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481 章

第 481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鬓的娥眉下,一双慧雪星眸正冰冷的扫视着面前的胡僧。

    见识过胡僧高深莫测的武功,在场的诸人不由得替两个少女担心,两个少女似乎不想和胡僧纠缠,前面的白衣少女道:“识相的赶紧让开路,今天本姑娘没空理你。”

    胡僧一阵哈哈大笑,把手臂一张,拦住道路说道:“女娃娃,口气倒是不小,你们撞了杂家,连个道歉的话都没有,就想溜啊?”

    白衣少女只是轻微的一笑,笑容也只是由她的嘴角闪过,那丝笑容自然不易被人查觉,但是她那星眸中shè出的森寒目光,却让胡僧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

    虽然只是那么有意无意间一瞥,却仿佛蕴藏了无限汹涌的狂涛,是自信,是高傲。

    胡僧看到她的目光,自然而然的想到刚刚铸就神兵利器上流转的寒芒;也隐约是遥缀在天边夜空,巍巍的寒星;为何这骇人的目光会如此熟悉?胡僧在追问自己的同时,身子不由自主的在后退,刚才散落在地上的包子被他踩的稀烂。

    就连白衣少女也是心中茫然,自己只是稍带愤怒的看了胡僧几眼,对方却连连后退,分明是害怕自己的眼神。在场诸人也都纳闷,胡僧一身高深莫测的本领,为何惧怕那个少女,就算此少女貌贯雪川,倾国倾城,也不至于如此顾及啊?

    “哎,破和尚,你盯着我姐姐,还没有看够啊,小心折了你出家人的道行。”

    那个少女依旧嘴上不饶人的讽刺道。

    胡僧惧不由得哈哈笑道:“杂家有个规矩,看到自己喜欢的姑娘,就要与之jiāo个朋友,两位小妹妹长的如此标志,杂家心里实在喜欢啊。”

    白衣少女扑哧笑道:“你个色和尚,少在这里沾你姑姑的便宜,看你这般色样,一定是那红毛老鬼的徒弟,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就饶你一命,赶紧滚吧。”

    胡僧一惊,自己的师父人称红毛老道,是回鹘黑龙寺的主持,这次陪同黑山血妖作客天山,看样子这个小妞是认识师父,连忙脱口问道:“你道我师父是哪个?”

    白衣少女道:“除了回鹘黑龙寺的红毛老道,还能有谁?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胡僧尴尬的笑笑,道:“看来,杂家和两位姑娘是自己人了?杂家法号劫昆,还请教两位姐姐姓名?”

    另一少女哼道:“谁和你是自己人,想的倒美,姐姐别理他,咱们快走吧。”

    白衣少女一拢丝缰,闪过劫昆与那一少女并马齐驱,马蹄扬起一溜碎雪,远远驶去。

    劫昆抖抖袈裟,大步流星再后紧追不舍,口中还自喊道:“姐姐们等我。”

    虽然博格达峰就在眼前,劫昆追出一段路后,累的呼呼直喘,再看博格达峰还在眼前漂浮,那两位神仙般的妹妹已经远远的把他拉下。

    苗雪雁和朱玉鸾在如此关要时刻擅自下山,本来就担心掌门怪罪,但是在圣母天池边俩人坚守了大半月,身上都散发了异味,俩人才不约而同的在昨天晚上偷偷下山,到安林镇的客栈洗澡,洗完澡后,当然着急往回赶。来到解剑亭下,二女悄悄弃了马匹,徒步攀上,饶开再此镇守的众多天山弟子的耳目,由朱玉鸾熟悉一条羊肠小路攀遥而上,越过了一处最难行的石崖后,面前路势平坦,俯首已经望到桦树林中自己看守那间哨所。

    石玉棠为了得到千年神鳌,在天山寒池的四周,筑建了十六座哨所,用来监视其他各派的行动,以及神鳌的现世,镇守哨所的人全都是天山派的亲信弟子,苗雪雁虽然入天山派时间不长,但是石玉棠喜欢她的冰雪聪明,所以准许她们俩个看守一个哨所,其余哨所都是四个人一组,监视外人的同时,天山派弟子其实也在互相监视,对于此等大事,一向心细如发的石玉棠不容许有半点失误。

    苗雪雁拉着朱玉鸾的手突然止步,低声对朱玉鸾道:“青鸾,有人跟踪我们,你没有发现吗?”

