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496 章

第 49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说道:“清影,我的身份,希望你们能替我保密。”

    水清影心中闪过一阵莫名的兴奋,六郎的意思是这个秘密他除了自己其余什么人都不知道,眼下却告诉了自己,岂不是说六郎将她视为最为信任的人?

    女人的心思就是这样,很容易被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感动。

    其实六郎告诉他们自己师尊有两个目的,第一的确是表示对水清影的信任,第二却是在警告铁桥神掌自己的武功很硬,叫他有所顾忌,也让他对自己更加放心一点。

    事实证明六郎的两个目的都达到了,水清影眼神变得更加柔和,铁桥神掌点点头,身体一晃,就退出了房间消失不见,继续担当他在暗处保护水清影的职责。

    第589章

    屋内又只有六郎和水清影两人,六郎笑道:“我欺瞒了公主一次,公主也欺瞒了我一次,正好两相扯平。不知以后我该叫你公主呢还是清影?”

    水清影说道:“还是叫清影吧,大晋朝已经消亡,丽秀公主也已经是往事,清影只想过些平淡的日子。”

    六郎笑问道:“既如此,清影,那你何不考虑我刚才的提议?”

    接着颇有些煽情地描述道,“秦淮虽美,但毕竟是风月之地,不是长远之计。试想日后我们可以日日相见,不再有俗人打扰,后花园中,清风明月,佳人美酒,你轻抚瑶琴,我填词相和,这是何等的惬意?”

    水清影的眼神随着六郎的描述露出无尽的憧憬,显出迷离的神色,正当六郎以为水清影会点头答应的时候,水清影却从憧憬中回复过来,轻轻地摇摇头说:“对不起,清影不能!”

    “为什么?”

    这是六郎今天第二次这么问了,他明明看出水清影既对自己有意,又有离开秦淮这风月之地的心思,但关键时刻水清影偏偏却又改口。

    水清影眼中露出凄然的神色,忽然投身到六郎怀中,轻轻摇头,秀目中闪出一丝坚决和羞赧道:“你不会明白的,平淡对于清影而言始终是个憧憬罢了。六将军,你若是爱惜清影,便抱清影到里间去吧,清影今日……全都是你的……”

    言语间献身之意非常明显。

    如此一个娇柔可人的美女说出如此多情暧昧的话语,要是在平时,六郎恐怕早就忍不住抱起水清影朝他梦想中的香闺牙床走去了,这可是他期待已久的事情。但此时六郎却提不起兴致,他按着水清影的肩膀,深深地望进她的眼中,一字一顿地说道:“不要躲闪,看着我!告诉我是什么原因,是你觉得我不够真心,又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都告诉我,不要藏在心里!我再说一遍,或许在以前,我只是觊觎你的美色ròu体,但是现在,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你水清影的身体和心,我都要,缺一不可!”

    水清影的秀眸再也忍不住泪水,两行清泪沿着眼角悄然落下,伏在六郎的肩膀上轻轻抽泣,泪水浸湿了六郎的衣衫。

    “清影曾在父皇的灵前发过世,只能嫁给立誓为我大晋复国之人,六郎你现在是权霸天下的大将军,只要六将军心中有清影就够了,清影就算不入六将军之门,此身也始终是属于六将军的!”

    水清影哭了许久,这才从六郎的肩头抬起头来,幽幽地说道。

    六郎轻轻抚摸着水清影的香肩,没想到这个柔弱的女子居然背负这么沉重的誓言,这的确是个非常难以解决的问题,这个时代最重视誓言,尤其是在先人面前许下的誓言。但后晋已经是过眼云烟,消灭后晋的辽国现在已经被收复统一,但中原的情况已经再难以回到从前,连取代后晋的后汉都已经烟消云散,又有谁会记得这个在历史上只留下屈辱的朝代?

    六郎皱眉想了一会,问道:“清影是在什么时候发的誓?”

    水清影眼中露出迷惘的神色,回想道:“当日我大晋与契丹开战,却忽然传来我的姑父,也是三军统帅的杜重威叛敌投降的消息,这对我大晋来说,真是晴天霹雳。满朝震动,知道晋朝的灭亡只是时间问题,我皇帝哥哥便开始准备后事了,在辽国大军即将进入汴京的前一天,皇帝哥哥将我招到了祭祀父皇的灵位前,让我发下了誓言,此后便着铁桥和花见羞带着一些护卫将我送出了汴京。”

    “等等,花见羞是谁?难道就是丽娘吗?”

