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435 章

第 43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ròu芽夹在六郎两片指甲间搓来揉去,珍珠一下子就充血变成紫红色。

    六郎边搓弄花蕊的珍珠,边凑近她的脸轻轻问道:“这里舒不舒服啊?”

    花蕊含羞带怨而断断续续的喘息,虽然没有说话,可是粉面绯红和媚眼如丝已经明显暴露了人妻的堕落,何况她还点头表示顺从。

    第515章

    六郎知道时机已成熟,改以整只手轻轻地抠抚湿滑的ròu沟,花蕊起先“嗯……嗯……哦……哦……”

    的抬着美臀迎合,六郎手指一滑,“滋!”

    一声,手指塞入花蕊滚热多汁的yīn道亵。

    “啊……”

    花蕊挺腰哀吟,强烈的快感麻痹了花蕊敏感的身体,芊芊玉手无力地抓着六郎的粗大龙qiāng机械地滑动着。

    六郎的手指一寸一寸地没入花蕊紧滑幽谷甬道亵,手指已经快通过子宫口了,还在不断进入,黏汁大量被挤出来。

    花蕊此刻像是失去了自尊和廉耻,双腿吃力地向两边分开,沟壑幽谷被塞拔的快感冲向脑门。

    花蕊摇着头娇喘吁吁嘤咛呻吟:“不行了……人家……受不了了……不……可以再进去……会喷水的……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吧!”

    “你只要回答舒服还是不舒服呢?”

    六郎并不理花蕊,手指一直捣入子宫,花蕊发出求饶声,但六郎的手指还在前进,最后竟将整个右手捅进了花蕊的幽谷甬道。

    “爽……不要……不可以……爽死……了……要死了!”

    花蕊快不能呼吸,美目迷离,紧绷的幽谷甬道扭曲收缩。

    “果然是具有很大的包容xìng啊!”

    六郎觉得手指被多汁的粘膜紧紧地缠绕、吸吮,忍不住笑问道,“花蕊,感觉到我的手指现在chā到哪个地方了?”

    “子……子宫。”

    花蕊娇喘吁吁着呢喃回应。

    “舒服吗?”

    六郎说着手指竟抠挖起花蕊子宫壁上肥厚的粘膜。

    “呜……不行……不可以……那样……求求你……饶了我吧!”

    剧烈的刺激是花蕊拼命哀求六郎求饶,意识快陷入昏迷。

    六郎的手指总算没有再进入,扶高花蕊的头问道:“花蕊!里面好烫好湿呢!来,尝尝自己的春水吧!”

    六郎从花蕊的子宫里缩回手指,花蕊幽谷甬道里的空气好像被往外抽离,里面的粘膜痉挛着,潺潺的穴水一直汩汩不断地流淌出来。

    等六郎手指离开,花蕊已满身汗汁地瘫软在地上,两条美腿随便的搁在美臀下,连合起来的力气都没了!六郎慢慢拉出湿淋淋的手指,塞进花蕊的樱桃小口问道:“湿漉漉,水淋淋,亮晶晶,好吃吗?”

    花蕊“嗯”了声胡乱回应,总算是长长出了一口气。

    六郎yín笑地看着花蕊,故意说:“来!让我来抱抱伟大的花蕊!”

    六郎抱起花蕊丰腴圆润的胴体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真讨厌!公子,你好下流!这么折磨人家!”

    花蕊娇喘吁吁媚眼如丝地娇嗔着,用指尖点了点六郎的额头。

    “这都要怪你这花蕊如此xìng感,才让我如此堕落。”

    六郎把玩着花蕊充满弹xìng的双rǔ道。

    口中香舌放纵地和六郎的大舌头紧密地纠缠在一起,想叫也叫不出来,只能从鼻中传出阵阵销魂蚀骨的闷哼,才从刚刚那醉人的高潮下,好不容易寻回一丝理智的花蕊,在经过六郎的挑逗爱抚之后,那股酥麻酸痒的yù念再度悄然爬上她的心头。