    朱玉鸾一愣,回头看看,虽然桦林密布,但是树叶皆无,漫山遍野的光秃秃的桦树之外,就是皑皑的白雪,哪里有人的踪迹?

    “姐姐,不会吧,那个破和尚恐怕没有那么高的功力吧,是不是你听错了?”

    苗雪雁娥眉微皱,星眸闪烁,她望望空旷矿的四野,半是自语道:“也许那个人的轻功十分高明,我感觉他一直尾随着我们,一定有所企图,只是我们看不到他而已。但愿我听错了,总之今天晚上我们要格外小心。”

    就在苗雪雁转过身子的一刹那,一条人影飞鸟一般飞跃她身后的桦林,静悄悄的把身子贴在一株叁天大树的树干后面。

    第565章

    天山洞亭别院。

    山崖之上,石玉棠摇了摇头,秀髮轻扬,恰到好处地避过了一片随风而来的花瓣,只见她白衣胜雪,肌肤更是皙如白玉,一身竟无半丝杂色,连手中长剑都是洁胜明玉,那清丽无双的美靨看上去平静无波,实则暗藏了无尽的杀机。

    从山崖上走下来,石玉棠垂手站在天井当院,对屋中说道:“师兄,过了今天晚上,就是神鳌现世的时候了。别人都说你已经死了,可是在我眼中,你永远活着,神鳌现世,就是要我们从诉前缘,无论如何我也要得到神鳌……

    冰簟银床梦不成,碧天如水夜云轻。

    雁声远过潇湘去,十二楼中月自明。

    石玉棠吟罢,仰首乌云当头,她缓步离开别院。

    “姐姐,你冷了吗?”

    朱玉鸾拿过一条毯子,围在苗雪雁身上,苗雪雁看着桌上的灯火,出神的道:“蓝玉棠虽然落得个活死人,可是掌门对他念念不忘,六哥要是能来天山和我们会和,那该多好啊!”

    朱玉鸾调皮的道:“师姐原来是想六哥了。姐姐你若想睡尽管睡好了,青鸾陪你好了。”

    苗雪雁推了她一把,朱玉鸾狡猾的躲开,苗雪雁道:“谁要你陪,再说我也不想睡那么久,只一个晚上就好,你若真对我好,今天晚上替我值班吧。”

    朱玉鸾道:“不要不要,说好的一人一半,你不许反悔。”

    苗雪雁叹道:“我就知道你不是真心实意的对我好,其实我自己也知道,你又逗我玩吧。”

    说罢,她星眸中闪过一丝自卑,眼睛也犹是湿润起来。

    朱玉鸾道:“姐姐,你别生气,大不了我替你值班好了。”

    苗雪雁忽然一笑,道:“算了,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也不要往心里去。掌门虽然特别希望得到神鳌,可是神鳌问世,世人瞩目,别人不说,黑山血妖会答应吗?”

    朱玉鸾面现难色道:“黑山血妖排名在师父之上,真是要决斗的话,谁胜谁败很难预料。”

    苗雪雁道:“是啊!不过师父好像志在必得,也不知道他那里来得那么大的自信?”

    朱玉鸾摇头道:“姐姐,你不知道,据说吃了神鳌的眼睛,可以增添或恢复昔日的容颜,神鳌的血能治百病,神鳌的蛋能让人功力猛增。师父要这只神鳌,一定为了大师伯能够起死回生。”

    苗雪雁方自醒悟道:“原来如此……青鸾,要是你得到神鳌,你希望得到神鳌哪个部分啊?”

