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524 章

第 52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皇后真的有这种兴趣,大周后心中的狂跳不由兴奋愈增。虽然也有些畏惧,毕竟大周后虽说已经人道,就算被迫的时候不算,光在六郎和六郎身下嚐到的种种不同的体会,也真令她有些沉迷不返。

    可是看钟皇后这般也想和六郎跃跃yù试的模样,加上肌肤厮磨间那迷乱的快意,以及幽谷深处被磨擦、被拓宽的滋味,大周后只觉自己竟也心动起来。ròu体对此不只渐渐沉迷,也渐渐习惯,方才那次快活不过是稍试锋芒罢了,真要说来她也真有那渴望的冲动。

    大周后轻搂着压着自己的美人,声音都柔了几分,“母后,我帮你安排一下……”

    “那……会不会被别人知道啊,好羞人啊?”

    钟皇后愈想心中愈乱,这种事她可连想都不敢想,“这样就好……好琳儿……母后也想试试……母后想要看看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

    被钟皇后娇软清甜的语声、娇柔中透出火辣的情慾所感染,大周后愈来愈无法忍耐。这yín慾之事不试则已,一试之下嚐到了甜头,就只有愈来愈想再试;不想则已,一想到之后便是芳心渐渐沉醉当中,再也不愿离开。

    第651章

    大周后轻轻抬头,在钟皇后胸前啜了一口,只觉钟皇后的美峰高挺柔软,那硬起的红蕾在酥软的柔嫩衬托之下,愈显触感奇妙,尤其在自己一啜之下,钟皇后忍不住娇吟出声,浓郁的体香又复散放出来,勾得她愈发心痒,再也忍耐不住了。

    一翻身将钟皇后压在身下,这么大的动作让两女不约而同地娇吟出声,帐中满是娇甜的呻吟,两女到现在还串在一起,而那双头龙又非凡品,乃是六郎这大yín贼不知怎生制炼的yín物,勾得二女似连感觉都串了起来,竟似经由此物可以直接感受对方体内最微细最纤小的悸动,好似变成了自己的身体一般。

    尤其不知怎么着,不只已臻狼虎之年的钟皇后,连大周后都觉得幽谷深处昇起了一丝火热的渴望;她压紧了身下的钟皇后,琼鼻贪婪地闻嗅着钟皇后身上那诱人的香气,美峰jiāo缠之间,只觉那硬起的蓓蕾不住触着自己软柔的峰峦,感觉无比刺激,美得她竟似化身为六郎,差点就想提腰下沉上挺,狠狠地把钟皇后玩弄一番,“香……母后……母后好美……”

    “呃……琳儿……琳儿也是……”

    被她这样一翻身,双头龙滑动之际,那突出的龙头在子宫处轻刮重磨,酥得钟皇后登时娇躯发颤,许久未嚐此味的幽谷虽不由有些疼痛,但已是过来人的钟皇后自然知道,一旦熬过那不适的感觉,接下来的滋味是怎样的销魂。

    她虽芳心暗疑自己终究是压抑了许久,怎么会与大周后一番深入栈出的jiāo流之下,便变得如此敏感?但大周后都已骑上自己了,无论ròu体或芳心的需要,又岂喊得了停?“琳儿……让母后试试……被采补的滋味吧……”

    不知从哪来涌起的勇气,这话出口令钟皇后不由不羞,可大周后既在事后对六郎如此千依百顺,连心爱的徒儿都供给他开苞了,那滋味想必不差。钟皇后明知自己绝不可能再出江湖,更别说是遇上yín贼的手段,如果今儿个放过了,以后就更不可能尝试这滋味。

    说来羞人,但现在钟皇后可是真心的想试试采补yín威,不过若非心知大周后绝不可能伤害自己,只怕她也没有这么大的勇气吧?“母后想要……想要试试滋味……好不好,琳儿?”

    “既是……既是如此……就请……请母后试威了……”

    四颗美峰曼妙的摩掌着,硬挺的蓓蕾和柔软的香肌都是那般敏感美妙,感觉就好像厮磨之间彼此分享着对方的心跳一般,这般深刻的灵慾jiāo欢,大周后就连在六郎或六郎身上都没试过,也只有大周后曾给她这般舒服松弛的感觉,现在又加上了一个钟皇后。

    大周后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缓缓挺动纤腰,带动着双头龙在钟皇后谷问抽送起来,连带自己的幽谷深处也受着那甜蜜美妙的刺激,不由在心中暗奇;钟皇后毕竟是生过孩子了,没想到幽谷仍是那般紧凑,比之处子的感觉也差不了多少,抽送起来的感觉万般美妙,不知六郎或六郎挺着ròu棒jiānyín着自己的时候,是否也是这样的感觉?怪不得他们会不肯放过自己呢!“母后……哎……别……别夹的那么紧……放轻松一点……这样子……这样子才会舒服……”