    这个时候,她的ròu体格外的敏感,六郎的大手抚摸过处,立刻燃烧起了更加蒸腾的烈焰,花蕊虽然极度的抑制、抵抗六郎的挑逗,但是,终归还是起不了什么作用,在六郎技巧地撩拨、挑逗下,只见花蕊粉脸上又是嫣红益深,鼻息也渐渐转浓,喉咙阵阵瘙痒,一股想哼叫的yù望涌上心头。

    虽然花蕊紧咬牙关、拼命抗拒,可是任谁都看得出来,她再也忍不了多久。

    何况刚才那一回zuò ài时,她已疯狂的叫床过!连花蕊自己都明白,她那起伏越来越激烈的双峰,已然露骨地表明了她有多么的饥渴,但是,花蕊就是不敢叫出声来,深怕自己被六郎轻易的征服,别且尽力不让自己堕入yù海,成为一个令人不齿的yín娃dàngfù。

    看着花蕊强忍的模样,六郎将花蕊的娇躯翻转过来,让花蕊趴在床上翘起雪白的美臀,然后将粗大龙qiāng顶在幽谷甬道入口处,在花蕊那颗湿润的粉红色珍珠上磨擦着。

    而那股强烈难耐的酥麻感,刺激得花蕊浑身急抖,两颗硕大的rǔ房跌挡着摇晃起来,可是从她的秘洞深处,却传来了一阵令她心慌意乱的空虚感。

    在六郎极力的挑逗下,尽管花蕊的理智想极力抗拒,可是丰满的ròu体却不听指挥,本能地随着六郎的撩拨,柳腰款款有致地摆动不已,蹶起结实的香臀,似乎迫切地期望着六郎的粗大龙qiāng能快点chā进她体亵。

    这个时侯,其实花蕊早已被胸中熊熊燃烧的yù火刺激得几近疯狂,但是,她仍旧竭尽全力地保持着自己的矜持,双唇紧闭,死命地守住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硬是不愿叫出声来。

    “花蕊!要不要我干你?是不是想要?要被人干就求求老公我啊!”

    六郎开始慢慢地把玩眼前的尤物,只把龙头抵着幽谷甬道口不进去,缓慢而且有秩序地摩擦起来,存心要戏弄挑逗花蕊。

    花蕊不由自主羞赧妩媚地呢喃道:“公子……你好坏……好色啊……”

    “我不色,你这你夫人哪会爽啊?花蕊!对不对?”

    六郎边说着边把花蕊雪白修长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将大龙头在花瓣上轻巧地磨擦起来。

    花蕊被逗得春心dàng漾,虎狼年纪的成熟美fù被研磨地春水潺潺,双手紧紧扳在六郎的肩膀,一边耸腰扭臀、一边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地哀求六郎:“啊……老公……求求你……chā进来……不要这样……整我……请你……快点……”

    六郎知道只要再坚持下去,花蕊一定会完完全全地被他征服,因此大龙头往洞口迅速一探马上便又退出来,这种yù擒故纵的手法,让急需粗大龙qiāng纵横耕耘的花蕊在乍得复失的极度落差下,急得差点哭了出来。

    花蕊双臂紧紧环抱在六郎颈后,嘴唇磨擦着六郎的耳朵呢喃道:“噢……好人好龙总好老公……求求你快干进来啊……喔……天呀求求你……可怜我……天呐……痒死我……了啊……老公……行行好……求你chā我……chā我……老公……chā我……”

    花蕊像一条发春的母狗,自尊、道德也早就彻底消失了。

    这时花蕊原来悬在床边的两条玉腿突然缩了上去,原来六郎这时把花蕊两条玉腿勾上他的肩膀,六郎那粗腰肥臀朝自己可爱的老婆压了上去,嘴边还粗言秽语:“既然花蕊求老公,老公就干死你!”

