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480 章

第 48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dàng场面以后注定无数次在六郎脑海里挥之不去。

    六郎yín笑着大力拉动身躯,猛烈抽chā挺送,花蕊的两片美臀被他蹂躏得一块青一块红,腰肢上渗出的汗液因扭动将六郎的手心涂得湿湿的,几乎把持不住花蕊光滑圆润的美臀。

    六郎将花蕊的娇躯翻转过来面对他躺下,扯过两只修长的美腿挂在肩头,身子微微下压,握住xìng感的玉足,吻着柔嫩的脚掌,腰部再次发力,在花蕊呻吟声中缓慢抽送,持续着她的chā她的菊花十分钟之久。

    虽是已三十岁了,却一向保养有方丰腴圆润的花蕊嗷嗷的叫嚷着,秀发飘丝乱摆,酥胸上的一对丰硕饱满的rǔ房不停的四处摇摆着,撞击着,就似花开两朵,在狂风暴雨下不停摇曳,dàng漾起来层层rǔ波。

    双手紧紧的抓住被单,被单早已经被春水与香汗侵湿了,就似在大海上航行,但是海浪却耸拥得她左右摇摆而且还是一浪高过一浪。

    “六郎,不行了,好爽啊。”

    花蕊喘息嘘嘘地娇嗔道,口中随着冲刺节奏吭出“噢……噢……噢……噢……”

    的呻吟,听在六郎耳中,就变成了凯旋的号角,赞扬勇士们攻破了一个个顽固的堡垒。

    两人浸yín在欢愉的海洋中,跟随浪涛高低起伏,春波dàng漾,让潮水带到天涯海角,远离尘世,活在有单独两人的伊甸园里。

    好奇怪,一个简单而不断重复的动作,居然能带给人类如此巨大的快乐,让人忘去烦忧,舍命追求。

    此刻两人已渐入佳景,一轮势如破竹的抽chā,把他们俩双双推向情yù高潮的巅峰。

    花蕊全条直肠都被那又粗又长的粗大龙qiāng充满,毫无空隙,加上一出一入的抽送动作令直肠一鼓一瘪,身体从来没试过有如此感受,觉得又新鲜又痛快,尤其是每当粗大龙qiāng力挺到底,龙头猛撞向幽门那一瞬间,麻酥软齐来,ròu体让无法形容的感觉震撼得颤抖连番,灵魂也飞到九宵云外。

    一阵阵的抽搐令到菊花也随着开合不休,括约肌一松一紧地箍着粗大龙qiāng,像鲤鱼嘴般吮啜,一吸一吐,连锁反应下自然令六郎抽送加剧,越战越勇,带给花蕊更大刺激,浪得更劲,将无限快意送给六郎以作出回馈。

    六郎的小腹和花蕊翘起的臀部不断互相碰撞,发出节奏紧密的“辟啪辟啪”ròu声,像pào火横飞的战场上激励人心的战鼓,鼓舞着勇士们奋不顾身地去冲锋陷阵。

    花蕊则像一只求饶的小狗,四肢发抖,口中呜咽哀嗥,不停地把美臀摆动;六郎更像一个进攻城堡的战士,用尽所有气力,横冲直撞,尽管疲劳不堪,也务求挤入城里,再把庆祝胜利的烟花发shè上太空。

    骤然间,令人措手不及的高潮忽地再次降临,把他们俩完全笼罩着,像在两人之间突然接通了电流,令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不停。

    六郎yín笑着气喘呼呼,十只手指深陷在花蕊软滑的美臀皮ròu里,狠抓着她的肥臀往自己的小腹飞快地推拉,一连串抽搐中,六郎的脸上充满快感。

    滚烫的岩浆便似离弦利箭,高速朝直肠尽处飞shè而去。

    直肠包容着粗大龙qiāng在花蕊体内时紧时慢的抽动,不约而同的,“啊!干死我了,烫死我了……”

    岩浆如子弹般的撞击在肠璧的刹那,花蕊也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大脑里bàozhà,全身软得像滩烂泥,平摊在床面上,就这样失去意识。

