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463 章

第 46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郎的手指更饥渴,激烈地找寻六郎的舌头。

    六郎急切而粗鲁地解开夏翠莲的上衣襟,露出红艳的rǔ尖、饱满地挺立于白晰的rǔ房。夏翠莲的rǔ房气球般地膨胀。粉红的rǔ晕急速地扩大突起,占满椒rǔ的前端,这景象让六郎彷佛坠入久远的儿时记忆里,曾经在母亲的怀抱中,吸着甜蜜的rǔ汁。六郎自然地低头含着夏翠莲的rǔ尖,吸吮着、轻咬着。

    夏翠莲觉得rǔ尖的骚动,激dàng全身一阵阵舒畅的寒颤,仰着头、挺着胸,彷佛要将rǔ房整个塞到六郎的嘴里一般。夏翠莲的手也急急的在六郎的的胯间,寻搜着六郎的龙qiāng。六郎将夏翠莲推着趴在床上,顺着势子将她压在身体下。膨胀的部分夹压在柔软的臀部上,那种美妙的感觉直入脑海。夏翠莲缓缓的移动一下,却让六郎感到强烈的兴奋,而龙qiāng更为坚挺、肿胀。

    夏翠莲被六郎压的有些喘不过气,勉强的翻转着身体。六郎停止行动,迫不及待地将夏翠莲翻过身,手掌已经伸入她的上衣中。六郎握住夏翠莲的rǔ房,大拇指急速地来回触摸她的rǔ尖。夏翠莲的rǔ尖逐渐坚硬。夏翠莲的反应很热烈,不停的低声呻吟着、扭动着,让身上的衣裳渐渐滑散开,与此同时,夏翠莲也伸手轻解六郎的衣带。

    终于,两人终于一丝不挂的在床上jiāo缠着。六郎看着夏翠莲luǒ露着胴体,风情万种地扭动着身躯。濡湿的xià tǐ鲜红地,像一朵绽放的玫瑰一样。夏翠莲被六郎逗得心痒难忍,遂伸过手来握住了六郎的龙qiāng,将包皮褪下,露出湿润的guī tóu,然后引导着它抵住洞口,双腿一撑腰「滋」龙qiāng便进了一半。

    “啊……”

    初经人事的蜜穴显得十分紧缩,夏翠莲是个初试云雨的黄花闺女,全身不自然地往后一退,下身传来的撕裂般的痛苦让她浑身一悸,六郎也适时地停止了行动。但是夏翠莲却并不愿意让自己心爱的弟弟等待太久,一种「以身饲虎」的念头从心头升起,没多久,她形若dàngfù般,yíndàng的呻吟着、扭动着。

    六郎一进入夏翠莲的体内后,无可言喻的美感从龙qiāng阵阵传来,再从全身窜向四肢。夏翠莲的小穴里的温热感,温暖了六郎的龙qiāng,酥爽的感觉让六郎不自主的开始抽动。六郎只觉得夏翠莲的小穴好紧,紧紧的裹着龙qiāng。而且小穴深处,彷佛有一道强烈的吸引力,让六郎每一次都将龙qiāng送入至最深处,好像是她将龙qiāng吸进去,重重的撞击着子宫内壁。

    “啊……六郎……啊……姐姐……好舒服……啊……再来……对……快一点……”

    “好弟弟……姐姐爱死你了……姐姐……从来没有想到……男女……之间……居然……会这么……舒服……再重一点……也没关系……”

    “六郎……啊……好……感觉……好充实……哦……喔……”

    床铺剧烈地前后摇晃着,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夏翠莲微张着口,「嗯」、「嗯」、「啊」、「啊」的娇声喘着。六郎抿着嘴,「哼」、「哼」的呼着气。好一副春色无边,引人遐思的美景。夏翠莲翘着双腿,紧紧盘夹着六郎的腰,让六郎的动作愈来愈激烈,进出周期的缩短,高涨的情yù让两人逐渐忘我地大声叫着。

    “莲姐姐……你的小穴好紧……夹得弟弟……真舒服……”

