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306 章

第 30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么美丽的小娘子也要去拿剑杀人!”

    六郎心中好笑,问道:“你老哥不就吃这行饭吗,买剑的人越多,生意越好啊!”

    老板不屑道:“如果没有人来买剑,我打些锄头耕犁却也饿不死。”

    六郎深有感触到道:“原来,人人你都向往和平啊,可那你干嘛要打剑来卖呢?”

    老板道:“你莫要想以此套近乎,那剑五十两银子一把,一分也不能少!”

    慕容雪航刚要掏银子,忽然瞧见老板眼睛上面的烫伤,道:“老板,你的眼睛是不是在打造兵器的时候烫伤的?”

    然后又道:“剑我要两把,银子一两也不会少你,但眼病却可以替你免费治疗,如何?”

    老板疑惑地看着慕容雪航,皱眉道:“先说说你的治法?”

    慕容雪航道:“汤剂会慢一些——肝开窍于目,如用银针以泻法扎你晴明、合谷、太冲、太阳四穴,此为‘开四关’手法,去除你肝胆经热dú,再配合耳针放血,当可缓解你眼中症状。”

    老板晒道:“你说的倒容易,看你年纪轻轻,能有多少经验?”

    慕容雪航微笑道:“医道精深博奥,经验的积累固然重要,我并不是什么神医,但是以前我们家有位亲戚,患了与你一样眼病,就是这样治好的,你要是相信的话,可是照我说的试一下。”

    老板迟疑了一下,叹道:“好吧,我就试试。姑娘你真是好心人啊。”

    老板为慕容雪航挑选了一把趁手的宝剑用柔软的细布包裹起来,慕容雪航付了钱,问道:“老板,听你刚才的口气,好像对现在的战乱很是伤心啊。”

    老板叹口气道:“我的两个儿子,刚刚死于前不久的叛乱。”

    六郎惊讶道:“叛乱?”

    老板叹口气说:“他们俩都是当兵的,这望江城原本是河西路宣抚使斯罗大王的辖区,因为这儿的守将暗中被回鹘人收买了,所以就打算在这儿搞政变,可是却被西凉节度使李德明暗中知晓了,就星夜来大军,与叛军展开了激战,如今叛军已经清楚,我的两个儿子……哎!就以叛军的名义不明不白的死了,连个烈士都算不上,可他们都是老实本分之人啊,将军执意背叛,作为小兵又有什么办法啊?”

    六郎叹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如此说来,你的两个儿子似的是有些冤枉,都怪那望江城原来的守将,好端端非要投降回鹘。”

    老板叹道:“回鹘?回鹘现在兵强马壮,大军足有上百万,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打过来,望江城只有一万兵马,李德明也只过有不足二十万兵马,想抵抗回鹘,真是不容易啊!我们这些寻常百姓,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些有钱的人家,都把家搬走了,望江城迟早会有激战的。”

    六郎心情沉重,与慕容雪航走出铁铺,回到客栈,六郎道:“李德明不经朝廷允许,私自占领了望江城,他到底是什么居心呢?会不会是他与回鹘已经有了默契,想要做些惊天动地的大事?”

    慕容雪航道:“没有见他的面,我不敢妄加猜测,总之,李德明不似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啊。”

    第352章

    六郎叹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如此说来,你的两个儿子似的是有些冤枉,都怪那望江城原来的守将,好端端非要投降回鹘。”

    老板叹道:“回鹘?回鹘现在兵强马壮,大军足有上百万,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打过来,望江城只有一万兵马,李德明也只过有不足二十万兵马,想抵抗回鹘,真是不容易啊!我们这些寻常百姓,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些有钱的人家,都把家搬走了,望江城迟早会有激战的。”

    六郎心情沉重,与慕容雪航走出铁铺,回到客栈,六郎道:“李德明不经朝廷允许,私自占领了望江城,他到底是什么居心呢?会不会是他与回鹘已经有了默契,想要做些惊天动地的大事?”

    慕容雪航道:“没有见他的面,我不敢妄加猜测,总之,李德明不似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啊。”

    回到客栈, 六郎有些累打算回房间休息,在楼梯口正好碰到一位女客人,她一身的粗布蓝群,生姿容俊美,身形娇小,身后跟着一个壮硕魁梧,相貌痴呆,走路的样子也左撇右的大个子,这些日子,六郎见过的美女太多了,对她也没有太在意,可是慕容雪航对她却稍加留意了一下。

    回到房间,六郎仰倒在软榻之上,慕容雪航坐到他身边说:“六郎,刚才那个从楼上下来的女子你看到没有?”

    六郎半闭着眼睛,道:“呵呵,你是不是又想帮我收一个?”

    慕容雪航呸了一口,道:“你就知道这个,我是问你,有没有觉得她有些不对劲?”

    六郎拍拍脑袋道:“她长得什么摸样我都忘记了,不过胸脯倒是挺高的。”

    慕容雪航道:“六郎,你看女人先看人家的胸脯吗?”