    “是的。”

    水清影点点头。

    六郎叹息说:“怪不得倾国倾城之美色。”

    六郎又道:“你皇帝哥哥石重贵自己投降了契丹,最终客死异乡,撒手而去。却让刚满10岁的你发下这么一个难以实现的dú誓,这对你公平吗?”

    水清影哀然摇头道:“皇帝哥哥已经死了,整个大晋皇族,在世的只有清影一人,不管是否公平,清影也只能终此一生以实现誓言。”

    六郎轻叹一声问道:“以你一个弱女子,再加上几个旧臣,你们又是凭借什么来完成那复国的誓言?就靠国破前藏起来的那几百万的银钱,不是我打击你们,那简直是杯水车薪!你知道复国的道路有多么艰辛吗?就算你有数千万的宝库也未必能够成功,复国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加上人力和财力的储备,这才或许能有成功的希望。眼下中原久乱思治,后周统治日趋巩固,辽国王庭内乱,北汉刚刚建立,缺少起兵所需要的天时——战乱;北方势力纷杂,几乎没有你们起兵的空间,这是地利上的不利;人和更不用说了,客观地说,晋朝的名声并不太好,又有多少人会愿意为你们卖命呢?”

    水清影脸色黯然,知道六郎说的都是实话,尤其是最后一句更是让她有些心灰意冷,是啊,晋朝留给汉人的只是耻辱,人们避之不及,又有多少人愿意真心助她复国呢?她沉浸在一种希望破灭的痛苦之中,倒是对六郎如何知道她们石家宝藏的事情没有在意。

    六郎双手按着水清影的双肩,认真地说道:“清影,你也知道晋朝复国是不现实的,不要再为了一个不能实现的目标再努力了。当年发誓的时候你不过只有10岁,又是在你哥哥的逼迫下发的誓言,就算你爹泉下有灵,也断然不会责怪你的!

    他看到水清影似乎有一点意动,连忙继续趁热打铁:“不过清影,我虽然不能发下替晋朝复国的誓言,但是却也可以为你们尽些人士。你哥哥客死异乡,我或者可以想办法将他的尸骨找回,迁入石家的皇陵,这也算找回曾经一代君王的体面!”

    水清影内心依旧十分迷茫,软弱地靠在六郎的肩膀上,喃喃地说道:“清影不知道,父皇母后,清影该怎么办?”

    六郎搂着水清影,爱怜地说道:“先考虑几天吧,不要过早作决定。几天后我会派人来接你到我那里,到时候再告诉我你的决定吧!不管怎样,我都不希望看到清影你再难过,在我的心里,永远都有你的位置!”

    六郎轻轻在水清影的额头一吻,扶着她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自己则坐在琴前,思虑了片刻,双手抚琴,一曲旋律悠远恬然,清新空灵的曲调油然而出,有山有水,有蓝天有绿树,有清风有明月,有渔夫有樵夫,有鱼跃有鸟鸣……让人沉浸在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氛围当中,其中渔夫的晚唱,山樵的放歌,一问一答,一唱一和,更是让人有一种忘记一切忧愁的轻松感——正是名曲《渔樵问答》水清影虽然阅曲无数,对于这首《渔樵问答》也早已烂熟于胸,但却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被吸引和共鸣。她只沉浸在简单纯粹的宁静和安详之中,忘记了身上的重担,忘记了时间,甚至连六郎什么时候离开她都没有发觉。

    等到她从这首曲子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六郎早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琴案上一缕香烟袅袅升起,在空中慢慢消散。

    忽然,她的目光注意到琴前放了两张纸,上面似写着几行字,她连忙站起身来到琴边,拿起那两张纸,原来是六郎临走前写下的两首小令。

    两首小令的词牌名都是望江南,水清影拿过第一张,只见上面写的是: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水清影想起了自己当年还是公主的时候,出行时可不是一副“车如流水马如龙”的景象吗?可惜此景难在,唯余悔恨,正和了一开始的那一句“多少恨”水清影翻开第二章纸,只见上面写着同样是一首望江南:多少梦,怎及醉清风。应记临江吟雪赋,灵犀一点心自通。莫待相思中!(这首可是海潮自己作的,大家掌声鼓励一下。

    水清影记起当日在长江之上的情景,当时两人都不知道互相的真实身份,谁都不知道两人日后会发展到现在这种情况。她也不知道此时心里是种什么感情,会心一笑,珍而重之地将这两张纸收了起来。

    或许六郎说的对,复国只是一个没有希望完成的目标,越是执着越是痛苦,她还有必要执着下去吗?可是,大辽已经被六郎消灭,现在的大辽已经不是以前的大辽了。自己的仇恨一下子不在了。水清影感到欣慰的同时,同时也感到落寂。

    “清影!”

