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523 章

第 52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快生尘的深处,终於被刺激到了,美妙的快感让钟皇后舒服得头昏眼花,美目早已迷茫,现在的她什么都不想去管,只想尽量让体内的慾火控制自己,让她沉醉在那美妙之中,享受着许久不曾承受的高潮滋味,花心在这般刺激之下早已大开,yīn精随着一次接着一次的高潮哗然洒出,每次泄身的滋味都是那般美妙。

    可虽已一次次地被满足,钟皇后的芳心深处却有着说也说不出的饥渴,让她愈发强烈地扭动,让幽谷深处更深刻地被充实到,那龙头早已探入了子宫,强烈无比的酥麻使得钟皇后泪水直流,只拚命地让那刺激更深刻更深入,其余的全然无法去想了。

    这双头龙难得把她逗得如此火热,竟也被那曼妙火热的媚态勾得芳心dàng漾,早把采补之事忘到了脑后,一心只沉醉在ròu体相jiāo的快意之中。

    她娇柔地扭腰挺臀,迎合着钟皇后的攻势,口中呻吟不止,当钟皇后的yīn精溢流出幽谷之时,渐渐也混入了大周后精关大开的喷泄,两女火辣的互拥互吻,说不出的浓情蜜意。

    等到钟皇后终於情慾尽泄,欢快软麻地瘫倒在大周后身上时,大周后也已浑身瘫软.迷茫之中呻吟出口,竟似觉得双头龙的龙头处喷出了什么直透子宫深处,酥得娇躯不住抽搐,却是只能酥软地承接,可激情之间也管不得这么多了。

    她拥着已瘫在自己身上的钟皇后,觉得所有的空虚都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脑中一片空白的美妙滋味,甚至连身上激烈涌现的汗水都没法去擦拭了,只美滋滋地瘫到了一处,娇喘着蜜吻着。

    茫茫然地张开眼睛,身上的钟皇后体力未复,犹自压着自己不放,幸好钟皇后虽是鴒态健美修长,娇躯仍然轻盈,加上前面几日大周后被六郎压着也不知多少次了,相较之下钟皇后远没有六郎那般雄壮,即便娇躯无力,仍是撑持得住;这时两女身上都是汗水淋漓,虽说沾黏着难免有些不适,但高潮刚过,敏感娇嫩的肌肤触及对方柔软细致的滑顺,真是再美妙不过。大周后轻吟了几声,状似颇有些吃不消,实则身子却还是很喜欢被这样压着。

    “琳儿…你真是…已回过了神来,钟皇后只觉脸上不由发烧。虽已是狼虎之年,ròu体的情慾正是最旺盛的时候,加上她肤色体态均属健美火辣,本就是难堪刺激的娇娃,可就算先前情慾难耐之时在床上搂抱抚摸打滚几番,那火也就渐渐消了,哪里想到大周后zhēn rén那般清心寡慾的样儿!

    无论抚触挑情的功夫,又或这双头龙宝贝的使用,处处都显出功底深厚。钟皇后原只是想趁着两女同榻而眠的机会,亲昵间看看能否探出大周后的神秘丈夫,没想到却把自己都陷了进去。

    眼见这般火辣激烈的xìng爱之下,浑身汗水再难掩饰,面上的易容也已洗了个七零八落,钟皇后纤手轻舒,拉过了床单在大周后面上一阵拭抹,透出了一张姿媚娇艳的脸蛋,这才当真放下心来,“琳儿好坏…还…还拿来对付母后…哎…真羞死母后了……”

    “只要舒服就好…哎…刚刚真的…真的好棒…琳儿里头都……都被母后jiān的发软了…那样儿…好舒服…嗯…母后说是不是?”

    没想到钟皇后回魂的如此之快,想来高潮的滋味对她来说虽是激烈,弄的体力消掉了大半,到现在还压在自己身上起不来,但她终究是风月事的过来人,就算许久不嚐此晚在大周后那娇艳美妙的ròu体上试验的威力,靠着这双头龙jiān的大周后神魂颠倒,也不知她会有什么反应?

    大周后暗地里吐了吐舌,早知道就不用东西了…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加上……加上光从此刻浑身浸浴其中的曼妙余韵,与男女jiāo合的快乐可说各有各的好,也不知哪边更美妙一些,大周后也知道自己无法抗拒,就算真的早知道会被逼供,只怕仍是会用这双头龙出来,和钟皇后一试女女之间的乐趣。

    “其实…”

    “不可以说谎喔,琳儿……”

    伸手轻轻捏了捏大周后秀挺的鼻尖,钟皇后嘴角的笑意似是可以看穿一切。虽说已许久未历江湖,但钟皇后的阅历才智,仍不是大周后这等初出茅庐的雏儿可以轻易瞒得过的,光看大周后面上的神态,就和那小孩儿有事瞒着自己时一般模样,只是没那般明显而已,钟皇后便猜得出其言不尽老实;就算大周后没有说谎,话语之间至少也是避重就轻,没把真正的事实点出来,“要乖乖的……乖乖的说实话……不可以隐瞒……”

