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307 章

第 307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六郎用手轻轻指了指墙壁,道:“这里墙是木头的,我们挖个孔不就看到了吗。”

    六郎说着,穿了衣服起来,慕容雪航对六郎的所作所为不太感兴趣,翻了个身,径自钻到被子里面睡起来。

    六郎来到外间屋中,将挑灯花的铁签子拿过来,在油灯上面烧烤了一会儿,等到铁签子变红之后,就直接对准墙壁上面的穿上去,顿时将木板墙穿了一个小孔出来,六郎嘿嘿笑了两声,将眼睛瞄准小孔朝隔壁房间瞧过去。

    眼前的情景,让六郎有些血脉怒张,尽管身边美女无数,但还是头一次这样偷看到别人做那事,床榻上一男一女正抱在一起,用男上女下的姿势进行着那种男女之间最为普遍的游戏,这对男女正是今天回来时候在楼梯口遇到的那一对男女,女的小巧玲珑,一身嫩白的肌ròu,放佛能够捏的出水来,男的又笨又壮,动作起来。

    因为距离较远,加上小孔不大,六郎看的不是很清楚,慕容雪航低低叫了一声:“六郎,看够了没有。”

    六郎笑嘻嘻点头,正要扭身回来,突听那边有人喝道:“三娘子,你浪够了没有,别忘了明天我们还有正事要做呢。”

    那小女子娇声道:“怎么,你吃醋了吗?有本事你自己来满足老娘啊,格格!”

    六郎惊奇,心道:“听刚才说话声,可不似那个傻大个子说的啊,因为傻大个子就面朝着自己,要是他说话,自己一定能够看到他张口,可是没有啊,难道这屋子还玩两龙一凤的恶心游戏?”

    心里奇怪,六郎就忍不住再仔细瞧过去。

    “三娘子,老子要不是因为练那个锁骨神功,哪里会弄成现在这样子,别忘了我是为了帮你报仇,才这样的,你要是有良心的话,就应该考虑照顾一下我的面子,毕竟我可是你的丈夫啊,你就这样当着我的面,与傻兄弟乱搞,一次也就罢了,居然还这样上瘾,你真是个**。”

    六郎终于看清楚,说话的人现在正躺在床头的摇篮里。

    摇篮里一般情况只能睡得下不满三周岁的婴儿。

    说话之人,就是这个样子。

    衣服幼稚的面孔,却cāo着chéng rén的话语,尽管躺在摇篮里,六郎已经断定他不是个小孩。

    女子嗯了一声,道:“地灵魔,老娘的兴致已经上来了,你总应该让我完了这一次吧!旺旺,再加把劲,姐姐马上就要爽了。”

    傻大个子唧唧歪歪不知道说些什么,在一阵剧烈的冲刺中,二人一起瘫软下来。

    女子将傻子推开,将锦被盖在身上,对那摇篮里的‘婴儿’道:“地灵魔,明日我们准时赶到龙腾客栈,到时候,逍遥四仙会亲自跟我们街头,将情报送完之后,我们再火赶往五色联鹰堡,向楚大人汇报,争取下个月……”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

    然后对面熄了灯。

    六郎轻者脚步,回到卧室,将刚才自己看到的情况将给慕容雪航听,慕容雪航也十分吃惊,道:“我早就怀疑这个女人不简单,三娘子?逍遥四仙,恩!这些人好像都是回鹘的高手啊。”

    六郎道:“看来回鹘也有所行动了,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计划,可惜后面的话,她没有直接说出来。”

    慕容雪航想了想道:“他们究竟想干什么?我们明天也去一下他们说的龙腾客栈不就知道了吗。”

    六郎道:“好极!”

    说完,钻入被中,顺手将慕容雪航滑腻的香躯抱在怀中,六郎搂着她柔软的身躯,鼻中充满了醉人的体香,英雄不由牢牢的顶着她的**,凑到慕容雪航耳边道:“航,似乎还能来一回合呢!”