    “嗯……好……好琳儿……别……别这么说……母后……母后也想放松……可是……可是里面没办法……不知怎么的就会……就会夹起来……尤其是……尤其是被刺到里头的时候……啊……没办法……真的……真的忍不住……好琳儿……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虽说大周后不过轻抽缓chā,可不知为何变得愈发敏感的幽谷,却似已经受不住,无法自己地紧紧夹住了龙头龙身,用最敏感的部位,亲身去感受龙头上头的细致雕琢与青筋浮现;那双头龙受两女体温所熨,渐渐温热起来,若非与真品仍有不同,接触之处又是女体最敏感的所在,还真容易误以为正被男人抽chā呢!“哎……母后……母后好敏感……啊……”

    “母后放心……”

    好不容易取回了主动权,可以大展雄风了,大周后反倒不急,她一边赏玩着身下钟皇后难抑情慾的娇羞美态,与那火辣健美的外表一衬,愈发美得撩人,一边在心中细思,当男人在床笫间疼爱女人的时候,是否也像自己一般,被身下女子的媚态诱的心花怒放呢?

    她缓缓扭动纤腰,双头龙轻抽缓chā,小心翼翼地感受着钟皇后女体的柔媚,“愈敏感愈好……师父也说……她被师丈变得愈来愈敏感……在床上就……就愈来愈放浪……每次的滋味也愈来愈舒服畅快……”

    “是……是吗……啊……”

    被幽谷中强烈的刺激弄得连话声都带着颤,钟皇后正想细问,大周后与那yín贼翻云覆雨之间,究竟是怎么样一个感觉,没想到大周后抽送之间,一不小心竟似刺到了个极敏感极柔嫩的所在,比之方才高潮时犹有过之的强烈酥麻,登时钻筋透骨,麻得钟皇后娇躯一挺,身子忍不住剧颤起来,眼前茫茫的似连泪水都流出来了,幽谷似是有了自己的意志,痉挛抽播着缠紧那双头龙,丝毫不肯放松。虽是紧缠但幽谷里头却是汁水涔涔,涌得一发不可收拾,那滋味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比之先前试过的高潮更为强烈畅快,酥得钟皇后软了下来。

    见钟皇后娇喘曼吟,舒服畅美中带着几丝迷茫,似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大周后可清楚得很;光从双头龙上头传来的异样酥快,以及钟皇后身子的变化间引动双头龙在体内钻啄的动作,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美妙,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她曾从大周后身上嚐得这种滋味,陌生却是因为除此之外,再也没试过了。只是大周后怎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探着了女体最为敏感的花心,说句实在话,这般钻探之下,大周后不由觉得,自己的花心似也渐渐吐蕊出来了。

    “哎……呵……”

    喘息着似再也动弹不得,钟皇后眼前一片迷茫,好半晌才个谒来。这般刺激的滋味她可是头一回嚐到,真不知自己是着了什么魔,偏偏云雨之道便是如此,一旦嚐过滋味后,怎受得了苦守时味如嚼蜡的感觉?

    她喘息了好一会儿,迷茫的眼儿望着伏在身上不动,好让自己渐渐习惯的大周后,好不容易才能勉强开口,出口的声音比方才还软媚三分,甜的就好像可酿成龙涎香一般,“好琳儿……嗯……母后……母后好舒服……这……这是怎么了?怎么会……”

    “好母后……”

    伏下身去,轻轻吻着钟皇后丰润的红唇,只觉樱唇jiāo缠间软绵盈满,说不出的美妙,“是……是琳儿方才不小心……探到了母后花心里头了……母后可觉得喜欢吗?”

    “原来如此……”

    第652章

    虽说在男女方面的知识不若六郎那yín贼般丰富,可钟皇后的江湖路也不是白走的,自是知道善于采补之人,在床笫之间最重要就是探到对方的花心,那是女体最为敏感也最为曼妙的所在,平日深藏体内,即便鱼水之欢也不轻易露头,除非jiāo合的男方功力深厚,又或深谙此道,不然要让花朵绽放、嫩蕊吐露可是难上加难。

    钟皇后没有想到,自己成婚后与顾杰恩爱非常,也没试过被触着花心,没想到却被个女子,还是个小姑娘采到了,心中也真是五味杂陈。

    虽说事先全没想到会有如此结果,但好不容易被采着了花心,光只触及就这么美了,被她采补的时候岂不更棒到了极点?搂紧了大周后,钟皇后软软甜甜的声音轻吐出来,羞得发热的娇躯也将这紧张和羞怯的温度感染了她。

    “好琳儿……既然……既然探到了母后花……花心里了……你……你就别留手……让……让母后放浪一番吧……用出你的木领……母后哎……相心必也被你……被你这样过了……”

    “嗯……”

