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396 章

第 39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兔礼,请进关去。”

    六郎道:“番兵横尸一地,希望元帅派兵收拾。”

    总兵大笑道:“这个不必少侠cāo心。”

    进了关,直入帅府,只见大堂上文武官员齐集。总兵一介绍之后,立请六郎入席,居然待为上宾。

    酒筵上人人都以惊奇的目光看着六郎,一位老文官欠身笑道:“小英雄,你用的那阵法据孟将军说真是妙用无穷。”

    六郎道:“可惜这阵法缺少三个练有江湖武功之人,否则敌人就逃不了多少。”

    又一个将军起身问道:“敌人被你打死多少。”

    孟将军代答道:“周将军,那要大帅派人收拾战场才知道,据我估计,决不下八千余骑。”

    众文武闻言大惊,齐声惊叫道:“他一人打死的?”

    孟将军点头道:“少侠神功盖世,每一出手,当前数丈内的番骑无一能逃。”

    总兵叹声道:“今后蜀军也要练内功才行,全靠刀qiāng杀敌太有限了。”

    酒席完了之后,总反又请六郎入后堂饮茶,六郎小住一日,便告辞。孟将军说正好也要前往成都办事,就和六郎结伴而行。

    六郎问:“孟将军,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孟将军一拱手说:“末将姓孟,双名紫琼。”

    六郎瞄了一眼他俊美的面孔,问:“这名字有一些女人味道啊。”

    孟将军只是摇头苦笑。

    正往前走,忽然听到前面一处传来女人的求救声。

    孟将军噫声道:“天寒地冻,荒野路旁哪来女人的哭声。”

    第465章

    六郎拔腿奔出道:“大概有人落难。”

    路边有一女子,一身破棉衣,头上落满了雪,她哭得声嘶力竭。

    六郎一见大惊,大叫道:“这不是洪玉娇吗?”

    原来那小姑娘正是六郎曾在江南救下的洪玉娇,六郎率兵北伐的时候,洪玉娇惦记着回江南祭奠自己的父亲,就和六郎和四小姐道别,去了江南。不料却在这里相见。

    洪玉娇抬起泪眼,一眼认出是六郎,她反哭得更厉害了,扑转身,抱住六郎哭诉道:“六哥,江南我办完了事情,想来玉提关找你,不料中途途径蜀地迷了路。刚才还遇到一伙穷凶极恶的坏人拦路,我奋力杀出重围……”

    六郎不管旁边有孟将军,又惊又怜的也抱着她道:“玉娇,到底是什么贼人,竟这么大胆。”

    洪玉娇哭着道:“我不认识,但是他们的武功都很高,要捉我。”

    六郎说:“玉娇,不要怕,有六哥在这里。”

    三人在往前走了两天,前面有一小镇。

    孟将军说:“六公子,前面是岔路口,我们就此别过吧。我要去临潼办点私事。”

    六郎说:“孟将军只管去,我和玉娇在这里等你。”

    孟将军又说:“我多则两日,少则一日,必反。如果不回来,一定是有变卦,六公子就不用在等我了。我们成都再见。”

    六郎和孟将军分手,带上洪玉娇上路。六郎也打算替玉娇买衣服,于是他走进玉娇房道:“玉娇,这镇上有汉人,我替你买衣服去。”

    买了新衣服回来,六郎让洪玉娇换上,当洪玉娇走近六郎时,他突感眼睛一亮,啊声叫道:“玉娇,你真美啊。”

    洪玉娇喃喃道:“不来了,头一次穿新衣嘛。”

    六郎摇头道:“不,衣服与你无关,你变了,怎会变得这样快真不可思议。”

    房中都有镜子,不过洪玉娇在自己房中没有照过,这时走近孙振山房中的镜子笑道:“我不相信。”

    照一照,她自己也愕住了,噫声道:“我胖了。”

    六郎笑道:“不是胖,只是你以前太瘦了,现在丰满一点儿。玉娇,你本来很美,就是瘦也美,现在不瘦了,因此更美。”

    洪玉娇道:“早上我还照过镜子,为何不过半天就变了?”

    六郎轻声道:“玉娇,那是仙果的功效之一了,来,你再吃二颗。”

    洪玉娇道:“不要吃光了,留下来给你自己的人吃。”

    六郎哈哈笑道:“我有什么自己人?现在算起来,你就是我的自己人,快吃。”

    洪玉娇道:“你真的将我当自己人?我将来大了怎办,那时不离开也不行啊。”

    六郎道:“大了怎么样?难道大了就非离开不可。”

    玉娇叹道:“六哥,你真糊涂,你将来要娶妻呀,我怎能永远赖在你身边。”

    六郎豪放的大笑道:“我就讨你作老婆好了。”

    他真是小孩子。

    洪玉娇羞答答的道:“你怎么当着我直说呢,这多难为情啊。”

    女孩子十有九个比男孩子早懂事。

    六郎怔了一怔,他还是正经的道:“我喜欢你,你同意嘛?”