    六郎贪婪地吸收着花蕊夫人的春水和津液,粗大龙qiāng喷shè之后依然余威不减,嘿嘿yín笑着,趴在她已因为兴奋而皮肤泛着嫣红的丰腴圆润胴体上,双手把她白嫩富有弹xìng的丰臀向上一抬,六郎的粗大龙qiāng对准了爱液涟涟的,猛地往里一捅,花蕊“呃”地一声,一双俏眼翻白,牙根咬得紧紧的,浑身的ròu都在颤抖,一双手以极大的力气抱紧了六郎的后腰,使六郎想把臀部后撤一下也难。

    经过这种骚痒,刚刚有过高潮的花蕊夫人就在六郎粗大粗大龙qiāngchā入的刺激下一下子再次达到了巅峰。

    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像上了弦的弓,双腿间的嫩穴内壁死死地夹住了六郎的粗大龙qiāng,过了好一会儿再长长出了口气,胸脯剧烈起伏着,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瘫软下来。

    六郎的粗大龙qiāng在那紧密、火热的花蕊里跃跃yù试,六郎开始轻抽缓chā着,刚刚从高潮中苏醒的花蕊,娇弱的身子连这轻轻的抽chā也禁受不了,身子被六郎抽chā得娇颤不已。

    六郎的粗大龙qiāng紧撑着她柔嫩的ròu壁,在她的丰腴之处开始加快了cāo弄的速度。

    花蕊的小手忽尔握紧,忽尔搂创紧六郎的臀部,忽尔又像是抗拒似的娇弱地推着六郎的胯部,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六郎的手移到了她耸挺的一对玉兔上,手掌抚弄着她坚挺起来的丰硕饱满的翘rǔ,手指在那俏生生地挺拔站立着的红樱桃上捏弄。

    花蕊一双粉嫩的修长大腿无力地张开着,高潮后舒缓下来的身子使她的嫩穴软软嫩嫩的,无力再抗拒六郎的进入,曲径通幽的嫩穴迎合着六郎的抽chā,每当六郎向外抽出时,都像是依依不舍地有股吸力缠绕住的的龙头。

    随着六郎的研磨抽送,花蕊娇慵无力地瘫软在他的身下,娇喘呻吟,乌黑秀丽的长发散乱地铺在床单上,妖异而美丽,俏丽的脸蛋像一朵脱俗绦尘的深谷幽兰,散发着芬芳的气息。

    当六郎把她翻过来,要她翘着臀跪在床上时,她已经神志恍惚了,茫茫然顺从了六郎的摆弄,温顺地转过身,跪在床上,脸趴下,轻轻贴着衣服枕在上面,细细的柳腰为了使臀部高昂而沉了下去,那浑圆的、眩目的、柔软丰盈的臀部展现着惊人的美丽曲线,高耸的圆丘中间优美的弧线的沟壑让人心dàng神驰。

    六郎凑过去,贪婪地在她细嫩可人的美妙臀部上印下一个个吻,仿佛那是天上人间可以让人踏入仙境的蟠桃。

    花蕊茫然已经感觉不到六郎的举动,否则这样亲昵的爱抚一定又可以使她娇羞赦然了。

    六郎挪到花蕊白晰幼滑、丰盈美妙的臀部后面,让自已的小腹贴上去感受那份嫩滑柔软和肌肤的弹xìng。

    她的玉臀由于在床上地毯上压了很久,所以被衣服的折皱在她白嫩的肌肤上印下杂乱的印痕,红红的印痕使她像个被鞭笞过的美貌女奴,无奈地挺着美妙姣好的屁股承受主人的凌辱。

    当花蕊又一个高潮来时,六郎抬起花蕊的双腿放在肩上,拿过来她的枕头垫在花蕊的臀下,使她的幽谷甬道突挺得更高翘,六郎握住粗大龙qiāng对准花蕊的幽谷甬道猛的一chā到底,毫不留情地猛chā猛抽,不时地摇摆臀部几下,使大龙头在花蕊的幽谷甬道深处磨着。

    “受不了啦……美死了……好爽快……”

