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323 章

第 32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低下头,吻住萧铭儿鲜红柔嫩的樱唇。

    “唔……”

    萧铭儿玉颊羞红如火,娇羞地轻启玉齿,”

    六郎,不可以这样……”

    六郎看着怀里这有着倾国绝色、千娇百媚的小佳人,那张秀美丽靥红通通的,一副楚楚娇羞、我见犹怜的可人娇态,不由得色心大动,再难收回。他伸出一只手按住了娇羞少女饱满坚挺的玉峰,只觉触手柔软娇滑、盈盈一握,轻轻一揉,就能感觉到那无比柔软玉嫩还带点青涩的处女蓓蕾。

    “嗯……”

    一声轻轻的羞涩的娇哼,萧铭儿芳心一颤,彷彿一瞬时一根柔软的羽毛从处女稚嫩敏感的芳心拂过,有一点痒,还有一点麻。

    萧铭儿又羞又急,长这么大还从末有过男人抚摸过自己,何况他抚摸的是一个冰清玉洁的清纯处女最敏感的圣洁椒rǔ,虽然隔着一层柔软的白衫。

    萧铭儿挣扎不脱,只好哀求,可六郎早已色心大动,如何肯放过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美貌绝色的清纯处女?他就这样耐心而温柔地揉抚着萧铭儿那美丽圣洁的浑身冰肌玉骨。娇美清纯的绝色少女给他揉得芳心连连轻颤,如被电击,玉体娇酥无力,酸软yù坠,萧铭儿娇靥羞红,俏脸生晕,她又羞又怕,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这样的酸、软。   冰清玉洁的处女芳心只觉他按在自己小巧坚挺的怒耸玉rǔ上的揉摸是这样的令人愉悦、舒服娇羞清纯的绝色少女王语嫣芳心一片混乱,不知何时开始沉浸在这强烈而从末有过的ròu体快感之中。

    纯洁美丽的处女一双晶莹雪白、羊脂白玉般的纤纤玉手渐渐忘记了挣扎,那修长雪嫩如洋葱般的的玉指变推为抓,她紧紧抓住那在自己圣洁美丽的玉rǔ上轻薄、挑逗的大手,一动不动。

    六郎高兴地感到怀里这个美艳清纯、千娇百媚、冰清玉洁的温婉处女渐渐放松了挣扎,处女那美丽圣洁的玉体紧张而僵直,於是他用手轻轻解开萧铭儿的衣带,yín邪的大手从萧铭儿裙角的缝隙中chā进去……触手的少女玉肌是那样细滑柔软、温润娇嫩,他轻轻摩挲着萧铭儿娇软纤滑的如织细腰,渐渐往下移去……抚过一层柔软的内裤下那平滑、娇软的少女小腹,经过那娇软盈盈、诱人贲起的处女yīn阜,他四根粗大的手指紧紧地按住了萧铭儿娇软火热、神密诱人的处女“玉沟”当他火热粗大的手指直接按在萧铭儿那紧张而敏感的滑嫩雪肤上时,萧铭儿一颗冰清玉洁的处女芳心“砰砰”直跳,似要跳出喉腔一样。六郎在萧铭儿纤腰上的“爱抚”已经令冰清玉洁的清纯处女狂热迷醉,当六郎的大手一路下抚,chā进萧铭儿的下身时,“唔……”

    一声娇柔、火热的香喘,萧铭儿忍不住娇啼一声,柔软的玉体紧张得直打颤。当她意识到刚才自己樱唇小口的那一声娇啼是那样的春意dàng漾时,少女又不由得娇靥羞红,俏脸生晕,芳心娇羞万般。

    就在这时,那只chā进萧铭儿xià tǐ的邪手开始轻轻的,但又很老练的活动起来,“唔……唔……嗯……唔……唔……”

    萧铭儿连连娇喘轻哼,那强烈的刺激令少女又愉悦、又紧张,一双雪白如玉的小手紧张地抓住那只在她圣洁的下身中“羞花戏蕊”的yín手,一动也不敢动,美貌绝色的少女一颗清纯稚嫩的处女芳心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身在何处。“六郎,不要啊。”

