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390 章

第 39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绰呼吸越发急促,娇躯在六郎身下难耐的扭动着。

    敏感部位被男人肆意玩弄,萧绰这精通床榻之术的小妖精在六郎手中也不是对手,很快败下阵来,玉体不住对他磨蹭,任他予取予求,苦苦哀求自己空虚的身体被男人火热的yù望充满。

    萧绰四肢如八爪鱼般紧紧夹着他,“咿咿呀呀”浪叫不止的樱桃小嘴由于被六郎火热的吻封住只能传出声声嗯嘤闷哼。

    在声色双重刺激之下,六郎感觉小腹仿佛烧着了一团火,膨胀yùzhà,虎喉一声,双手粗暴的分开萧绰雪白修长的玉腿,重重压了上去,兵临城下,冲破玉门关。

    虽然前期的预备工作做的很到位,萧绰本身又非雏儿,但润滑的花径对六郎来说仍显窄小,一阵撕裂般的剧痛猛烈地冲击着她的脑部神经,男人的象征已经进入她的身体。

    不过在火力全开的六郎一波接着一波的狂抽猛送之下,萧绰很快苦尽甘来,享受到xìng爱的甜蜜。

    “啊……来了,嗯……啊……”

    受到巨大冲击的萧绰全身痉挛般轻颤不已,终于在六郎第三次将她送上快美的巅峰后昏迷过去……休息过后,六郎看前床上的美娇娘,情yù之火又涨,只见她搂过美娇娘,就在萧绰抬起头的哪一瞬间,六郎一把搂住她,向她唇上吻去。

    萧绰惊讶地瞪大眼睛看着六郎,却没有立将朱唇移开,在六郎的怀里乖乖地毫不挣扎,嘤咛一声,呼吸开始变得粗重。

    萧绰闭上杏眼,芳心微微跳动着,将温软嫣红的香唇吻在了六郎嘴唇上,六郎只觉萧绰的嘴唇简直妙不可言柔软,湿润,还富有弹xìng,让他有一种咬她一口的冲动。

    而且萧绰呼出的热气带着甜甜的清香,令人迷醉。

    六郎用力吸萧绰的红唇,然后用舌尖拾逗着萧绰充满暖香、湿气和唾液的芳口中。

    六郎的舌头先是在萧绰的小嘴里前后左右转动,时时与她湿滑的舌头缠在一起。

    一会儿,六郎感觉舌头有点儿发麻,刚从萧绰嘴里抽出来,没想到她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却伸出来钻进六郎的嘴里,激情的用舌尖四处舔动,在六郎的口腔壁上来回舔着,六郎热烈地回应起萧绰的丁香妙舌热烈地jiāo缠着。

    萧绰玉体颤抖,更用力的和六郎的舌头纠缠,追求无比的快感,嘴对嘴的吸吮对方嘴中的残留唾液。

    六郎含住萧绰滑腻柔软鲜嫩的丁香妙舌,如饥似渴地吮吸起来,如饮甜津蜜液似的吞食着萧绰丁香妙舌上的津液吞人腹中。

    经过一个香甜的长吻,两人嘴唇分开,萧绰双臂仍然挂在六郎脖子上,霜塞雪的香腮粉红恍如桃花绽放,娇羞地张开秀目,凝视着六郎,万分娇羞想离开六郎的双唇时,六郎即刻搂着她的螓首,不让她的双唇离开他的嘴,继续吮吸她嘴中的香液,把滚烫的舌头挑进她嘴里,接着再次开始挑逗起她的香舌。

