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411 章

第 411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以配合六郎的抽chā,拼命抬高肥臀以便小穴与龙qiāng套合得更密切。

    “哎呀……好六郎……大婶高潮来了……又要……要丢了……”

    六郎如初生之犊,把郑秀影chā得连呼快活、不胜娇啼:“哎哟……六郎……好舒服呀……喔……我完了……”

    倏然郑秀影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头部向后仰,娇叫一声,她的小穴猛然吸住六郎的guī tóu,一股温热yín水直泄而出,烫得六郎的guī tóu阵阵透心的酥麻,直逼他作最后冲刺,猛然顶了几下,顿时大量热呼呼的精液狂喷而shè,注满郑秀影那饱受jiānyín的小穴。

    床铺上沾合著精液的yín水湿濡濡一片,泄身后郑秀影紧紧搂住六郎,她唇角露出满足微笑,汗珠涔涔、气喘嘘嘘,六郎散发的热力在郑秀影体内散播着,成熟妩媚的她被六郎完全征服了。六郎趴在郑秀影身上,脸贴着她的rǔ房,郑秀影感受到六郎的心跳由急遽变得缓慢,也感受到刚才坚硬无比的龙qiāng,在小穴里似乎似乎没有软化的迹象,甚至有更粗、更大的感觉,由此她也是亲身体会到了六郎的床上功夫,真是天生就有的。一般的男人泄身之后,会全身乏力,龙qiāng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挺起,即使床上功夫再好的男人,也最多来个三次就浑身无力了,但六郎似乎是个天生的床上好手,泄身对他似乎丝毫没有影响。而且他能随时泄身,身体里似乎蕴藏了太多的精液,永远也发shè不完。

    “唉……好久没这样痛快……舒畅……”

    激情过后,jiāo战了二回合、沉浸在xìng爱欢愉后的郑秀影,有着无限的感慨,玉手轻抚着六郎。趴在郑秀影那丰腴ròu体上的六郎,脸贴着她饱满柔软的rǔ房,沉醉在芬芳的rǔ香中。

    第486章

    “六郎,别恋在大婶身上了,虽然大婶非常喜欢,但是几个婶婶和阿姨是不会放过我的,她们忌妒得眼都红了,你可一定要在她们身上多花点力气哦,否则她们会怪我的哟。”

    郑秀影虽然十分不舍六郎离开自己的身体,但是她心里却没有忘记等着的七位妹妹,她们已经等得很辛苦了。所以,她让六郎在自己身上稍事休息之后,就提醒六郎别忘了还有其他人在等着他的宠幸呢。

    六郎也恍然记起自己的任务才刚刚完成了八分之一,恋恋不舍的亲了郑秀影一口,才爬了下来,郑秀影笑着道:“六郎,如果你不嫌大婶老的话,大婶随时都可以给你。”

    六郎笑道:“大婶,你和各位婶婶、阿姨,我永远都不会嫌老的,我还要从你们身上获得无穷的乐趣呢。”

    说话声中,已经走向了二婶江紫萍。

    六郎抱着江紫萍,倒在了床上。两人倒在床上,六郎已被异xìng肌肤刺激得紧紧抱着江紫萍。此时的江紫萍主动的送上了香唇,与六郎嘴对嘴的热吻走来。六郎见到江紫萍主动的与他热吻,他也跟着在江紫萍身上放肆的抚摸起来。他把手伸进了江紫萍的上衣里面,抚摸起江紫萍那对丰满的玉rǔ,感到很柔嫩舒适。他是越摸越来劲,大力的揉摸着,把一对软软的玉rǔ,揉摸得慢慢的坚挺起来。

    六郎摸起趣来,用手指头在那对如同葡萄般的rǔ头,由轻而重的慢慢捏揉著。江紫萍被捏得如同生病般的「嗯」、「哼」、「嗯」、「哼」、「哦」、「哦」、「哎」、「哎」的呻吟起来。六郎触摸那对粉rǔ,那种异xìng肌肤抚摸的畅感,如同电触般的周身起了阵阵的舒畅,舒畅的他无限的兴奋。他的手也慢慢的往下摸去,已经把手由江紫萍的亵裤下伸了进去。

    六郎伸进了江紫萍的亵裤,就触摸到一堆杂草丛生的yīn毛,在两腿之间摸到一条湿淋淋的yīn沟,在yīn沟上方有一粒如同ròu瘤似的yīn核,而且还触摸到了yīn沟的中间有个小洞,洞里是湿湿的、暖暖的。每当六郎用手指在那ròu瘤以的yīn核磨了一下,江紫萍的娇躯就颤抖一下,有时用手指往中间的桃源花洞chā了进去,chā到最里面碰了一颗ròu粒,江紫萍整个人如同触电般,一直发抖着。

    六郎觉得他用手指在江紫萍的小穴磨着、chā着,江紫萍好像这样感到很舒畅的样子。他也感到无此兴奋,就这样他一直用手指在江紫萍的小穴磨着,chā着。渐渐的感到江紫萍小穴不断的流出yín水。江紫萍被六郎磨chā得娇躯不停的扭动。周身不断的颤抖着,娇口中也断断续续的痛苦呻吟着:“哦……嗯……哼……哎……我……好痒……唔……好难过……嗯……哦……哎……唷……痒死了……六郎……哎……呀……二婶……受不了……嗯……哼……”

