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491 章

第 491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名士张志和首创,流传甚广,也以他所做的那首“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最为人所众知。

    悠远恬淡的琴声响起。“谁先来?”

    六郎望了望周雅芙和张百年。

    “我先来吧!”

    张百年自信满满地站起身来,走到船舷边,和着水清影的琴声缓缓吟诵道,“饱则高歌醉即眠。只知头白不知年。江绕屋,水随船。买得风光不著钱。”

    (对徐积公子说声抱歉,这里让张百年盗用你的词了。

    张百年不愧是滁州才子,虽然由于之前被六郎掩盖住了锋芒,没能表现出什么出彩的地方,但是这一首渔歌子立刻让众人对他刮目相看,词中洋溢着年少的洒脱不羁与微微的田园风光,对于女孩子有着相当大的吸引力。要不是此人妒忌心太重,加上六郎知道此人日后不堪重任,恐怕两人的关系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紧张。

    张百年吟罢,水清影双手抚琴,欣赏地说道:“想不到张公子之词如此洒脱通透,清影佩服,尤其是江绕屋,水随船一句,果然好意境!”

    张百年得佳人夸奖,自然面露得意之色,他等这一刻可是等了许久,为了能露脸他这几日可是天天看书。他示威xìng地朝六郎看了一眼,同时看见表弟周雅芙脸色平静,只是微微点头,连忙收起得意的样子,咳嗽了一声,微微挺直腰背,做出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对水清影道:“有感而发而已,清影大家谬赞了,清影大家也是知文识律之人,不若也和上一首,与大家共赏?”

    水清影恬静地说道:“既如此,清影也不矫情,适才清影的确也有所感,便和上一首,与众位共享。”

    水清影看似无意地瞥了一眼六郎,才将目光转向江面,望着江上的一叶扁舟,玉手微抚,口中缓缓地吟唱道:“浪花有意千重雪,寒梅无言一枝春。一壶酒,一竿身,世上如侬有几人?”

    水清影似有所感,反复吟哦两便之后,曲调这才减缓,慢慢地停了下来。

    词句典雅秀丽,娓娓道来,尤其是唱到最后两句,一股淡淡地惆怅油然而生,六郎不知为何心神一颤,为她词中的些许无奈而感动。忽然,他似乎品出了一丝别样的韵味。

    浪花有意,寒梅无言?

    不会是在对他暗示什么吧?六郎颇有些自作多情地想着。

    水清影一曲作罢,三人自抚掌叫好,虽然此词的意境风味可能比张百年的稍有不如,但也算是一曲难得佳作了。

    张百年和水清影所做之词都颇为不俗,按照一般观众的心态来讲,自然是觉得越是后面的水平越高,而两人的起点就如此之高,让六郎和周雅芙也都感到了一丝难度。

    楼下众人也都是颇识文采之人,知道楼上正在斗诗,此时大多摒声静气,听楼上还有什么妙词传出。

    六郎沉吟片刻,望着水清影说道:“在下便接着应和一首,有劳清影姑娘了!”

    水清影微微点头,手中琴弦抚动,渔歌子的旋律再一次响起,六郎朗声念道:“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这首词的亮点还是对于其中量词微妙娴熟的把握,语气恬淡出尘,比之水清影词中的俚侬浅语更为出彩,但只为中上之做,比起之前的《西江月》的意境要逊了一个档次。水清影听了六郎此词,两眼顿时亮了起来,欣然望向六郎,似乎看出了他词中蕴含的意思,六郎微微一笑,向水清影点头示意。

    周雅芙的脸色却有些古怪,略带嗔怪地看了六郎一眼,似乎有些不满,不过他的表情很快就收敛了起来,淡淡地说了声不错。

    张百年也看到六郎和水清影似乎有种默契,水清影演奏的时候明显要比为他伴奏时要上心的多。他一门心思地在六郎的词里挑毛病,抓住其中一句问道:“六公子,此时乃是严冬时光,这花满渚一句又是如何说起呢?”

    六郎洒然一笑,也不回答,伸手从露台边放置的一盆梅花盆景上摘下一枝花枝,将枝头的花瓣一朵朵地摘下,之后走到船舷边,双手一扬,摘下的花瓣在空中飘飘扬扬,洒下一阵花雨,最后慢慢地落在江面之上,飘dàng起伏,颇为动人。

    “这不便是花满渚,酒满瓯了吗?”

    六郎从小茶几上端起一杯酒,微笑着说道,“吟诗作词虽讲究应景,但也不必过于拘泥,在下可不是来雕章琢句的,要是那样的话岂不是太过无趣?到是可惜了这一枝寒梅了,还请清影姑娘原谅则个!”

