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330 章

第 33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

    手持斩马长刀,自上而下,向当头的六郎压下。

    斩马刀乃是沉重兵器,这一刀怒砸可而下,刀势未到,刀身激出的劲风已令人呼吸不畅,气魄胜人。

    六郎面对这沉重之极的刀势,脸色丝毫不变,只是冷冷一笑道:“来的好,就看是你的破刀厉害还是我的玄天九式强横?”

    倏忽之间,一道雄强炽烈的光华骤然暴shè,好似一条穿过九天烈日的长虹,以后羿神箭的威势凌霄破出,两人刀剑相jiāo,抖然硬碰,二当家大叫一声,手中狼长刀竟然在刹那间断成数截,满天光雨也似的向四周暴散,而六郎的剑也在一招击断二当家的长刀后后,后招不变,骤化万点星芒流彩,剑圈耀虹,冷电飞空,幻出一重又一重的剑雨紫霞,轻纱飘雪,大地飞霜,登时寒气大盛,刺人如剑,无数光环剑影向他聚合绞杀,四下剑光一收,就yù将她的人头绞下。

    二当家见事不好,斜身闪过六郎的致命一击,双手自腰中抽出随身附带的兵器,乃是一把熟铜锏,刚才一时大意,竟没有料到六郎手上的紫玉金彤剑乃是削铁如泥的利器,那斩马刀乃是木柄,自然架不住六郎的快剑,以至自己失了兵器不说,还差点送了xìng命。这一次二当家小心迎战,加上身边匪徒中也有不少高手助战,尽管六郎手中剑气逼人,二当家也是有持无恐,想仰仗人多势众来取胜。

    六郎剑上陡一用力,剑光大盛,如极东之地的烈阳旭日自云海波涛中乍现骤昇,刹那间金芒遍洒大地,光华万道,浩瀚无匹的剑气充斥天地之间,彷彿每一寸空间都瀰漫着撕天剑气,只一靠近便有如赤身luǒ露於万剑千锋之下,冷的令人胆落魂飞,剑尖所bào闪而出的剑花,也如金蛇万道,波光耀日般不住互撞冲击,激出无数光点剑潮,千堆雪,万顷波的向四方涌卷,不但剑法凌厉不减,反而更加三分,将二当家连同其他四人圈在金芒剑光之中。

    这一来,二当家和身边四位高手全都身陷六郎的滔天剑浪之中,数不清的银光刃影铺下了一重重的天罗剑网,将五人完全卷缠在澎湃剑气之下,六个人六样兵器不住jiāo击,金铁jiāo鸣之声不绝於耳,激出蓝星火花万点,如正月的烟火般此起彼落,灿烂之极,看得隐藏在暗处的苏蒙云若和碧眼狐狸惜惜都是呆呆的看着六人火拼,根本无从chā手。

    蓦地,一道惊雷也似的大响,如天地同崩,轰然一股大力於剑圈光潮中zhà开,万千剑影如星碎月破,暴洒无数寒芒冷电,挟着沛然无尽的森森剑气,向四面八方怒shè开来,剑光过处,无物不摧。着四名马匪高手做梦也没想到六郎的剑法之高已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在六郎威力无匹的玄天九式之下,一胖大土匪高手首当其冲,身中无数剑招,剑尖上贯入了六郎的浑厚内力,当场哼也没能哼一声便在六郎的万剑绞杀之下化为一天血雨,尸骨无存,就此人间消失,化为乌有。

    而那驰援而来的yīn其他四位也在六郎凌厉无比的绵密剑法下负伤挂彩,一个瞎了一颗眼珠被挑出,鲜血流了满面,老一个只胸前中剑,血ròu模糊,右耳被削掉一半,老一个左腕中剑而断,鲜血狂涌。还有一个大腿上连中数剑,血如泉涌。

