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344 章

第 34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保证,我一定可以说服辽军的最高统帅,让你做这里都督,关键是你必须要有卓越的战功。”

    刀疤刘有些狐疑,他不相信六郎如何才能说服辽军,苏蒙云若道:“这位头领,你大概不知道,我们六将军是可以做得了辽主的主的,但是有好些机密不能向你透露。”

    刀疤刘看了苏蒙云若一眼,突然惊讶地问道:“你……你是苏蒙公主?”

    苏蒙云若问:“你认识我?”

    刀疤刘点头道:“认识!公主怎么会在这里?”

    苏蒙云若道:“我也不要隐瞒你了,我的父兄,都被jiān人所害,现在我那个同父异母的畜生哥哥,统领了蒙古王朝,我是前不久流浪到沙河里来的,本来想隐姓埋名一辈子,但是在这里遇到了六将军……”

    听苏蒙云若讲完之后,刀疤刘高兴道:“这样的话,我们取下沙河郡就更有把握了。”

    六郎道:“将你的想法说一下。”

    刀疤刘道:“让天娇说罢。”

    盖天娇道:“自从我们父女相认之后,我们就开始筹备计划,我知道沙河郡有不少将领对沙河郡都督有异心,那些将军大都是终于先帝之人,他们都是蒙古贵族出身,我本想拉拢他们,可是号召力不够,若是苏蒙公主出头,让他们与你合伙,在这里誓起义师,将会是很容易的。”

    苏蒙云若看看六郎,六郎道:“不错!这个主意的确不错,我们可以借助云若的身份,号召蒙古的忠义之士,兴兵讨伐丧失人心的蒙古小王子。”

    盖天娇又说:“两天之后,沙河郡的大军将会来一次大规模的清剿,我假意前来探听情报的,希望你们早早作出准备。”

    六郎道:“好极!我们不如就借着这次行动,这边狠狠地打击沙河郡的主力,另一边趁着他们城内兵力空虚……趁机占领沙河郡。”

    这件事情订妥之后,六郎吩咐备宴。

    一顿酒席之后,盖天娇酒席之中,发觉有些头晕,就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是躺在床上,六郎就在她身边,突然发现自己的双手竟被绑住了,她看看六郎不还好意的眼神,惊道:“你要干什么?”

    六郎道:“小娘子,实话告诉你,你们父女的计划确实不错,可是我不敢相信你们啊。”

    盖天娇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怕我们骗你不成?”

    六郎道:“因为关系到数万人的xìng命,我必须要谨慎行事。”

    盖天娇生气道:“那你想怎样?”

    六郎正色道:“我要考研考验你。”

    盖天娇问:“如何考验?”

    六郎嘿嘿一笑道:“你爹爹不是说,你和沙河郡都督已经划清界限了吗?不如这样,你干脆嫁给我吧,我们俩有了夫妻之实,就是一家人了,我当然就相信你了。”

    说着就朝盖天娇摸过来。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没想到你居然不相信我。”

    盖天娇极力挣扎着。

    “真是个小辣椒,都绑住双手了还想拿腿踢我。”

    六郎抓住她的身子,大手朝怀中摸了进去。“呜、呜、呜!”

    盖天娇想大喊大叫,可结果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另外一只脚不管不顾地又猛踢了过去,结果两只脚都被抓住,已经脱掉鞋子的一只被六郎夹在了胳膊上,另外一只已经在脱了。

    两只脚都抓在了一右手上,盖天娇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六郎笑了笑,这丫头的玉足的手感实在是太好了,把玩了几次后,干脆就伸出了左手,在两只脚的足心处,手指动来动去抓挠痒痒,把盖天娇给难受得,想哭哭不出来,想笑也笑不出来。

    第398章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没想到你居然不相信我。”

    盖天娇极力挣扎着。

    “真是个小辣椒,都绑住双手了还想拿腿踢我。”

    六郎抓住她的身子,大手朝怀中摸了进去。“呜、呜、呜!”

    盖天娇想大喊大叫,可结果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另外一只脚不管不顾地又猛踢了过去,结果两只脚都被抓住,已经脱掉鞋子的一只被六郎夹在了胳膊上,另外一只已经在脱了。

    两只脚都抓在了一右手上,盖天娇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六郎笑了笑,这丫头的玉足的手感实在是太好了,把玩了几次后,干脆就伸出了左手,在两只脚的足心处,手指动来动去抓挠痒痒,把盖天娇给难受得,想哭哭不出来,想笑也笑不出来。

    玩弄了一阵过后,六郎又突然把盖天娇的双脚给放开,“我的大小姐,舒服吧?真是的,怎么这样就哭了,哭红了眼睛可不好,这样太难看了,我来帮你擦一擦吧!”

