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495 章

第 49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真的吗?”

    六郎没有说话,却忽然抓起周雅芙的手,周雅芙一声轻呼,想要拿开却挣不脱六郎那温暖有力的手掌,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不要!”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六郎已经拉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柔声说道,“雅芙,你难道还感受不到我的真心?”

    周雅芙还是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跟六郎有如此近距离地接触,感受到六郎胸口传来的阵阵热力,周雅芙浑身都有些发软,心脏怦怦直跳,只觉得整颗心都要从胸腔里迸出来一样。这种身体上酥麻的感受加上心情上羞赧的感觉让毫无经验的她不知如何是好,加上她对六郎本来就有几丝情意,眼下只能任由六郎将她的玉手放在胸口,感受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

    “放……求求你放开我。”

    周雅芙眼中略带哀求地看着六郎说道。

    六郎慢慢地将周雅芙的手移开了自己的胸口,却慢慢上抬,送到了自己的嘴边,轻轻地吻了一口,这才松开手。

    周雅芙脸红的犹如成熟的苹果,被六郎吻住手的瞬间连忙将手抽回,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般张慌不安,浑身都有些颤抖。六郎深情地说道:“雅芙,难道你感受不到我的真心?之前我虽然不知道你是女子,但我们之间的默契却早已形成,这是我们都无法否认的事实。那日在汤山温泉得知你的身份的时候,我先是有些不可思议,然后就感到高兴,因为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我说过我会负责的,这是真心话,我下定决心要娶你做我的王妃,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下都要爱惜你,保护你,不让你受一点伤害,请给我这个机会好吗?雅芙!”

    “噢!”

    周雅芙一震之下清醒过来,却发现六郎的手已经悄悄地越过了桌面,差一点就触碰到她的胸口,羞赧之下连忙起身躲开,低声说道,“我要回去了,我爹不知道我偷跑出来!”

    六郎有些尴尬地一笑,收回禄山之爪,起身说道:“晚点回去没有关系吧,我这两天便去找周司徒提亲去,相信你爹是不会反对的!”

    周雅芙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低声道:“你可要谨记刚才说的,我在家里等你的消息!我走了!”

    周雅芙说罢便要掀帘出去,却被六郎一把拉住了,轻笑道:“好雅芙,能不能给点鼓励啊,让我先香一口。”

    六郎说罢朝周雅芙凑过嘴去,朝她的小嘴吻去。

    周雅芙大惊,连忙用手挡住六郎的攻势,“不行!”

    说罢再以蚊蚋般细小的声音说道,“再等等……雅芙迟早都是你的……”

    周雅芙红着脸说完这话后,立刻扭身走出了包厢。

    六郎目送周雅芙的身影离开之后,才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刚才入口处的细腻滑嫩的感觉依旧难以忘怀。

    六郎微微一笑,正要说话,眼角却瞟见丽娘领着韩熙载走下了楼梯,六郎连忙转过脸去,免得韩熙载看到自己害怕。送走韩熙载丽娘脸上依然笑意盈盈。

    丽娘说道:“清影小姐已经知道公子来了,奴家这就带公子上楼去。”

    六郎起身笑道:“丽娘还客气什么,在下熟门熟路,哪需要你带路!”

    三楼老地方,穿过重重幔帐之后,六郎才来到水清影的香闺前,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室内很温暖,除了墙角的几个暖炉已经撤去,其余的和以前并没有任何差别,一香炉一案几,一排书架几张座椅,佳人团地而坐,由于知道是六郎前来,头上的面纱已经取掉,一双玉手轻轻地拂动琴弦,弹出的曲调却是当日第一次见面时六郎点的《鸥鹭忘机》熟悉的旋律让六郎似乎又回到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之中。

    六郎望着正专注弹琴的水清影,眼中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这是他知道水清影真实身份后第一次同她见面,心下的感情由之前的戒备现在变成了一丝同情,由一个呼风唤雨,人人呵护的公主将军变成了眼下的风月红人,间中的苦涩辛酸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吧!难怪第一次听她弹琴的时候感到她琴声中的痛苦挣扎与飘零无依。

    而让六郎有些心乱的是,现在他该以什么一种态度来对待眼前的佳人呢?

    一曲《鸥鹭忘机》奏罢,六郎已经收拾好心情,抚掌赞道:“月余不见,清影的琴艺依旧,让在下颇感欣慰啊!”