    江紫萍大概真的骚痒难耐,自己迫不待急的脱得赤luǒluǒ的,然后伸手就往六郎的龙qiāng抓去。她抓起龙qiāng,用那颗如同鸡蛋似的大guī tóu,往自己的小穴yīn核上下磨着,磨得yīn水发出「滋」、「滋」的响声,她口中也发出畅快的yín叫声:“哎……唷……真好……哇……真爽……哎……呀……好麻……哦……喟……好酸……哎……唷……喟……呀……美……美死了……喔……唔……麻死人了……哎……哟……哎……哟……酸死了……哎……呀……不行……哦……这样还是……哎……唷……再痒……痒死了……哦……哦……”

    江紫萍好像被六郎的大guī tóu,磨得很骚痒,骚痒得非常难受,自己又主动的翻过娇驱,把六郎压在身下,她两腿跨上了六郎的龙qiāng之上。江紫萍左手握着龙qiāng,右手扒开了自己的桃源花洞,将六郎的大guī tóu,对准了自己的小穴洞口,然后慢慢的坐了下去。由于她的小穴已泛滥成灾,一颗如同鸡蛋般的大guī tóu,已被她的小穴整个吞了进去。一根龙qiāng进入她的小穴使她感到从未有的涨满感觉,忍不住的哼着:“哦……好……好美……好……好大的……龙qiāng……chā得……人家……好涨……嗯……哼……好……好……”

    她娇口中连连喊好,娇躯更是缓缓的往下坐去。

    六郎一根龙qiāng,已顶到小穴里穴心。龙qiāng将整个穴心,完完全全的顶住,顶得江紫萍起了阵阵的颤抖,酥麻难忍的叫着:“哎……唷……六郎……你的……龙qiāng……哎……呀……实在……太好了……太大了……喔……喂……把二婶的……穴心……整个顶住了……顶得二婶……好……爽……哎……唷……喂……呀……龙qiāng……六郎……二婶……好快活……哎……哟……好舒服……哦……喂……”

    江紫萍被大guī tóu顶得畅叫着,舒服得把自己的屁股大力的一上一下套动起来,把自己套动得咬牙切齿的yín叫着:“哎……呀……龙qiāng……六郎……我的……龙qiāng……顶得……二婶……好麻……好酸……好酥……哦……哦……哎……唷……好美……美死人了……喔……唔……”

    六郎被江紫萍这般的yín叫,那样的yín态,周身神经起了无限的振奋,把他的那根龙qiāng振奋得更加粗大起来。正在努力套动的江紫萍,也感到他的龙qiāng,更加的粗大,把她的小穴涨得更美满,把她的穴心顶得更酥更麻。此时她更舒服的、更加大力的套动起来,更加猛力的摇动屁股。她这样大力的套动,这样大力的摇动,把她整个身心摇得像是没有魂似的飞了起来,大声的yín叫着:“哎……唷……六郎……我的……好六郎……喔……喂……哎……呀……我的龙qiāng……你顶死……二婶了……顶死……二婶的……穴心了……嗯……哼……哦……喂……”

    “哎……呀……怎么……这么美……喔……哦……我的……好六郎……哎……唷……喂……呀……好爽……爽死人了……二婶……好美……美死了……快活死了……哦……哦……快了……二婶……快不行了……哎……唷……喂……呀……”

    一个十八岁的少年郎,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龙qiāng硬起来就像铁棒似,难怪江紫萍会被铁棒般的龙qiāngchā得yínyín乱叫:“哎……唷……我的六郎……好六郎……哎……唷……喂……呀……我的……龙qiāng……六郎……婶婶……快不行……哎……哟……快了……哎……呀……快了……哦……喂……婶婶……快死给……龙qiāng……六郎……哎……唷……喂……呀……哦……哦……”

    “哎……呀……二婶……嗯……真的……爽死了……哼……爽得快死了……哎……唷……喂……呀……龙qiāng……六郎……婶婶……就死给……龙qiāng……六郎吧……哎……唷……喂……呀……婶婶……死了……喔……喂……丢了……哎……呀……丢死人了……哦……哦……”

    六郎此时感到有一股yīn精往自己的大guī tóu喷shè着,shè得整个小穴里湿淋淋的,而且那阵yīn精沿着桃源花洞流下,流得他的龙qiāng整个沾满着江紫萍的yín水及yīn精。此时的江紫萍出了yīn精,已无力的趴在六郎的身上。正被江紫萍套动得舒畅无比的六郎,见江紫萍不动的趴在他的身上,他那根涨满难过的龙qiāng,还直挺挺的chā在江紫萍的小穴里。于是六郎慢慢地把江紫萍翻转过身来,又开始慢慢地抽动他的龙qiāng,缓缓地一进一出的抽chā着小穴。