    萧绰亮晶晶的美目闭得紧紧的,洁白细腻的玉颊发烫飞红,呼吸越来越粗重,玉臂将六郎抱得更紧。

    身体的摩擦让六郎明显感到萧绰胸前那对饱满涨鼓鼓的豪rǔ在上下起伏,激dàng着他的yù望。

    他不禁更用力愈加贪婪的吸吮着萧绰湿滑柔嫩的香舌,吞食着香舌上的津液,似乎恨不得将萧绰的丁香妙舌吞入肚子里。

    六郎有意将胸口贴紧萧绰涨鼓鼓的富有弹xìng的圣母峰极力挤压着,大手隔着衣服按住萧绰的胸前蓓蕾,一阵狂捏,只觉触手绵软盈盈一握,嘴唇贴住她湿热的双唇。

    弄得萧绰心慌意乱,春兴萌发。

    另一只还停留在大腿上的色手也展开了行动,爱抚上萧绰丰满浑圆的大腿,然后慢慢的将手探入她双腿之间,径直抚摩揉捏着萧绰最隐秘之处。

    萧绰的鼻里传出一阵阵的咿唔之声,臀部有意无意的轻摆回应着他手指的动作。

    樱唇启张之际,一阵阵香馥馥如幽似兰的馨香自她芳口和琼鼻呼出,玉腿之间感觉痒酥酥的,热乎乎的,且直沁心扉,让人意乱神迷。

    看见萧绰千娇百媚令人沉醉的娇羞之态,差点让六郎忍不住把她就地正法。

    当六郎继续用力吸时,萧绰感觉到疼了,丁香妙舌在六郎嘴中挣扎着直yù收回,但是无济于事。

    萧绰看六郎不停止,急得使劲哼哼,头左右摇动。

    六郎也适时的张开嘴放开她香舌头来,萧绰傲挺的酥胸不住的起伏,不停地喘气,温热清香的呼吸喷在六郎脸上,六郎感觉很是舒服。

    萧绰被他揉搓得娇躯轻轻颤抖,麻酥酥的感觉刺激着空虚好久的芳心,羞羞怯怯却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惬意,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春意盎然,美眸眯着,红唇启张急促地喘息:“坏六哥,你想让我透不过气来啊!”

    六郎意犹未尽地舔着嘴边的液汁,道:“不会的,我可以帮你呼吸。”

    萧绰羊脂白玉般的玉靥隐含春意,秋水盈盈的美眸娇媚的看着六郎道:“想的到美,我不会在上你当了。”

    接着又低声惊呼一声,道:“快把你的手拿开。”

    说着不等六郎动手,就急不可待的抓起他的色手,抽离自己的隐秘之处。

    六郎看着带有丝丝水迹地手指,邪笑道:“好绰儿,你这么快就湿了。”

    萧绰一听,连忙夹紧了双腿,抓住他的色手。

    萧绰看六郎进来,脸上挂着羞涩的微笑,当她的目光和六郎四目jiāo接的时候,美丽的大眼睛微微眯起。

    白皙的脸颊浮上红晕,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带动高耸酥胸轻微起伏,六郎走过去轻轻拉起她的小手,用含情幕幕的眼光看着她,道:“宝贝,你真美。”

    萧绰的手心泌出不知何等心情的汗水,用亮丽的美眸娇媚地一看他,‘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六郎哪充满异样色彩的三个字,此时是无声胜有声。

    第458章

    萧绰看见六郎色色的目光盯着她胴体扫视,不由娇嗔妩媚的白了他一眼,像是在怪他只看不动。六郎仿佛接受到了她的信息一样,把绰儿的苗条娇躯抱在怀中,将嘴巴慢慢的压近她樱桃般的xìng感小嘴。

    萧绰闭上眼睛,微微撅起嫣红的嘴唇,六郎马上用嘴封住她柔软的嘴唇,四唇相接轻柔厮磨,萧绰张开小嘴,滑嫩的舌头伸进了六郎的口腔,围着六郎的舌头打转,六郎吸吮她的香舌湿吻,萧绰将她的小手更紧的抱着六郎的腰,六郎的双手从她纤细柔软的小腰缓慢的向她圆润滑翘的雪臀移去,停在柔软滑腻的臀瓣上大力的揉捏,萧绰的嘴唇间马上发出阵阵呻吟。

    六郎的双手紧接着从她圆润滑翘的雪臀缓缓上移,手从后背绕到胸前轻轻的抚摸,隔着薄薄的白色蕾丝玫瑰花肚兜感觉出娇挺柔软。

    萧绰轻轻扭动窈窕胴体,六郎将下身靠近萧绰嫩白的大腿,舌头围着她的舌头打转。

    萧绰嘴唇里传出来的‘'嗯嗯’声更响,温软的胴体发热发烫。

    激吻过后的萧绰把头靠在六郎厚实的肩膀上,六郎看着浑圆的rǔ球包夹出深邃的rǔ沟,六郎满心欢喜地将绰儿白玉半球形丰硕的嫩rǔ隔着白色蕾丝玫瑰花肚兜握入手中揉搓,接着用嘴贴上白色蕾丝玫瑰花肚兜包裹的饱满酥胸,闻着嫩白rǔròu散发的醉人rǔ香,伸出舌头舔动蕾丝罩杯中央微微硬立的蓓蕾。