    六郎这个常偷香窃玉、採花折蕊的老手耐心而温柔地、不紧不慢地挑逗着怀中这个含羞楚楚、千娇百媚、清纯可人的绝代佳人,他不但用那只chā进萧铭儿下身的手抚摸、揉搓,更把头一低,张嘴含住她饱满的怒耸玉rǔ,隔着柔薄的白衫找到那一粒娇傲挺立的“花蕾”伸出舌头轻轻地舔、擦……

    萧铭儿酥胸上那一团坚挺柔软的“圣女峰”被他舔得濡湿不堪,给他这样一轮轻薄挑逗,直把萧铭儿“弄”得犹如身在云端,娇躯轻飘飘的,秀美挺直的娇俏瑶鼻连连轻哼细喘:“唔……唔……唔……你、唔……唔……嗯……唔……唔……唔……嗯……唔……啊……”

    那强烈的酸痒刺激直流遍全身每一处玉肌雪肤,直透进芳心,流过下身,透进xià tǐ深处。

    在这强烈的ròu体刺激下,那下身深处的子宫“花芯”一阵痉挛,修长玉美的双腿一阵紧张的僵直,一股温热粘稠的滑腻液体不由自主地从王语嫣那深遽的“花宫”内阵阵漫涌出来,直流出处女的yīn道,湿濡了萧铭儿那温软娇滑的神密下身。

    萧铭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流出了xià t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反正那一定是很羞人的、很髒的,美艳绝色、清纯可人的小佳人娇羞得一张如花丽靥更艳红了,芳心含羞脉脉,不知如何是好。

    六郎只觉怀中这个千娇百媚、玉洁冰清的绝色小美人儿的娇喘越来越急促,不知什么时候chā在萧铭儿下身的手所触的少女内裤已火热湿濡了一大团,舌尖所触的处女那粒最娇嫩敏感的“蕾尖”也好像大了一点、硬了一点,而他自己看到怀中这丽色娇晕、楚楚含羞的绝色清纯的妻姐那娇羞晕红的桃腮,那美丽多情的如星丽眸含羞轻合,一具处女柔若无骨、娇软雪滑的美丽玉体如小鸟依人般搂在怀里,鼻中吻到美丽清纯的可人少女那如兰似麝的口香以及处女特有的体香,也不由得yù焰高炽。

    六郎毫不犹豫地抱着这绝色娇美、清纯秀丽的小美人儿将她压倒在床上,萧铭儿美眸羞合、丽色娇晕,花靥羞红,芳心娇羞万般,只有如小鸟依人般依偎在他怀中,六郎像抱一只雪白温驯的小羊羔一样,千柔百顺地被他抱着。六郎色心已起,只见他的手轻轻解开萧铭儿的上衣扣子……

    萧铭儿娇羞无奈地求道:“不,……别……别这样!”

    可六郎哪管这些,只见他褪下萧铭儿的外衣,绝色美丽的少女露出了她那雪白娇美的粉肩,一条雪白的胸兜下,高耸的玉rǔ酥胸起伏不定,玉嫩纤滑的柳腰…… 萧铭儿的央求声中,六郎的手轻抚在那雪白娇滑、纤细如柳的玉腰上……触手的雪肌玉肤,晶莹剔透,粉雕玉琢,柔滑娇嫩,娇美如丝帛,柔滑似绸。

    六郎的手就这样轻轻抚摸着绝色少女娇美如花瓣一样的雪肌玉肤,yín想连连。美艳不可方物的萧铭儿又急又羞,芳心娇羞万般,她还是一个纯情处女呢!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从末有过异xìng触及,六郎的手一触到她娇嫩的冰肌玉骨,立即全身不由自主地一阵颤粟,娇美如花的绝色丽靥胀得通红,芳心娇羞无限……

    一阵不间断的长吻后,六郎的嘴离开了温柔的朱唇,在光洁的脸上和脖子上乱拱起来,双眼不失时机的欣赏着秀美的女体。萧铭儿那翘挺高耸的处女椒rǔ在他的一双手掌下急促起伏着……

