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304 章

第 30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苑留下来多陪你几天,等你伤愈之后,再一起去找我,大辽的修罗界高手很多,我还真的需要你们帮忙呢。”

    司清苑道:“六郎放心好了,到时候我们祖孙三代一定会帮助你对付辽军的。”

    岳灵灵道:“娘,我也留下来陪外祖母吧。”

    司清苑笑道:“灵灵,你可舍得你的好相公?”

    岳灵灵脸红道:“六爷虽然对我很好,但是我今后有的是时间回报他,现在外祖母受了伤,况且我们好容易得以相认,我要好好陪外祖母说会儿话。”

    骊山圣母对岳灵灵道:“灵儿,难得你的一片孝心啊,就是不知道六郎同不同意你留下来。”

    六郎道:“灵灵留下来也好,毕竟我是去与李德明谈判,带很多人去也没有太多用处,就让灵灵也留下来,你们一家人好好相聚一下,等处理完骊山派的事务之后,你们再去玉提关找我。”

    骊山圣母道:“那就这样决定吧,六郎什么时候动身?”

    六郎道:“明天吧,我争取今天再多送一些精华给你,免得我走之后,你的dú伤加重,如果能够根除最好。“骊山圣母嗔道:“看你,又开始胡说了。”

    下午,司清苑帮着慕容雪航收拾行装,六郎领着岳灵灵在骊山玉秀峰上面转了一圈,看天高云淡,四野草木萧萧,已是深秋光景,山风萧瑟,吹过来颇有凉意,六郎见岳灵灵抱着双肩,有些冷的样子,就将她搂到怀里,道:“灵灵,你冷了吗?”

    岳灵灵道:“是有点,这儿风大,我们回去吧。”

    六郎嗯了一声,二人边往回走,边说话,六郎道:“灵灵,你母亲的神形百变果真厉害,居然能够变换成多种神奇的攻击xìng异类,你为何就不练这门功夫呢?”

    岳灵灵叹道:“修炼神形百变,不仅要靠勤奋,而且还要有悟xìng,实在是非常难啊,我母亲为了修炼神形百变,从八岁开始,一直到二十八岁,这二十年内,几乎每天练功的时间都不会少于十个时辰,你想想看,这种练法有几个能够忍受的了?”

    六郎不仅赞叹道:“想不到清苑练功如此刻苦,二十年青春岁月都消耗在这门功夫上了,今后我一定好好补偿她才是。”

    岳灵灵道:“是啊!要不然她这一辈子真是有些委屈了,我娘想当初可是赫赫有名的四大美女之一呢。”

    六郎邪邪笑道:“当初的四大美女,呵呵!已经有一半臣服在六爷的神器之下了,看来我还需要加把劲,将剩下的两个抓紧时间就法办了才是。”

    岳灵灵哼了一声,道:“六爷,你真是好口味啊,听航姐姐白凤凰已经是你的人了,恩……现在又有了司清苑,呵,真是一半了啊,可是听说那个石玉棠可是不好惹得,尤其她乃是当今第一御剑高手,xìng格又十分冷僻,你肯定打不过她,而且她又不喜欢你,我看你如何将她弄到手。”

    六郎也有些遗憾道:“实在是有些棘手,不过我现在还没有遇上这个天之娇女,要是遇上了,她就跑不了。”

    二人回到住区,六郎对岳灵灵道:“我们去看看你外祖母的伤势好些没有。”

    岳灵灵就跟着六郎来到骊山圣母的房间,院子中两个骊山派的小弟子正在打理杂物,见到六郎都恭恭敬敬的躬身施礼,六郎问:“两位小妹妹,圣母可在?”

    两位女弟子回答:“师父正在修炼内功。”

    六郎拉着岳灵灵进来,看到骊山圣母正盘膝坐在床头,闭目修炼,六郎走过来做到她身边,道:“英虹,怎么样?你的dú伤还没有完全清除?”

    骊山圣母道:“六郎,欧阳**用的不是一般的dú,而是修罗界至高无上的霸控神功,在生命垂危之际使出来的卸甲之dú,换作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存活,我能捡回来这条命,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六郎抚着她的双肩,感受着她温暖的香躯,心道:“虽然圣母年过半百,想不到身段还是这样迷人,尤其是那比少女还要稚嫩的桃源圣地,真是令人遐想连连,昨日她伤势严重,自己不好意思与她尽兴,今天美人在怀,真想马上就与她纵情一番。”

    于是挑逗道:“英虹,昨天我是迫不得已,你不会责怪我吧?”

    骊山圣母微微脸红,低声道:“你也是为了救我的xìng命,我怎么能责怪你啊,只是昨天的事,有些太荒唐了,我们今后还是不要再那样了。”

    六郎不慌不忙地道:“莫非,英虹你不喜欢我?”

