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97 章

第 297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慕容雪航不由“唔”的一声,六郎又开始大力**,只恨不得将全身力气都泄出来,下腹撞击她丰满的**,dàng起阵阵臀浪。

    慕容雪航喉中出含混的呻吟,双手攀上司清苑那对绝对丰满的玉峰,一边用力的揉动,一边温柔地吸允,在六郎连续的狂轰乱zhà之下,她蜜壶内蠕动收缩,六郎知道她又要**,双手按住她的双肩,贴上去一阵快迅猛的耸动。慕容雪航口中一连串快活的哼叫,忍不住泄了出来。六郎顶着开合的花蕊不住研磨,探手温柔的抚摸她柔软的酥胸,感受着她的阵阵颤抖,慕容雪航轻轻的哼着,xià tǐ不住涌出灼热的浪潮。

    看到六郎居然还是那样雄风不灭,司清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好女婿,你好神勇啊!”

    六郎贴到她耳边笑道:“宝贝儿岳母,该到你了,看你身下快成汪洋大海了。”

    司清苑娇吟了一声算是回答。六郎将神器向下转移阵地,开始大力**。

    司清苑抓着慕容雪航不住喘息,指甲深深掐入她的玉背。六郎更是狂猛的挺动,**的呻吟又响了起来,六郎,略微放慢度,退出时只留**夹在蜜唇间,chā入时又重重撞上柔软的花蕊,司清苑的眼神逐渐迷乱,口中无意识的叹息呻吟。她不停地扭动娇躯,挺动**,蜜壶内火热一片,似乎急不可耐。六郎将她的双腿劈开成一字,握住纤腰大力**,司清苑口中出愉快的呼叫,挺起了身子配合着。

    就在二人要上**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人敲门,岳鼎秋带着醉音道:“灵灵你睡了吗?你娘为何在房间啊?”

    岳灵灵看了一眼眼前火bào的情景,吓得捂住嘴巴,不知道如何回答。司清苑却是厉声道:“我们正在商议正事,你不要来打扰我们,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啊。”

    门外的岳鼎秋吃了一惊,道:“这么晚了还有正事?”

    说着们就往回走。司清苑不依不饶地喊道:“你以为都像你每天都是无所事事吗?”

    听着岳鼎秋逐渐远去的脚步声,司清苑脸上微微一红,低头看看了正与六郎jiāo合的部位,忍不住以手掩住了喷笑的嘴巴。

    慕容雪航道:“司姐姐,你可真会骗人啊!”

    司清苑笑道:“谁让他无能呢?要是他也能向六郎这样棒,我哪里还会骗他。

    酥麻的快感向六郎袭来,六郎奋力猛入,司清苑却尖叫一声泄了起来。六郎大力挺动,她脆弱的战抖起来,六郎**几下,玉茎终于开始喷shè,强劲的精液打在她柔软的花蕊上,司清苑不由阵阵颤抖,趴上六郎的身体,舒服的喘息。

    “想不到办这事,还能够提升功力?”

    司清苑无限美好地说。

    慕容雪航道:“要不然怎么说六郎的英雄乃是绝世神器呢,司姐姐你是不是已经爱上它了呢?

    内息周而复始地在体内循环,司清苑只觉周身暖洋洋的仿似浸入温泉,心神和身体都放松至极限,虽然不曾回答,但是心中早已经升起一片美好和向往。

    这一夜,六郎就枕着司清苑的两座玉山而睡。

    第342章

    慕容雪航道:“司姐姐,你可真会骗人啊!”

    司清苑笑道:“谁让他无能呢?要是他也能向六郎这样棒,我哪里还会骗他。

    酥麻的快感向六郎袭来,六郎奋力猛入,司清苑却尖叫一声泄了起来。六郎大力挺动,她脆弱的战抖起来,六郎**几下,玉茎终于开始喷shè,强劲的精液打在她柔软的花蕊上,司清苑不由阵阵颤抖,趴上六郎的身体,舒服的喘息。

    “想不到办这事,还能够提升功力?”

    司清苑无限美好地说。

    慕容雪航道:“要不然怎么说六郎的英雄乃是绝世神器呢,司姐姐你是不是已经爱上它了呢?

    内息周而复始地在体内循环,司清苑只觉周身暖洋洋的仿似浸入温泉,心神和身体都放松至极限,虽然不曾回答,但是心中早已经升起一片美好和向往。

    这一夜,六郎就枕着司清苑的两座玉山而睡。

    天色转明,六郎感觉到自己的英雄异样,张开眼,看到司清苑的大眼睛里闪着喜悦的光芒,俏脸兴奋的升上两片云彩,甚是明艳动人。自己的英雄在她手中蠢蠢yù动,她轻轻的喘息着,正用玉手和香唇爱抚着自己。

    见六郎醒来,司清苑笑道:“乖女婿,我想为自己准备一点早餐啊。”