    朱玉鸾想了想说:“我要神鳌的眼睛,这样就可以变的象姐姐这样美丽喽,看我不迷杀六哥。”

    “两位姐姐,不用吃什么神鳌眼睛,你就已经迷杀小僧了……”

    哨所的木门被推开,劫昆抱着一包东西闯了进来。

    朱玉鸾见是他,怒道:“你这破和尚,胆敢跑到这里闹事,不要命了么?”

    劫昆呵呵笑道:“杂家是天山的贵客,石掌门这些天,从来不管杂家的事,杂家想去那里就去那里,说实话,你们天山好吃的东西太少了,我跑细了腿,才找来这么多东西,还请两位姐姐笑纳啊。”

    劫昆说着把手里的包裹打开,里面是一包还冒着热气的手抓羊ròu,和一包色泽鲜亮的酱牛ròu,另加一把精致的酒壶。看到这些,苗雪雁和朱玉鸾忍不住咽了下口水,要知道在哨所期间,天山派的后勤单位每隔七天才供应一次食物,大多都是干粮和ròu干充饥。一看到这些,自然会勾起两人的谗虫。

    朱玉鸾拍拍劫昆的秃头道:“你个破和尚想的倒是周到,就是不知道是否没安好心。”

    劫昆无辜的道:“小僧初来乍到,只想攀jiāo两位姐姐,那里敢生其他想法,姐姐不信,小僧先吃给你看看。”

    说着抓了一口羊ròu就往嘴里填。朱玉鸾和苗雪雁看着他吃完后,苗雪雁对朱玉鸾使了一个眼色,朱玉鸾便也跟着抓了一口羊ròu,放到口里,朱玉鸾本就是一个贯使暗器的高手,羊ròu里有dú无dú,吃了之后她自然能够分辨出有没有dú。

    苗雪雁见朱玉鸾吃了之后,没有任何反映,不由问道:“青鸾,没有事吧?”

    朱玉鸾又抓了一口边吃边说:“好像没有dú,我猜这个和尚肯定没有那么大胆子,姐姐你也吃吧。”

    说完她顺手拿过那把酒壶,问道:“和尚,这酒有没有被你动过手脚?”

    劫昆道:“姐姐,小僧真的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你就不要调侃小僧了,要不我先喝一口。”

    朱玉鸾道:“那到免了,你若是喝了,我们还怎么喝啊?”

    她由袖中抽出一支银针,把银针顺入酒壶,稍候取出,对苗雪雁道:“姐姐,天太冷了,对不起,我先喝两口。”

    便咕咚咕咚的连饮两大口。

    苗雪雁也解除了戒备之心,抓起羊ròu连吃数口,又接过朱玉鸾手中的酒壶,喝了几口,一股热气立即传便全身。苗雪雁舒展了一下腰身,对劫昆道:“你这和尚大半夜摸到我们这里,一定有所企图,不过我劝你还是老实点,别自找没趣。”

    劫昆必恭必敬的说道:“那是那是,姐姐教训的对,小僧只希望攀jiāo两位神仙般的姐姐,不知姐姐们可否愿意?”

    苗雪雁道:“你的意思有点不明朗,你一个出家人,与我们结jiāo不太合适吧。”

    劫昆笑道:“小僧在回鹘见过无数美女,可从来没有见过象姐姐这般不仅姿容秀丽,尤其色艺双绝的美女,哎……小僧真想为了姐姐再还俗家啊!”