    骊山圣母道:“我是清苑的母亲,是灵灵的外祖母啊,六郎你也要替我考虑考虑啊。”

    六郎点头道:“英虹,天降大任与我,明神的本元偶然地被我得到,现在我已经步入修神者行列,消灭天下妖魔,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这是我的责任,可是这么重的责任,我一人抗不起来啊,需要你们大家帮我扛起来,你是一派宗师,现在又是修神界九道高手,你不能置身事外,袖手旁观啊。”

    骊山圣母道:“我会帮助你的,可是我不能……”

    六郎伸手圈住她的柳腰,道:“因为你的元神比我高,所以只有你帮助我用元神双修,才能使我的功力突飞猛进,流浪现在急需功力升高,要是我的功力早一点儿强大的话,就不会有金沙滩的悲惨牺牲了。英虹我是需要你的,你不能拒绝我。”

    骊山圣母十分为难地推着六郎,六郎却厚着脸皮道:“明天我就要赶往李德明那里,与他商议联合抗辽的事宜,所以我们更应该抓紧时间,多多练习一下,说不定我在你的帮助下,也能迅升级第九道元神呢。”

    骊山圣母问:“你现在八道几重?”

    六郎嘿嘿一声,道:“八道三重。”

    骊山圣母笑道:“我十年前就是八道三重了,练到现在刚刚晋级,你还想一夜之间就晋级九道?就算你身上有明神得本元辅助,也不会那样神的。”

    六郎一本正谨地道:“多修炼一次,就距离晋级近一些,你说是不是啊?”

    “这,倒是这道理,可是……”

    骊山圣母还未说完,就被六郎紧紧抱住,大嘴已经朝她的朱唇送过来,骊山圣母心中一阵慌乱,急忙推开六郎道:“六郎,你放尊重些,这可是大白天,我的两个徒儿就在外面啊。”

    六郎笑嘻嘻道:“难道她们还敢私自闯进来不成?”

    骊山圣母道:“那倒是不敢。”

    六郎道:“那我就放心了。”

    说话间,双手已经熟练地将骊山圣母的衣襟解开,一边亲吻着雪白的脖项,一边扶上宛如少女般黎挺的玉峰,圣母的玉峰不似司清苑那般丰硕,却是嫩白酥滑,触手十分柔软,亲吻的声音啧啧响起,在骊山圣母听来彷彿近到像在耳边,如雷轰电闪般直冲耳膜,一想到昨天六郎那巨硕的神器出入于自己桃源的舒爽,骊山圣母真有些春情萌动,虽极力想撇开那香艳的一眼,偏偏六郎故意将她弄得娇声不休,魔手还有点挣扎,毕竟这可是光天化日下,尽管在自己房间,却不比昨日之情景。  骊山圣母的矜持和娇羞,已在昨夜不止的ròuyù挞伐中崩溃殆尽,娇躯的**本能已完全六郎那四次开,从高洁的武林宗师堕落成任由六郎的yínfù,一想到昨天自己居然当着女儿与外孙女还有弟子的面,与六郎尽情尽兴,尽管说是为了驱dú疗伤,但是那香艳刺激的过程,一旦回想起来,管教人浑身酥麻。

    六郎的动作加上那些启xìng的话语,诱了骊山圣母也着实有本能的需要,在六郎的魔手来回爱抚之下,怎容得她拒绝呢?骊山圣母闭上了眼睛,浑身已经酥软了,钗横鬓乱、玉面生霞不说,六郎的手不知何时已滑入了她下衣内,魔手透过那薄薄的衣裳,一手滑到她腰后,慢慢地解着腰中的裙带,不一会儿骊山圣母长裙已然松脱,夹在娇躯和六郎之间,那浑圆挺翘的美臀,已若隐若现地暴露了出来。

    躯体相贴,骊山圣母那感觉到六郎硬挺的需求,如此强悍的英雄,又让她心中猛然一震,倚在六郎怀中,已是娇躯酥软,像深闺怨fù一般,将他的轻薄手段全盘接收,连看都不用看她脸蛋儿红若朝霞、丽比春花,也顾不得岳灵灵就在一边观看,她寂寞的心里满满的都是需求,正渴望着六郎强烈的攻势。六郎也不多加挑弄了,他微褪裤带,掏出已硬挺勃起的英雄,将骊山圣母的下裳再褪下一点,抱起她轻盈绵软的娇躯,寻到位置向自己怀中一坐,骊山圣母一声轻吁,英雄已尽没於幽谷当中。

    虽已和六郎**数度,但昨天被余dú改变的体质,每次都不是十分尽兴,却都令骊山圣母神魂颠倒,今日,身体已经恢复了许多,现在背着身子坐在六郎怀中,她禁不住主动地上下滑动起来,娇躯不由自主地在颤动中享受着六郎的火热,骊山圣母显然整个人都已陷入了那绝顶快感当中,檀口中的呼声既yíndàng又娇媚,比以往几次都要快乐**,六郎不由大起满足之感,只见他一手搓揉她胸前弹出衣外的玉峰,大加捻揉,一手捏住骊山圣母的下颔,将她酡红妩媚的脸蛋儿转向自己,亲蜜无比地吻了上去,享受她那香舌似想将自己完全献上给他的吻吮舐吸,腰部趋势用上力量尽情冲击她的幽谷,骊山圣母真想把心中的酥爽快乐全都叫出口来,可是毕竟那样的话,实在是有失自己的身份。她极力忍耐着,娇躯水蛇般地弓在六郎怀中缠绕摩挲,幽谷中更是力道绝妙地挤吸啜夹着六郎的英雄,如丝媚眸中透着无比浓情蜜意,在自己的**不停地起落中,不知何时骊山圣母竟已舒服地泄了精,那畅美快感令她一时间连叫也叫不出来,只能软绵绵地瘫软在六郎怀中,媚眼迷离、含情脉脉地望着他,完完全全是个身心均被征服、**任由宰割的诱人样儿。