    洪玉娇点头道:“我没有亲人,我本来打算长大了作尼姑,现在我有了你,我当然愿意啊。”

    六郎道:“好,咱们一言为定。”

    洪玉娇自从被六郎救下,她就喜欢六郎了,因此她决心随着六郎一生一世。

    洪玉娇小脸绯红,显出羞涩之情,六郎看得心中一动,这也难怪,少女的羞态最美了。六郎觉得洪玉娇这时候的样子最美了,忍不住双手一圈,将洪玉娇搂入了怀中。洪玉娇心中一惊,才刚呼了一声:“六郎,你要……”

    「干什么」三个字没有说出口,她已经知道了答案。六郎头一低,竟然吻住了洪玉娇的樱桃小嘴,洪玉娇「嘤咛」一声,浑身一软,瘫软在六郎的怀里,只知道用双手紧紧吊住六郎的脖颈。两人都是初次尝此滋味,感觉既紧张,又兴奋、甜蜜,虽然刚开始都有些笨拙,但亲嘴可以说是人与生俱来的本领,根本不需要别人教,两人很自然的就打起了嘴仗,忘记了身外的一切……

    “嗯……你把人家……喘不过……气来……”

    好久,洪玉娇才气喘吁吁的将六郎推开。

    六郎则是意犹未尽,仍然拥着洪玉娇不肯放松,洪玉娇好不容易才顺过气来,斜睨着六郎道:“你真坏,差点让人家窒息。饭都快凉了,还不肯放开人家吗?”

    六郎这才讪讪一笑,将洪玉娇放开道:“玉娇,你知不知道,你害羞的样子太美了。”

    “我丑死了,只怕你以后看多了就会烦的。”

    洪玉娇笑着道。

    六郎笑道:“要是我的玉娇还丑的话,那天上的仙子岂非个个似无盐?玉娇,你放心,我看一辈子也看不厌的。”

    “甜言蜜语,以后还不知道要骗取多少女孩子的芳心。算了,我们不谈这个了,赶紧吃饭吧。”

    洪玉娇笑着道。

    两人甜甜蜜蜜的吃过饭,六郎看孙振山还没有回来,就带着洪玉娇上街找孙振山,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两人看看时间已晚,只得回到客栈。两人回到洪玉娇的房间,六郎道:“这个孙振山,走的时候也不招呼一声。”

    洪玉娇道:“或许他遇到了朋友或者什么人,被留住了。”

    六郎点点头,两人又闲聊一阵,洪玉娇对六郎:“六郎,你该要回去睡觉了。”

    六郎突然拉住了洪玉娇的手,轻声道:“我今天就睡这儿好不好?”

    洪玉娇的脸嗵的一下红了,但却轻轻点了点头,那是同意了。她亭亭玉立像一朵含苞的花朵,青春的气息似乎在她的眉稍间跳跃。洪玉娇的笑有一种青春的、耀眼的,而又带点野气、不驯的味道。六郎伸手去握住洪玉娇的玉藕,洪玉娇娇羞的把头垂得更低。这时六郎心房在受着冲激,使他无法约束,于是他为她宽衣解带。六郎的心跳的很厉害,脸上泛起了红晕。洪玉娇轻轻地挣扎,六郎的手指触到她的小衣,六郎开始解她的扣子。终于六郎触到了她丰满高挺的rǔ房,洪玉娇激动得周身颤抖,连想说句话的力量都没有,只好微合著媚眼任他摆布。六郎一层层地把她的外衣脱去后,只剩下大红色亵衣及亵裤,她轻轻的坚持一下,六郎仍轻轻扶她躺下。

    媚眼全闭……樱唇娇喘……最后洪玉娇被脱光了衣服。雪白的ròu体丰满又诱人,饱满的玉rǔ紧紧耸立,平滑的小腹与玉腿jiāo界之处,乌毛丛生。再向下,是一个小洞口,伏在软软的毛里,好迷人。六郎用手指一碰,洪玉娇的娇躯随之颤抖。

    “嗯。”

    洪玉娇发出了令人消魂的声音。

    六郎看得心里猛跳,一阵热流直冲xià tǐ,龙qiāng渐渐发涨,挺直了,而且翘起来了。六郎的手逐渐在洪玉娇身上抚摸,像是欣赏一块美玉似的摸弄着,手指顺着玉峰上爬去。啊!摸到rǔ头了,就在rǔ尖上捏弄着。此时,洪玉娇柳眉紧皱,小腰不住的在扭,像在闪躲又像是难以忍受。六郎的手指又向下滑去,所到之处一遍平坦,既滑且顺、温软细致,来到了小腹,手指触到软软的yīn毛,他的手也紧张得颤抖着。

    “啊……”

    洪玉娇惊呼了,原来六郎的手已滑至她迷人的玉户上了。

    洪玉娇想一个转身羞得侧躺着,六郎一只手被她转身时,离开了小穴洞口。雪白细致的曲线,暴露在六郎的面前,毫无斑点的肌肤,浑圆的丰臀,中间一条深沟,隐约可看到细毛。六郎被这美色迷惑了,忙脱了衣服,躺在她的背后,一只手臂通过她的粉颈,紧紧的抓住玉rǔ。两个赤luǒ的ròu体紧靠在一起,带有弹xìng的玉臀紧紧靠在六郎小腹上,又软又舒服,可是他xià tǐ那个龙qiāng,却悄悄溜进玉腿夹缝里,他好兴奋。

