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335 章

第 33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惜惜不由闭目呻吟,娇躯都不由紧张起来,幸好六郎帮手得快,双手轻轻捧住惜惜浑圆美臀,助她维持身形,否则一个个小心沉坐至底,以现在惜惜的肥美娇嫩,只怕真会痛得想死呢!也不知该感激还是该恨这坏蛋,惜惜柔地飞了他一个媚死人的眼神,一边感受着幽谷被撑得饱满的滋味,一边缓缓下坐,还不忘轻扭纤腰,不旦让幽谷更适切地感觉他的火热硬挺,也让那溢流的春泉滋润着庞然大物,让它滑润之下行动不至太过崎岖;偏生六郎一双火辣辣的眼神却不住在两人jiāo合之处飘栘,仿佛可以看穿里面的步履维艰,那眼光令惜惜又羞耻又难过,好像除了庞然大物,连目光都chā进身子里了。

    惜惜慢慢坐了下去,当庞然大物触到那层薄膜之际,惜惜躯微颤,体内仅存的理智和羞意差点令她想要抽身。

    她微咬银牙垂下脸,在六郎胸前吻了一口,好不容易才抬起头来,勇敢地看着他,“你这坏蛋……我……我要来了……你就……我……都给你了……”

    感觉随着惜惜沉坐,惜惜虽已动情,但天生媚骨的娇躯敏感却也紧窄异常,等到终于将六郎硬直的庞然大物全然纳入体内,惜惜几乎已没了力气。

    惜惜纤手无力地勾着六郎的颈子,眼角泪水涟涟,仿佛整个人都被撑开胀破的感觉已将她全然占领。

    当惜惜忍着疼想要上下挺动的当儿,六郎却阻住了她,在她额上轻轻一吻,满怀关切地柔声安抚道:“好惜惜,别着急……慢慢来……”

    “嗯……”

    无力地思了一声,紧窄的幽谷勉力承受着那庞然大物的充实,烫得灼热无比,别说挺送了,就连里头稍微颤上一颤,都让她想叫出来。

    六郎伸手搂在惜惜背后,指尖轻巧熟练地滑动着.六郎自知此刻的惜惜绝经不得太强烈的动作,需要的是他的温柔徐缓慢拉轻送。

    他轻轻舐着惜惜颊上的泪珠,双手缓缓动作,手臂轻轻夹着那花苞般的娇嫩胴体,还不忘语带yín邪地在惜惜耳边轻声赞美着她敏感紧窄的胴体,将自己夹得多么舒服快美。

    这多管齐下的手段,渐渐地将惜惜的不适驱除,她只`觉幽谷里头却愈来愈湿润了,情yù的刺激逐渐令她舒服,庞然大物是男子最为敏感的地方,何况六郎又是风流花心到处留情的花花六郎,那处修练成精,惜惜体内的变化哪里瞒得了他?他轻咬着惜惜敏感的小耳,微微吐着热气,温情款款,软语温存:“我窄紧媚人的惜惜……别动……让老公我来帮你……现在先不要动,为夫自有办法来采惜惜美死人的爱液.”六郎笑咪咪地在惜惜翘挺的玉蕾上亲了一口,六郎嘴角挂着笑意,口舌不住在她柔润坚挺的玉峰上滑动,感受那人所难及的柔嫩腴润,吻的惜惜躯微颤、胸前酥麻。

    偏生一动便是痛楚连连,也不知该喜还是该哭。

    “惜惜放轻松就好……我自有办法……保证让惜惜舒服得心花朵朵开……又爽又浪……从此爱上跟老公上床的滋味……”