    看到骊山圣母已经没有了力气继续运作,六郎开始结果主动权,一边低下头去,温柔地吻去她颊上的香汗,一边坏笑着大力揉动她的酥胸,更是运足力量,升华元神,转化为行军的动力,六郎今天因为不似昨天那样急着救人,所以就没有打算那么快就将精华送出去。

    在六郎的连续挥师猛进中,骊山圣母一连三次被杀的丢盔卸甲,玉门关更是连连告急,眼看已是又将兵败如山倒,在六郎更为奋力的一次冲击中,又舒爽地落败了。头一次尝试这般连续泄的神魂颠倒,一时间骊山圣母真是爽得浑身无力,微张的眼儿一片茫然,那火热的英雄依旧挺立在自己深处,彷彿一根烧热的铁棒,酥的骊山圣母顿时浑身麻,才刚狠狠泄过的她虽知那滋味极尽妍美,令人留连忘返,但自己才泄过好几次,体内只觉无限虚弱,才刚被採过的鲜花那堪再度攀折?

    岳灵灵见状,凑上来问:“外祖母,你是不是挺不住了?”

    骊山圣母羞涩道:“我身上dú伤未愈,实在是坚守不住了,六郎,先放过我吧,让灵灵代我行不行?”

    六郎又狠狠地在她深处攻击了几下,道:“这一次你总应该明白,为何六爷身边美女无数吧,并非六爷贪恋美色,实在是我身边的那些姐妹个个脆弱,连你这样的一代宗师都坚持不住,何况她们,所以必须多一些姐妹才行啊,英虹你说是不是?”

    骊山圣母频频点头,却被六郎连续的攻击,被动地说不出话来,岳灵灵见她实在已是不支,连忙宽衣解带上前帮忙,就在岳灵灵宽衣解带的功夫,六郎又用自己的神器,将骊山圣母征服了一次,这一次她舒爽的更厉害,几乎完全晕厥过去,酥软地倒在六郎怀中,娇躯不住地痉挛,那紧密的幽处,将六郎紧紧地包裹紧勒中,险些让六郎将精华bào出来。

    六郎连忙屏住呼吸,控制住局面,将骊山圣母轻轻放到,与岳灵灵恩恩爱爱地缠绵起来,六郎在她耳边轻咬几下,咬的岳灵灵酥麻透骨,神情娇柔无比,六郎在岳灵灵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岳灵灵脸儿一红,又似羨又似妒地飘了范婉香一眼,对着六郎娇羞而坚定地点了点头。

    岳灵灵含羞骑上来,纤纤玉手持住六郎英雄,因为六郎英雄巨大,折腾了好一阵子,她都未能将其法办进去突只觉腰间一紧,六郎的魔手不知何时已环上身来,一把就将她抱到了自己的怀中。刚才六郎与骊山圣母承欢时的媚态挑逗,岳灵灵幽谷当中已是湿润无比,连**都无力夹住,幽谷中的汁液登时涌了出来,浸湿了他的身体,简直就像在提醒着六郎,她正被逗弄的yù火烧身,对他的侵犯再没任何一点点抗拒之意了。

    六郎嘴上邪笑,手上也不含糊,将岳灵灵那丰满的玉峰给握在手中,表面上虽未用力,但光靠掌心处肌ròu的摩挲搓揉,同时下面已经是大军偃旗息鼓中悄悄攻占了玉门关,经过数次的开之后,岳灵灵的玉门关已经是十分顺畅,六郎笑道:“灵灵等很久了吗?”

    岳灵灵娇羞道:“没有啊!外祖母中了妖女那么厉害的dú,你要以运功疗dú为重啊。”

    六郎一本正经地道:“我不是正在抓紧时间吗。”

    岳灵灵轻轻耸动着**,道:“骗人,昨天你输送精华那样快,今天为何迟迟不见你输送出来?”

    六郎心道:“这小丫头倒是心细,切不可让她拆穿了自己把戏。”

    于是说道:“灵灵啊,你年纪还小,不知道我们男xìng的身体秘密,其实,我昨天一下子输送那么多的精华出来,今天身体内的精华还没有长出来嘛,需要多多通过运动才能制造出来。”

    岳灵灵笑道:“那么说,昨天的精华都是以前你积攒下来的?”

    六郎咧咧嘴道:“可以说是吧。”

    岳灵灵道:“我才不信呢,前天我们在一起还有过呢,即是昨天早晨,我娘不是还吃了一次早餐吗,哪能那样快就积攒了那么许多?”

    六郎汗下,不由的暗中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