    水清影微微抬起头,秀眉之下露出一丝哀怨,轻轻说道:“清影还以为六公子忘记了临仙舫怎么走了呢。”

    第588章

    三楼老地方,穿过重重幔帐之后,六郎才来到水清影的香闺前,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室内很温暖,除了墙角的几个暖炉已经撤去,其余的和以前并没有任何差别,一香炉一案几,一排书架几张座椅,佳人团地而坐,由于知道是六郎前来,头上的面纱已经取掉,一双玉手轻轻地拂动琴弦,弹出的曲调却是当日第一次见面时六郎点的《鸥鹭忘机》熟悉的旋律让六郎似乎又回到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之中。

    六郎望着正专注弹琴的水清影,眼中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这是他知道水清影真实身份后第一次同她见面,心下的感情由之前的戒备现在变成了一丝同情,由一个呼风唤雨,人人呵护的公主将军变成了眼下的风月红人,间中的苦涩辛酸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吧!难怪第一次听她弹琴的时候感到她琴声中的痛苦挣扎与飘零无依。

    而让六郎有些心乱的是,现在他该以什么一种态度来对待眼前的佳人呢?

    一曲《鸥鹭忘机》奏罢,六郎已经收拾好心情,抚掌赞道:“月余不见,清影的琴艺依旧,让在下颇感欣慰啊!”

    水清影微微抬起头,秀眉之下露出一丝哀怨,轻轻说道:“清影还以为六公子忘记了临仙舫怎么走了呢。”

    六郎嘿嘿一笑,毫无顾忌地走到水清影面前盘腿坐下,举手端起一边可能是水清影刚刚倒的茶水,一饮而尽,这才说道:“在下就算忘记自己家门怎么走,也不会忘记来临仙舫的路以及清影香闺所在的地方。只不过最近在下却是俗务缠身,难以摆脱,这才没有前来,还望清影姑娘见谅啊!”

    说罢又补充了一句,“刚才听清影姑娘言语中隐含醋意,这让在下更加欣慰了呢!”

    水清影的俏脸抹过一丝红晕,略带一丝娇嗔道:“谁吃醋了?六公子莫要感觉太过良好了!”

    六郎呵呵一笑,转移话题说道:“刚才上来之前见到当朝中书韩熙载韩大人,看来清影姑娘的仰慕者之多,在下的竞争者之强实在出乎预料啊!”

    水清影脸再次一红,好容易才平复过来,故作淡然说道:“六公子不要想歪了,韩大人只不过是临仙舫的老朋友罢了,可不是什么仰慕者。过几个月就是秦淮河一年一度的花魁大选,没有六公子的消息,清影只能摆脱韩大人能不能帮忙填一首词,好参加花魁大赛而已。”

    以水清影以往的淡然xìng格,断然不会用这种解释的口吻来说话,但是对上六郎的时候她却总有些患得患失的想法,因此听了六郎有些调笑的话之后,才会有这等解释的语句。

    六郎轻笑道:“所谓花魁只不过是个虚名而已,清影还需要用这个来证明自己的才情艳色吗?”

    水清影眼中露出一丝哀怨的神色:“人在风月场,身心难自己。不争这些虚名又能做些什么?”

    “既如此,为何不找个喜欢的人从良算了!”

    六郎没有经过思考,几乎是冲口而出。

    一说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他说话的语气充满同情与怜悯,这让外表柔弱内心倔强的水清影如何承受地了?

    果然,水清影脸色一变,眼神变得有些冷漠,淡然说道:“六公子所言极是,那以六公子之见,清影该找何人从良呢?”

    六郎没想到水清影的反应有这么强烈,只一句话,她的口气已经又回到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况,女人的心就是这么奇怪,不在乎的人不管说什么她都可以无所谓,越在乎人的言语她越是敏感,有时候可能只是一句无心之言,就可能对她产生永久xìng的伤害。

    水清影明显对六郎颇有些情意,六郎刚才同情的话语让她深受刺激,以为对方只是处于怜悯才跟她jiāo往的,这让xìng格孤傲的她又怎么能够接受?六郎知道如果一个回答不好,可能同水清影的缘分就到此为止了。

    六郎猛然下定决心,目视水清影的双眼,真诚地说道:“清影如果不弃,在下随时都愿意做你的避风良港!”

    水清影没有料到六郎如此直接,眼睛有些游离,冷漠的眼神渐渐有些消融,但言语上却丝毫不领情:“六公子人中之龙,清影就怕高攀不上!”

    反正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六郎知道水清影虽然言语还是那么冷漠,但是已经被他打开一道防线,乘胜追击是当务之急。他拉过水清影的手紧紧握住,说道:“清影,我以为我们一直都是心有灵犀的,难道你看不出在下的真心么?我保证会好好待你的!”

    水清影轻轻抽回自己的手,淡然说道:“那你以什么身份保证,是才子六公子,还是大唐的吴王将军?”

    六郎丝毫不为水清影揭破他的身份威而紧张,又伸手抓回水清影的玉手,坦然说道:“清影见谅,我以六公子身份出现实非得已。但不管是才子六公子的身份,还是吴王将军的身份,我的心都是真的,此心天日可证!”

