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300 章

第 30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味妖蛇的七寸,那妖蛇疼得猛然回头朝六郎咬过来,六郎知它厉害,又见两下相隔大近,手中的剑恰也飞到,朝妖蛇拦腰一绕,用尽了全身力气,加上紫玉金瞳剑本就是奇快无比,妖蛇立作两段分家。但妖蛇力大绝lún,势于又猛,加以痛极恨深,一心认准前面仇人,身子一断,立随下压之势,连甩带蹿,奋力朝前,成一弧形,往六郎飞shè过去。

    六郎只道一剑斩断蛇身,就要了它的xìng命,岂料这家伙断身之后,还能绝地反击,没防到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那妖蛇临死余威尚有如此凶猛。眼见来势万分急骤,两下相隔大近,本来多快身法也难躲闪,这一下休说被怪物的头撞向胸前,一口吸住,咬紧不放,万无幸理,便被那重逾千斤、又坚又韧、满布密鳞的怪身当头压下,以自己的血ròu之躯,纵不一定打成ròu饼,也是凶多吉少,受伤决所难免。

    总算五行有救,妖蛇被拦腰斩断以后,痛急神昏,只顾朝前拼命,用力急蹿,去势本就太猛,加以后半身过于沉重,这一中断,前半身立轻了十倍,用力再猛,越轻急,没有准头,竟由六郎头上越过。

    那腥臭的口气呛得六郎险些作呕,见妖蛇一下扑空,骊山圣母和慕容雪航纷纷仗剑逼近,两柄剑散出漫天鉴于,将前面的那段蛇身斩的七零八落,六郎擦了把冷汗道:“nǎinǎi的,这是什么蛇妖?居然这样凶狠?”

    司清苑收回身形,道:“这是妖人对这条蛇使用了霸控神功的效果,现在前面道路已经通畅,我们杀了三味妖蛇,里面的妖人定然已是知晓,既然来了,不如冲进去会会他。”

    慕容雪航道:“是啊,尽管蛇妖已死,但是主控它的妖异还在,此妖异一日不除,我骊山就一日不得安宁,师父!我们冲进去吧。”

    骊山圣母也下定决心,最后叮嘱大家千万小心,必定妖人远比外面遇到的这些妖蛇,dú虫们厉害百倍-

    说罢,带领大家便由谷口纵跃上崖,沿崖顶行近中部,六郎往前一看,那条峡谷竟有十几里深,当中一片盆地,尽头处是个死谷。近底十数丈处,两边崖势突然往里束紧,改成一条直弄。两边崖顶齐平相向,渐渐往前高起,直到谷底横壁,极似两条船舷。那谷底便是船头,怪物巢穴似在船头下面谷底崖洞之中,远望一大黑洞,四外山石狼藉星列,好似怪物新近才裂山穿穴而出情景。中部盆地大有二三百亩方圆,这时已被蛇虫猛兽布满其上。乍看烟尘浮动,腥血四溢,细一注视,都是各依其类。有的各自盘作一堆,有的各自踞伏地上,行列分明,一齐头向谷底一面。最前面是蛇蟒和蜈蚣、赡、蝎之类dú物,野兽行列最后,丝毫不见混淆杂乱,为数之多,直不以数汁。越近中心一带越密,中心和来去两条直路却是空的。最奇怪的是那么成千累万、平日彼此单独相遇便立起恶斗残杀的虫蛇猛兽,同聚集在一个广场之上,竟会互不相扰,全都静悄悄的,有如泥塑木雕般,呆列如死。见兽群里,因为数多,还微闻到一种咻咻鼻息之音,余下竟听不到一点别的声息,中间地上虽无蛇兽盘踞,却红红绿绿散流着好几滩鲜血,也见不到妖邪藏伏何处。

    第346章

    说罢,带领大家便由谷口纵跃上崖,沿崖顶行近中部,六郎往前一看,那条峡谷竟有十几里深,当中一片盆地,尽头处是个死谷。近底十数丈处,两边崖势突然往里束紧,改成一条直弄。两边崖顶齐平相向,渐渐往前高起,直到谷底横壁,极似两条船舷。那谷底便是船头,怪物巢穴似在船头下面谷底崖洞之中,远望一大黑洞,四外山石狼藉星列,好似怪物新近才裂山穿穴而出情景。中部盆地大有二三百亩方圆,这时已被蛇虫猛兽布满其上。乍看烟尘浮动,腥血四溢,细一注视,都是各依其类。有的各自盘作一堆,有的各自踞伏地上,行列分明,一齐头向谷底一面。最前面是蛇蟒和蜈蚣、赡、蝎之类dú物,野兽行列最后,丝毫不见混淆杂乱,为数之多,直不以数汁。越近中心一带越密,中心和来去两条直路却是空的。最奇怪的是那么成千累万、平日彼此单独相遇便立起恶斗残杀的虫蛇猛兽,同聚集在一个广场之上,竟会互不相扰,全都静悄悄的,有如泥塑木雕般,呆列如死。见兽群里,因为数多,还微闻到一种咻咻鼻息之音,余下竟听不到一点别的声息,中间地上虽无蛇兽盘踞,却红红绿绿散流着好几滩鲜血,也见不到妖邪藏伏何处。

    司清苑冷笑道:“看来欧阳**那个妖孽果真在这儿安了家,要是不懂得霸控神功和神形百变,岂能指挥得了这么多的dú虫?”

