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530 章

第 53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久,小周后已经适应,两人的功作越来越快,渐渐带起一片「噗滋」、「噗滋」的水声,小周后畅快地呼叫着,舞动着,随着她的动作,她白生生的双峰就在六郎面前抛上抛落。六郎掌口接过抛过来的双峰,狠命地吸啜,另一只手亦捞住一个rǔ房,用力揉搓,只把那浑圆的玉峰搓得又圆又扁,好像厨师手下的面粉团一样。

    “嗯……顶到了……这下……”

    “嗯……六哥……我是你的啦……”

    小周后在一边看得春情萌动,一只小手伸过来抚摸六郎的胸膛,另只小手开始扣弄自己的小蜜壶。

    这时,六郎的宝贝就如同一根火热的铁棒,沿着窄小的yīn道一路烙进去,只烙得小周后的yīn道舒服极了,尤其是它暴凸的guī tóu,不时冲并着她快感中的子宫,酸溜溜的,麻酥酥地命子宫产生一阵阵难言的新快感,六郎怒突的guī tóu菱角就如同倒勾似的,不停地勾括着yīn道的嫩ròu,真是美死她了。

    “啊……六哥……好舒服……”

    “啊……好大的宝贝……”

    “芙儿……好舒服……嗯……这下……好重……”

    “人家……丢了……”

    小周后的子宫不停地渗出水来,把yīn道都填满了,六郎的宝贝就如同水qiāng的活塞子,不停地抽压着她渗出来的yín冰,「噗滋」、「噗滋」的声音越来越响,jiāo杂着小周后高潮叠起的哼叫声,就像一首销魂的乐章。小周后就如同一只野马似的在六郎身上驰聘,她拗起腰来,将含在六郎口里的nǎi子扯得长长地,最后「卜」的一声,由六郎口中弹出,疯狂乱舞着。

    “嗯……再来……”

    “啊……六哥……妹妹好快活……”

    小周后的身子再向后仰,两颗rǔ球就如同肿胀的氢气球似的高耸地升立在她的酥胸,随着她的动作左摇左晃,好像在向天空膜拜似的。她不知已经来了多少个高潮,一浪接一浪,而现在,一个更大的高潮正在来临,子宫好像痉孪一样,不停地收缩,她的yīn道口就如同垂死的鲤鱼咀,一张一合著吸气,磨擦着六郎火炙的色头。

    “嗯……芙儿……不行了……”

    “六哥……我……动不了……”

    “嗯……我又……丢了……”

    “六哥……我上天了……好美……”

    最后,小周后她瘫软了,无力地伏这六郎身上,呼呼着喘气,她臀部的动作静了下来,全身都给汗水湿透,一动不动。六郎一反身,把小周后反按在床上,一下子跨上去,宝贝依然紧紧地chā着她颤抖着的yīn户。六郎把小周后的双腿压向她的肩膊,她光溜溜,粉腻腻,滑搀搀的肥美yīn户便高高地耸露在眼前,六郎开始主动抽chā着。小周后给六郎按着,由慢而快,由浅而深,最后六郎把整根宝贝全根chā入。

    小周后的子宫仿如给挤进胃里去,一股股麻酥酥的感觉又再升起,而且此先前更加强烈,她无力地把身子左摇右摆,鼻子里伊呜哼著,而六郎现在就如同一个疯狂的武士,把粗长的宝贝尽情chā弄她娇小的yīn户,直把小周后chā得死去活来,一阵阵酥酥的感觉由子宫升到脑际,眼里浮起一口口快感的光晕,她的yīn精已不受控制地狂喷而出,好像缺口的山洪,流过不止,她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扩张了,她尝到有生以来第一次最巨大的高潮,纤巧的鼻子一动一动着,口唇不受约束地张开,人整个瘫软了下去,一动也不动,六郎也适时shè出阳精。

    “啊……六哥……你的好烫……好多啊,全给了芙儿吧。”