    芳心暗思其中之秘,或许与大周后zhēn rén颇有关联,十有八九可能与那神秘的男子有关。光想到大周后提及此事时的支支吾吾,钟皇后心中便不由着急,在和大周后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这…琳儿没有说谎…真的……”

    没想到话才出口,就被钟皇后直截了当地打了回来,大周后不由一惊。想想自己刚才的表现,钟皇后要不起疑都难;可方才的滋味实在太过诱惑,钟皇后身上的香气和火热的反应,令大周后全然无法忍耐,女女相jiāo与男女之事竟是各有千秋,全然分不出谁好谁坏。即便知道会露馅,大周后仍不可能收敛的了,“嗯……真的没有……哎……母后……”

    见大周后还想打混过去,钟皇后心下愈急。光从方才床上的ròu体欢合,便看得出大周后在此事上绝非雏儿,若论床第功夫,只怕还比在规行矩步的顾杰疼爱下的钟皇后高明许多,更别说是稚嫩无知如等人了。

    “说出来吧……说出来……母后就不逼你了……”

    第649章

    见大周后仍是顾左右而言他,一点不想把话题带到自己的问题上来,即便窘的脸都红了,又是赤条条的彼此之间再无隔阂,仍是守口如瓶。钟皇后心知若不多加把手,大周后只怕还要继续保守秘密下去;她心中一计,一边压紧了大周后肢体,令她再也挣扎不得,一边空出手掌,纤指轻轻搔弄起大周后的敏感处来,下手之处触感酥软柔润。

    果如钟皇后所想,被高潮狠狠地洗礼过的身子,比之平常时刻还要敏感,光只抚摸都是一种快感,若非心悬姐妹,钟皇后还真想好好和大周后爱抚一遍,试试再与她床上云雨一回,但现在可不是光顾着快活的时候,“不然的话……母后也只好逼供了…你说不说……”

    “别…哎…母后…不要…啊…不要摸那儿…己全然没有想到激烈云雨之后,钟皇后竟然还有如此力气,令大周后全然挣扎不得,尤其大周后肌肤本就哲白柔嫩,自破了身子之后不论自愿或被迫,连着经受过数也数不清多少回的云雨爱慾,被强迫的时候确实难受,感觉远远没有真心欢迎、全心投入时快活,可男女之事在身上的痕迹仍是拂之不去,令她的肌肤愈来愈敏感,才刚刚爽过一回的娇躯正自酥软,哪受得起钟皇后搔痒?

    幸好钟皇后存心逼供,心思没放在云雨上头,否则以大周后的经验来说,这时的ròu体厮磨是极其挑逗的,她可真承受不了呢!

    只是钟皇后既意存逼供,可就不会这么容易让大周后脱身的了。她纤手到处尽是大周后的敏感地带,轻拂滑弄之处,每次都勾起一丝丝难以言喻的感觉,令大周后酥痒之中,竟似又渐被诱发春情,幽谷里头又湿淋淋起来,不自觉地轻轻磨着犹然深入体内的双头龙。

    大周后动作之间虽是极尽轻微,但两女靠着双头龙串到了一处,大周后体内的异动哪里瞒得过钟皇后?她虽不由惊讶,大周后身子竟是如此敏感,连自己只是搔痒的动作,竟都令她浮现爱慾心意!

    但现在的她愈是敏感难堪抚慰,愈是让自己容易成事;钟皇后强忍着动作之间双头龙引来的阵阵悸动,纤手不住在大周后身上抚爱着搔弄着,搔得大周后又哭又笑,泪水都已经流了出来,身子里头的火热却是无法说出口,真是难过到了极点。

    “不…不要…哎呀…母后…哎…饶了…啊…饶了琳儿…饶了琳儿吧……求求你……琳儿真的……真的不知道啦…哎…琳儿没有…没有说谎…真的……那儿……那儿好痒啊…哎…别…别搔了…呜…母后…母后欺负琳儿…哎…坏…啊…母后…别…别这样…琳儿要…要哭了…嗯…好…好难受…松…松手…啊…母后…别…别再逗琳儿了…求求你……嗯…不要…别这样…”

    被钟皇后上下其手,大周后只觉那酥痒似是透进了骨子里,说不出的难受,偏偏不知是身子真如此不堪,还是方才高潮的刺激,使得她愈发难耐;钟皇后虽没刻意调情,却仍逗得自己浑身发热,更是难以平静。

    “好…那琳儿肯说了吗?”