    六郎笑道:“那不一定,除非长得漂的漂亮,我才会看。”

    慕容雪航将闻香绵软的娇躯靠到六郎身上,道:“那个女子,虽然穿着极为普通的粗布衣衫,可是她手腕上的手镯却是上好的绿玉手镯,而且她走路的时候,脚步放得非常轻,这不是普通农fù走路的样子和习惯,她一定是乔装改扮,刻意掩饰了自己的身份。”

    六郎道:“说的有道理,不过这与咱们有什么关系?或许人家为的是出门在外安全一些,要是浑身绫罗绸缎,非要遭遇土匪抢劫不可,我们不管她。”

    说着,六郎将慕容雪航往上一拉,就吻上她的香唇。

    慕容雪航抿嘴笑道:“六郎,刚从骊山出来,你就又要了吗?”

    六郎深深吻了一口,道:“是啊!尤其我最想要的就是你。”

    慕容雪航低笑道:“可是我现,你对我师父也很热情啊。”

    六郎认真道:“治病救人嘛。”

    慕容雪航哼了一声,道:“花言巧语,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六郎邪恶一笑,道:“说实话,我以后还要好好利用她们一家呢,所以要多多疼爱她们一点儿。”

    “不过,……司姐姐那一对宝贝却真是迷人啊。”

    慕容雪航娇声哼了一声,未说话,却将柔软的酥胸顶上来,六郎立刻心领神会,大手解开她胸前的衣衫,将那一对丰满的玉峰捧出来,放在鼻尖嗅着,慕容雪航又将身子往前凑了凑,用温软的玉峰摩擦着六郎的鼻子,问:“香不香?”

    六郎狠狠吸一口气,道:“好香。”

    六郎捧住那一对雪白饱满的玉峰,连吃好几口,道:“航,你师父身上确实有许多优点,需要你学习啊。”

    慕容雪航微笑道:“洗耳恭听。”

    六郎道:“先就是她驻容有术,别看上了一些年纪,却依旧风韵不减当年,尤其身上的肌肤更是比少女还要稚嫩。”

    慕容雪航道:“是啊,师父她很注意保养的。”

    六郎嘿嘿笑道:“不过我相信你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慕容雪航明白六郎的意思,道:“我一定会的。”

    六郎一把将她搂到身前,又重重吻上香唇,手往下移,大力搓揉她丰厚的两片臀ròu。慕容雪航酥胸剧烈起伏,一面扭动着身子,她已经有些神智迷乱,浑身白玉般的肌肤变成了娇艳的粉红,美目紧闭,秀眉微颦,娇躯随着六郎的挑拨阵阵的颤抖,桃源圣地的嫩ròu变成鲜艳的红色,不住地抽搐。

    见已把她逗的如此厉害,六郎忙将灼热紫红的英雄牵引至翕开的蜜唇间凹陷处。慕容雪航接触到六郎的刚强,**前挫,六郎就势将英雄头刺入熟识的秘道,只觉一片火热湿润。

    慕容雪航唔地一声,长长的舒了口气,六郎知她甚是难受,一刻也不延误地抽动起来。慕容雪航瘫软着身体只知呻吟,六郎翻身压上她绵软的身子,慕容雪航拥住了六郎火热的身躯,凑上娇艳yù滴的红唇。六郎低头含住了轻轻啜吸,她乖乖地吐上香津。

    二人的真气通过口唇与xià tǐ的吻合循环的奔腾起来。慕容雪航缓缓吞下六郎渡回给她的唾液,yīn阳二气jiāo感,六郎觉得在蜜壶中的英雄更加粗大,坚硬笔直的如同通红的铁棍,仿似浑然一体,感官好象回到了和师傅对剑的一刻,丝毫不漏地明了自己体内的情况。

    慕容雪航觉察到了六郎的变化,挺动腰肢吞吐滚烫的英雄。六郎一面保持心湖的明净,一边含住她的小舌头,xià tǐ大力的挺动。不一会儿,慕容雪航就泄了起来。两人的小腹间成了湿漉漉的一片,随**出滋滋的响声。

    六郎紧搂着她的身体保持姿势不变,待她**过后催动内息,让真气在两人体内搬运大小周天,慕容雪航的香舌和自己深深占据她体内的英雄成为两人真气间的桥梁,内息的奔腾、气机的感应,元神的共融产生了不亚于jiāo欢的快感,慕容雪航的先天玄yīn和六郎的元阳互济互补,彼此壮大,循环往复。

    六郎心中暗喜,“航姐姐,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五象归元啊?”

    慕容雪航道:“只要勤加练习,迟早都会办到的。”

    六郎嗯了一声,真气搬运六大周天后吐出了她的香舌,慕容雪航明媚而略含羞意的美目精光内含,六郎知道她的功力定是有了很大突破,微微一笑,探手捻住了她胸前的玉峰揉捏。

    六郎道:“那么我们在练习一次。”

    说着,再度挥师猛进,攻占玉门关。体味着慕容雪航的温暖和紧凑,调笑道:“航姐姐,你这里已经被我攻占过无数次,怎么每次进来还是这么紧呢?”