    六郎分开萧铭儿的雪白玉腿,只见处女yīn阜上芳草如茵,粉红可爱的柔嫩玉沟边,一点点rǔ白晶莹的少女蜜液渗出了处女伊甸园……他知道这个千娇百媚、秀丽清纯的绝色处女妻姐春心已动。搂住萧铭儿雪白玉美的胴体,让她两条浑圆玉滑的修长雪腿分开骑在自己的腰上,把xià tǐ向处女的玉沟顶去……

    蓦地,一根又粗又长的梆硬的“大东西”直chā进萧铭儿的下身,“啊!……”

    一声娇呼,萧铭儿娇羞万般,娇靥羞红如火,她本能地想夹紧玉腿,不让那羞人的“大东西”闯进“玉门关”可是,她那双优美修长的纤滑玉腿已被六郎抓住,并被大大的分开,并且由於那东西沾满了下身流出的处女“花蜜”以及这个绝色娇美、清纯秀丽的小佳人下身已是湿润yín滑一片,所以那根粗大、梆硬的滚烫ròu棒很顺利地就顶开了萧铭儿的“玉门关”六郎把他那硕大无朋的guī tóu顶开了萧铭儿虽然紧闭但已yín滑湿濡的处女yīn唇,并套进了美貌清纯的绝色处女萧铭儿那火热而紧窄异常的贞洁yīn道口,粗壮狰狞的火热ròu棒紧胀着那滑软娇嫩、yín滑狭小的“玉壁ròu孔”双手不停的推拒着。

    一头chā入了萧铭儿的体内,六郎马上感觉到了一种紧迫的压逼感。经验告诉他,这是从未有过xìng经验的处女yīn道,必须刚柔并济,他没有强行地将ròu棒往里chā去,而是停留在萧铭儿的yīn道口慢慢地旋转研磨。guī tóu的前方有一道细薄而有弹xìng的膜,在guī tóu的持续压力下绷紧到了极限,六郎明白到今日“盛宴”的主菜上桌了,那就是进入萧铭儿体内最后的一道屏障——处女膜。

    六郎不断下压的躯体随着ròu棒的不住前进,萧铭儿秘洞内的薄膜不住的延伸,虽然处女膜仍顽强地守卫着萧铭儿的桃源圣地,可是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再也撑不了多久了。

    绝色尤物初落红,美貌佳人才破瓜。

    如花玉人开苞落红,纯情处女娇啼呼痛,六郎已深深地进入绝色处女郭襄那美丽圣洁的身体内,那根“大ròu钻”已硬梆梆而火热地塞满萧铭儿那娇嫩紧窄无比的处女yīn道。

    “铭儿姐姐,我终于得到你了。”

    六郎兴奋地说道。

    萧铭儿似兴奋,也似难受的扭动着身子。“六郎!快¥”六郎的心头涌起了说不出的快感,兴奋驱使下,开始缓慢而有力地抽送起深没入底的ròu棒来。

    随着大ròu棒从萧铭儿内拔出,六郎看到了缠绕在棒上那鲜艳夺目的鲜红血丝一滴滴的溅落在地上──那是萧铭儿的处子之血!六郎又将它笔直地chā到萧铭儿秘道的最深处,ròu棒将萧铭儿鲜嫩的秘道完全贯通了。

    因为用力的缘故,guī tóu撞击在光滑的宫颈口上,六郎清晰地感觉到了蜜壶因此而产生的震颤。他又将ròu棒往外拔出了一点,更加用力地向内chā入,萧铭儿鲜嫩白皙的身子几乎和蜜壶一样震颤起来。两片粉红色的玉门早已因为强行的挤压而变得通红和绷紧,细圆的花园口被巨大的ròu棒极大的撑开了,细嫩的粘膜因为ròu棒的抽chā,时而苍白时而通红,几丝鲜红的处子血夹杂在大量透明的爱液中,顺着花园口一直流到雪白的大腿两旁。