    花蕊激动的大声叫嚷。

    六郎听到花蕊的yín叫后更用力地抽chā,而所带来的刺激又一波波的将花蕊的情yù推向高潮尖峰,幽谷甬道里两片细嫩的花瓣随着粗大龙qiāng的抽chā翻进翻出,舒畅得浑身酥麻、yù仙yù死的全身痉挛。

    六郎加快了粗大龙qiāng抽chā的速度,突然花蕊体内的子宫像吸管一般紧吸住六郎粗大龙qiāng,幽谷甬道内大量热乎乎的春水急泄烫得六郎龙头一阵酥麻,六郎感受到花蕊的幽谷甬道正收缩吸吮着粗大龙qiāng,于是更快速抽送着,花蕊也拼命抬挺臀迎合六郎的最后的冲刺。

    花蕊感觉自己被强烈的痉挛贯穿,全身融化在无可言喻的绝顶高潮中。

    花蕊这次喷得凶,美穴缩得更窄,六郎的粗大龙qiāng摩擦得更快速、更紧密,彼此快感益增,花蕊的小腿像螃蟹的对剪一样,死牢牢将六郎的美臀勾住。

    “花蕊,你夹得我好爽……啊!我要shè死你了!”

    六郎狂吼一声。

    花蕊一听,马上跟着摆动臀部,用力地将幽谷甬道收缩,更紧紧地夹住六郎的粗大龙qiāng。

    花蕊小腿缠住了六郎的腰,美穴紧紧的夹住粗大龙qiāng,六郎断续猛chā,龙头更是深深顶住花蕊的子宫颈,火山bào发,从暴涨的粗大龙qiāng龙头中shè出热腾腾的岩浆,一股脑的灌进花蕊的穴口。

    花蕊体内伸出承受大量温热的岩浆,似乎获得了更大的喜悦,岩浆似乎深深进入了花蕊的血液。

    冲过高潮顶点的花蕊,全身瘫软了下来,子宫也跟着一抖一抖的,花蕊如痴如醉地陶醉在那高潮的余韵中。

    两人相互结合的xìng器尚在轻微的吸啜着,还不舍得分开来。

    在激情的高潮后他们紧紧的抱着,六郎一边抚摸着还在高潮余韵的花蕊,一边把唇靠上花蕊的樱唇,此时,还在深沉欢愉里的花蕊,微张着湿润的双眼,不由自主的迎了上去,回味着刚才的快感。

    最后全身舒爽的六郎抱着花蕊疲极而眠。

    第564章

    红日初升,和煦的阳光洒满天山脚下的草原,漫山遍野的冰雪万年难化,安林镇四周终年都是皑皑的白雪,远处博格达峰就象一根晶莹剔透的擎天玉柱,直chā云霄。本来十分平静的小镇突然间繁华起来,对于天山派来说繁华却不一定就是好事,掌门石玉棠早就颁布了教令,二月二期间所有江湖人氏都不允许踏入解剑亭半步,因为过了解剑亭就是万年寒池,石玉棠是绝对不希望本派的千年神鳌落到外人手中。

    可是安林镇的生意人却不管这么许多,早在几天前,仅有的两家客栈就住的满满登登,清早起床后的客人就围在客栈外吃早点,香气扑鼻的羊ròu蒸包,在就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汤,诸多客官还是比较满意的,靠近大街的一张桌子上,一个满脸横ròu的红袍胡僧已经吃了整整两屉包子,羊汤也喝了三碗之多,却还一尽的催小二快点。

    小二瞥瞥嘴道:“客官,你就不要催了,你看你都吃了两屉了,有的人一屉还没有吃到……”

    胡僧恼道:“杂家又少不了你银子,你少废话喽,要完这一屉,再给我拿两屉打包,老子吃饱了,可是老子的师父还没有吃,胆敢半个不字,杂家就一把火烧了你的铺子。”

    小二见他相貌凶恶,也就不敢多言,偏有其他客官看不过去,一位身着青袍的中年汉子一拍桌子站起来道:“哪里来得凶僧,这般无礼,这么多人等着没的吃,你还要吃霸王食,可认识爷爷手中的宝刀。”