    六郎舒服地躺在姐妹俩中间,大周后凑上微翘的诱人樱唇吻上了六郎,她微张的贝齿中伸进舌头,不停地撩动,胸部急促地起伏着,满脸晕红,美无暇的玉峰就如同两团白玉似的,浑圆无暇,真是上帝的杰作。六郎一手搂着一个绝代佳人,幸福地闭上眼睛。

    第667章

    皇宫,六郎和越秀公主,大周后一起来拜见钟皇后。钟皇后十分喜欢六郎这个极品驸马,和六郎说了大半夜话,问的都是六郎征伐西域的事迹。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休息的时候。钟皇后说:“时日已晚,雅琳你和越秀都不要回去了,今晚就留在这儿陪母后好好说会话。”

    六郎笑道:“母后,我是不是也不用回驿馆去了?”

    钟皇后说:“这怎么行?她们俩,一个是本宫的儿媳,一个是本宫的女儿,你留在我的寝宫,成何体统?”

    六郎说:“我可是你女儿的女婿啊。母后这里房间这么宽绰,我和越秀随便挤一挤就行啊。”

    不等钟皇后回答,越秀公主就说:“母后,六哥今天也很累了,就让他住下吧。没有人敢说闲话的。可以让六哥住在母后隔壁隔壁的漱芳斋。”

    钟皇后只好答应,六郎道谢,拉着越秀公主就要回房,钟皇后急道:“你们俩怎么能住在一起,你们还没有完婚啊?”

    六郎嘿嘿两声,“岳母,照你的意思,我和越秀必须拜堂之后才能住在一起吗?”

    钟皇后一本正经地说:“那是当然的了,这样吧,我和雅琳商量了好半天,想来想去,也不能委屈了我的驸马,这样吧,今天晚上,你暂时和越秀睡一起,但是你不许欺负她,要是被我知道了,我可不管你是是不是大将军,我决不饶你。记住没有?”

    六郎点头应是,却是口是心非,心里开始琢磨越秀公主那白嫩娇美的玉体了。

    钟皇后说要沐浴,六郎被赶到隔壁屋里去睡觉,正想着今夜将要发生的好事,越秀公主穿着内衣裤跑进来,脸上挂着微笑,薄薄的丝料纱衣近乎透明,高高突起的雪白双峰不甘寂寞的挤跃而出,露出大半细腻如晶玉的柔软。纱衣被高耸丰盈撑鼓至极限,两团柔腻紧紧压挤在一起,紧收成一道深邃迷人的沟壑,随着她的走动,两粒娇艳的蓓蕾时隐时现,便如涨潮的浪涛,一波盖过一波。

    看着那极具震撼效果的双峰,挺拔圆翘,那薄薄的丝绸纱衣随着她渐急渐促的呼吸频率轻轻滑开,当纱衣的绳线整个松开的时候,两只浑圆丰硕的玉峰傲然弹跳而出,无遮无掩的展现在六郎的面前。越秀公主白的耀眼的娇躯竟然没有穿衷衣,六郎的眼睛落在她那对温香软玉的丰满酥胸,雪白而秀挺的双峰上,嫣红如盛放的花蕾般的羞挺,与那纤细的柳腰和修长的美腿相配合,构成了让每个男人都为之疯狂的神迹般的美丽艳景。

    “六哥,你好色啊,怪不得我母后让我小心你,又在偷看人家了。”

    六郎将越秀公主拉入怀中,“越秀,这些天一直没有机会和你亲近,都想死六哥了,快给我亲亲。”