    慕容雪航的娇躯越来越软,体香也越来越浓郁,昵声道:“六郎,妾身是心有余但力不足,人家用嘴伺候你,好吗?”

    六郎点了点头,将她抱入怀中。慕容雪航盈盈在身前跪下,粉脸微红的松开六郎的腰带。帮助六郎将衣衫脱下,隔着底裤握住英雄揉动,媚眼如丝地道:“六郎,你偷看人家了!”

    六郎微微一笑,轻佻地拧了拧她晕红的脸蛋,道:“实在没趣,那女子比你差多了,还自称老娘呢,我是因为想到你,才会这样厉害的。”

    慕容雪航双手压住英雄两侧,英雄的轮廓在底裤上清晰的显露出来,她侧头轻轻咬住,然后沿棒身刮动,明媚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六郎。六郎心中yù念大起,瘙痒的快感不断从xià tǐ传至,英雄分泌液体弄湿了前端。

    慕容雪航缓缓拉下六郎的底裤,英雄一下子跳了出来,长矛一般在空中挥舞。她娇媚的瞟六郎一眼,紧紧握住了棒身,紫红的玉茎和她白玉般的小手形成鲜明的对比。

    感受着六郎的灼热,慕容雪航玉手逐寸挤压,六郎忍受着强烈感觉,却坦白地吐出滴滴津液,慕容雪航伸出舌尖,尽数接了过去,粘稠的yín液拉出长长的细丝。她故意yíndàng放纵地凝望着六郎,眼神中充满笑意,慢慢俯身将英雄尽数吞入口中。温暖湿润包裹了肿胀的玉茎,将ròu丸握在手中,轻轻挤压,六郎感觉剧烈的快感冲击着全身,精关摇摇yù坠,似乎很快就会开始bào。英雄不安分地跳动,慕容雪航却又将它吐了出来,转而将两颗ròu丸含入口中。火热硕大的玉茎在她脸上摩擦,六郎挺出下身,闭目体会着那yù死yù仙的快感。

    慕容雪航再从玉茎根部开始,用贝齿逐寸轻轻啮咬,微微的痛楚混合着强烈的快感,一阵阵的袭来,六郎忍不住出断断续续的呻吟。慕容雪航嘴角露出微笑,咬住六郎肿胀至疼痛的硕大**轻轻拉动。六郎不由就低身体,顺应着她的动作,心中更似要喷出火来。她玩耍片刻,娇媚的看六郎一眼,松开小嘴握住玉茎的根部,在龟棱与尖端用舌尖用力刮弄。酥麻瘙痒的快感在前端强烈的似乎快要麻木,玉茎前端膨胀得好似撑开的伞。

    慕容雪航不再挑逗,双手抱住六郎的腰,张嘴将玉茎含入用力吮吸。六郎按住她的螓,虎腰摆动,让英雄进进出出,慕容雪航紧紧含着,喉间出朦胧的娇哼,六郎只觉得xià tǐ又痒又麻,大喝一声,股股浓稠的精华掠出略微痛楚的马口,带来狂潮的快感,两腿却微微颤抖,有些酸软无力。

    六郎搂着她道:“乖宝贝儿,谢谢你啊!”

    慕容雪航埋在六郎怀中,慵懒地翻身过去,道:“六郎,我困了。”

    六郎贴身搂住她,柔声道:“航,我们睡吧,明天跟着他们见机行事。”

    慕容雪航点点头,呼吸平静下来,立即进入了深深的睡眠。六郎舒展身体,大大的伸了个懒腰,也沉沉睡去。

    第354章

    第二天清早!

    号pào!如鼓点般密集的号pào!

    战鼓!如一浪一浪的惊雷紧随着号pào隆隆乍响!

    号角!悠长激亢,仿佛战龙在野地嚎叫!

    碧空如洗,阳光灿烂!