    说着哗棱一声,一柄金光闪闪的斩马刀就呈现在众人面前。

    那胡僧轻蔑的笑笑,兀自低头喝着热汤。

    亮宝刀的汉子未免有点脸上无光,在陕北,他一口宝刀威震绿林,漠北双雄金刀李万成的名号路人皆晓,还从未受过今天的羞辱,刚要动怒,旁边闪电侠朱玉贵拉了一下他的袍子,道:“大哥,我们何必招惹这个蛮僧,还是大局为重。”

    李万成强压怒火,刚想坐下,不成想那胡僧却恼道:“哪里来得瘦驴,竟敢暗中诋毁老子?”

    闪电侠本就生的精瘦,那胡僧分明是在骂自己,不由激起他的怨气,他冷笑一声:“高僧吃东西太快吧,小心别噎着,送你一碗热汤提提神。”

    说着单掌一推,那碗盛满汤的大碗朝胡僧的脑袋直飞过去。

    却见胡僧不紧不慢的把身上大红的袈裟一扬,诸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胡僧却已经把一碗热汤滴水不漏的接在手里,喝道:“客气了,杂家看在这一碗汤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否则看杂家拧下你的脑袋当球踢。”

    闪电侠朱玉贵吃惊同时也恼羞成怒,李万成叫道:“秃驴,不要以为会卖弄两下子,就在你家大爷、二爷面前吆五喝六,看刀吧。”

    金刀带着一溜急风,风驰电掣般朝胡僧心窝捅去。同时闪电侠朱玉贵暴喝一声,身若苍鹰,遥空而起,手中兵器怪响着朝胡僧头顶就砸,那是一块铜算盘,有棱有角,若砸在头上,必定开花。

    胡僧怠慢的看了一眼局势,居然不躲不闪,迎着李万成的刀身,重重拍出一掌,那一掌看似笨拙,却是以夜叉探海夺刀式外加雷霆大手印的dú辣招术,李万成一刀走空,不等变招,胡僧的手掌已经饶过他的手腕,李万成只感觉手上一阵酸麻,金刀已是拿捏不住,刚想弃刀全身而退,胸口已经挨上一掌,李万成的身体立即摔出多远,砸反两张桌子,桌上的ròu汤浇了一身,李万成痛苦的想站起来,却是没有了那分力气。

    金刀到了胡僧手里,他信手一挥dàng开头顶砸来的铜算盘,反手一掌拍向闪电侠的肩头,朱玉贵知道胡僧的掌法厉害,不敢硬接,空中一个大旋身,把身子闪到丈远之外,不由扭头看李万成,见大哥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连忙跑过来扶助,“大哥,你怎么样?”

    李万成吃力的摇摇头,示意自己暂时死不了,但是不想说话,因为胸口那种压抑的闷痛让他喘不过气来,行走江湖多年,闪电侠知道遇上了硬手,也就不敢在逞强。

    胡僧见状,也懒得在理二人,他急匆匆装好包子,就想上路。

    一阵湍急的銮铃声由远而近,随着铃声一阵清脆的马蹄声就在耳边,胡僧站起来的匆忙,那路过的骑马人也未加留意,前面那匹膘壮的战马就实实的撞在胡僧身上。胡僧只是踉跄了一步,那匹战马倒是险些摔到,长嘶一声前蹄扬起老高,马上的白衣少女也险险掉下马背。后面的战马也霍然急停,马上一个清凉的女声道:“瞎了眼睛么?胆敢挡我们的路。”

    两匹来骑上坐的是两个妙龄少女,说话的少女剑袖征裙,柳眉杏目,看人时目光如电,说话时笑而藏刀,尤其她玲珑细巧的身子在背后背了一个形状十分奇怪的银盘,银盘的样子就象大号的镪,银盘上面斜chā一支玉笛,大红的灯笼穗随风飘摆。前面的少女一身白衣胜雪,虽然骑在马上,却也丝毫不能掩盖她那绝美的身材,以及那一身凌人的傲骨,两道斜飞入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