    骊山圣母道:“上一次我就是险些命丧于此,这回大家先将那解yào口服了,我们一路冲杀过去,势必将这儿的dú物一并杀光,就算欧阳**不在这儿我们也算是为民除害,留着这些dú物只会危害人间。”

    司清苑道:“好!我们既然来了,就dàng平这个dú窝。”

    骊山圣母又道:“大家注意保护自己,开始动手吧。”

    dú虫们见来了不之客,立即冲过来。内中一队蜈蚣伏处较近,内有几条大的,其长竟达五尺以上,先是身子缩短,由大而小排成行列领头的这条蜈蚣长逾四尺,宽也尺许。那蜈蚣周身赤红如火,飞在空中,身上又闪动着一片紫蓝色的磷光,前面dú吻怒张,dú牙森利,口中狂喷着墨绿色的dú烟,舞着火一般的钩钳,目中凶光映日生辉,看去形相十分威猛,凶恶可怖,势又急如飘风。

    六郎率先忍不住先出手,一道紫色霹雳打过去,这领头的蜈蚣十分灵敏地躲过去,身后两只小蜈蚣被六郎击中后立即毙命,大蜈蚣一经激怒,突凶威,身子腾空,朝六郎夹颈飞来;慕容雪航和骊山圣母同时暴喝一声,以左右夹击之势两记风火雷霆决打过去。大蜈蚣被击中后,凌空一个跟斗掉在地上,两排短足忽然无故纷纷脱卸,落了一地。两边短足已全脱落,只剩一个光身子仰面朝天,斜搭地上,肚腹当中有一茶杯大小的洞,微流沁着紫色血水,显然已经活不成了。

    那第二条蜈蚣与头一条好似一对,又似众中之主,老早便在威,脚钳齐动,寨饵乱响,觑准六郎,作势yù起,同类老公一死,愈暴怒。好似忍耐不住,想要上前报仇,只是方法不同,不似头一条飞身蹿起,朝前猛扑,而是临敌以前先将头左右连摆,口中出极低厉的怪声,然后目注仇敌,缓缓前进。下余千百成群的大小蜈蚣,跟着纷纷移动,一齐紧随在后,行动均缓,如临大敌,甚是齐整。等到行近六郎约有两丈,一齐停住。全体目中齐shè凶光,注定蛇头,身子频频伸缩,双钳连挥,两边密足不住舞弄。

    六郎不由分说,一通乱打过去,直打的蜈蚣群七零八落,司清苑更是使出神形百变,化作一只巨型金鸡,浑身冒着灼烫的红光,冲入蜈蚣群里与其恶斗起来。那金鸡把口一张,喷出一股箭也似激的烈焰,正喷在为一条的头上。那么长大凶恶、来势猛急的蜈蚣,竟和中了弹丸相似,当时打落下来,激撞出两丈多远,仰翻身子落在地上,只头和两排脚爪略一舞动,便自僵死,不再动弹。尽管为两条最大的遭了惨死,不特不稍畏惧,同仇敌忾之心反而更加炽烈,连后面随来那些只有七八寸、尺许不等的大群小蜈蚣也齐动,为数何止千百!一条条和疯了一般,爬的爬,蹿的蹿,纷纷dú吻齐张,dú钳伸举,朝着五个人飞驰上去。这一展开阵势,越显众多,把当中一片土地全都布满。一时dú烟滚滚,腥风怒呜,蓝紫色的百脚环节映在阳光中,闪动起千层彩浪,其密如织。当头一排二三十条次大的,身子也有二三尺长短,已和飞蝗一般扑过来。

    这些蜈蚣俱是立意拼命,上来咬钳极为猛烈,大有与众人同归于尽之势。司清苑不怎在意,只把一对利爪注定后来那些飞蜈蚣,见一个杀一个,一爪之下蜈蚣必死,她始终全神贯注,不稍松懈。

    六郎、慕容雪航二人背靠着背并肩作战,倒也有备无患,骊山圣母功力深厚也是有持无恐,唯有岳鼎秋有些招架不住,本来来这里除害,他就有些硬着头皮,有心不来又唯恐众人和妻女笑话,好歹自己也是青城派的掌门,他勉强支持了一会儿,因为有些招架不住,挣腰往司清苑那边靠拢,突然就听一声怪啸。

    猛回头,一黑乎乎怪物风驰电掣般已经到了身边,不等岳鼎秋反抗,那怪物就深处长长的触角,将岳鼎秋擒住,然后怪笑着飞朝后面而去。

    见到岳鼎秋遇险,众人大惊,但见那怪物行动迅,已经是追不上了。

    那怪物远看形如一条海产星鱼,行动矫捷,其疾如风,身上着好几处绿黝黝的亮光,互相明灭闪变,看不甚真。它身作五角星形,只前面凹里突出一个半边扁馒头形的怪头,上生血盆也似的阔口、一排茶杯大小的怪眼和一个凸出如坟的三孔大鼻。周身漆黑,上面密压压叠满宽约尺许、长还不足一寸的坚鳞,每片俱能翁张自如,每一走动,闪起千万片水也似的波纹。中间体盘约有七八尺方圆,那五条星角分向五方突出,由身到角尖约长一丈三四;前面两角因夹着一颗怪头,看去仿佛稍短。