    如雪的刀qiāng铺满了凤凰城东城门外的空地,刀削般整齐的队伍围场分列,人马肃立,旌旗漫天。云罗骑马将自己的军队巡查了一遍,将战马勒住,高声喝道:“西凉的勇士们!现在辽军就在数十里外,他们要侵占我们的草原,他们要抢夺我们的牛羊,他们还要掠走我们的姐妹,你们答不答应?”

    “不答应!”

    三万人整齐的回音,足以震撼天地,那响亮的回音,惊起邻近的一群飞鸟。

    “今日,我们势必要将辽军赶出我们的草原,勇士们拿起你们的武器!”

    云罗率先抽出宝剑。

    在一轮红日的照耀下,丝绸做成的帅旗流光溢彩,鲜红硕大的“李”字在劲风中高傲地俯瞰着脚下的精兵强将,向所有人昭示着它无可比拟的至上地位。在两根威风八面的豹尾牙门旗下,四小姐手持三尖两刃刀,身罩云盔凤甲端坐马背之上,正在静候云罗的命令。昨日已经得到探报,辽军已经计划今日将大军开赴到凤凰城外,打算围困凤凰城。所以云罗采取主动出击,利用突袭将辽军一举击垮。

    三千赤虎神兵在主将阿斯兰和副将朱九成的指挥下,已经严阵以待,随时可以随大军出击。

    “西凉!西凉!必胜!必胜!”

    一见令旗晃动,士卒们墩qiāng击盾齐声呐喊,声势逼人,将号pào、战鼓、号角都盖住了。“西凉!必胜!”

    四小姐与云罗的四员副将,紫菱、白雪、金荷、青屏率领一万五千黑衣黑甲的玄甲营重骑,除了铁盔上高耸的帽缨和挺立的长qiāng上飘扬出的两点纯白外,整个玄甲营就是一片淤黑的沼泽,吃人不吐骨头的沼泽,重厚而狰狞,是所有与西凉为敌之人的噩。八千玄甲重骑是整个武威军的大槌,每个骑兵都穿戴着沉重的明光铠,他们身体的各部分包括手脚关节都囊在精致的甲片里,他们胯下的战马都是精选的西凉高头大马,同样包裹在密密匝匝的铁甲里,当这样的重骑挺直如林的长qiāng排成菱形冲锋队型横扫过战场时,就像草原上刮起的黑风暴,只会在身后留下流血漂橹,伏尸遍野。

    在玄甲营最前面,是剽悍的三名旗手,左手一人手里持玄甲营营旗,上面绣有一只黑色麒麟;右手一人手里持白旗一面,上书四个大字:西凉精锐,字字鲜红如血,笔画凝重凶悍,正如玄甲之势;中间一人高挚的大旗,是今日众人瞩目的焦点,那就是西凉军的蟠龙军旗,虽然旗杆已经略略有些老旧,上面的金龙身上还有砍削的伤痕,丝绸的旗面也被岁月褪色,但这一切并没有抹杀它独有的分量,反而更衬出它浓厚的功勋和骄横的锐气,这就是号称天下精兵之最的西凉军的气势!

    在前三排玄甲重骑后面是同样黑衣黑甲的骑弩手,他们虽然披甲比不过前排累累重甲的重骑兵,但他们手里的劲弩却是撕开敌方军阵的第一击,没有人愿意在遭受痛苦的弩箭打击后,再被铁甲重骑所蹂躏。