    二当家武功较那四位高一些,受伤较轻,但也身中一剑,闪躲不开六郎快若流星,变化奇奥的剑法。六郎以一挡五,凭高超剑法护身,竟然一点伤都没有,仍是一身黑衣如墨,静谧地卓立场中,手中紫玉金彤在日光映shè下,寒芒闪动,剑尖滴下一滴鲜红血水,四周一片静肃的可怕,几乎是一片死寂,只有众人因恐惧而急促的呼吸声清晰可闻,连苏蒙云若和碧眼狐狸惜惜也同样震慑在六郎的这一式剑法之下,心中寒气直冒,几乎不敢相信人世间有如此惊天动地的剑法。

    玄天九式,只不过是牛刀小试,六郎见到匪兵的几位头领受伤,当即有使出一记天电织网。

    六郎掌心闪跃一片幽蓝闪电,那骇人的蓝色光亮,迅速的燃烧,立即形成一道暗蓝色的天网,天网迅速的膨胀,朝着四周的马匪再次无限漫延,那些蓝色的火焰将四周攻击自己的马匪炙烤的透不过气来,“天电织网”中一声惊雷!那些马匪都被巨大的响声震的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般难受,全身筋脉逆转,血液倒流。眼中的景物由模糊变的凝固,身外的山川五岳,江河湖泊,仿佛一下子陷入到地平线下面,所有的一切尽被黑暗淹没。

    迷离的双眼看到的是:黄沙。三千里浩瀚的海洋。暴风嘶叫着席卷大漠,烈焰无尽的飞腾。成千上万狰狞的白骨,空洞的双眼中爬满蛆虫。湛蓝的火苗焚烧着自己躯体,全身肌ròu都将化为浓烟,满天都是撕裂天空的闪电,根本无路可逃。只能再一次接收这无情的杀戮。

    六郎这一杀招,用在这些马匪身上,倒真是秒杀,眼看面前人仰马翻,死尸遍地,他嘿嘿一笑,转身朝庄子后面跑去,二当家虽然幸免于六郎的天电织网之下,但是受伤也颇为严重,看到六郎逃走,一气之下哪里还顾得上疼痛。大喊一声:“给我追!”

    盖天龙在门外看到二当家受到重创,恼羞成怒,大喊一声:“兄弟们,给我冲进去,将里面的人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马匪领到大王命令,打着呼哨,开始往大门里面冲,刀站里面顿时拥挤起来,马匪不仅人多,尤其马多,一进来之后,就全都挤在了一起。

    见到马匪们拥挤在一起,四小姐对身边的刀手道:“快吹号角!”

    那名刀手会意,立马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隐藏在暗处的刀手从四个方向朝着马匪杀过来,因为没有了战马冲刺的距离,马匪失去了骑兵的优势,加上这些刀手个个出手不凡,有的从房上跳下来攻击,有的几脚葛拉冲出来,对着马匪一阵猛攻,马匪连人带马损伤无数。盖天龙见事不好,连忙指挥马匪准备撤出大门,他也意识到里面过于拥挤,不利于自己作战。

    四小姐则现身出来,带领手下的弓弩手,对准大门口的马匪乱箭齐发,门口的马匪还没有弄明白咋回事,就纷纷头部中箭坠马,门口的骚乱,让马匪不能够顺利的后退,马匪留在大门外的后援部队见状,纷纷取出弓箭,想要shè杀箭塔上面的刀手弓弩手。

    四小姐则是天寒白玉弓上面一下子搭上六支狼牙箭,六箭齐发,箭无虚发,马匪的弓弩手纷纷坠马毙命。盖天龙见遇到了强敌,不由得有些惊慌失色,这时候四当家正在与六郎激战,这家伙一口达到似的不错,又有一把子蛮力气,但是和六郎打了一气之后,慢慢有些不敌。这时候,苏蒙云若和碧眼狐狸惜惜有冒出来袭击马匪,碧眼狐狸惜惜从后给了四当家一记暗器。