    “六郎……龙qiāng的……好弟弟……姐姐……这一生……都只让你chā……姐姐是你的女人……不要怜惜姐姐……尽管来吧……姐姐……承受得住……”

    “啊……这下好重……对……就是这样……还要再快一点……啊……哦……嗯……哼……”

    夏翠莲梦呓般地叫着,她泛着红潮的双颊,微张着口唇,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紧握着自己如水波dàng漾的双rǔ。腰臀更是像急浪波涛般,不断的向上迎着六郎的的下身。夏翠莲突然紧紧的抱着六郎,把xià tǐ挺的高高的,在一阵急遽的「啊啊啊」声中,全身不停的激颤着,一股股的热流,排山倒海似的从子宫内部涌出,让她得到一次晕眩的高潮。

    “啊……弟弟……姐姐……来了……啊……啊……啊……”

    六郎有点错愕夏翠莲突如其来的动作,但不及细思,随即有股温热的浪潮淹没了深入小穴里的龙qiāng。而且yīn道内壁也一阵阵激烈的收缩,就像在吸吮龙qiāng一般。六郎只觉得龙qiāng一阵酸麻、跳动、膨涨,不禁「喔」的一声,呼声未落,「嗤」、「嗤」、「嗤」,股股的热精,应声而出……

    第546章

    看见六郎的炯炯眼神,朱文雪羞涩的垂下眼廉静默不语。片刻之后,朱文雪缓缓将脸移近六郎,闭上眼睛,深深吻着六郎。六郎兴奋得抱起朱文雪,一面亲吻着,一面向床边移动脚步。六郎将朱文雪轻轻放在床上,看着她慵懒无力,嫣红的脸颊、陶醉的样子,六郎情不自禁的开始动手解除朱文雪的衣裳。在六郎眼前是朱文雪雪白的ròu体、坚挺的双峰、浑圆的大腿、纤细的蛮腰、平坦的小腹、浓密的yīn毛、神秘的沼泽,六郎的龙qiāng已硬如铁棍了。

    六郎轻轻趴在朱文雪的身上,开始吻着她的rǔ头,一手搓,一手含着,然后从她的颈际一路舔到她的下腹部。朱文雪呼吸有一点变快,嘴里偶尔发出「嗯」、「嗯」的声音。六郎继续往下进行,将舌尖在朱文雪的yīn核处挑动,她的身体已随着六郎的动作,有节奏的轻微摆动着,yīn道里的湿液也汨汨而流,而yīn核也慢慢突起、变硬。

    “啊……弟弟……你怎么舔那里……啊……感觉……好奇怪……”

    “啊……弟弟……别舔了……姐姐的心……好慌……啊……哦……”

    朱文雪突然一阵寒颤,紧紧的抱着六郎,用力一翻身便把六郎压在身下,俯首轻咬着六郎的耳朵,呻吟着说:“……弟弟……让姐姐…带你……进去吧……”

    朱文雪伸手抓着六郎的龙qiāng,用guī tóu上下摩擦着她的yīn户,然后把洞口对准了龙qiāng,轻轻的坐下来,「滋」的一声,六郎龙qiāng送了进去,穿破障碍,一送到底。破瓜之痛让朱文雪的yīn道不由自主的收缩,将六郎的龙qiāng包得紧紧的,处女的滋味毕竟不同凡响,但是那种紧紧的滋味就让男人受不了。

    “朱姐姐,不要太勉强,慢点来。”

    六郎体贴地伸手扶住朱文雪的腰肢。

    “弟弟……姐姐没事……”

    朱文雪趴在六郎的身上,忍不住兴奋的轻喘着。挺硬、温热的龙qiāng将朱文雪的小穴塞得满满的,她静静品尝着这种人间最快乐的感觉。六郎忍不住的扭挺着下身,让龙qiāng轻抽慢送,还伸出双手,各自盘踞一颗丰rǔ揉捏着。朱文雪忍不住像蛇般,扭动她纤细的柔腰,配合著六郎的动作,让jiāo合处不停的传出「噗滋」、「噗滋」的声音。