    抬起头看着她的酥胸,高耸的酥胸是那样的嫩白,粉红rǔ尖挺立。

    此时的萧绰是无比的xìng感,饱满酥胸耸在白皙酥胸上,柔滑的玉臂垂在rǔ峰两侧,使原本深邃的rǔ沟更加诱人。

    六郎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将脸伏于绰儿丰盈香馥馥的酥rǔ中间。

    嘴贪婪地吸吮着她粉嫩的rǔ尖。

    她蠕动着娇躯情不自禁的低呼着六郎的名字,在六郎背上热情地抚摸着,六郎的唇在娇挺的红润rǔ尖缠绵,绰儿按着六郎的头贴在滚烫的肌肤上,手指在六郎的黑发中穿梭,小嘴里快乐地呻吟着。

    绰儿吹弹可破的俏脸晕红,隐生春情,樱口中发出的呻吟声渐高,呼吸粗浊。

    六郎也是情yù渐起,神魂飘dàng,更为用力地吸吮舔舐着蓓蕾,揉按着酥rǔ。

    忽然,绰儿修长圆润的嫩腿缠在他屁股上,将六郎的屁股用力向下压,使硬挺的宝贝紧紧地抵压在她芳草萋萋鹦鹉洲上。

    虽然隔着一层平角内裤,但绰儿犹感觉到六郎宝贝的硬度和热度。

    她顿时再次春潮涌动,将浑圆挺翘的粉臀在下转动,以使宝贝磨擦着骚痒的蜜谷,虽是隔靴搔痒,却也聊胜于无,略解骚痒。

    片刻,yù火高涨的绰儿竟化被动为主动,用尽全身的力量把六郎翻身压下,然后狂热的低头将嘴唇附上他的结实的胸口,伸出香舌去反舔起六郎的蓓蕾,学着他围绕着蓓蕾打转、吮吸、轻咬。

    六郎是着实被绰儿的举动吓了一跳,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大学讲师的她是温柔端庄大方高雅的,可没想到情yù难耐之下的她会变得轻浮放dàng急切。他拂弄着她顺滑的秀发,右手绕到她的脑后解开水晶发夹,释放亮丽的秀发,使她更加xìng感动人。

    渐渐的绰儿的身子慢慢的往下移去,伸出白净的纤纤玉手,微微颤抖着把六郎的裤头脱了下来。那根男xìng的庞然大物立刻跳了出来,威风凛凛地昂然而立,又粗又长的粉红色的巨物。

    萧绰用滑滑的小手轻轻抓着六郎翘得老高的龙qiāng捋上捋下地滑动,千娇百媚地白了他一眼,樱桃小嘴地吐气如兰地道:“是没见过像你这么大的。”

    萧绰没有半点矜持的大胆回答,让六郎对她有了‘士别三分钟,当刮目相看’的感觉。

    六郎用胯下硬若铁杵烫如火碳的龙qiāng凑上来,将硬实滚烫的大qiāng头顶在萧绰那妖艳的菊花蕾上摩擦。

    萧绰突然紧张的把身体一缩,即刻转身颤道:“六郎,你别进错地方了。”

    六郎也不是真的想第一次就破了她的处女菊花蕾,他挑逗着道:“可是绰儿,我找不到你的桃源洞口在哪里。”

    萧绰虽然明知六郎是故意,但身体的yù焰却驱使着她。

    萧绰把柔润的纤纤玉手往后一伸,握住六郎热的发烫的庞然大物抵在她湿的要滴水的桃源洞口,媚眼含春一看他,娇靥羞红,娇声道:“六郎,来吧!”

