛苦的同伴。火光消散,一切又被掩盖在浓烟当中。

    程世杰和一百多亲卫们惊呆了,战马的脚步不知不觉地向后挪动。仿佛一万五百步外bàozhà的pào弹,随时会飞过来,落到他们头上。有人焦急地看向自己的上司,希望能听到上司下达新的命令。

    撤退,是吴越人的耻辱。但在不可预知的力量面前,这样的撤退并不十分让人感觉难堪。程世杰的手按在刀柄上,一根根血管从手背冒了出来。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不停地发抖,他想稳住心神,却无论如何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脏。

    第三波雷声响过,然后是死一般的沉寂。喊杀声从浓烟后透了出来,听上去,居然像隔了几十里般,是那样的渺茫。程世杰知道,那是被冲过车阵的士兵,正在和车阵后的宋军激战。他却无法看清战局,只能看见浓烟在眼前慢慢迫近,慢慢扩散。

    血和硫磺的味道越来越重,终于有幸存者从浓烟后跑了出来,跌跌撞撞地向这面跑。一个,两个,三个,更多,浑身上下全是血污,丢了兵器和战马,亡命地跑。

    “弟兄们,冲啊,向前冲。”

    万夫长南宫剑虎大声喊着,督促着麾下的残兵向前冲杀。他在军中的位置靠前,没有被pào弹zhà到。身后的惨烈景象,让他对生还倍感绝望。这种绝望的心情,反而成了带领部下血战到底的精神支柱。在他的组织下,几百名没有被pào火波及的吴越大军士卒,拼命靠近破虏军本阵,发动了一波波亡命攻击。

    然而迎接他们的不再是弩箭和刀qiāng,一门门弩pàoshè出了仇恨的pào弹,一群群手雷被抛石机扔到了他们的头顶,弹片,铁砂四处横飞,撕裂着他们的身体。

    孟良指挥着部队,从容不迫地将冲上来的吴越大军,一波波打下去,一波波杀死在战车前。

    “冲啊,大汗在天上看着你们呢!”

    南宫剑虎呐喊着,奔走着,绝望地发起一次次强攻。每一次攻击,都被挡在宋军本阵之外。对面的呐喊声让六郎很兴奋,无论是南宫剑虎的呐喊,还是远方传来的高呼,听在他的耳朵里,都透着同样的绝望。

    “崩,崩,崩”单调的弓弦声缓缓地响起。那是弩pào发shè的声音,威力强大的弩箭将四处呼号的南宫剑虎推出老远,一声bàozhà,血ròu横飞。一刻钟过后,几千吴越军覆没于阵前。

    “擂鼓,前进。”

    六郎挥手下达了命令。激昂的鼓声一波波犹如潮涌,宋军踩着每一步鼓点,向前缓慢挪动。

    大旗下,程世杰已经恨得咬破了嘴角。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输掉了,两万多吴越精骑就这样被那神秘的东西所击杀,而他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吹号角,命令弟兄们分散回撤。”

    程世杰红着眼睛望着缓缓压上有如山岳般凝实的宋军喊道。

    几十个分不清面孔的吴越大军士兵互相搀扶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