    被六郎一抱,越秀公主的娇躯顿时酥软在六郎怀中,玉体横陈之际,隔着贴身内裤,隐约窥见一抹幽黑,衬着雪白耀目的冰肌玉肤,六郎完全被眼前这具惊心动魄、完美无暇的玉体所吸引住了,神魂颠倒,难以自控。越秀公主并不知道她美妙娇嫩的玉体己经完全暴露在六郎极富侵略xìng的灼灼目光之下,不过不知是梦到了什么还是感觉到了六郎灼热逼人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她的呼吸竟变得越来越急促。脸上浮出一丝妖异的绊色,纤手不知何时按住了自己那对浑圆美rǔ,挤压揉搓着那里柔嫩的肌肤,身躯也微微的颤抖起来。六郎仔细的凝视着她胸前dàng起的阵阵rǔ浪,越秀公主在六郎挑逗xìng的目光下变得越发不堪,不一会,己被六郎充分开垦的身体便不安的扭动起来。越秀公主的俏脸上泛起一抹醉人的红霞,一副隐思难禁的娇羞模样,风情万种的玉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冶dàng与渴求的神情,那yù拒还迎的可爱样儿实在是无法形容,动人无比。六郎左手留在高耸酥胸揉弄着那己经涨大硬挺的粉红蓓蕾,右手却往下滑去,顺着那没有一丝赘ròu的平坦小腹,伸进内裤,chā入两只修长大腿的jiāo汇处。那里乌丝浓密,xìng感迷人,幽草中那道秘谷正散发着yín糜气息和光泽,当六郎摸到下身的美妙之处时,越秀公主娇躯陡然一震。娇嫩敏感的私密禁地被袭,檀口轻启微分,立时润出湿腻的液体,大量的蜜汁涌出来,湿透了单薄的内裤。

    六郎压在越秀公主那对丰满硕艳的美丰上的大手渐渐往下移去,抱紧了她手感极好的修长美腿,轻轻向两侧分开,同时撩起长裙下摆,大手抚扣在越秀公主双胯的根部,那里沐浴阳光次数极其有限的柔嫩肌肤细腻而富有弹xìng,触手柔滑如脂,手感极佳,使人心跳加速。 呀!这坏六哥怎么摸人家那个地方……越秀公主极具战略地位的重要部位被六郎牢牢占据。

    六郎兴奋异常,扯落越秀公主的裙子,压上来……

    几无阻碍便可直捣黄龙,越秀公主儿反抗不得,芳心一颤,贝齿把守的唇关逸出一丝撩人的轻吟,终于选择乖乖就范。感受着身下佳人娇躯逐渐软绵下来,肌腹相贴,亲密无间厂看着她白晰嫩柔的粉腮因娇羞而飞起了一抹艳红,六郎心中yù念大动,全身散发着催情鼓yù的浓浓异香。美人娇羞,四肢乏力,微颤不休,发着灼灼热息的大手缓慢而坚决的向内滑去,拨开浓密芳草,探秘巡幽,触到了满是蜜汁的花瓣,湿滑柔腻……

    越秀公主媚眼如丝,俏脸殷红如血,娇喘吁吁,六郎轻轻凑上前去,感受着美人儿颈侧如凝脂般的肌肤炽热而火烫的灼碑急。微分的檀口柔唇,呵气如兰,瑶鼻喷吐着火辣的鼻息,六郎深深嗅吸了一口,顿感血气运行加速,胯下雄壮紧抵在越秀公主嫩白的股沟,叩开门扉,长驱直入后,六郎敏锐而精准的把握进入的深度的速度,不紧不慢地驾驭起来……

    大周后来到隔壁屋子门前,停下来倾听了一下,就听见里面床铺吱吱作响,伴着六郎强有力的呼吸声和越秀公主迷人的呻吟声,大周后就知道他俩已经好上了,不由掩口一笑,不敢多听,生怕自己走火入魔。

    回到房中,见到钟皇后,钟皇后见她双颊娇红,问:“雅琳,你的脸发烧吗?”

