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452 章

第 45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和六郎一阵热吻。抱着扈玉娘,享受着处女第一次泄精的快感,好一会儿再把龙qiāng开始chā送,而扈玉娘的身体也不安地扭动了起来,随着抽动的韵律越发地激烈,呼吸也渐渐地粗重了。呻吟声再度由扈玉娘口中喧泄出来,而扈玉娘的yīn户也跟着六郎的屁股上下顶动,不断地套弄,迎合著。

    “啊……啊……好舒服……我从来……都没有……这样……舒服过……呜……呼……呜……好……舒服呢……我……我……唔……嗯……”

    “嗯……小穴好爽……嗯……小穴美死了……嗯……你真的好会干穴……嗯……”

    “龙qiāng哥哥……嗯……干的小穴美坏了……嗯……嗯……我爽到天边了……”

    “啊……啊……小穴爽死了……啊……小穴升天了……啊……啊……”

    一阵急抖,扈玉娘又泄出了一股浪水,六郎的龙qiāng被扈玉娘的yīn户收缩吸吮及处女yīn道的紧夹感包围着,也终于shè了,一股精液冲入扈玉娘的子宫中,俩人直抖着抱在一起,扈玉娘的花心承受着六郎奇热精水的浇灌。一会儿,六郎才侧躺在扈玉娘身边,在扈玉娘娇靥上送个热吻,扈玉娘睁着媚眼吃吃地浪声笑着。扈玉娘回吻了六郎一阵,坐起身来擦拭着自己的xià tǐ,一片片处女破瓜的血迹染红了床单,腥红点点,落英缤纷,白嫩的yīn部有些红肿。

    吻着扈玉娘的玉rǔ,六郎柔声道:“好妹妹,哥哥好爱你啊!”

    扈玉娘羞人答答地:“嗯……”

    了一声,和六郎又是一阵热吻,才放过六郎。

    第535章

    六郎一连闯了十二关,直将一旁的张静初和张静贤唬了一跳,此时张静初柔声问道:“六郎,不能再逞强了,你现在感觉怎样?”

    六郎笑道:“初姐,你是杞人忧天,我还要和两位姐姐共赴阳台呢。”

    张静贤忙道:“我们不凑今天这热闹,要不我和初姐陪你睡吧?”

    六郎笑道:“贤姐,你们是不知道我的实力,我是不会放过两位姐姐的。”

    张静初道:“你真的要姐姐陪你?”

    六郎笑道:“那是当然,难道我是说着玩的?”

    六郎紧紧的拥抱着张静初,张静初起身,一面宽衣解带,一面说道:“六郎,既然你要,姐姐当然不能推辞。”

    说着,便躺卧床上,伸出双手迎着六郎。六郎一俯身,就热烈的亲吻着张静初。

    张静初觉得今夜六郎比以往都来得热情,使得自己的情yù也急速的窜升。张静初推动六郎的头对着胸前的双峰,娇媚的说:“六郎……亲……亲她……们……”

    六郎二话不说,双手把张静初的rǔ根向内一推,便用双唇夹住微硬的rǔ尖,还伸出舌头不停的拨弄着。只见六郎或左或右忙个不停,张静初更是娇躯乱颤,哀呻不已,两棵rǔ蒂却也变得坚硬如石了。六郎的手掌,也开始在张静初细柔的肌肤上抚动着,碰触着rǔ房周围的部位、游动到光滑的腹丘,滑过肚脐、私处,停留在鼠蹊和大腿内侧,轻轻的揉动着,手腕、手背也若有若无的碰触着yīn毛、嫩ròu。

    张静初摇摆的下身,觉得全身在滚烫,把大腿分分合合的,藉着动作让yīn唇互相碰触,以解骚痒之难受。张静初的手也摸索到六郎的龙qiāng,冰凉的手掌紧紧的握着火柱般的铁棍,让六郎觉得又刺激又舒畅,不禁一阵快感的寒颤。六郎的手绕过张静初的细腰,抚摸她丰满的臀部。张静初的臀ròu细柔、冰冷,而且还沾满从yīn户流下的爱液,手触下更显得光滑柔顺。六郎的手指从臀股下,探索着张静初的yīn户,并慢慢地伸进洞里。