    六郎汗下。

    将司清苑抱起来,让她跪在自己腿间。司清苑逐寸地将英雄吞入嘴里,巨大的英雄将她的小嘴涨的满满的,她深深的吞入喉间,再缓缓吐出,如此反复,英雄上粘满了粘稠的口涎。六郎舒适的扶住她的螓,司清苑吐出紫红的英雄,转而用灵巧的舌头挑逗,不时娇媚的瞟我一眼。鲜红的舌头在紫红硕大的顶端上缠绕,不时轻轻把马口上流出的透明粘液卷入,更在下端和棱角上刮动,六郎的呼吸不由沉重起来,仔细的注视着她的动作,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欢喜。

    英雄在她口中频频跳动,司清苑的眼神更加娇媚,口上的动作更加讨好,六郎用食指轻轻刮着她的脸蛋,仔细体会着阵阵袭来的快感,她将英雄含入嘴里,螓上下摆动,大力吞吐起来,我正要好好享受,突然心中一动,按住了她的头。

    偏这时候,该死的岳鼎秋又来了,砰砰的敲门声将慕容雪航和岳灵灵都吵醒了,司清苑喝道:“你又来做什么?”

    岳鼎秋哪里知道屋里面是何等火bào的场景,回答道:“夫人,已经不早了,我们不是着急上路吗,咦,你怎么还在灵灵房间里?”

    司清苑道:“混账,你胡说些什么?我们昨天晚上没有商议好,我心里就一直放心不下,故此今天早上一早就过来找女婿商议了,你还在外面干什么?赶紧下去招呼店家准备早餐去啊!”

    “唉,遵命!”

    岳鼎秋领命下楼去了,六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岳灵灵道:“娘,你好厉害啊。”

    六郎高兴之余,身子一哆嗦,就将精华放了出去,尽管昨夜已经bào过数次,但是为了岳母丰盛的早餐,六郎还是多多制造了一些出来,浓稠的精华马上溢满司清苑的嘴巴。她含笑全咽了下去。

    四个人穿衣服出来,洗漱完毕和岳鼎秋一道用过了早饭,然后就快马加鞭赶奔骊山,尽管是马不停蹄,但八百里的路程还是漫漫长长,直到月儿爬上树梢,才看到骊山的影子,来到骊山派的时候,已经是定更十分了。小姐妹们看到慕容雪航,都纷纷涌上前来,慕容雪航与她们见面之后,抱头痛哭了一场,相隔数年未见,同门之间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但是,慕容雪航一心惦记着师父,跟着师妹们来到后堂,进得屋中,看到骊山圣母正端坐在蒲团之上,已过半百的骊山圣母,依旧一身雪白的素衣,一头的白如银,神情若水地闭目打坐。她娇艳的玉脸玲珑浮突,娇嫩雪白的肌肤比少女还要鲜嫩,只是比那些少女多了一份成熟韵味。

    慕容雪航叫一声:“师父!”

    美目中的泪水已经是忍禁不住,“师父,你老人家怎样了?”

    骊山圣母听到外面脚步声,又听到慕容雪航的声音,睁开眼睛回过头来,看到眼前的慕容雪航,不由得又惊又喜:“雪航,是你啊,你怎么回来了?”

    慕容雪航跪倒师父跟前,扶住骊山圣母的臂弯道:“师父,徒儿听说骊山有难,马上回来救援,还听说你老人家受了伤?”

    骊山圣母微笑笑道:“没事的,却是有妖邪作怪,连续抓了我骊山十数名女弟子,唉!”

    骊山圣母突然又看到司清苑夫fù,欣喜着站起来,道:“原来岳掌门来了,真是有失远迎,徒儿们还不赶紧看做,上茶!”

    骊山圣母又朝司清苑看过去,一连看了数眼后,她的眼睛里居然闪现出泪花来,颤声道:“清苑,你终于来了啊。”

    司清苑忙失礼道:“姑姑,清苑因为有些琐事缠身,来得晚了,也不知道骊山出了什么妖邪,居然这样大的胆子,抢夺我们的女弟子。”

    骊山圣母将慈爱的目光从司清苑身上后回来,又转向岳灵灵,上前拉住岳灵灵的手道:“灵儿,又看到你了。”

    岳灵灵乖巧地依附到骊山圣母身上,道:“圣母,灵灵多么希望留在骊山跟你修炼元神啊,可是我父亲就是不愿意,这一次听说要来骊山助你除妖,灵灵就一道跟着来了,虽然我没有什么本事,可就是心里一只惦记着圣母,就是帮不上大忙。”

    骊山圣母高兴地说道:“灵灵啊,说实话,我也十分想念你啊,你能来我就十分高兴了。”

    骊山圣母又和六郎打过招呼:“六将军,我虽然在骊山,但是河北的战事也听说了一些,杨家将满门英烈为国捐躯,深感同情,奈何我前些日子身上受了一点伤,所以不能前往助战,实在是愧疚啊。”

    六郎道:“圣母好意我心领了,养好自己身体要紧,咱们既然来了,就研究一下那个怪物吧。”

    骊山圣母点点头,对大家讲到:“数月之前,我们骊山派就生过数起女弟子丢失的怪事,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修罗界的恶人所为,事情生之后,我就在通往骊山的jiāo通要道设下埋伏,专等恶人上钩,可是一直没有见过恶人动静,也从来没有修罗界的陌生人来过。我心中好生奇怪,可是就在我正纳闷的时候,又有一名女弟子消失,这不由得让我意识到,恶人有可能就在我骊山。”

    六郎问道:“那究竟有没有恶人的下落?”