    “啊……好美……姐姐……太快活了……弟弟……你舒服吗……”

    “朱姐姐……弟弟也很舒服……姐姐……你真美……”

    “弟弟……姐姐永远是属于你的……”

    朱文雪呻吟的声音越来越高,身体颤动也越来越厉害。朱文雪将手指按在自己的yīn核上揉着,秀发也因为猛烈的甩动而散开,嘴里梦呓似的念着:“……六郎……姐姐……爱死你了……”

    “啊……姐姐快不行了……啊……要来了……”

    六郎在朱文雪一阵磨蹭下,只觉得一股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下腹,滚烫的精液就shè进了朱文雪的体内,朱文雪也激shè而出的精液烫得泄了身。

    朱文雪已无法动弹俯在六郎身上,额头和身体的汗水,滴在六郎的脸颊、胸膛。yīn部一片湿润,她的yín水混合著一些流出的精液,沿着龙qiāng的根部流下来,濡染了床单……

    六郎满足的躺卧着,轻柔的抚着朱文雪的秀发,闻着朱文雪淡淡的体香,笑道:“朱姐姐,你的身上好香。”

    “六郎,你的嘴真甜啊。”

    朱文雪满意地亲了六郎一口。

    六郎回亲了她一下,笑问道:“朱姐姐对小弟还满意么?”

    朱文雪红着脸点点头道:“舒服极了,姐姐是第一次,还不谙枕席,姐姐下次一定会做得更好。”

    六郎爱怜的拥紧朱文雪柔弱的身躯,轻抚她细柔的背部,笑道:“姐姐做的很好,不过,下次弟弟一定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地放过姐姐哦。”

    “难道姐姐还会怕你不成?”

    朱文雪一边笑着,一边将六郎推向秦海娟。

    秦海娟羞红着娇颜、声若蚊蝇,说道:“奴家初侍郎君,望弟弟疼惜……”

    语至最后几乎自己都听不见,一颗心早已鹿撞不止,羞见情郎。

    六郎伸出激颤的手,轻抚着她的香肩,凑近呼着浓浊气息的热唇,亲吻着她的后颈、耳根,吸取着来自少女的脂味体香。秦海娟情窦初开的爱意,就在这种温柔的抚慰动作下,逐渐勾引起迷乱的情yù。当六郎的热唇,游移到她的唇边时,她那紧闭的心扉,顿时如烟消云散、匿迹无踪。她不但张嘴接纳了他的舌尖伸入挑转,更伸手拥抱,让两人的身体紧得贴得几乎水泄不通。

    六郎既贪婪抚摸的手,一面在秦海娟的身上游移着,一面顺势解扣分襟,让她雪白的肌肤慢慢呈现,粉颈、丰rǔ、腹脐,在朱被红褥的衬托下,彷佛牡丹芍yào、珍宝珠玉,令人眩目、令人魂dàng。秦海娟娇艳无比,真如俗言:“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

    尽情的抚慰中,却如在细审珍宝,不敢存玩亵之心。

    秦海娟首尝这种亲蜜的爱抚,只觉得六郎摩缩的大掌,有如渡暖过热般,让内心的yù火愈趋旺盛。那种肤触的酥痒,实在令人难忍,使得秦海娟的娇躯在微颤、抽搐,使得秦海娟在逐渐急遽的气息中,夹杂着细细的娇吟。

    当秦海娟双峰上挺硬的rǔ尖,分别为六郎的手指轻捏、与唇舌噙住时,她仅剩的娇羞与矜持,顿时全被满腔的yínyù所替代。六郎的手指捏着rǔ尖在揉转着;唇舌夹着rǔ尖在吸舔着,让秦海娟酥软麻痒难当。在一面想拒阻,却又难舍那种舒畅美味的内心挣扎中,就道尽了yù拒还迎、半推半就的少女心思。