    江紫萍此刻只是有气无力,但六郎的龙qiāng,在她的小穴里慢慢的一进一出的抽chā,她还是感觉得到的。尤其六郎的龙qiāng,每当紧紧地顶住她的穴心之时,使她觉得周身神经酥酥麻麻畅快之感。六郎就这样一进一出的抽chā了大约有一会儿,渐渐地把江紫萍抽出味来。周身已是缓缓的发热,她的小穴是一阵又一阵的又酥、又麻、又骚、又痒、又酸。这种五味俱全的滋味,又引起她的骚痒难耐的呻吟起来。“嗯……乖……哼……六郎……喔……哎……唷……龙qiāng……又把二婶……chā得……又痒……又酥……哎……哟……又麻麻的……哎……唷……二婶……又要了……哎……呀……我要了……哦……喂……龙qiāng……六郎……快大力chā吧……嗯……哼……把婶婶……chā死算了……哎……呀……婶婶……愿意……给龙qiāng……六郎……chā死……求求你……用力的……chā死……婶婶吧……喔……喔……”

    六郎听到江紫萍yíndàng的言语,引起他无限的干劲。于是六郎此时像是拚命三郎似的,埋头苦干实干起来。他把龙qiāng提到小穴洞口,再狠狠的大力入了进去,龙qiāng是又紧又大力的去碰撞小穴中的花心。六郎这般拚命的chā法,像是真的要chā死江紫萍似的,把江紫萍chā得像是似痛苦、又似快活的呻吟着:“哎……呀……六郎……哦……哎……唷……喂……呀……六郎……六郎……你真的……想chā死……婶婶……哎……呀……龙qiāng……六郎……你这样chā……会把婶婶……chā死了……哎……唷……喂……呀……六郎……哎……喂……干死我了……哎……呀……六郎……我的爷龙qiāng……哦……”

    “哎……唷……龙qiāng……六郎……你真能干……哎……喂……嗯……哼……把二婶干得……美……哦……美爽爽……婶婶……就让你的……龙qiāng……chā死算了……哎……唷……喂……呀……六郎……好六郎……好六郎……哦……喂……你真会干……哎……唷……喔……”

    六郎被江紫萍yín言yín态刺激得,一股出精的念头浮出脑海,忍不住的畅喊著:“哦……二婶……我……好爽快……好快活……我的……好婶婶……嗯……我……快了……你……再大力挺吧……再大力扭吧……哦……”

    江紫萍是个过来人,知道六郎正在吃紧的时候。于是她努力的往上挺着屁股,大力的扭动着屁股,尽量的配合著六郎,来个双双出精,去享受那至高无上的乐趣:“哎……唷……好六郎……婶婶……也快了……哎……哟……等等我……哎……呀……我们一起……死吧……哎……唷……喂……呀……婶婶……快了……哦……不行呀……哎……呀……婶婶……丢了……死了……哎……唷……死人了……把婶婶……丢得好爽哦……哎……喂……哦……呀……”

    一股强劲的yīn精,直shè着六郎的大guī tóu。

    本来就要出精的六郎,被江紫萍的yīn精,猛烈的喷shè,把他的大guī tóushè得酥酥麻麻的,一时畅快的背髓一凉,精关一松,也把一股强劲有力的阳精,猛力的冲击在江紫萍的穴心,把她的穴心,刺shè得整人酥酥麻麻的畅快地昏死过去了。六郎飘飘然然的紧抱着江紫萍,享受那股出阳精的舒爽滋味,休息一会,才心满意足的爬下身来,他的下一个目标是三婶冷凝香。

    第487章

    三婶冷凝香,大家千金,一生从未cāo劳,终日过着呼仆唤婢,养尊处优,豪华舒适之生活,体态丰满,身材修长,双峰高挺细腰肥臀,面如满月,凝脂雪肤,丽姿天生,风姿绰约,娇艳如花,虽已年三十七、八,望之若二十许之少fù。但白家老三乃一嗜武之人,对冷凝香就少了许多应有的关怀,因此也就平白让她守了很多天的空闺。冷凝香乃大家闺秀,知书达礼,虽然心中有不满,亦不愿行之于色。但三十余岁之女xìng,只要她身心健康、生理正常,哪能不需要xìng的慰藉?每于午夜梦回,帷空衾寒,空度月夜良宵,又那能无动于衷呢?

    六郎身高体壮,虎背雄腰,眉似剑刃,目如星辰,鼻若悬胆,唇红齿白,面貌英俊,神彩飞扬,风度翩翩,真乃一俊俏美少年。冷凝香芳心激起一阵阵思春的涟漪,心中不禁思量着:若能长伴此妙人儿身旁、搂搂抱抱、吻吻抚抚、长夜欢娱,岂非乐事,也不虚此身了。今夜她沐浴后身披薄纱睡袍,娇躯飘出一股女人幽香,迎面扑鼻,令六郎如痴如狂,神魂飘dàng。冷凝香穿着粉红色半透明睡袍,未戴肚兜,那两个肥大饱满的rǔ房,紧贴在那半透明的睡袍上,清晰的显露出来了。尤其是那两粒像葡萄一样大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