    说完绰儿松开手,羞怯地闭上秋水盈盈的的媚眼,白腻的玉靥更为羞红,宛如三月桃花绽开。

    声音小得像蚊子一样轻,但还是被六郎听到了。

    他挺动着龙qiāng缓缓的朝湿滑的ròu唇口送去,他感觉绰儿的花房好紧好小,必须要用力才能将qiāng头慢慢chā入,触到外ròu唇使劲的朝里一chā。

    "哦……啊"萧绰一声疼叫,只觉ròu唇口随着qiāng头的chā入又涨又疼,尤其是当宝贝最粗壮部分chā进来时这涨疼更为厉害了。

    她黛眉紧锁,平滑如玉的额头皱着叫喊道:“六郎,轻轻点……慢慢来……”

    六郎一路缓缓chā来,直将绰儿桃源洞穴中紧闭的ròu唇四壁撑开。

    绰儿只觉那烫如火碳、坚硬似铁的宝贝,渐渐地将自己空虚、酥痒的ròu唇填满。

    绰儿喃喃低声道:“对,宝贝就是这样,慢慢的。”

    当宝贝全根尽入,大qiāng头抵压在ròu唇底部的ròu蕊上。

    绰儿如释重负‘啊’地舒了口兰麝之气,原本紧锁的黛眉、额头舒展开来,松开了抓住床单的手。

    六郎感觉chā在绰儿销魂ròu洞中的宝贝,被湿滑滑的、热乎乎的、软绵绵的嫩ròu,整个地缠包住非常舒适,妙不可言。

    这种舒爽劲,使他犹将已全根尽入、抵达花径最深处的宝贝向销魂ròu洞中用力一chā,二人的xià tǐ已紧贴在一起无丝毫空隙。

    六郎细细体会龙qiāng在花房里被包容的感觉,暖暖的滑滑的,狭窄的花房滑溜溜的暖烘烘的,那种感觉真让他舍不得将龙qiāng拔出来。

    火热的花房适应了龙qiāng的粗壮后,如涌动的细浪层层叠叠地包裹上来,六郎舒服得勇猛地抽chā着。

    萧绰连绵不决的吟哦如销魂魔音般蚀骨,六郎的手从后面握着她丰满的酥胸揉捏着。

    萧绰前后挺动圆翘的屁股迎合龙qiāng的抽chā,柔顺的长发波浪般飞舞着,她的脸上露出狂喜的神情舒服地呻吟着:"啊……好舒服啊……啊……好久没有这样舒服了"花房剧烈的收缩,爱液不停地往下流。

    浇在他的龙qiāng上,喉咙深处发出一连串娇美的闷哼,"呜……嗯……嗯……哦"六郎扶住她纤细柔软的小腰,慢慢带动她圆翘的屁股前后耸动,湿润的花房包裹着龙qiāng蠕动,六郎移开她纤细的小腰,轻轻抽出龙qiāng再次挑逗调戏她,qiāng头在外唇上磨来磨去。

    萧绰把刚闭得死死的美目张开,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她的身体没有像刚才受六郎右手带动那样缓缓下移,而是快速度的一屁股坐下来,龙qiāng被狭窄花房吞没,六郎挺动着身体向上递送,花房里的温湿ròu瓣摩擦着龙qiāng。

    绰儿只觉这宝贝抽chā之际,ròu穴中的每一部分都磨擦到了,而六郎也感到宝贝及qiāng头,整个地被绰儿花径中的嫩ròu抚弄着。

    一阵阵飘飘yù仙的快感,宛如海浪般一波接一波地袭上心头,扩散到四肢百骸。

    绰儿是郁积多年的情yù得以渲泻,自是尽情享受。

    六郎是思求好久的销魂ròu洞此刻得到,当然恣意采弄。

    在阵阵快感地刺激下,六郎气喘嘘嘘地抽chā得愈来愈快愈来愈用力。

    如此一来龙qiāng与ròu穴四壁磨擦得更为强烈,令人神魂颠倒,激动人心的快感,汹涌澎湃地一浪高过一浪,冲击着他们俩的心神。

    绰儿爽得头脑昏昏沉沉的,浑然忘我,只知扭动纤腰,摇动丰臀随着龙qiāng的抽chā活动不已。

    她白嫩的芙蓉嫩颊,恍如涂了层胭脂红艳yù滴,春意盎然,花瓣似的朱唇,启张不停,吐气如兰,发出了近似低泣的呻吟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