    暗器乃是袖箭,正钉在她的屁股上,四当家哎吆一声惨叫,险些丧命与六郎疾攻的一招惊虹陡现的剑招下,他虽竭力招架,却仍不敌六郎玄天九式的莫测变化,顾上顾不了下,顾左则失右,被六郎横里一剑,寒光闪过,带出大片血雨,将两腿齐根切下,昏死了过去。

    第388章

    二当家,五当家见六郎竟然重创了自己兄弟,出剑之快,直如闪电惊虹,剑光过处,四当家双腿已断。又惊又怒两人联手齐上,熟铜锏和长剑向六郎猛攻。见到刀剑齐施,向自己砍下,六郎急忙将紫玉金彤剑圈转,剑光飘移不定,如风中柳絮,似云间飞羽,化出了星星点点的冷电精芒凤凰展翼般将两人的刀剑拨开。一柄紫玉金彤剑使得矫若神龙,自在腾飞,长剑挥洒中,圆转如意,变化诡奇,剑尖幻出千朵剑花,万点寒星,星罗棋佈也似的上下闪流,有时剑若长虹,纵横环绕,发出炫人心神的七彩霞光,有时剑如潮浪,层层叠叠,bào裂分出无数银环星点,如海龙掀涛,激起万丈波涛,似群龙争食,数道匹练般的剑光由浩瀚剑海中盘旋jiāo缠卷上,将二人紧紧困在这明灭不定,闪烁不停的无边剑网之中,芒彩合流中,万千光点如怒涌青天的银白海浪碎裂开来,一蓬又急又密的碎浪剑雨倾盆洒下,剑气丝丝,二匪头根本无法抵挡。

    过不一会儿,只听六郎喝了声道:「着!」

    一剑奇诡无比的刺出,如晴空万里,四望无云的长空突然闪过一道冷电,精芒一闪,剑光穿过五当家的护身剑网,飕的一声,一剑贯入喉咙,五当家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死这样快尤其是这神来一剑,毫无预兆,好像本来就在那儿,是自己自动将自己的喉咙凑上去的。见喉头鲜血直冒,他双目瞪大,一付不可置信的神情,咚的一声,倒卧黄土,就此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二当家亲见兄弟遭诛,心神大乱,手中熟铜锏狂舞,招不成招,盖天龙见了,心急如焚,吼道:“二弟稳住,大哥就来帮你了!”

    六郎冷笑道:“救人?你还是先救你自己吧!手中紫玉金彤剑吐出蛛网也似的大蓬星芒剑雨,如雨洒芭蕉,叮叮噹噹之声不绝,火花乱闪旋飞,二当家虽全力硬闯六郎佈下的绵密剑网,但两造功力天差地远,根本无法相比,盖天龙也无法闯得过六郎天罗地网般的剑幕。再听一声惨叫,盖天龙心中一沉,通体冰凉,不由得抬头去看,正好看见六郎真剑光一线,先将二当家右臂斩下,随即剑光横披,划过二当家咽喉,一颗毛头飞起,鲜血喷出丈来高,斑斑点点,落了一地血红。

    盖天龙大骇之下,顿起拼命之心,虎吼一声道:“小子!还我弟弟命来!手中长剑疯了也似的狂劈怒击,与六郎一阵快打,叮叮噹噹,如珠落玉盘,清脆玲珑,如金铃响风,又快又急。只一眨眼的时间里,两人已经互换了六七十次刀剑jiāo击,但六郎的玄天九式剑法刁钻,加上他功力深厚,居然在第十五剑上穿入盖天龙的刀光之中,陡然抛手弃剑,那柄剑顿时如脱手飞龙般电shè而出,只见寒光一闪而没,血花骤起,染红了盖天龙衣衫,脸面朝天,重重地摔倒地上,胸口上chā着一柄精光闪动,兀自发颤的长剑。

    苏蒙云若和碧眼狐狸惜惜双双赶到,苏蒙云若的生铜刀和碧眼狐狸惜惜的双刀对准盖天龙一起落下去,这个匪头惨叫一声,一命呜呼。碧眼狐狸惜惜从他胸口取出六郎的紫玉金彤剑,jiāo还到六郎手中,仰慕地说:“还你宝剑,大英雄。”