    六郎的话语仿佛刻意要撩起惜惜的羞耻心,她不由得浑身发烫,纤手轻按在他肩上却怎么也生不出力气推开他。

    六郎的吻雨点般在两朵玉峰上洒落,强烈地熬炼着她的芳心,那感觉刺激得令惜惜不能不动,却是一动便带动了幽谷中的痛处,酥麻酸疼合在一处,令惜惜再难自主。

    她咬着牙,细细品味着幽谷之中他的火烫粗壮,那敏感的地带细心地发觉,表面上六郎虽是不动如山,可庞然大物却微不可见地轻轻在幽谷深处啄动着,似在刺探着她的敏感部位,偏生那种刺探的滋味是如此美妙;惜惜才感觉到他在刺探,转眼间便已陷在其中,尤其当某个特别敏感的地方被他剌着之时,禁不住娇躯发颤,仿佛有种将泄未泄的冲动,她不明所以地哼出了声,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

    六郎表面毫无动作,实则暗运体内太极神功,分身自动剌探着惜惜精关所在,他不由大喜:终于给他找着了她的花心敏感所在。

    他缓运真气,仿如亲自在惜惜那迷人的幽谷中轻轻钻探,搔的惜惜愈发酥痒,不知何时抚在自己肩上的玉手已改按为扣,改扣为掐。

    幸亏惜惜功力难运,身为太虚幻境修道之人又不留指甲,否则这一扣一掐可真疼得紧呢!她无力地喘息着,感觉呼吸间都透出了火,他的庞然大物似钻出了什么东西,在自己敏感的要害处一阵勾挑,强烈的快感竟令她有种要泄的感觉,幽谷不由更热情地夹住。

    “你好大好深好厉害……哎……你顶到了人家的……唔……”

    也不知给他触着了什么地方,只觉阵阵酥麻袭卷周身,娇躯尽被yù火所吞噬。

    惜惜一边喘着,一边放松娇躯,让他更方便地探索那门户之地,不只不想阻止那泄yīn的感觉,更渴望着准备承受接下来的后果。

    嘤咛呻吟之间,甜得令人心神俱醉,“好酥……好麻……哎……你……动手吧……就……就这样……让我丢身子……啊……”

    “惜惜放心……别急……为夫这就来了……”

    感觉ròu棒运作之间,惜惜花心甜蜜火热地啜紧了钻入的庞然大物顶端,种种酥人的快感直透背心。

    果然不愧天生媚骨,即便几乎什么经验都没有,花心还能吸得这般快意;若让她好生修习房中之术,自己再这样漫不经心下去,只怕还喂不饱她呢!六郎微微一笑:心知惜惜此刻已是全然放弃抗拒矜持,好让自己尽情下手,否则她天牛媚骨,难堪爱怜,即便功力受限,又对男女情yù难以压抑,也得顾及她数千年道功不是白修的;若她心有不愿,想要藉房中之术采她元yīn,只怕还真难得手哩!“啊……坏六哥大色狼……”

    茫酥酥的一阵呻吟,娇躯情干目禁地一阵抖颤,轻扨之间幽谷里头滚滚舂泉终于溢流成溪,惜惜这才发现自己已忘了形。

    种种难言滋味,索xìng放开一切地搂紧了他,细心体会着花心处那阵阵酥软酸麻、难以言喻的感觉,耳边六郎的声音慢慢传了进来,“好个又会夹又会吸的惜惜……唔……爽死老公了……好惜惜稍稍醒一下……在泄身的时候,你深深吸气,趁着元yīn泄出,吸着为夫shè给你的岩浆……趁势调理体内yīn阳气劲……如果做得好,一次就完成……惜惜别光顾着爽,中日结合得道成仙这才是开始呢!”

    惜惜听六郎动不动就欺负自己,真当自己是个ròuyù焚身的yín娃了,偏生现下切身品尝的滋味、身子里头深切渴望的需求,加上芳心中dàng漾的春意,在在都证明了他的话。

    惜惜的芳心一dàng,幽谷甜蜜迷恋地义缩紧了些,一阵dàng气回阳的娇吟差点脱口而出,差点儿没能守住心神:让六郎在玉蕾上轻咬一口才回过神来,她吞了口香唾,静下心来期盼着那一瞬间。