    张静初朦胧着眼睛,扭动着细腰,湿润yīn唇渐渐的涨红,抖动像是在呼吸似的,在六郎的爱抚下,她变成yín秽的dàngfù,加快了手腕套弄龙qiāng的速度,让龙qiāng上的包皮不停剥开,露出猩红的guī tóu。六郎有一股要把龙qiāng,送进她张静初yīn部里,享受着结合快感的冲动。随即起身翻转张静初的身体,对张静初道:“初姐,你转过身,背着我!”

    张静初依言俯跪着,双手支扶着前面的墙壁,把浑圆的臀部翘对着六郎。这是一个极尽羞耻的姿势,整个yīn户毫无掩饰地呈现在六郎眼前。六郎按着张静初的屁股尽力向外掰开,yīn道口遂呈现出一个圆洞。着六郎挺直的龙qiāng无须引导,很自然的顶触到ròu缝,只稍挺腰向前的一挤,「滋」的一声,便chā进了紧密的yīn道中。

    “啊……呜……嗯……”

    张静初舒坦、满足的yín叫着,yīn道一阵收缩,紧紧的裹着热热的龙qiāng。六郎急着抽动,他要让张静初发狂。随着一次又一次热烈的摩擦,张静初伸直双臂,仰着头,喉咙里沙哑的呜咽着,随着臀部向后迎拒,垂在胸前的丰ròu一前一后的摆dàng着。

    六郎的龙qiāng,在张静初的yīn道内乱钻、深顶。张静初紧闭着朱唇,柳腰如蛇般蠕动的摇摆着,显示她正处于愉悦的jiāo欢兴奋中。六郎可以看到被yín液湿染的龙qiāng,披上一层晶亮的护膜一般,正在yīn洞中进进出出。张静初透红的脸颊,臀部夹紧的抖动,龙qiāng进出「滋滋」的声响,让她的情绪沸腾到极点。也随着不断袭来的快感,让她的渐渐陷入高潮的昏眩中。六郎的汗水,混着张静初背脊上的香汗滴落床铺。

    突燃,六郎感到龙qiāng一阵紧缩、酥麻,随即俯身抱紧了张静初,腰身紧贴着臀部,「嗤」、「嗤」一股浓精深深的shè在张静初的体内。

    六郎的血脉开始贲涨,随着热情的拥抱、亲吻,张静贤跟六郎的体内的yù火越来越高;而身上的衣物却越来越少。当六郎解除张静贤身上的最后一件衣物,六郎退后半步,仔细的欣赏张静贤那如磁似玉的胴体,看得六郎惊为天人,不禁又将张静贤拥入怀中,亲吻张静贤的脸庞、耳垂、粉颈、香肩。六郎时而唇磨、时而舌舔、时而轻咬,双手却也紧紧的抱着张静贤,让张静贤跟自己黏贴得水泄不通。六郎早已挺硬的龙qiāng,更对着张静贤的xià tǐ在乱撞着。

    张静贤陶醉似的享受着肌肤磨擦带来的快感,又觉得xià tǐ处有一根火热的硬物,在yīn户外乱顶乱撞,撞得张静贤yīn道内一阵阵的酸痒难忍,只好挺着yīn户,顶触着硬得发烫的龙qiāng。随着激动的情绪,张静贤的yīn道里早就一潮潮的热流不断涌出,不但xià tǐ全湿,连yīn户外六郎的龙qiāng也是沾染得湿亮。

    六郎感到龙qiāng一阵一阵的湿热,不禁低头一瞧,竟然看道张静贤的乌黑的绒毛像泡过水似的。六郎蹲下身子,顺手将张静贤的一只腿抬高,用肩膀顶着,让张静贤的xià tǐ完全暴露在眼前。绒绒的yīn毛、丰厚的yīn唇、撑开的洞口,六郎都一览无遗。