    六郎走到石清影的身后,双手搭上她的香肩,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一股诱人的幽香传入他的鼻子之中,显然佳人刚刚沐浴完毕,这种旖旎遐想对男人有种难以抗拒的诱惑力。

    石清影身躯一震,转过身来,脸上的红晕不知是沐浴的原因还是刚刚才产生的。

    四目相对,顿时发出耀眼的光芒,就好像分别了很久很久一样纠缠着不肯分开。

    六郎的嘴慢慢地朝石清影靠近,石清影脸更红了,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却没有躲开,只是紧紧闭上眼睛,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两唇终于叠合在一起,温软柔嫩的感觉让六郎迷醉不已,有些时候,经过挫折得到的幸福更加让人心动,六郎此时就是这种感觉,因此吻在石清影唇上久久不愿分开,直到石清影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石清影许久才平复起伏的胸口,满脸红晕让她更加娇艳,经历过无数磨难的她明白幸福是如何难得,一旦有机会拥有就一定要紧紧抓住,所以她尽管十分害羞,但目光却非常直接,丝毫不加掩饰。

    石清影正要说话,六郎伸手按在石清影的嘴上,阻止她说话,轻轻在她耳边说道:“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决定,从你的眼中我看到了你放下包袱后的轻松。”

    石清影眼里透出深刻的情意,点头说道:“六将军,你说的对,为了一个不可能成功的目标而执着,越是执着就越是痛苦。清影跟铁桥和花见羞都商量过了,大晋已经是过往云烟,我们必须面对现实。”

    六郎欣然点头道:“能这样想就好,清影,你有没有发现,你做出放弃复国的念头之后,整个人都更加动人了,更增添了一种恬然的内蕴,而不像以前充满着幽怨。”

    石清影轻轻地靠在六郎的肩膀上,油然说道:“是的,自那日在父皇灵前发过誓之后,清影以为此生再也与幸福无缘,只能在无尽地苦闷之中度过。没想到却遇到了你……清影从来没有像现在感觉这么轻松,想爱就爱,想恨就恨,而不用顾忌家族的重任,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六郎搂着石清影微微笑道:“既然如此,那琴仙何时能过我的门?”

    石清影轻声说道:“六将军,你真的爱我吗!”

    “当然爱。”

    六郎信誓旦旦地说道。

    “永远爱我吗?”

    “永远都爱你。”

    第590章

    石清影正要说话,六郎伸手按在石清影的嘴上,阻止她说话,轻轻在她耳边说道:“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决定,从你的眼中我看到了你放下包袱后的轻松。”

    石清影眼里透出深刻的情意,点头说道:“六将军,你说的对,为了一个不可能成功的目标而执着,越是执着就越是痛苦。清影跟铁桥和花见羞都商量过了,大晋已经是过往云烟,我们必须面对现实。”

    六郎欣然点头道:“能这样想就好,清影,你有没有发现,你做出放弃复国的念头之后,整个人都更加动人了,更增添了一种恬然的内蕴,而不像以前充满着幽怨。”

    石清影轻轻地靠在六郎的肩膀上,油然说道:“是的,自那日在父皇灵前发过誓之后,清影以为此生再也与幸福无缘,只能在无尽地苦闷之中度过。没想到却遇到了你……清影从来没有像现在感觉这么轻松,想爱就爱,想恨就恨,而不用顾忌家族的重任,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六郎搂着石清影微微笑道:“既然如此,那琴仙何时能过我的门?”

    石清影轻声说道:“六将军,你真的爱我吗!”

    “当然爱。”

    六郎信誓旦旦地说道。

    “永远爱我吗?”

    “永远都爱你。”

    石清影得到六郎的安慰和保证之后,这才平复了之前的心情,轻声说道:“六将军,谢谢你!”

    六郎鼻中充斥着美人身体的幽香,周围温泉暖暖地气息透着丝丝春意,见石清影的心结已经基本解开,六郎压抑许久的情yù立刻占了上风,他猛然拦腰抱起石清影,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要谢便用实际行动来表示吧!”

    石清影猝不及防,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已经被六郎抱了起来,耳边传来六郎轻柔暧昧的声音,她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一时间只觉得浑身发软,提不起一点劲来,只能羞赧地将脸伏在六郎的胸口,不敢看六郎。

    伊斯兰风格的浴场上空弥漫着丝丝水气,将整个大厅包围在一种朦胧的气氛之中,除了六郎和石清影再没有余人,就好像在世界混沌初开一般,一男一女,象征着一yīn一阳,别无他物,生生相息,爱情是一种蒙昧而又纯粹的感情,没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