    当那飘飘yù仙的瞬间来临,惜惜只觉魂儿都似随着处于元yīn的倾泄脱体而出,偏偏给他那一下狠狠的劲shè,随着滚烫的岩浆入体,灼得子宫处一阵甜蜜的酥麻,又把魂魄硬给shè了回来。

    惜惜咬着牙,靠着以前奠下的底子,好不容易才能定心运功,一点一点地将体内劲气导回正轨。

    轻轻地吸了几口气,惜惜只觉入鼻尽是男人身上的味道,但光只呼吸之间,便觉体内一阵悸动,幽谷处的感觉愈发强烈,酥麻之中还透着痛楚。

    加上天生媚骨的本能被他勾起,以后也不知自己要变成什么样子,惜惜也真不知该爱他还是该恨他。

    她美目仍闭,娇躯似还在追寻着方才高潮时残余的滋味,尤其幽谷口处本能地用力,将庞然大物吸在桃花源内,刚被开垦的香肌紧紧地吸着,仿佛按摩一般,不肯令它软化。

    媚目微张,却见六郎似笑非笑的脸儿正在眼前,惜惜一阵娇羞,忍不住闭上美目,只觉胸中心跳飞快,一双硕美香峰也随之不住弹跳,在他胸前好生摩挲,滋味当真不弱于方才被他摆弄之时,幽谷竟也随之酥麻,那感觉差点没让惜惜才刚熄的yù焰又局燃起来。

    “哈哈哈哈!潘驴邓小闲,紧五dú俱全,我的惜惜……你可有yù仙yù死飘飘飞翔的感觉?”

    见惜惜才一睁目,面对自己的眼光便羞得闭回去,六郎听她如此撒娇,心怀大畅,大笑yín笑,尤其她紧张之下,胸口不住起伏,一对饱挺傲立的玉球也在自己眼前娇媚地跳动着,那晕红未褪的花蕾在自己胸前磨动,都充满了含蓄的引诱;再加上那幽谷果然不愧媚骨之名,将他紧紧啜吸不放,虽是shè过了可一时间却是软化不了,在幽谷嫩肌的吸啜摩弄之下,不知不觉竟又硬了起来。

    “嗯……怎么这么快你又……”

    虽说六郎语气中尽是关心,难得不带一点调侃之意,但他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

    他刻意地挺了挺腰,庞然大物在惜惜体内一阵顶挺,抽chā着惜惜那娇嫩的花蕊;才刚被刺激到泄身之处,在他的顶挺下又似想要绽放,顶得惜惜一阵呼痛,彷佛这动作又触及了她的伤处,可那呻吟声中的渴求,比香肌玉肤上头情yù的晕红还要明显,令六郎不由得意,“好姐姐……我的惜惜真不愧天生媚骨,连夹带吸,差点没把为夫吸干……到现在还不肯放……想来要让我的惜惜满足……为夫可得多加努力才是……”

    惜惜睁开美日,眸光中透着一丝娇媚的意味,明知接下来的话会让自己更为万劫不复,却是不吐不快,“你这坏蛋……大色狼……占了人家身子还……还要卖乖……你在床上那么厉害……那么多花样……人家现在……现在人家都是你的人了……你还要……还要这样糟蹋人家……真是坏透了……”

    “惜惜乖……为夫可不敢糟蹋你呢!”

    听惜惜轻瞋薄怨,娇媚的女人味直透胸臆,六郎心知这媚骨女郎已给挑起了本xìng,只要自己多加调教,尔后在床上必是干娇百媚,六郎已凑过了大口,在她胸前两点粉蕾上轻舐重吸了几口,“好惜惜!”

    六郎在一双玉球上的吻吮是如此扣人心弦,令她魂儿飘飘,幽谷中的庞然大物又是昂首扬威,正自准备着再逞yín功,偏生方才高潮的滋味自己未曾细细品味……虽是说来羞人,但惜惜确实有着强烈的需要,她渴待着全心全意地感觉高潮的快乐,渴望感受被男人jiān到泄身、爽得yù仙yù死的滋味。

    幽谷之中虽仍有些痛楚,却已经无关紧要,何况那痛楚之中还隐隐洒藏着再次jiāo合欢yín的需求。

    她纤手轻轻拨开浸湿而沾到颊上的秀发,飘了六郎似怨似艾的一眼,轻轻地点了点头,“坏六哥大色狼,就是会花言巧语!”