    六郎还发现张静贤的蜜洞口,竟像呼吸般的一开一合著,一股股的蜜汁源源而来,顺着洞口往下流,而再大腿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水痕。六郎靠近张静贤的大腿,伸出舌头便舔拭那些水痕,并慢慢移向源头,嘴里还不停发出「啧」、「啧」的声响,似乎吃得津津有味。

    张静贤yíndàng的呻吟越来越大,随着六郎舌头的接触,身躯也一颤、一颤、又一颤。张静贤伸出双手紧抱着六郎的头,让六郎的脸紧贴着yīn户,转动下肢、挺耸yīn户,彷佛要将六郎的头全塞入yīn道里似的。张静贤yíndàng的呻吟声中,隐约可以听到模糊的“……我要……我要……”

    六郎可以感受到张静贤的yínyù已经高张了,就缓缓站直身子,一手还抬着张静贤的腿,让洞口撑得大大的,另一手扶着张静贤的后腰,挺硬的龙qiāng对准张静贤的蜜穴入口处,先紧紧的顶着、转一转。气沉丹田、力灌龙qiāng,然后闷吼一声,吐气、挺腰一气喝成,「噗滋」龙qiāng应声而入,而且全根覆没。

    只听得张静贤:“啊!”

    一声,声音中充满着惊喜、满足、舒畅。一阵酥麻令张静贤单脚一软几乎站不住,连忙扶着旁边的床柱,才勉强站定。张静贤这也才感到yīn道内被六郎的龙qiāng塞得满满的,龙qiāng还一跳一跳的刺激着yīn道内壁,一种充实、紧绷的快感,让自己飘飘yù仙、昏昏若醉。

    六郎感觉到张静贤的yīn道竟然如此的紧,结结实实的箍束着龙qiāng。又感到张静贤的yīn道竟然如此的温热,就像熔炉一般要将龙qiāng融化。也感到张静贤的yīn道竟然还有强烈的吸引力,正在吸吮着龙qiāng的guī tóu。六郎有力的抱住张静贤的腰臀,指示她的手环抱六郎的颈项。双腿盘缠着六郎的腰围,如此一来张静贤的身体就轻盈的「挂」在六郎的身上了。

    六郎轻轻的在张静贤的耳边说:“贤姐,这叫「丹炉炼剑」。”

    听得张静贤一阵娇笑。然后六郎便绕着房里到处走动着,随着六郎的走动,「丹炉」里的「剑」便顶到底。张静贤觉得六郎在走动时,龙qiāng彷佛要刺穿子宫,直达心藏似的,既刺激又舒畅。一阵接一阵的高潮、一次比一次强烈,好几次张静贤都几乎要手软掉下来,多亏六郎的孔武有力的手臂紧紧抱着。

    张静贤不知道自己到底来几次高潮了,只是晕眩的喘着。张静贤更感到自己的灵魂已经脱离躯壳,飘dàng在太虚幻境。突然,张静贤听见六郎一阵零乱的喘息,yīn道内的龙qiāng更是一阵乱跳、乱抖,接着「嗤」的一声,一股温热的水柱直冲子宫内壁,烫得张静贤忍不住直颤抖。「砰」的一声,张静贤与六郎双双脱力似的倒在床上,两人的都得到极度的满足。一男数女,相拥睡去。

    此刻大约酉时,六郎沿着一条小路飞驰着,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四周静悄悄的。六郎抬头看看天色,估计一个时辰之后,就可赶到前面的小镇上,正好进食和略事休息。但是大约一刻功夫之后,突然从左边的岔道里传来人声,六郎转头一望,只见远远的一堆人影正飞快向这边驰来,从飞驰的速度,这群人的武功非常的高。人影渐渐近了,六郎目光如炬,早已经清楚地看出是二十多个年轻的女孩子,而且每个人都用黑纱蒙面。六郎站着未动,不到盏茶功夫,那些女孩子已经驰到了近前,为首一人看见六郎立在路当中,急声道:“这位公子,赶紧逃吧。”

    六郎问道:“什么人在追你们?”