    在一处岩石上停住,那怪物突然身上黄光一冒,一股浓烟升起,再看怪物已经踪迹不见,倒是有一妖媚的女子,身上罩了一件奇异的衣服,手中擒着岳鼎秋冲着众人一阵哈哈冷笑。

    骊山圣母身形长跃,来之切近,手指这女子道:“欧阳**果真是你?”

    那妖媚女子一声冷笑,道:“陆英虹,多年未见,哼!你别来无恙啊。”

    骊山圣母仇视着这个多年前,勾引了自己丈夫,又残忍地杀害了自己丈夫的妖女,道:“欧阳**,你好不知羞耻,做尽了丧尽天良之事,想不到居然还活在人间,还有颜面来这儿兴风作浪。”

    欧阳**道:“陆英虹,你和我不是一样吗卑鄙吗?你嫁到青城去,不也是要偷学青城的神形百变吗?哈哈,你只不过是先我一步嫁给了司东华,只是你自身魅力不够,到头来,司东华还是喜欢上了我,并且偷偷将神形百变的秘籍jiāo给我一半,是不是很可笑啊?”

    骊山圣母听罢,脸上的怒火越加燃烧。

    司清苑却突然听出来什么名堂,跟进过来,道:“你们说什么?女魔头,是你杀了我父亲吗?我今天要为父报仇!”

    岳鼎秋疾呼道:“夫人,快些救我啊。”

    欧阳**又是不肖的一声冷笑,看了司清苑一眼,道:“你就是司东华和陆英虹生的那个女儿,哼哼!当年你父亲对我好狠心啊,居然废去我双脚上的脚筋,今天我要向你们母女讨还这笔血债。”

    司清苑再看骊山圣母,颤声问:“这可是真的?”

    其实在问的一刹间,她已经明白了,骊山圣母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怪不得这些年来,她总是默默地关怀着自己,原来她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啊。骊山圣母却道:“欧阳**,不管怎样说,我们两个的恩怨也要有个了解了,这件事与小辈们无关,你先将岳掌门放了再说。”

    欧阳**又是一阵冷笑,道:“陆女侠,你看看你找的宝贝女婿,可真是好本事啊,就这样的废物,你还指望他活下来将青城和骊山扬光大吗?”

    六郎chā言道:“混账!就算岳掌门不济,还有我呢,妖女要是不服,过来与六爷大战三百回合。”

    欧阳**看了六郎一眼,道:“无知小辈,倒是挺大的口气,你又是谁?”

    司清苑道:“他是我的女婿,大宋名将杨六郎。”

    欧阳**心中一动,看了六郎好半天,道:“你可还认识我?”

    六郎嘲笑道:“你这妖婆至少也有七八十岁年纪了,我干嘛会认识你?”

    欧阳**见六郎笑话自己长得老,不由得怒道:“冤家,老娘长的老也罢,年轻也罢,总之今天我们真是冤家路窄,前世今生的恩怨就一起了结。”

    六郎心中也在想,“这个欧阳**口口声声认识自己,自己也觉得她有些面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管他呢,此等妖邪祸害,今日不除,日后必然是后患无穷。”

    司清苑厉声道:“欧阳**,今日道看看你都学了我青城什么本领,要是没有什么真才实学的话,就准备受死吧。”

    司清苑说罢,施展出神形百变中攻击最为凌厉的‘雷震八荒’。但听雷声殷殷,四下里云雾密集,剑光宝光挟着无数雷火,纵横jiāo织,朝着欧阳**攻过来。

    第347章

    欧阳**心中一动,看了六郎好半天,道:“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这个冤家,你可还认识我?”

    六郎嘲笑道:“你这妖婆至少也有七八十岁年纪了,我干嘛会认识你?”

    欧阳**见六郎笑话自己长得老,不由得怒道:“冤家,老娘长的老也罢,年轻也罢,总之今天我们真是冤家路窄,前世今生的恩怨就一起了结。”

    六郎心中也在想,“这个欧阳**口口声声认识自己,自己也觉得她有些面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管他呢,此等妖邪祸害,今日不除,日后必然是后患无穷。”

    司清苑厉声道:“欧阳**,今日道看看你都学了我青城什么本领,要是没有什么真才实学的话,就准备受死吧。”

    司清苑说罢,施展出神形百变中攻击最为凌厉的‘雷震八荒’。但听雷声殷殷,四下里云雾密集,剑光宝光挟着无数雷火,纵横jiāo织,朝着欧阳**攻过来。

    欧阳**身形摇变,又转化为那巨型乌贼,八只触角就如同八把神兵利器,先把口一张,一股真气朝覆盖自己云中吹去,那密压压的云层立被吹穿了一个大洞。接着又使驱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