    水清影盯着六郎,脸色数变,而六郎始终以真诚的目光与她对视,目光中丝毫不掩饰爱慕之意。过了许久,还是水清影抵挡不住六郎炽热的目光,借着望向窗外转移了目光,却没有抽开自己的手,轻轻说道:“多谢吴王将军厚爱,清影是个苦命人,恐怕不能接受将军的好意。”

    “为什么?难道你对我一点情意都没有?”

    六郎抓紧水清影的手问道。

    水清影秀目中透出一丝苦楚,轻轻摇头,许久才轻声问道:“将军知道清影的过去吗?”

    六郎毫不犹豫地说道:“我当然知道!清影姑娘其实不姓水,你乃是后晋高祖石敬瑭最小的女儿丽秀公主石清影,当年后晋灭亡,公主吃尽千辛万苦才流亡到金陵的。但这并不是问题……”

    水清影露出惊骇的表情,没想到六郎对她的身份了如指掌,正考虑该怎么说话,却忽然脸色一变,对着六郎身后娇呼道:“铁桥,不要!”

    六郎话说到一半,就感到身后传来一阵汹涌浑厚的气息,在水清影出口的时候,来着的手掌已经逼近他身后三尺之处,六郎知道不显示自己的功夫的话恐怕难以躲开了,转身凝气,同来人对了一掌。双掌接触的瞬间,一股强大的内劲汹涌而入,六郎闷哼一声,后退几步,撞倒了水清影身前的案几,眼看就要倒地。

    水清影连忙上前扶住六郎,但她的武功并不高,一时也阻挡不住这么强的跌势,两人一起倒在地上,六郎的脑袋正好倒在了水清影的胸口,一阵温软的感觉传来,水清影身上令人迷醉的女儿香传入鼻中,让六郎一阵迷醉。

    “铁桥,住手!”

    水清影低喝一声,终于阻挡住了来者的攻势。

    “公主,此人已经知道你的身份,恐怕会有大麻烦!”

    来者浑厚的声音说道。

    “他是南唐的贵宾,又知道我们身份,如果有心对我们不利的话,还会亲自前来告知我们吗?”

    水清影说道。

    来者一阵语窒,也知道自己出手没有经过考虑,不过眼前倒在公主将军身上之人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柔弱,自己的一击虽然没有尽全力,但威力也非同小可,但眼前此人只是后退了几步,连一点小伤都没有受,可见此人的武功也不弱。

    然而水清影并不知道此事,她摸了摸六郎的脸蛋,焦急地问道:“六公子,你没事吧?别吓我!”

    铁桥哼道:“小子起来吧,装的倒挺像的!再不起来,我可不管你是什么吴王楚王,照样打你!”

    六郎知道瞒不过这个高手,无奈之下从水清影令人留恋的怀里起来,这才看清楚这个在暗处隐藏已久,但还是第一次见面的高手,此人年级大概在五六十岁左右,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太阳穴高高鼓起,若不是须发有些花白,很难看出此人的真实年龄。

    水清影这才知道六郎刚才是在假装伤势,实际上是在占自己的便宜,一时间大窘,推了六郎一把,红着脸别过头不去看他,小女儿情态顿显无疑。

    “果然厉害,不知这位前辈高姓大名?”

    六郎有些尴尬地朝水清影笑了笑,这才转过身向这个被称为铁桥的人问道。

    “铁桥神掌!”

    铁桥看见水清影的表情,眼中露出一丝怜爱,语气也稍微缓和了一点,淡然报上自己的姓名。

    “铁桥是当年我大晋首席供奉,当年便是他和花见羞拼死将我救出来的!这些年来也多亏了铁桥的照顾,清影才能在金陵安顿下来。”

    水清影此时转过身,低声向六郎解释道。

    当年石敬瑭割让燕云十六州,向辽国自称儿皇帝,成为汉人千夫所指的无耻卖国贼,人人得而诛之。有很多热血的武林中人数次闯入皇宫,想要杀掉这个没有气节的皇帝,但一次次都铩羽而归,都败在了一个叫做铁桥神掌的人之手,一时间“乾坤掌”铁桥神掌之名传遍中原。

    铁桥神掌因石家对家族的大恩,立誓毕生保护石家之人,屡屡拯救石敬瑭于危难之中,而铁桥神掌也知道个中因由是石敬瑭不对,因此每次来刺杀石敬瑭的人他都没有施以杀手,而是打败之后礼送出宫,这也使得人们对于铁桥神掌并没有多少恨意,只是感慨此人武功的高强。

    六郎的心思一时回到几年前,许久才回复正常,轻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