    六郎接过宝剑,冲她微微一笑,眼观大局,马匪的五个头领纷纷毙命,哪里还能抵抗?刀手们已经占据了上风,四小姐那边已经跳下箭塔,手舞三尖两刃刀,如同大刀切白菜一样,将马匪的后路掐断,直杀得这些马匪哭爹喊娘,有的经受不受打击,直接扔了兵器,跪地求饶。

    又进行了不到半个时辰,战斗终告结束,匪头全部毙命,小匪功两千人被抓了俘虏,还有一部分战死,一部分逃走,六郎命令将这些小匪先关押起来,然后对无敌等首领说道:“现在双龙山的马匪已经被我们剿灭,虽然还有一部分尚在逃亡,但是树倒猢狲散,这些匪兵也成不了气候了。现在我们趁热打铁,你们几个分头去,将这一代的刀站首领全都请到这里来,说是商议沙河郡今后政权的大事,要是有不来者,就是要与我们作对。”

    无敌等几位头领通过这一仗,对六郎佩服地五体投地,现在匪患以除,下一步就要商议如何对付沙河郡的官兵了,看来真的要将所有的刀手头领请过来,商议一下今后的大计了。

    事不宜迟,无敌和几位刀站的头领商议了一下,决定明天一早就分头行动,尽量说服所有的刀站首领,这沙河郡一共有三百六十多个大大小小的刀站,其中像56号刀站这样能够有四五百号刀手的刀站也有上百家,如果能够全部统一起来,那将是一股不小的势力,想到顷刻间就能在蒙古的腹脏纠集五六万人马,六郎不免为之心动,又与无敌等人详细地安排了纠集计划。

    第二天,无敌等人早早地动身,前往各家刀站颁布六郎的新政策,因为这些刀站平时都受够了蒙古人的压迫,暗地之下怨恨是有的,只是一直团结不起来,所以不敢滋事。现在六郎挺身而出,让无敌将刀站的首领聚到这里来开个碰头会。自己在想办法说服大家。

    六郎笑着挽起苏蒙云若走进木屋中,随手将她揽在怀里,抚摸着她的酥胸,心中暗道:“嗯,这小丫头按照年龄来算,早就该嫁人了,我也别让她等太久了。趁着今天这种好时候,真的得把她收房了!”

    苏蒙云若娇喘息息,被六郎摸得芳心狂跳,双膝酸软,几乎迈不动步子,被他半抱半拖地带到堂前,忽听他问道:“云儿,天气这么冷,我陪你一会儿?”

    苏蒙云若似有意,似无意地点头,六郎看着这位温婉美人,越看越爱,他张开双臂,将这温婉丽人抱在怀中,低下头,深深地吻在她娇嫩红唇之上,舌头微显霸道地伸进她的口中,与她的香舌激烈地缠绕在一起。

    六郎的手,熟练地伸到苏蒙云若的衣衫之内,抚摸着她的柔滑玉峰,身子也挤过去,紧紧挤压着她温软娇躯,与她温柔地缠绵在一起。许久之后,二人才分开,苏蒙云若靠在六郎的怀中,轻抚他的胸膛,喜悦的泪水,不住地从眼中流下。

    六郎抱着她,坐在地面的兽皮上,与她随便地说着闲话,无非就是一些相思情愫。这时,四小姐搀着醉醺醺的碧眼狐狸惜惜进来,见到苏蒙云若正坐在六郎怀中,不由得扑哧一笑。苏蒙云若有些难为情,马上就想推开六郎的怀抱。

    六郎却是死不松手,惜惜笑道:“六爷,原来你们躲在这里啊,我还要和你在干一杯,还有云妹子,你也不许躲起来的哦,人家还以为真是一位美郎君,暗恋了你好长时间呢,想不到你和我一样,也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