    六郎抓着花蕊的手握住粗大龙qiāng,花蕊勉强地将六郎的龙头顶住自己的花瓣,六郎将龙头在花瓣间上下滑了几下,龙头分开花蕊的花瓣顶住幽谷甬道口,花蕊扭动着臀部使龙头正好对准湿润的美穴。

    这么坚硬的粗大龙qiāngchā进去是什么感觉?花蕊刚才已经充分享受到了,她食髓知味yù罢不能,抵受不住强大的诱惑力,不知不觉已沦入yù望深渊。

    只见花蕊美臀自然地往后挺了一些,两脚一酸,全身重量压下,“噗嗤”一声,花蕊还来不及反应,鸭蛋大的龙头已钻进去二寸!花蕊再也忍不住身体的需求,“啊!”

    地发出一声忘我的yín叫,整个人都疯狂了。

    六郎的美臀缓缓压下,粗大龙qiāng慢慢地滑入花蕊的体亵,粗大的龙头压迫着花蕊的幽谷甬道壁,直顶到花蕊的子宫口,好撑、好胀!一阵强烈的快感冲进子宫深处,花蕊的春水像洪水泛滥般倾泄而出。

    才刚chā进去,老婆花蕊就已经高潮了。

    “求求你不要再羞辱我了,好吗?”

    六郎yín笑着,看到花蕊顺从的表现,他把依然塞在花蕊幽谷甬道里的粗大龙qiāng,再度骚动起来,不停地转动,磨擦着花蕊的幽谷甬道ròu唇,同时,双手手指紧紧捏住她的rǔ房上面硬硬的樱桃,在那里不疾不徐地掐拈搓揉,恣意地玩弄着。

    六郎存心想要瓦解花蕊最后的矜持,他悄悄调整好姿势,口中大叫道:“花蕊,我来满足你了!”

    同时,猛一挺腰,胯下粗大龙qiāng有如巨蟒般疾冲而入、瞬间到底。

    那股异常彪悍的冲击,直达花蕊的五脏六腑,撞得她不由自主“啊——”

    的发出一声长叫。

    顿时羞得她满脸酡红,可是另一种充实感也迅速填满她的身体,那令她更加慌张不已。

    六郎暂时停止了动作,他紧闭双眼,伏在花蕊身上,静静地享受着一chā到底的美感……直到快感稍退,这才缓抽慢chā起来。

    六郎拨开花蕊如云的秀发,在她纤美的粉颈及丝绸般光滑的脊背上轻吻慢舐,两手也在她的rǔ房上不住搓揉、捏拈。

    渐渐的,花蕊不再是任凭六郎那根火烫的粗大龙qiāng在她体亵不停抽送,她开始扭腰摆臀,迎合着六郎的动作,而且不管六郎是舒缓或急促的抽chā,她都能配合无间,完全融合着六郎的旋律和节奏,犹如一对经常翻云覆雨的老情人那般。

    六郎知道花蕊就要沦为他的xìng俘虏了,而他也深谙打铁趁热之道,因此,他俯身轻咬着花蕊的耳垂说:“花蕊,我这样干你舒不舒服?爽不爽?”

    满脸羞惭的花蕊美臀高抬,臻首微偏,眼神迷蒙、嘴角含春地瞟视着六郎说道:“喔……你叫人家……怎么说嘛!”

    再说六郎又怎会让她有所回避?他开始挺动胯下粗大龙qiāng,一阵阵狂抽猛chā,以强烈的冲击和彻底贯穿的方式,干得花蕊全身酥酸麻痒,婉转娇啼、气喘吁吁。

    根本忘了今夕是何年,哪里还能再抵抗半分?脑中仅存的一点灵光业已消失无踪,只剩下对ròuyù最原始的追求……六郎的手抓紧花蕊纤细的蜂腰,每次在冲刺的时候,都能chā入更深的地方,以六郎的尺寸加上这种zuò ài姿势,是可以顶到花蕊那柔软的花心,从花蕊的叫声以及激烈的扭动腰臀,相信六郎每一下chā到底的时候都可碰触到花蕊的G点。

    花蕊不时地摆动自己的美臀,迎合着六郎的撞击,娇媚yíndàng的发出“啊……啊……唔唔……”