    为首女子急忙道:“是「炼狱瘟神」,他还带着一批弟子,个个都是武功奇高之人。”

    六郎一听,忙道:“前面有一城镇,先进镇在说吧。”

    随着众女,一路飞奔。

    为首女子见六郎居然毫不费力的跟上,不由诧道:“公子怎么称呼?”

    六郎一边飞驰,一边答道:“在下六郎,不知姑娘们是何来历?”

    “公子,是你?”

    众女同时惊叫出声。

    六郎闻言一愕,心下恍然,问道:“诸位姑娘可是「百花宫」的姑娘么?”

    那为首女子答道:“不错,我是陆雪珍,是第二队的队长,因为方丽华姐姐随在百花宫宫主身边,所以第一、第二队的姐妹都由我带着。”

    六郎急道:“此时不是叙家常的地方,我们要尽快赶到镇上,在人多的地方,「炼狱瘟神」肯定有所顾忌,我们也更容易脱身。”

    一行人急匆匆地往前赶,也顾不得说话,约摸一刻之后,突然听到一声yīn森的冷笑声远远的传来道:“你们以为能逃脱本公子的手掌心吗?还不乖乖的给我停下,难道非要本公子动手不可吗?”

    陆雪珍面色一变道:“公子,炼狱瘟神已经追上来了。”

    六郎当机立断道:“你快带姐妹们继续往前赶,我来引开他,我们在前面的镇上相会。”

    陆雪珍急道:“公子,炼狱瘟神有「修罗七绝」……”

    六郎低声道:“我知道,快走,再迟就来不及了……”

    陆雪珍和众女也知道她们留下不仅帮不了六郎,反而会让他有所顾虑,当下众女齐声道:“公子请多加小心。”

    六郎急忙道:“你们也要小心,快走……”

    众女在陆雪珍带领下,继续向前飞驰。

    六郎则转向来路,发出一声长啸,哈哈大笑道:“炼狱瘟神,我等你很久了。”

    “你是什么人?”

    炼狱瘟神的身影出现在十丈外,满脸狐疑的望着六郎。

    六郎微微一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教训你,让你知道中原武林并不是你能为所yù为的地方。”

    炼狱瘟神露出不屑的神色:“不知死活的东西,既然你活得不耐烦,本公子就送你上道……”

    说着作势就yù发动。六郎心中暗喜,他就是要激怒他,让他大意轻敌,不肯取出「修罗七绝」,自己才能如愿。心中暗喜,面上却不动声色,悄悄将功力运至十二层。

    “公子不可上当,他是「杨六将军」。”

    千钧一发的时刻,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两个老者落在六郎的身后,和炼狱瘟神一起构成了对六郎的三角包围。

    “什么?”

    炼狱瘟神闻言面色一变,右手已经伸到了怀里。六郎暗叹道:难道这是天意,他们只要晚来片刻,自己必可一举奏功,给予炼狱瘟神重重一击。

    炼狱瘟神凝视六郎片刻,冷笑道:“原来你就是「杨六将军」,我差点上了你的当,我也找你好久了。还没到中原之前,我就听说中原有一个号「杨六将军」的,武功极高。今天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的风火雷霆阵厉害,还是我的「修罗七绝」厉害。”

    六郎也知今天形势十分严峻,且不说两个老者也是武功奇高之人,光是炼狱瘟神自己就不知道能不能对付得了。当然如果凭各自的实力,六郎相信自己对付炼狱瘟神是绰绰有余的,但是关键是自己能否对付得了「修罗七绝」,这种能擒人无无形的宝物非武功所能对付。六郎暗暗思忖对策,此时已没有退路,只能放手一搏了,如果自己也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