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96 章

第 29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这杯酒。”

    司清苑这才勉强喝了一杯,岳鼎秋争得了夫人原谅,心中美,已经十来年,夫妻之间冷战不休,这些年他还未曾碰过司清苑的身体,今天连着几杯酒下肚,见司清苑脸上笑容可掬,不由得春心萌动,想入非非,一心想着和司清苑重修于好,今天晚上好一亲芳泽,于是大献殷勤,夫人长夫人短的又敬酒,又添菜。

    司清苑见他这般样子,心中却是越加生厌,好在也是青城派的掌门,整天就知道投机取巧,与狐朋狗友吃喝玩乐,从来没有做过一件让自己满意的事情,现在又阿于奉承自己,司清苑讥讽道:“鼎秋,你今天是不是吃错yào了?以前你可不是这样啊,经常和我唱对台戏的啊。”

    岳灵灵连忙说道:“娘,爹爹不是知错了吗?他以前不是被沈天豪蒙在鼓里,一直希望程世杰能够称王天下,好跟着人家沾光,现在他的女婿已经是差不多雄霸天下了,他自然明白今后该怎样做了,你就不要一味地埋怨他了。”

    慕容雪航道:“是啊,夫妻吵架本事正常之事,且不可记恨对方,雪航斗胆恳请两位掌门,齐心协力助我骊山降妖除魔,雪航感恩不济。”

    司清苑道:“慕容妹子说的哪里话来,我们一家人自然不用客气,再者说,我们司家和骊山圣母渊源甚深,就算没有咱们现在的这层关系,我们也是要去帮忙的。”

    六郎哈哈笑道:“那我们就不要客气了,今日好好喝上几杯,就抓紧时间休息了,明天早一些赶奔骊山。”

    六郎又陪着岳鼎秋吃了十几杯酒,岳鼎秋有了六分酒意,六郎也是有些兴奋,借着酒劲打量着面前的三位绝代美女,心中即是喜爱,又是心酸,酸的是司清苑这样美貌,这样凤骚的绝代女侠居然跟了岳鼎秋这么个窝囊废。难怪司清苑瞧不起他,这个岳父实在是百无是处,尤其是墙头草随风倒,一点主见也没有。真是可惜了司清苑的绝世容貌和那一对迷人的旷世异宝。想着,眼睛就朝司清苑胸前瞟过去。

    要是这个岳父,嘿嘿!突然染疾病去世该有多好?那我可就财了,自己马上就将司清苑母女占为己有,天天摸着她那一对丰硕的宝贝睡觉,这一路上也就没有任何寂寞了。

    司清苑看到六郎正在不怀好意的看自己胸脯,不由得心中一动,想起昨天晚上与六郎的彻夜风流,回味起六郎那根旷世神器,把自己填的满满的那种感觉,真是爽到家,要是一辈子拥有它该多好?司清苑暗自轻叹一声,又闻见岳鼎秋醉醺醺的还在灌自己,不由得更是讨厌他,对着六郎一个微笑过去,同时将身子望六郎这边靠了靠。

    六郎看着端庄贤惠的岳母,与她昨天晚上床上的风情截然相反,如今的宝相尊严,圣洁高雅却是另一种诱惑,不由色心大起,大手悄悄的从桌下钻进司清苑罗裙之内,隔着绸裤轻轻抚弄着她修长结实的**。

    司清苑正哪曾想到贤婿又在打她身子的主意!她突然感到一只大手探进了她隐藏在方桌下的罗裙之内,肆无忌惮的摸索着她的一双**,芳心一颤,略一扭头,刚好看到六郎那不怀好意的笑容。

    天呀!他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是在丈夫面前轻薄自己,那屈辱的感觉让她心中既是羞耻又是兴奋。六郎将大手顺着她光滑的**的内侧抵达根部,入手的是一层薄绸,悄悄轻轻的托了托那隆起的丰厚,隔着丝绸轻轻的揉捏起来,司清苑那肥美鲜嫩的私处在六郎手中不断变形,充血膨胀,不一会变溢出水来。