    呻吟起来。

    在花蕊的yín浪叫声中,六郎挺腰猛烈肏撞着花蕊的美穴,肏得“啪啪”作响,花蕊爽得不断大声yín叫,抱着六郎的熊腰自动前后迎凑着。

    肏了十多分钟,六郎又将花蕊的身体翻过来从后面chā入,然后把她的双手给拉到身后,像在驯马般地骑着yíndàng的花蕊。

    花蕊被六郎压得上半身整个趴倒在床上,除了配合六郎抽chā的动作怪叫外,毫无招架之力。

    六郎又干了几十下后,突然将花蕊的双手松开,身体前倾抓捏住她悬晃的一对大rǔ房,自己往后躺倒在地毯上,花蕊也被拉得后仰,变成女上男下的招式。

    花蕊骑在六郎的身上,双手撑着他的膝盖,耸动着美臀用自己的幽谷甬道去套弄六郎的粗大龙qiāng。

    两人就在地毯上疯狂zuò ài,整个过程花蕊都显得很积极,“哦哦……好美啊……会死啊!老公干死我了啊!来了啊……”

    花蕊叫得很妩媚,美得快疯了一样,连浪叫声都断续无章。

    花蕊的心情飞扬起来,满涨的春潮一下子宣泄,骚水潺潺从美臀“滴嗒、滴嗒”流出,流溢到地面的地毯上。

    “告诉老公!老公的粗大龙qiāng干得你舒不舒服?爽不爽啊?”

    六郎加快抽chā的速度。

    “啊……好舒服啊……这样哦……chā得好深哦啊……好爽啊……”

    花蕊抗拒不了生理上的反应,有求必应,包厢狭小的空间里气氛yín乱极了,花蕊什么都说出口,甚至管不得浪声是否会传出去外面。

    花蕊的呻吟声、娇喘声:“老公……不要再说……啊……老公比……比我老公还干得深……每一下都chā到人家最深处……啊……这样干……子宫……人家容易高潮呀……”

    一连串的yín乱声,平日里端庄高贵的花蕊原来被其他男人yín弄的时候,也会说出这种yín乱的叫床声。

    六郎把花蕊整个人抱了起来,然后把她压到墙上去,六郎把花蕊压在墙上,把她雪白修长的双腿勾着,双手捧着她丰腴滚圆的美臀,粗大龙qiāng从下斜向上干进花蕊的幽谷甬道里,干得她汤汤汁汁的,春水直滴在地上,还拼命地扭腰把六郎的粗大龙qiāng挤向最深处。

    “啊……老公真厉害……把人家干得快死了……”

    花蕊摇晃着头,发结已经散开,及肩的长发披了下来,更显得妩媚,娇喘着呻吟道,“老公……你把人家一个贤妻良母弄得这样yíndàng……像个dàngfù那样了……”

    六郎也呼吸急促地yín笑着:“嘿嘿!花蕊,你本来就是yín娃dàngfù。现在老公问你,你喜欢老公我干你,”

    花蕊已经吟不成声地娇喘吁吁嘤咛呻吟道:“啊……当然是老公你……老公你强jiān我……别再说了……人家想到强jiān……好兴奋……好爽……”

    房里好一阵子“噗滋、噗滋”的yín乱声音,花蕊和六郎都急喘着。

    这时六郎已经把花蕊弄到地上来,只见六郎用力地捏弄花蕊的rǔ房,把花蕊两个nǎi球搓圆弄扁,还用手指去捏花蕊两个rǔ头,弄得花蕊吱吱求饶,更把花蕊两腿曲起贴压到花蕊的胸脯上,让花蕊肥美柔嫩香臀的高高翘起,然后把粗大的粗大龙qiāng从花蕊的嫩穴里chā了进去,足足有一尺长的粗大龙qiāng,完完全全chā进花蕊的洞穴里不断搅动,花蕊差点给六郎乱棍打死。

    “求求你干死我吧!”

    由于珍珠受到强烈的碰撞,花蕊进入前所未有的高潮,总算是说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