    苗雪雁听他口中胡乱起来,不由起了疑心,桌上的东西也不敢再动,全被朱玉鸾风卷残云一扫而空。不知为何,苗雪雁开始觉得全身发烫,口中干渴,由骨头里发出一种难以压抑的酥麻感觉立即笼罩了全身,同时眼前有了轻微的眩晕。

    劫昆不失时机的扶住她摇摆的身躯,道:“姐姐,你一定是喝多了吧。”

    见苗雪雁长思不语,劫昆腾出手臂,把苗雪雁那娇娆的腰身搂在怀中。苗雪雁知道不好,但是想反抗已经束手无力,浑身软绵绵的,根本运不上功力,尤其来自骨内的那股炙热,让她yù火若焚。再看朱玉鸾已经歪倒在床上,双颊绯红,媚眼如丝,口中兀自说道:“姐姐,我……热啊,好热……”

    苗雪雁虽然身体乏力,理智还极为清楚,看来自己一定着了劫昆的道,之所以没有反抗,是她知道,反抗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相反还会加强劫昆对自己的戒心,现在苗雪雁正悄悄把手伸到下面,在靴子里面有一把用来防身的匕首,苗雪雁想乘劫昆不备,给他致命一击。当然她也知道劫昆武功不俗,尤其自己现在功力不能施展的情况下,若不能绝杀对方,死倒是小事,自己的青誉只怕就毁在这个坏和尚手里。那就太对不起六郎了。所以任由劫昆抱着猥亵,只盼望在劫昆不注意时,用匕首扎进他的心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苗雪雁额头已经被汗水湿透,酥胸剧烈起伏着,俨然能看到她的心在跳。

    劫昆yín笑着道:“能与两位姐姐共度春宵,小僧就是死了,也甘心情愿啊。”

    “是么!”

    苗雪雁忽然星眸闪过一丝杀气,那柄匕首就朝劫昆胸口扎去,尽管功力全失,这一记杀手足以结果劫昆的xìng命,却真不凑巧,偏偏劫昆身上穿了一件护身的软甲,苗雪雁后悔自己还是心急了一些,没有等到劫昆脱完衣服自己再动手。她气的浑身乱抖,一口银牙咬的咯咯直响,怒视劫昆的星眸中几乎喷出火来。

    劫昆先是一惊,后是一乐道:“姐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小僧好心好意的与姐姐酒ròu吃,又陪姐姐共度良宵,姐姐居然要暗算小僧,幸亏小僧穿了这件宝贝,否则小命就jiāo代在姐姐手里了。小僧死不足惜,可是小僧死了,谁来替姐姐解身上的‘yīn阳合合散’的dú?”

    他歪头看看衣衫不整的朱玉鸾又道:“小僧在ròu中和酒中分别放了yào,姐姐们若是只吃其中一种,定安然无事,若是两种一起吃,必定yù火攻心,不行就男女之事,便难以清醒,不过姐姐放心,在这方面小僧还是有一些本事的,想定能应付两位姐姐,小僧决不偏袒任何一个,事后,小僧愿蓄发还俗,与两位姐姐共度余生……”

    苗雪雁那里有心情听他白话,又羞又气之下,险些背过气去。

    眼看劫昆就要上手,忽听门外一阵异响,一条身影和着一溜冷风破门而入,来人轻抬右手,一把抓住劫昆硕大的秃头,那五根手指就象五把钢钩,抓的劫昆脑筋绷起多高。他哎吆一声,立即丧失了反抗能力,不等他看清来人的相貌,就被来人把自己扔出门外,同时那人紧跟一掌,重重的击中劫昆的后心,劫昆犹若断线的纸鸢,摔向山沟。

    苗雪雁一阵惊喜之下,看看来人,却见他穿一身鲜明亮丽的铠甲,玄色的黑狐披风肩领部分用五色鹰羽编制成护肩,衬托起巍巍多姿的欣长身材,一副飞鹰面具遮住半边脸颊,面具后面透出威严而又高傲的目光。你———是谁啊?苗雪雁没有半点力气,她瞪着惊恐的目光看着来人。

    来人微微一笑,道:“燕子莫要害怕。”

    “是六哥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