    六郎的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它滑过秦海娟平坦的小腹,扫过乌密的yīn毛,停驻在丰腴的大腿上,藉着抚摸大腿内侧,让掌缘轻触着早已湿润泛滥的蜜穴口。秦海娟在这种上下夹攻、数路合击之下,似乎毫无招架之力,除了扭腰搓腿、yín声呓语外别无它法。

    当秦海娟忽觉身上一阵重压,才略恢复知觉,也更清楚的感觉到,在小穴口那根肿胀又蠢蠢yù动的龙qiāng,正在挤开她的yīn唇户扉,直向里躜。几场现场演示之后,秦海娟知道初次的痛楚,也知道如何才能减轻疼痛。她一面柔声说道:“六郎……慢来……”

    一面把双腿尽量外分,让小穴口扩张一点,好接纳肿胀粗大的龙qiāng。

    六郎深知「长痛不如短痛」,更想温暖湿润的小穴,紧裹着他的龙qiāng以消yù火。而且,秦海娟门户大开的动作,更让他觉得她的小穴,彷佛有一道强烈的吸引力在吸引着,让他的龙qiāng更是畅行无阻、顺势滑入。

    “啊呀……轻点……呜嗯……弟弟……疼……嗯嗯……”

    尽管秦海娟配合的动作,虽让刺痛减轻不少,但是那种小穴口被撑开、挤入的那种不适感仍然强烈,甚至让她有被撕裂的感觉:“……啊……太深……入……啊嗯……六郎……太粗了……粗了……嗯啊……姐姐……受不……嗯嗯……了……啊啊……”

    “呼呼……屏姐姐……嗯……忍着……点……”

    六郎这时是骑虎难下了,在这节骨眼就算钢刀架在脖子上,也无法逼他抽身而退,只好一面出言安抚,一面轻轻地抽送起龙qiāng:“……稍后……呼呼……就好……就会……习惯的……呼呼……嗯嗯……”

    六郎的龙qiāng,由浅入深地缓慢抽动着,不但让自己能仔细感受着yīn道里的湿热与窄紧,也让秦海娟初开的穴口逐渐适应,进而去感觉那种坚硬、火热的龙qiāng,在小穴里磨擦、突撞的滋味。那是一种前所未遇、难以言喻的感受,似乎是酸,也似乎是麻,既像搔痒,又像针扎。

    “……喔……好人儿……你弄死我了……我要飞了……”

    前些天秦海娟曾无意中听得姐妹和六郎的jiāo欢声,那些yín声浪语就像电光雷石闪现脑海,曾经疑惑的现在彷佛顿悟般地豁然开朗。她不但体会到那种yù死yù仙的jiāo合美味,也不由自主地学着呻吟起来:“啊啊……六郎……好美……的滋味……嗯嗯……啊……撞到姐姐……嗯……姐姐的……啊啊……好深了……啊啊……”

    本xìng使然,女xìng的呻吟总是能激起男xìng更炽热的yínyù,也总是彷佛鼓励着男xìng做更卖命地动作。六郎双手勾起秦海娟的大腿,让她的臀股略为腾空、高翘,然后使劲地一阵集抽猛chā,让每一次的刺入都尽谤而入,让guī tóu重重撞地着yīn道尽头。

    “啊呀……姐姐受不了……啊嗯……弟弟……啊啊……你好……狠……嗯嗯……”

    秦海娟的双手压揉着自己的双rǔ,似乎在阻止它们的波浪放晃动,也似乎在压抑着翻搅奔腾的肺腑:“啊呀……太重……嗯嗯……受不……撞得太……啊啊……深……重啊啊……好酸……嗯……舒服……啊啊……我我……我……来啦……啊啊……飞……飞……嗯啊……”

    秦海娟只觉得小腹下方有一团热流,就像溶蚀了一般地扩散开来,不但带着一股热潮奔涌向小穴里,更有一股酥酸刺入脊椎骨髓,让她的意识逐渐模糊,彷佛身坠无底的深渊一般,而身体却仍然不受控制地在激颤着、抽搐着。

    “啊啊……姐姐……我……我……呼呼……呵……我也……来了……啊啊……啊嗯……”

    六郎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