    水清影淡笑说道:“无妨,这一枝寒梅能成为六公子词中的一部分,那也是它们的幸运了。”

    六郎点头表示感谢,笑着对周雅芙说道:“只剩下周公子一人还未作词了,周兄看样子早已成竹在胸,我们便拭目以待周公子的压轴好戏吧!对了,周兄本身就是音律大家,自弹自和可能会更好一些呢!”

    周雅芙微微一笑,也不推辞,向水清影道:“可否暂借石大家的瑶琴一用?”

    水清影欣然盈盈起身,给周雅芙让出了弹琴的位置,周雅芙坐在琴位之上,遥望滔滔江面和湛蓝的天空,凝思片刻后,一阵旷远的琴音便流畅而出,周雅芙清越非常的声音开始吟唱道:“澄江俯仰两青天。万顷玻璃一叶船。拈棹舞,拥蓑眠。不作天仙作水仙!”

    不论是周雅芙弹琴的技法以及同词句的配合程度,又或者是词中本身所蕴含的意境,此词都当之无愧为四人所做之词之首,就算是稍懂风雅之人也能够感受地出来。

    第582章

    “好一句澄江俯仰两青天,万顷玻璃一叶船!只此两句,周公子当之无愧为今日魁首,在下自愧不如!”

    六郎嘴上赞叹,心下却一阵苦笑,是不是他盗用别人的词之后,整个世界的词坛都乱套了,否则原本应该是陆游陆放翁老先生的词怎么会提早一百多年面世呢?

    “那是自然,我表弟的文采可不是吹的!”

    六郎对周雅芙甘拜下风之后,张百年的得意就好像自己获胜一样,得意地说道。

    “那是石大家的琴好,加上各位承让!”

    周雅芙谦虚地起身,目光瞟过六郎,似有所指地说道。六郎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临江吟诗已经分出胜负,众人一番品评之后,以周雅芙所做的《渔歌子》为优,其余三人,六郎、张百年、水清影三人并列其后,此时天色也已经不早,临仙舫在江面上转了一个弯之后,又从秦淮河的入江口朔流而上,由西水关重新回到秦淮河。

    等回到秦淮河最为繁华的夫子庙地带时,早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分,周雅芙借口次日有事,船靠岸后不久便要求下船返回,张百年对表弟的话似乎言听计从,放弃了画舫最为热闹享乐时间,也跟着周雅芙回去。

    一路上张百年显得尤其兴奋,笑道:“表……表弟,你真是太厉害了,让那六公子输的心服口服,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一副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的样子!真是替表哥我出了一口恶气!”

    周雅芙轻轻摇头,说道:“表哥,你错了,六公子作词的时候并没有尽全力!”

    “什么!怎么可能?表弟你也不必这么谦虚,那六公子也就这水平而已!”

    张百年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周雅芙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复杂地说道:“表哥没看出来吗,六公子所做之词并非想要争胜,而是想同水清影姑娘的词相合而已!”

    张百年大吃一惊,回忆起水清影和六公子两人所做的渔歌子,果然切合地十分贴切: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身,世上如侬有几人?

    可不是?这两首《渔歌子》合并在一起,就像一首新词的上下两阕,无论意境还是内容,都切合地十分完美,就好像一个人作出来的一样。

    张百年猛然回想起六郎作此词时水清影的表情,她也早就看出来了,感情四个人里就他一人不明所以,像个傻瓜一样得意到现在!

    “这个混蛋!居然看不起我们!”

    张百年心下恼怒非常,刚才还自得的心情立刻化为乌有,要是这样,胜了又有什么好夸耀的!他真想立刻掉头回去,把那六公子给狠揍一顿。

    “回来表哥!”

    周雅芙声音不响,但却让张百年乖乖地转过头来,颓然跟上周雅芙的步伐,“表哥,我发现你越来越浮躁了。你现在去又有什么用呢,文人间的比拼讲究心知肚明,点到即止,你这么回去除了丢脸之外还能起到什么效果?况且我看这位六公子也是一片好意。”

    “一片好意?”

    张百年失声叫了出来,引起路人的侧目,他怎么也想不到那六公子怀有什么好意。见周雅芙脸色不豫,张百年连忙道,“表……表弟别生气,我只是觉得那六公子心机诡谲,不怀好意,别看他看上去客客气气,说不定就在打表弟你的主意呢!”

    “表哥乱说什么呢!”

    周雅芙俊脸抹过一丝红晕,片刻后淡然说道,“我看那六公子应是一个心胸磊落之人,是个可结jiāo的朋友。表哥以后也不要同他斗气了,六公子今日故意对我们示弱,就是想以此来向我们示好,大家各胜一场,也算扯平了。今天我们不是谈地很投机么,男子汉大丈夫,之前的一点小事大家一笑而过岂不更好?”