    六郎不由得紧紧抱住她雪白的臀部,起劲地抽送起来。guī tóu一下接一下的撞在鲜嫩的花芯上,曲张的ròu棒血管摩擦着萧铭儿细嫩的粘膜发出了yín糜的声音。 一阵刺痛过后,一种愉悦而舒心的快感从那紧紧缠夹着硬梆梆的“ròu钻”周围的yīn道膣壁传来,流遍全身,直透进芳心脑海,那种满满的、紧紧的、充实的感觉,那种“ròu贴ròu”的火热的紧迫感,令萧铭儿忘记了开苞之痛、落红之苦,代之而起的是强烈的ròuyù情火,美丽纯洁、清纯绝色的萧铭儿娇靥羞得火红,芳心娇羞万般,玉体又酥又麻,秀美艳丽的小尤物痴迷地享受着这种紧胀、充实的快感。

    一百余次深入之后,六郎忍不住将一腔滚的精华尽情喷入萧铭儿深处……

    和谐期间,有些过火的内容,已经删掉,大家要是想看没有删节的全文,请来 全本订阅本书。然后加我QQ:索要不删合集。注意: 当月获得的鲜花当月必须投完,次月将清空所有鲜花!大大们,鲜花不能积攒,请你投鲜花,支持本书!谢谢。和谐期间,有些过火的内容,已经删掉,大家要是想看没有删节的全文,请全本订阅本书。然后加我QQ35888888索要不删合集。注意: 当月获得的鲜花当月必须投完,次月将清空所有鲜花!大大们,鲜花不能积攒,请你投鲜花,支持本书!谢谢。

    90007^^^^^^^^^^^^^^^^^^^^^^^^^^^^^^^^^^^^^^^^^^^^^^^^^^^^^^^^^^^^^^^^^^^^^^^^^^^^^^^^^^^^^^^^^^^^^^^蒙古:

    第379章

    沙河郡,乃是蒙古最西部的一个州郡,与冰雪寒国相邻,这里的猎手都被称为刀手,沙河里淘宝,就是他们的职业,赖以为生的职业,苏蒙云若似乎更喜欢这种平凡而刺激的生活,皇宫内的勾心斗角,明争暗斗,至今还让她心有余悸,她宁愿将自己化装成假小子,浪迹沙河,魂埋大漠,一辈子都过这种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浪迹生活,也不愿再回到那个让自己肝肠寸断的蒙古皇宫。

    数月前,她失去了父亲,一个月前,又失去了兄长,宫廷里的腥风血雨,已经让这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受尽了心理上的折磨。她选择了逃离皇宫,宁愿过这种颠沛流离的浪迹生活,也不愿再面对皇宫内无情的杀戮。

    每日每夜,总是这样,风狂似刀,挟砂裹草,难得一停。一直翻翻滚滚吹向远天天际,像不绝之江海,一浪一浪,没有尽头。灰黄苍茫的大地永远像披着厚重的黄色大衣,黄色单调的色调。而那风沙中天空的太阳和月亮永远是朦朦胧胧的,仿佛藏身于重重幕纱之中的绝世女子,叫人想看而看不真透,心里像撒了把火一样的。

    手中生铜刀灰绿色光芒一闪,硬生生切入那沙河骷髅狼兽跳跃在空中因此空门大开的胸膛,骷髅狼哀嚎尖叫,那本来就要迫贴上来的两点绿油油如磷火的双眼,顿时彻底地黯淡下去。苏蒙云若运力一掌拍去,本来有如小牛犊一般大小的沙河骷髅狼顿时骨架松散解构,哗啦声中纷纷掉落在大地沙尘之中。

    那堆骷髅兽狼的骨架一掉落下地,茫茫风砂吹来,眼看瞬间便要被掩埋无踪了。苏蒙云若手中厚重生铜刀突伸崩去,散白碎骨震飞,一颗发散着灰色光芒的骨珠便自骨堆中显露出来,晦涩昏暗的光芒,看得到一些灰色光质在骨珠之内缓缓流转,大小如常人之拇指,他心里顿时微微一喜。

    生铜刀刀尖黄澄澄的,一个轻挑,那灰色骨珠便圆溜溜地出现在刀身上,苏蒙云若猛地翻腕回收,生铜刀幻出一个刀花,在黄沙狂风要再次吹落骨珠的刹那,空空右手五指dú蛇一般探伸,却是将这骨珠捏住了,凉生生的有种独特的yīn寒之力。

    将沙河骷髅狼骨珠收进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