    大周后苦笑说:“哪里有啊,母后,儿臣侍奉你沐浴洗澡了。”

    钟皇后就笑着同意了,宽衣解带之后,两个赤luǒluǒ的大美人一起泡入清水中,钟皇后看看大周后饱满娇挺的双峰,笑道:“雅琳,年轻真好啊你看你的宝贝这样娇挺啊,你看看我的,都有些下垂了。”

    说罢,脸上泛起一股忧伤。

    大周后看看了钟皇后胸前那一对巨硕的美丰,笑盈盈说:“母后,你这不是笑话我吗,明明知道人家没有你的大,就连越秀姐姐的,都赶上与我同样大了。”

    第668章

    钟皇后的酥胸上那对玉峰,却是波霸型,雪白细腻,浑圆诱人,不过确实有了一两分下垂的感觉,钟皇后苦笑道:“雅琳,母后说的是实话,虽然说比较大,但是都挺不起来了,我也不知道怎样保养,真担心它继续松弛下去啊。”

    大周后笑道:“母后莫担心,我教你个办法,保准管用。”

    钟皇后急忙问:“什么法子,快说说。”

    大周后将嘴巴凑到钟皇后的耳朵上,说:“母后,找个人经常为你吃一会儿,保准能挺起来。”

    钟皇后被大周后说的双颊绯红,“去你的,雅琳你真会开玩笑啊。”

    大周后将手伸过去,放到钟皇后那丰硕的玉峰上,轻轻揉动着,“母后,我帮你揉一揉,你看看,是不是挺起来了……你应该坚持和保持对自己身体的爱护啊,这样才能保持完美的体形。”

    大周后看着钟皇后那逐渐高高挺起的丰硕美丰,凑过嘴巴将顶上的樱桃含进去。

    “恩,雅琳……这样子……好羞人啊。”

    钟皇后被大周后弄得有点飘飘然,情不自禁地将手伸到大周后身上游走。两个大美女就在浴桶里面相互爱抚起来,钟皇后突然听到一阵断断续续的女人的呻吟声传过来,顿时警觉道:“好像是越秀的声音。”

    大周后拍了她一巴掌,“母后,你自己读这样空虚了,就不要管着越秀了,让她快活去吧。”

    钟皇后吃惊道:“你说什么?让她俩快活去吧,难道越秀和六郎已经在?”

    大周后娇笑道:“当然了,我刚听过了,他们啊就如同干柴与烈火,人家的xìng福,母后你不要嫉妒啊。”

    钟皇后不由得叹口气说:“既然他们真心相爱了,我就不管那么多了,但愿越秀不要像我这样……受冷落就好。”

    大周后说:“母后,你就放心吧,六郎棒着呢,我现在就担心越秀一个人应付不了他,正想着帮越秀找几个帮手呢,不然的话,你的宝贝女儿就惨了……”

    钟皇后不解地问,“雅琳,你说的什么意思啊?”

    大周后将嘴巴凑过来,神秘地说:“母后,我说了你可不要笑话我啊,你的好女婿简直是生了一个神器,那个事物不但粗壮,而且经久不泄,越秀那般娇嫩,根本挺不了多久的……”

    钟皇后之后大周后早已和六郎私通,她听大周后说六郎的宝贝如何巨大,经久,听的她脸上发烧,偷偷在水中拧了大周后的大腿一把,“雅琳,你居然取笑母后?你真是坏死了。”

    大周后说:“母后不相信我的话吗……不说了,你可以自己去看看嘛。”

    被大周后的话搅和的芳心乱如麻,钟皇后道:“我还真不放心越秀,听你这一说……我还真需要看看去。”

    于是,钟皇后和大周后从木桶里面出来,披了内衣来到六郎和越秀公主的房门前,两个房间当中只有一间小小的客厅,房门也只是一卷珠帘。老远就听见越秀公主的嘶叫声,钟皇后连忙用手轻轻掀起门帘的一角,往屋里面瞧去,就见床铺之上,六郎和越秀公主两个人赤、luǒluǒ地拥在一起,六郎那无比巨硕的宝器正在越秀公主娇嫩的花蕾中进进出出,越秀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