    张百年无言,心道那是你们谈地投机,我可觉得一点都没意思,这次真倒霉,不仅没有报复成那六公子,反而让自己表弟对这人有了好印象,真是偷鸡不成还蚀了把米。不过他表面上却不能说,只能含糊地应了一声,就此带过。

    张百年和周雅芙走后,三楼便只剩下六郎和水清影两人了,外面夜色渐冷,两人回到舱内,四角的火炉烧得正旺,水清影忽然问道:“六公子,今日你为什么要故意输给周公子?”

    六郎抬头望向依旧薄纱覆面的水清影,转移话题失笑道:“还记得在下上次走的时候说的话吗?不知清影姑娘是否愿意让在下一睹娇颜?”

    水清影微微点头,轻声说道:“上次不过是六公子自己放弃了机会而已,清影蒲柳之姿,公子想看,清影自当遵从。”

    说罢纤纤玉手佛向而后,轻轻摘下面纱,一张娇美动人的脸庞终于出现在六郎面前。

    第583章

    六郎深吸一口气,终于明白为什么她总是要薄纱覆脸了,要是她以自己的真实面容见客,恐怕整个秦淮的男人都要为之疯狂了,娇美无匹的容颜,加上聪慧过人的才情,绝对是每个男人梦中的尤物。尤其是摘下面纱的水清影,五官搭配娇俏动人,更引人的是隐隐透出一股柔到骨子里的媚态,一种与生俱来的娇媚!要是不在弹琴时脸上戴上面纱,恐怕不会有人再注意她的琴声,而是望着她的俏脸口水直流了。

    这真是诱人犯罪的美丽!传说他二叔晋王李璟遂对水清影颇为有意,恐怕也并非空穴来风。

    这等美丽,以他见过的美女之中还没有几个人能与她媲美,可能要等窈娘成熟之后才能与她一较长短吧!

    见六郎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水清影放心猛地跳动几下,有三分害羞,三分嗔怪,倒有四分是暗喜,她俏脸微红,强作自然地说道:“六公子现在可以回答清影刚才的问题了吧?”

    六郎如梦初醒,长出了一口气,丝毫不因为刚才失态感到尴尬,笑道:“古人云秀色可餐,在下今日可算领教到了,现在已经快申时末了,照理到了晚饭时刻,可在下只感觉浑身舒坦,居然一点都不饿,古人诚不欺我也!”

    六郎调笑了两句后,接着洒然说道:“文士比较最重要的乃是灵感与心境,又说得上什么让与不让,或者是在下今日灵感不足,又或者是今日在下心境不在此,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况且每个人不同时刻的审美标准也不一样,在下认为按照自己当时的审美标准,所作的词也算佳品,这便足够了!”

    水清影眼中露出光芒,望向六郎饶有兴致地问道:“六公子的说法十分有趣,不同时刻的审美标准都有不同,不知公子能否举个佐证说明?”

    六郎端起茶嘬了一口,轻笑一声说道:“这倒不是很难说明,当一个人寄情山水的时候,审美的标准便主要集中在花草树木,鸟兽鱼虫之上,就算佳人再美,恐怕也不一定能引起他的兴趣;相反,当一个人处在洞房花烛之夜,烛影摇曳,被翻红浪,正体会无声胜有声的意境时,窗外的风月,草中的虫鸣或许便会成为大煞风景之事。这样的佐证不知清影小姐以为然否?”

    水清影听着六郎颇为露骨的挑逗,轻啐了一声,别过头去不回答。

    跟这位六公子在一起的时候,水清影总是能感到一种无忧无虑的感觉,因此就算有时候他做出一些肆无忌惮的举动,水清影也总是能够容忍住,要是换了别人跟她说这话,恐怕她当即便要拂袖而起,说声送客了。

    六郎呵呵一笑,说道:“其实清影姑娘不过是想问一下在下是不是为了应和你所做的词句才故意输给周雅芙公子而已,为什么不干脆直接问呢?”

    水清影没有答话,但俏脸微红,她的确是想问这个问题,被人道破心思难免有些尴尬。

    六郎呵呵一笑:“其实在下做那首词就是为了与清影的词相和,不知这个答案清影是否满意?”

    六郎故意将称呼里的姑娘两字去掉,试试水清影的反应。水清影的脸再次一红,故作淡然地说道:“是便是,不是便不是,有什么满不满意的,六公子可不要自视过高了!”

    六郎做出一幅苦闷的样子叹道:“看来是在下自作多情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