    慕容雪航昵声道:“你不喜欢吗?”

    六郎再度挥师猛进,笑道:“怎会不喜欢,越紧越喜欢!”

    慕容雪航娇哼了两声,媚笑道:“这是有法子的。”

    六郎问道:“是不是补天再造术?”

    慕容雪航惊讶道:“你竟也知道?”

    六郎一边指挥大军继续前进,一面笑道:“《洞玄子房中术》上曾提过,赵飞燕本是个生张熟魏的歌妓,但皇帝临幸了后却以为她还是处子,立即将她封为皇后。后来有熟知内情的婢女问起,赵飞燕才说她在临幸前作了三个时辰的补天再造术,让皇帝老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额了进去。你是不是经常也……”

    慕容雪航媚笑道:“我知道赵飞燕的故事,但我没有做——”

    六阿里那个惊讶道:“那怎么会这么紧?还有,就连你师父的桃源,也是出奇的紧凑啊,这是不是你们骊山派的独门修养秘术?”

    慕容雪航娇嗔道:“我们骊山派那是名门正派,岂能练习那种功夫?这是我们慕容家的秘术,其实就是……那里会恢复的嘛!”

    见六郎有些不太明白,慕容雪航又道:“其实这法子男女都可用,男子可用于悬崖勒马、金qiāng不倒,道家养身术提倡忍精不泄,我们女子也可以用这恢复之术,原理大致相通。司姐姐的里面你不是也尝过吗?他也经常练习这个的。”

    六郎哦了一声,道:“怪不得,我感觉她的神器比灵灵还要紧凑,原来是这么回事,呵呵。”

    慕容雪航不断流出的**,笑道:“总要到了书中说的三至五至,男女jiāo合才会鸾凤和鸣,这也是为咱们长远着想——”

    六郎奇道:“什么三至五至?”

    慕容雪航解释道:“《洞玄子房中术》引言中即道:夫天生万物,唯人最贵。人之所上,莫过房yù。法天象地,规yīn矩阳。悟其理者,则养xìng延龄。男有‘三至’,即**勃起乃肝气至;**粗大热乃心气至;**坚硬持久乃肾气至。女有‘五至’:脸、口、唇、眉间红润是心气至;眼睑湿润,含情脉脉是肝气至;低头不语,鼻部微汗是肺气至;依偎男体,躯体依人是脾气至;**开辟,yīn液浸溢是肾气至。到此时jiāo欢才不会伤及脏腑yīn阳。”

    二人再继续缠绵,慕容雪航突然激动起来,大力摆动着**。六郎濒临bào边缘的**受到蜜壶的挤夹,再也把持不住,就在慕容雪航深处强烈喷shè起来。慕容雪航娇躯颤抖着,柔软的花蕊遭受滚烫的精华浇灌,顿时也泄出身来。

    六郎俯在她柔软的身上仔细品味,任由多汁的蜜壶含住xià tǐ。良久都舍不得拔出,二人正准备就这样好好地睡眠,突然听得隔壁想起剧烈的声音,很明显也是床榻的吱吱声。

    六郎怒道:“哪里来的鸟人,居然和我叫板?”

    慕容雪航道:“你真不讲道理,难道只许你搞这个,就不许人家过夫妻生活?”

    六郎愤恨道:“声音也太大了。”

    慕容雪航道:“难道你还要到人家房间里去告诉人家轻一些吗?”

    六郎嘿嘿笑道:“那自然不会,不过我必须瞧清楚,看看究竟是什么人这样大胆。”

    慕容雪航道:“人家都上门了,你怎样瞧啊?”

    六郎用手轻轻指了指墙壁,道:“这里墙是木头的,我们挖个孔不就看到了吗。”

    六郎说着,穿了衣服起来,慕容雪航对六郎的所作所为不太感兴趣,翻了个身,径自钻到被子里面睡起来。

    六郎来到外间屋中,将挑灯花的铁签子拿过来,在油灯上面烧烤了一会儿,等到铁签子变红之后,就直接对准墙壁上面的穿上去,顿时将木板墙穿了一个小孔出来,六郎嘿嘿笑了两声,将眼睛瞄准小孔朝隔壁房间瞧过去。

    第353章

    六郎怒道:“哪里来的鸟人,居然和我叫板?”

    慕容雪航道:“你真不讲道理,难道只许你搞这个,就不许人家过夫妻生活?”

    六郎愤恨道:“声音也太大了。”

    慕容雪航道:“难道你还要到人家房间里去告诉人家轻一些吗?”

    六郎嘿嘿笑道:“那自然不会,不过我必须瞧清楚,看看究竟是什么人这样大胆。”

    慕容雪航道:“人家都上门了,你怎样瞧啊?”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