    大出惜惜意料之外的是,这回六郎竟然没再抱住她,只在她胸前爱不释口地吻了两下后,身子便向后倒去,腰间还不住震动轻顶,刺得惜惜幽谷里头舂泉漫溢。

    她轻咬着牙,感觉随着六郎躺倒,那庞然大物似是更深入体内了些,原已吸在花心处的顶端,这一轻刺似是透了进去,刺得她一声娇吟,身子好生颤了一会。

    好半晌惜惜才发觉六郎的坏心:他竟是打算让自己主动扭摇顶挺,好把那迷人的娇躯奉献给他!眼中媚光轻轻飘向这令自己不知如何是好的男人,惜惜轻轻啐了一门。

    如果不是为了借到龙种,未曾细品高潮滋味,加上现下又给他弄起了火,才刚开苞的初夜,惜惜可做不出这种事来。

    不过换个角度来想,若非已经明了自己体内的需要,知道挑逗媚骨女体的关键,六郎怕也不敢这般妄为吧!她纤手撑在身后,让上半身挺直,那娇艳高耸的玉峰登时挺得更高,连着上头已燃起红红灼焰的两点玉蕾,也骄傲地挺在他眼前,这样的姿势让她微微缩紧,将庞然大物夹得更亲密了些,痛楚变得那般微不足道,强烈的刺激不只惜惜,连六郎都发出享受的闷哼。

    “惜惜……唔……你真有慧根……学得好快……”

    感觉惜惜纤手撑床,娇躯微微上下起伏挺动,一开始还只是小试身手,可随着顶挺之间体内ròuyù的剠激,微不足道的痛楚愈来愈无力,尝到好处的惜惜躯微颤。

    虽是双颊晕红、媚眼如丝,一副羞到连眼部下敢睁开的模样,娇躯的动作却是愈来愈大,挺送之间愈发落力,敏感的花心在那一下下接连不断的刺激当中,不住散放着鲜花yù放的风情。

    虽说惜惜幽谷仍紧夹着,不断涌现的yín蜜春泉却令幽谷里头既润滑又火热,不至于让他难以细品她的紧凑,也不至于使上下套弄间难以动作。

    六郎不住喘息,庞然大物上头那绵密细致的感觉,仿若幽谷嫩肌都化成了小嘴,正自甜蜜地吸吮着庞然大物;一方面出于本能,一方面也想试试能把惜惜羞成何种模样,六郎的夸语不住出口,“唔……惜惜好会夹……也好会吸……噢……更棒的是这动作,哎呀……外表还真看不出来……惜惜浪起来是这么厉害……爽死老公了……”

    惜惜全没想到才献身给他,破瓜之后立刻便再来一回,更没想到的是自己竟这么快就进入状况,如此缠绵火辣地主动套弄,惜惜虽臊得娇躯发烫,但ròu体的本能却cāo控着她,令她完美无瑕的娇躯套动间愈发落力销魂,摇dàng得活似狂风中迎风摆动的小草;那纤巧如柳的细腰,也不知bào发了多少力气,让她挺送套弄之间竟似不会疲惫般热情如火,情yù的刺激相娇弱的羞意在她体内混成了烈火,不只烧灼娇躯,更从毛孔间不住透出;喷洒出来的女体香氛,都似极品媚yào般销魂,强烈地诱发着男女情yù,种种酥酸麻痒自jiāo合处纷王沓来,给予她继续挺送的活力。

    “人家不管了……”

    惜惜媚眼如丝,不断向他飘送着销魂蚀骨的眼波,惜惜只觉体内的情yù不住窜高,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