    逗得大周后阵阵娇喘,原本高潮的红晕还未褪去,又涌现了新的润泽,尤其那高挺的美峰上头香汗随着她的呼吸抖动着,不住向钟皇后的眼儿散放着光芒,看得钟皇后竟也有些不克自持起来。

    她的饥渴虽才被“深深”地满足过一回,但双头龙终是死物,便是再巧夺天工、精致逼真,也远远及不上男人的温暖,钟皇后的身子只能说稍稍发泄过一回;可守节了十多年,那空虚可不是这么容易泄尽的,偏偏被大周后在身下娇颤不已,带动着幽谷里头也被不住地摩掌,尤其那敏感的深处,更被雕琢得栩栩如生的龙头不住轻啄着,勾得钟皇后差点忍不住;她轻轻地收了手,看着大周后喘息不止,“如果不说……母后就要…”

    “别……别这样…哎…琳儿…琳儿明说了便是…”

    高潮之后倍加娇嫩敏感的肌肤,被钟皇后巧妙地一阵撩拨搔弄之下,酥痒之中又带些酸麻,更离谱的是自己竟似有些动情起来,大周后不由心下暗惊;她本来可不是这么敏感、这么容易被挑逗的身子,可下山后却愈来愈是异样。事已至此,她也没法再隐瞒下去了,大周后只能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被六郎先强jiān,后通jiān种种事由说了出、来,心中暗祷千万别出事才成。

    “怎么……怎么会这样……”

    听到大周后竟是被六郎征服,钟皇后不由花容变色。

    “现在,南唐全仰仗六郎啊……”

    听钟皇后嘴上这么说,表情虽没怎么大变,眉梢眼角流露的却多是愤恨,再没有方才被云雨情浓满足得神魂颠倒的冶艳模样。大周后心知无大碍,大周后一边偷眼望着钟皇后的表情,一边怯生生地开了口,“母后……其实……六将军好厉害的,他的那又粗又长……”

    “什么?”

    听大周后这么一说,钟皇后美目一瞪,迫得大周后把已到口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第650章

    突地想到了一件事,钟皇后美目精光闪烁,她盯紧了大周后怯弱的眼神,不允她避开,“琳儿……你……你告诉母后,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会很快活吗?”

    “呃……这个……”

    本来还想把自身之事掩盖住,可人xìng对自身所护之物的抗拒,却只是层薄薄的堤防,一旦抗拒无效,稍稍退让了一点儿口子,就像是在堤防上头打开个洞来引水一般,不打开时还以为能将澎湃的水波全然挡个牢牢实实,可一旦开了口,无论是多小的口子,那水压便是源源不绝,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了。

    慌乱之间的大周后一边在心下暗骂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就让钟皇后看出破绽来,一边却已没法子编造谎言来掩饰了,芳心好像被钟皇后的眼神直接透了进去,心中的机密竟是一点也掩藏不住,被钟皇后一逼就一句句吐了出来。

    “琳儿……简直被他jiān死了,母后你想,要是比这双头龙还要粗壮的,chā进来,一晚上连续三四次,我还不被他……干死啊。”

    见钟皇后眼神虽仍瞪着自己,却已没了方才那冷锐之意,也不知心下沉吟着什么,大周后芳心微dàng,纤手怯生生地抚上钟皇后纤细巧致一点不像有了岁月痕迹的肌肤,虽是乌润的肤色,却不减肌肤之柔,尤其加上方才云雨时流出的汗水,抚触感觉更是甜美,那温柔的触感,让大周后好不容易才开了口。

    “母后,你不要这样看我啊,我是因为禁不起诱惑……才如此的……”

    钟皇后心中微乱,对大周后更是爱怜,“好琳儿……告诉母后……那种滋味是不是很爽的啊!”

    “是啊,母后,你该不是也想试试吧……”

    “不,不时的,母后乃是一国之母,怎么能随意和人私通……不过,听你说的那样诱人,母后还真想试试呢。”

    只觉愈说心中愈乱,钟皇后也真不知自己为什么说出这种话来,难不成被大周后用双头龙玩过之后,自己身礼里头的情慾之心真的开花结果了?如狼似虎年纪的自己真的是忍不住了吗?“母后,那你可以试试啊。”

    愈想心下愈乱,偏偏愈去寻思,愈想亲身试试滋味。钟皇后搂紧了大周后,轻轻咬着她娇巧的小耳,“既然……母后也想……也想试试呢……”

    完全没有想到钟皇后竟然会有这种反应!大周后惊讶地望着钟皇后微带羞怯,却更满溢着火热情怀的俏脸,古铜色的肌肤透出了微微的娇羞,火辣之中更带着一丝清纯,那模样吓得大周后一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母后不怕,你真的想吗?”

    大周后面上踌躇,莹白娇美的玉峰却在呼吸中愈加急促地颤抖着,连带着腰臀处都渐渐有了异动,还chā在幽谷深处的双头龙都带动了起来,挑得钟皇后真有些意动。娇躯颤抖之间,那双头龙轻挑细啄,钟皇后也不知是狼虎之年的影响,还是才刚刚降临在身上的欢快改变了自己,竟已不克自持,子宫深处暖酥酥的麻痒起来;她轻吸一口气,匀称结实的纤腰微微一动,龙头挑动之下,勾得大周后一声娇吟,不敢置信地望着她。

    “母后?”

    没想到钟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