    六郎又突然变得很温柔,细心地帮盖天娇擦拭着小脸,把眼睛上的眼泪和脸上脏脏的地方给擦干净了。

    “这样太没情趣了,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我来猜个迷题,我说,你听,只要我说对了你就点点头,说错了就摇摇头,可如果我说对了,你却摇头的话,那我就要惩罚你,比如把你身上的一件衣服给脱掉!”

    盖天娇的眼泪一直在流,不过眼睛还是很凶狠地瞪着六郎看,一副要吃了六郎的意思,但她的身体却一直因为害怕而不断地挣扎着。

    六郎搬过来一把小椅子,坐在了盖天娇的身边,捏了捏盖天娇的小脸。“这个游戏,我们先来玩点简单的,你是双龙山山寨寨主的独生女,是不是?”

    盖天娇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瞪着六郎看,六郎也不客气,既然不回答,那就先将她最外面的一件衣服给撕了下来。

    没了一件衣服,盖天娇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六郎继续问着第二个问题:“你爹爹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带你来这里和我讲条件,还特意提出来,你和沙河郡都督感情决裂,并且有着深仇大恨,原来你们父女早就是不安好心,成心色诱与我啊。”

    盖天娇这下乖了很多,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六郎马上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说道:“那就是说,你的父确实是这样想的?”

    盖天娇连续点了好几下头,看着变乖了盖天娇,六郎摸了摸她的小脸,竟然还在脸上亲了一口,气得盖天娇直想哭,但是她现在必须要乖乖地听话,不然身上的衣服就保不住了。

    六郎笑道:“既然上门来是有目的的,而且早就锁定了我这个目标,那还这么害羞干什么?你最好是主动一点,这样六爷才喜欢,我说道做到,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沙河郡都督吗?你要是成了六爷的女人,你的父亲当个小官,自然没有问题。关键是你必须先来接受我啊。”

    盖天娇直言道:“你一直绑着人家双手,你让我如何主动嘛?”

    六郎恍然大悟,当即解开她手上的绑绳,盖天娇白了六郎一眼,道:“把人家双手都绑麻了,真不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六郎抓过那一双柔荑在手中揉着,笑道:“我怕你反抗,准备霸王硬上弓。”

    盖天娇把眼睛一瞪,道:“没想到你看上去仪表堂堂,暗中却是这样下流。”

    说着一个翻身就将六郎压在身下,六郎惊道:“我也是为了试探你的决心啊,看看你是不是真心跟我。”

    盖天娇极力撕扯着六郎六郎身上的衣服,道:“现在!我要你。”

    盖天娇芳心羞愤yù绝,但是仍听话的将亵衣,短裤,蛮靴一一褪去,露出那玲珑浮凹的身躯,把自己热辣火暴的身材完全展现在六郎面前。

    一阵耻辱的感觉袭上心头,盖天娇全身上下已经是未着寸缕,光溜溜的任由六郎欣赏,更令她难堪的是,她的双手不知道应该放在什么地方,既不能掩盖高耸玉峰,又不能遮覆神秘的禁区,因为六郎要求她不能用手碰触自己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

    盖天娇羞涩的闭上眼睛,不让六郎透过眼睛看穿自己挣扎柔弱的内心,双腿用力夹紧,身体微微向后躬起,将自己的挡住。

    雪白的luǒ体不断挑引六郎的心弦,现在的他早已经不是初来明朝时那万中无一的处男了,他先后已经和三个女人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所以他不着急占有盖天娇的身体,虽然她是这些女人中最美丽的一位。

    六郎yín笑着,色手又开始蠢蠢yù动,探进她的连衣裙里面,抚摩着盖天娇丰润的雪白丰满的玉腿,“不要这样啊!求求你饶了我吧!”

    此时六郎的色手已经肆无忌惮地钻进了连衣裙领口,径直钻进了她的rǔ罩里面捕捉到她饱满浑圆的rǔ峰近乎狂野的揉捏,而且还用手指撩拨掐捏着她的樱桃rǔ尖,盖天娇嘴里说不要,却急促地喘息一声,柔软的山峰不由自主地膨胀起来,樱桃rǔ尖更是迅速充血勃起挺立起来,一丝麻酥酥的快感从rǔ尖一直向胴体深处窜去,浑身酸麻酥软几乎站立不住。

    “圣经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天娇高贵身份,应该懂得这个道理吧!”

    六郎yín笑着撤回禄山之爪,却再次撩起她的连衣裙前摆,探了进去抚摸揉搓着盖天娇的丰润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

    “不要啊!”