    骊山圣母点点头,道:“于是我开始排查骊山的内部所有弟子,可是还是没有现恶人的蛛丝马迹,最近,每隔十几天就会有女弟子神秘失踪,搞得我寝食难安,终于在一个月之前,被我在红浪谷附近现了可疑之现象。”

    司清苑道:“看来那妖邪真在骊山了。”

    骊山圣母道:“那天在红浪谷无意现意见带血的女人衣服,让我不由得起了疑心,我于此潜伏了一日,终于现这个山谷中居然隐藏着大量的dú虫怪兽,有好些竟是我平生未曾见过的模样,正巧又有一名女弟子途经红浪谷之外,就见一条三四丈长的巨蛇将其袭击,然后卷起来朝山谷深处而去。我奋力追赶,途中居然遭到大量dú虫的伏击,那些虫子都十分凶恶,而且全是剧dú之物,我与之奋力厮杀,终于冲了过去,转过一处山崖,在一道瀑布之前,竟出现了一批更为凶恶的dú虫,它们说牛非牛,说马非马,头上有角,两翼有翅,口中有锯齿,四肢有历爪,口中还能喷dú气,将我围住,好一番恶斗,要不是我的风火雷霆阵功力深厚,早就命丧山谷了。就在我筋疲力尽时候,正巧天降大雨,那些怪物的dúxìng受到限制,我才得以逃脱,回来之后,因为中了剧dú,一连休养了十数天刚刚渐好啊。我怀疑这些dú虫都是遭受了人的控制,故意与我骊山派为敌,所以就想清苑来助我一臂之力。”

    司清苑道:“原来是这样啊,我们神形百变之中,有一种是可以变换为六角神兽的,而六角神兽正好可以克制dú虫,所以圣母认为是有人利用了神形百变的法术,在这里召唤驱使dú虫故意与骊山派为敌?”

    骊山圣母道:“我确实是这样认为的。”

    司清苑道:“可是,这普天之下,除了我司清苑,再没有第二人会这神形百变啊,我说这句话是有根据的,因为神形百变乃是青城派不传非血缘至亲的绝学,我这一身功夫,乃是我的祖母亲传,在青城再无第二人能会,就连我过世的父母都不会这一绝艺。”

    骊山圣母道:“清苑啊,我与你父亲相jiāo甚好,有一些事情,你不知道,其实在青城,除了你之外,还有一个人会那神形百变,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司清苑惊道:“有这等事?”

    骊山圣母道:“这件事说起来话长了,今日我也不想再提起当年那些往事,我们还是商议一下,如何对敌吧。”

    司清苑不依道:“姑母,正是因为你与我父亲情同兄妹,我才唤你一声姑母,这神形百变乃是我青城派镇派之宝,我岂能容忍他人偷艺?你快说说那个人究竟是谁?”

    骊山圣母叹口气道:“我本不想说,可是即使我不说,明天或许也要面对与她,清苑啊!那个人就是欧阳**啊。”

    司清苑惊得站起来,道:“你说是我娘?”

    骊山圣母摇头道:“她并非你的亲娘,可她却名义上是你父亲的结妻子。”

    司清苑更是糊涂,“姑母,你把话说明白点,她怎么会不是我的亲娘啊?如果不是,又会是谁?”

    骊山圣母郑重地说道:“你的生母是在欧阳**之前与你父亲感情决裂,原因就是你父亲有了婚外之情,看上了修罗界的妖女欧阳**,你母亲对他苦苦相求,希望你父亲能够放弃妖女,重修旧好。可是你父亲当时被妖女迷惑,中dú太深,非但不听你母亲的哀求,还与她大打出手,他们感情破裂之后,你母亲毅然离家出走,走的时候,本想将刚刚两岁的你带走,可是你的祖母不允许,加上你的祖母爱子心切,已经答应了你父亲迎娶欧阳**的要求。你的生母悲痛yù绝,一气之下,愤然离开青城,誓再不回来。而你的父亲也暗自有了对你母亲的愧疚,可是妖女的媚术让他又不能摆脱。两年之后,生了一件事情,让你父亲终于认清了欧阳**的真正嘴脸,她居然勾引修罗界的同门师兄,在青城寻欢作乐,而且在偷欢的时候,她的师兄还问起是否学到了神形百变的绝艺,欧阳**大言无耻地说,在她的哄骗之下,你父亲居然将神形百变的密集透露给她一半。”

    司清苑道:“原来我父亲也会神形百变?那为何祖母还要骗我说,我的父母都不会呢?”

    骊山圣母道:“你父亲是你祖母的独子,你祖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