    这时洪玉娇突然觉得有一个热热的触角,伸到她的玉腿之间。她微微显得有点心慌,虽然有生以来从未见过,可是那东西烫得令人好难过。她无法分辨这种感觉,她心跳口乾,忍不住娇喘连连。此时六郎冲动得无法忍耐,但他仍缓缓抚弄她的香肩,想让她平躺着,但她不敢,她很惧怕……

    六郎不敢过份用强,他轻轻地撤离了身体,越过了她的娇躯,悄悄的躺在她的对面,两人相对躺着。当洪玉娇发觉六郎在看自己的时候,羞得又要转身。可是才转了一半,突然一个热热的身躯压了上来,刚要惊呼,小嘴就被人吻住了,想躲已来不及了。她开始瘫痪了,玉腿被人家分开了,那根热热的东西,抵上小洞口上,使她感到yīn户里像有小虫在钻动。她的yín水开始向外直流。突然小洞一阵剧痛,全身急剧扭动,她由沉迷中惊醒了。

    “啊……痛……”

    洪玉娇也顾不得羞耻,小手急忙握住尚未刺进玉户的龙qiāng,丰臀忙向侧闪。这时候的六郎已失去理智,用手扶住玉臀,并用嘴吻住樱唇。许久,洪玉娇惊魂方定,睁开媚眼道:“我怕。”

    六郎道:“怕什么?”

    “怕……怕你的……你的好大……”

    六郎温柔地说:“不要怕,夫妻总要来这么一遭。”

    “那……你轻一点……”

    洪玉娇很害怕的说着。六郎挺着龙qiāng轻轻放在桃源洞口,缓缓地顶着。洪玉娇忙道:“等……等……”

    六郎不知道什么事,急忙停止顶动,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洪玉娇。

    “你……闭上眼……不许看……”

    “什么事,还要我闭上眼?”

    “不管嘛,人家要你闭上嘛。”

    “好……好……”

    六郎半闭着眼,偷偷地看洪玉娇的动作,忽然看她由枕边的包袱里取出一张白色的绸布,轻轻垫在自己的玉臀之下。啊,原来是她准备落红用的。

    “我看见了。”

    “人家不要你看嘛。”

    说着小蛮腰一挺,没想到外面还停着那根一直想进来的雄柱。

    “哎呀……痛……”

    小手想去推六郎,但已来不及了,只见六郎臀部猛然一沉。

    “啊……可痛死我了……”

    洪玉娇感到一阵刺痛,洞口涨得满满的。这时的小玉户口,紧咬住大guī tóu颈部ròu沟,洪玉娇痛得眼泪直流,粉面煞白,下面像要撕裂一般。

    “别动了呀……痛死我了……”

    六郎看她这样可怜,有点痛心,急忙温柔地吻着她:“玉娇,真对不起,痛的很厉害吗?”

    “还问呢,人家痛得流泪了。”

    六郎急忙用舌尖舔着她眼角边的泪水,表示无限温柔体贴。经过了一段时间,因为六郎没有挺动,所以洪玉娇感到好多了,这才微微一笑的说:“好狠心,刚才痛得差点就晕过去了。”

    “玉娇,我听人家说破瓜的第一遭,是有点痛,但等一会儿就会好的。”

    “现在就好多了。”

    “那么我可以再动动吗?”

    由于小玉户塞得满满的,一种从未有的滋味,使她感到心里酥麻,双手不由自主地搂着六郎的健腰。洪玉娇轻轻地说道:“唔……不许你用力……要慢慢的……”

    于是六郎一挺,又是另一阵痛,洪玉娇只有咬紧牙关忍耐着。六郎强抑yù火,缓缓地抽chā,每次guī tóu吻着花心时,洪玉娇的神经和ròu体都被碰得颤动一下。既快美又酥麻,微微有些痛。六郎连续抽动百余次后,洪玉娇一阵抖动,终于泄了。

    六郎感到guī tóu一阵热热的、痒痒的,急忙将整根龙qiāng退出,低头一看,只见一股rǔ白杂着猩红的精水,正由洪玉娇的玉户缓缓流出。这时洪玉娇一阵从未有的快美由yīn户传遍全身,像飘浮在云端,她正在品尝这奇异的快感。突然龙qiāng全部撤离,她下面又是一阵奇痒、空虚。她不由得睁开了眼,只见六郎跪在床上,下部那根龙qiāng仍挺举着,并且不时点头,她看得又怕又羞,连忙闭上了眼。

    “玉娇,舒服吗?”

    “嗯,不知道。”

    “好玉娇,睁开眼,让我们谈谈嘛。”

    “人家不要了,好羞死人哟。”

    “夫妻之间有什么好怕羞的,将来爱还来不及呢。”

    六郎说着,不停在笑。

    “才不看那丑东西呢。”

    “那我要生气了,人家等着跟你说话呢。”

    洪玉娇怕他真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