    盖天娇惊慌地扭动着娇躯,想要摆脱他的色手,可是,她清晰感受到他的色手已经迅速按上了她的亵裤,按摩揉捏着她的沟壑幽谷,盖天娇扭动着娇躯想要挣扎着推开他的怀抱,可是,她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手指已经拨开了蕾丝亵裤径直进入了她的禁地。

    “啊——”

    盖天娇压抑着长长地呻吟一声,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盖天娇明明知道这是极端的羞辱,却再也无力挣扎,扭动停止了,挣扎停止了,她浑身酥软无力地瘫软在六郎的怀抱里面,任由他上下其手,肆无忌惮地轻薄羞辱。

    盖天娇双手无助地搂抱住六郎的肩膀,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喘息和呻吟,身子凌乱不堪,脚步软弱无力,只好情不自禁地贴近他的身躯,此时此刻,令盖天娇感觉可怕的是她的玉腿之间已经春水潺潺,幽谷泥泞,更可怕的是她居然分开两条丰润的浑圆玉腿,让他更加深入更加方便更加随心所yù更加为所yù为,她居然轻轻蠕动着腰身,曲意逢迎着他的手指,而她只能无助地趴在六郎的肩膀上面低声喘息着呻吟着。

    说着他的手在盖天娇玉腿之间肆意抚摸揉捏,他的嘴几乎咬着她白皙柔嫩的耳垂坏笑。

    六郎摇摇头坏笑道:“不用一辈子,一次……就可以了!”

    说着手指在盖天娇幽谷甬道深处抠动两下,弄得她浑身酥麻,几乎瘫软在地。

    “不要啊!”

    六郎按捺不住将盖天娇按倒在床上,盖天娇美臀跌倒,双腿高高叉起,露出丰润的丰腴柔嫩的大腿和黑色的蕾丝亵裤,六郎从裤裆里掏出粗壮的庞然大物,盖天娇见势爬起来想夺门而逃。

    “跑啊跑啊!我看着你跑!”

    六郎好整以暇地坏笑着。

    盖天娇涨红了脸勉强站住,因为受到从未有过的屈辱,呼吸急促了些,眼中隐隐有些泪光娇嗔道:“您太欺负人了……”

    盖天娇再也迈不动脚步了,羞辱无比难堪至极地站在那里,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

    眼中闪动着疯狂的光芒,六郎声音无比冷酷的说道:“趴在地上,然后慢慢给我爬过来。”

    “你……怎么能这样……”

    盖天娇已经快急疯了,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

    原本以为失身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但是这个男人竟然还要她像下贱的jì nǚ一样作践侮辱自己。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能够摆脱六郎的侵犯,盖天娇眼眼中闪过一道决绝的幽光。

    “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了,我绝对有把握在你自杀之前拦住你。”

    六郎露齿一笑,语态轻松之极,道:“若你真敢自残身体,我就卸掉你下颌和四肢关节,再把你扔到大街上去。”

    听了六郎恶魔般的警告,盖天娇洁白的贝齿咬着下唇,迟疑了半晌,终于还是抽泣着臻首微含,在六郎冰冷的眼神逼视下,她还是选择了屈服。

    盖天娇慢慢的俯下身子,先是双膝触地,然后双手撑住身体,低头趴在地上,仿佛一只听话的小母狗,缓缓向着六郎爬了过来……“这样才乖嘛!天娇!”

    雪白晶莹的胴体慢慢向着六郎靠近,眼泪无声的滑落地面,这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实在是惹人心疼。

    盖天娇这辈子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羞人的事情,从来没有受过这种侮辱,但是什么也有第一次,从没有不代表不会有,不是吗?要怪只能怪她遇见了第一次将心底yù望完全bào发出来的六郎,这个此时全身邪气凛然的男人,完全不是她能够反抗违逆的。

    盖天娇四肢僵硬,仿佛凝固了一般,每一下动作都那么不协调。

    六郎眼中yù望的火焰越来越盛,浑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的盖天娇由于从小修炼魔门媚术,圣洁中带着yín邪的气质,没有男人滋润却仍然体态丰腴,媚视烟行,身上流露出的少女的青涩,艳fù的韵味。

    正是这种奇异的魅力刺激着六郎心底最yīn暗的一面,挑引着他征服的yù望。

    盖天娇距离床榻的位置只不过短短的五六米远,可是对她来说,这段距离却是她人生中最羞耻的路程。

    六郎说着,他一边轻轻抚摸盖天娇紧张的肩背,一只手温柔地替她解开了衣裙的钮扣,手隔着肚兜贴在她的双峰上面,另一只手抱紧盖天娇的玉臀,慢慢撩起她的衣裙,她里面穿着一条高腰黑色蕾丝丁字裤,那小小亵裤几乎包裹不住盖天娇肥嫩圆硕的美臀。

    六郎已经慢慢脱下了盖天娇的小亵裤,盖天娇下身赤luǒ了,黑色茂密的森林暴露无遗,柔软乌亮的芳草在暗红的灯光下丝丝可见,美艳的肥美臀也露出来,那颗长在臀尖上的小红痣鲜艳夺目,盖天娇羞羞答答扭扭捏捏,却不敢反抗,半推半就,任凭六郎随心所yù,为所yù为。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