    爱极了身下既温柔又火辣的钟皇后,大周后不由有些混乱,她甚至有些错觉,自己不知何时已变成了男子,正倚着ròu棒蹂躏着身下的怀春美fù。

    她一边在心下复习着许久未用的yīn阳诀功法,一边用在那双头龙上头,龙头动作虽微弱,但在敏感无比的花心感觉起来,再小的刺激都不啻雷轰电闪,酥得钟皇后婉转呻吟。火热的美胴与身上的大周后愈搂愈紧,耳边听着她说出的又羞人又甜美的话语。

    “好母后……琳儿……琳儿这就来了……来疼爱母后……好棒……”

    大周后话声虽柔,但钟皇后耳目似都已坠入了迷茫之中,她只觉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到了花心处。大周后带来的刺激表面上不甚强烈,甚至没有前次两女同欢时的刺激,可轻柔之中却带着一丝温柔甜蜜的火辣,每下刺激都搔到了痒处,令钟皇后不能不全心全神去感觉花心处的甜蜜快感。

    一阵又一阵触电般的快意,刺激得钟皇后不住咚嗦,火热无比地将她占据,而此刻的钟皇后也已美得忘了形;她非常的需要、非常的渴望着再一次美妙无比的瘫痪。

    在情慾的控制之下,她本能地大敞着幽谷去接纳承受,快活地张开四肢缠紧了大周后,焦躁的红唇迫不及待地与大周后jiāo换着火热的蜜唾,舒服的泪水直流,快乐的滋味一波波地化成汁液喷了出来。

    汁液喷涌犹可,毕竟钟皇后不是不曾尝试过高潮的滋味,虽是无比快美,身子仍还承受得住,但当大周后加了把手时,那强烈的刺激,令钟皇后连呻吟声都不由高了起来,花心处彷佛被一张贪婪火热的小嘴饥渴地吮吸着一般,将她泄出的快乐一口一口地饮尽,那种从最深最敏感处被吮吸被掠夺的感觉,令钟皇后的快乐一波接着一波涌出,每次泄出都被汲取,而被吸汲的感觉,使得她的快乐愈积愈高。

    一开始还可辨出一波一波间的顺序,到了后来节奏愈来愈快、刺激愈来愈强,那快乐彷佛一层层地积了起来,前面一波还未退去,后头一波早已盖了上来,钟皇后只觉自己像是一条小舟,随着海涛dàng漾上浮下落,飘浮之间全然无法自主,美得只能哭泣承受。身受的滋味对大周后而言也是一样的,不过采得几口yīn精,大周后已觉己身花心动摇,似也是将泄未泄。

    她勉力咬紧牙关,又采了几回,终于忍不住那舒泄的快意,眼见钟皇后全然忘形,似要与自己合为一体般的紧紧jiāo缠,大周后也松了心神;她搂紧了钟皇后,与她一同感受着花心处甜美缠绵的刺激,等到大周后也已泄身之时,两女的yīn精在双头龙中循环往复,竟似从龙头处火热地shè进了对方体内,那快美无比的滋味,令两女都到了极限,不约而同地高吟一声,软绵绵地瘫到了一处,再也不想起身,只回味着那极端的美妙……

    第653章

    六郎在李煜府上,得到了大周后和越秀公主,现在,就剩下小周后和钟皇后这两个重量级的美女了,六郎决定速战速决,当日备下一份礼单,虽然没有礼品在身边,但是这张礼单还是有分量的。六郎亲自来到大司徒周宗府上,周宗对六郎敬若上宾,也从李璟口中得知,六郎要娶自己的小女儿周雅芙。周宗原本想将小女儿嫁给李煜,可是六郎突然chā进来,周宗反复思量一番,认为将女儿嫁给六郎更妥善。有了六郎做靠山,最起码自己的身份和安危可以更加安全一定。

    和周宗说了一会闲话,六郎说要去探望自己的未婚妻,周宗哪里敢阻拦,亲自将六郎领到小周后那里。然后自己就告退了。

    六郎将手轻轻的放在小周后的香肩之上,立刻感觉到小周后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这让他更加的兴奋起来,一边用手揉着她的香肩,一边yín声笑道,“芙儿妹妹,想不想和六哥在一起呀!”

    小周后一听六郎的话,立刻吓坏了,连忙摇摇头,“六哥,不,不要这样,”

    六郎对于得不到的东西是有着最强的占有yù,女人越是说不要,他越想要得到她。

    “芙儿妹妹,你真的不想要吗?”

    六郎的色手稍稍用力便将小周后的身体转向了自己,盯着她那羞红发烫的粉脸看着。

    小周后的呼吸更急促了,那如兰的香气直打在六郎的脸上,刺激着六郎体内迅速高涨的兽yù之火,“嗯,六哥,别这样,我……嗯,”

    小周后还没有完全解释清楚,就被六郎的双唇吻住了。

    小周后的双唇太柔软了,六郎吻着她的双唇便感觉好象亲吻在两片柔软的樱桃之上一样,而小周后身上不断散发出来的处子幽香更令六郎兴奋,小周后就这样坐在那里被六郎夺走了她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