    云罗亲率八千虎豹营居中军。

    飞虎旗下耸立的是雪亮的陌刀,没有哪个营团像虎豹营那样,集中了那么多骁勇的陌刀队,横行西域的马匪们对这支所向披靡的陌刀队无不闻风丧胆,当如墙而进的陌刀手切进敌阵时。基本上就宣布了战斗的结束,杀戮的开始。陌刀之下,冤鬼无数,陌刀之威,有进无退!和玄甲营一样,左厢也是绣有四个红字的白旗,“神威无敌”四字个个如豹眼般鼓起,此旗与右厢的虎豹营飞虎营旗并立,迎风招展,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绣有“凤翔九天”四字白旗下的,无疑就是以防守远shè闻名的凤翅营了,不要被它娇艳的金凤营旗所迷惑,这里集中了大部分西凉军精锐弓弩手和近战格斗高手,前三排站立的是手持各式弩机的弩手,后面是两排带甲的刀斧手,最后两排是负刀夹棍的弓箭手,漫天飞舞的箭矢足以幻化出绚烂的凤翔九天,森严犀利的箭阵每次都是玄甲营强有力的克星,凤翅营因此曾经三年保有蟠龙军旗。去年终于被玄甲营夺走,现今全营七千将士正摩拳擦掌,企图一举歼灭来犯的辽军。

    三千赤虎神兵排在最后面,进过特殊训练的赤虎,虽然现在温顺的像个小猫,一旦听到主人进攻的号令之后,就会疯狂的恢复吃忽的凶残本xìng,这支部队若是冲进敌军的大阵,就算敌军人数再多,也会不战而败。

    就在今天早上,耶律洪多也传下将令,大军开赴凤凰城,他已经没有时间和理由再等下去了。

    前些日子,他之所以按兵不动,就是在等待前来助阵的司清苑,想利用司清苑的神形百变来对付云罗的赤虎神兵,不过一连过了这么多天,一直没有司清苑的消息,而且他已经接连收到辽穆宗的三道谕旨,辽穆宗现在亲临饮马川玉提关北面最重要的城市正在调集大军准备与蒙古开战,急需耶律洪多这儿的战斗快些打响,好实现大辽三路齐,势如破竹的气势。

    耶律洪多最天晚上亲自询问了沈天豪,沈天豪也说不出自己的亲家司清苑为什么迟迟不到的原因,结果耶律洪多大雷霆,斥责沈天豪贻误军机,传令推出辕门斩!幸亏程世杰说情,耶律洪多这才饶沈天豪不死,却打了他二十军棍,因为考虑到今天可能有仗要打,否则的话定会打他八十军棍。

    尽管这样,挨了二十军棍的沈天豪也是被打的皮开ròu绽,好在他自身有一些功夫,加上皮糙ròu厚,今天早上顾不上疼痛,早早爬起来,看到儿子沈俊虎还没有过来,不由得心中生气,原来去青城山请司清苑出山助阵的时候,沈天豪还想到了司清苑xìng情高傲,生怕请不来,所以让沈俊虎和岳灵灵一起去,谁知他们夫妻闹矛盾,结果沈俊虎一个人去了。女婿请丈母娘出来助阵,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可沈俊虎偏偏没有办成这件事,导致自己不仅在王爷和侯爷丢了面子,还白挨了这二十军棍,沈天豪心中生气,就到儿子营房来催他快些准备上战场。

    结果来到沈俊虎的军帐后,居然现儿子和他的书童喜儿竟睡在一起,而且动作十分暧昧,沈天豪顿时怒火冲天,骂道:“逆子,你干的好事!居然与这儿妖人干出这种事情来。”

    沈俊虎不肖道:“父亲,这是我的私事,你不要管。”

    沈天豪怒道:“要是平日我就不管你了,可现在是什么节骨眼上?你宠爱喜儿这小王八蛋,冷落了岳灵灵,定是她知道了内情,然后才不帮助你去请她的母亲助我军打仗,现在耶律王爷怪罪下来,要不是侯爷替我讲情,我早就被军法处置了。你这逆子居然还说不要管你,看我不先杀了这小王八蛋。”

    不等沈俊虎大营,沈天豪抽出宝剑,对准喜儿胸口一剑刺过去,喜儿闷哼一声,顿时口中冒血,瘫倒下去。沈俊虎见到父亲居然杀了喜儿,顿时恼羞成怒,也不顾没穿衣服,抄起自己的佩剑,就要与喜儿报仇,沈天豪骂道:“逆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