    不,不要!司清苑心怦怦直跳,双腿紧紧夹住六郎作恶的大手,眼中流露出一丝乞求的神色。万一被岳鼎秋现,那可就糟了,虽然岳鼎秋向来都惧怕自己,可是真要被他现,闹将出去,自己的名声可就毁了,这可怎么办啊?六郎知道她虽然已在床上向自己低头,但是在外人面前她还是那么矜持,尤其是当着自己的丈夫,绝不会任自己胡来,只能一点一点撕开她的面纱,一层一层突破她的防线,让她完全向自己投降,然后光明正大的和自己在一起。

    六郎手指微躬,中指从包裹着她私处的丝绸边缘伸了进去,与她最神秘的部位,直接进行最亲密的接触。不一会她的双腿便松软下来,我大手伺机整个探进她的内裤,将她肥美的私处托在手中,搓揉玩弄。司清苑紧紧摇着牙关,竭力控制想要扭动身子的**,俏脸上不由浮现起一层薄薄的汗珠。感受到她身子的急剧收缩,六郎知道在特殊的场合,司清苑敏感度过了正常状态的数倍,呵呵,她快要来了,于是,六郎中指紧紧按住她正中的那一点,急剧烈的抚弄。

    “啊!”

    大股稠浓的液体从司清苑私处溢出,她浑身颤,那快美的感觉让她终于忍不住叫喊了出来。面对六郎的调戏,司清苑羞愤yù绝,难道自己竟在丈夫面前,在大庭广众之下,在女婿的指中达到了**,她此刻不禁有种莫名其妙的冲动。

    慕容雪航已经看出了二人桌子下面定是有小动作,看到司清苑的表情已经是忍耐不住,再等一会儿,她非要叫出来不可,连忙对岳灵灵道:“灵灵,赶紧将你父亲扶回房间休息吧,时候已经不早了。”

    岳灵灵哎了一声,扶起岳鼎秋就走,岳鼎秋还回头对司清苑道:“夫人,你也早点休息啊,一会儿我找你爱有话说。”

    司清苑哪里还顾得上与他回话,岳鼎秋刚出房门,她就忍不住叫出声来:“六郎,哎呀,不行了,快住手啊。”

    她双腿紧紧夹着,不敢松开,她生怕一松开,那稠汁便会滴在地上,整个身子完全倚在桌子上身上。

    利郎嘿嘿笑着,从后面挽起司清苑的锦裙,将她的里裤连同裘裤一并退下,手指准确地摊入那毛茸茸的美穴之中,还未等捣动,司清苑就已经哎呀一声,身子一震颤抖,大量的蜜汁倾泻下来,打湿了六郎的手掌。

    慕容雪航笑嘻嘻凑上来,将玉手也伸过来,一遍抚弄着司清苑那**的玉唇,一边道:“司姐姐流的好多啊,恩!还有香气呢。”

    司清苑喘着粗气,将上半身靠在桌子上,羞道:“六郎,我的好女婿,你真是坏死了,居然让我当众出丑。”

    六郎却是邪恶一笑,将身子贴上来,不知什么时候,他的下身衣服已经退下去,直接将巨大的凶器凑到司清苑的玉门关,对准那滑腻多汁的柔美直入进去。司清苑绵软的趴在桌子上,六郎低头瞧着绯红的穴ròu被粗壮的玉茎带出chā入,心中异样的激dàng,她周身荣润的肌肤变成悦目的粉红色,因跪着而显的异常丰满的**已布满细小的汗粒,渐渐汇成小股流下,汗液、蜜汁和精液混合在一起,股间早已一片狼籍。

    六郎一边大力抽动,一边压上她柔软的娇躯,火热的舌头舔着她背上的汗粒,蜜壶里有节律的蠕动起来,火热的蜜ròu纠缠着棒身,花蕊抱住了**。知道司清苑**在即,用力将玉茎刺到底,牢牢顶住了花蕊研磨挤压,司清苑出了近似痛苦的高亢哼叫,玉手紧紧拽住六郎的胳膊,柔软的身子一下绷紧,滚烫的花蜜从花蕊喷出,全身大力的颤抖,又一次泄出身来。

    **过后的司清苑似乎死了过去,娇躯瘫软,面色憔悴苍白,呼吸yù绝。六郎连忙停下身子,将她翻过来抱在怀中。来到屋中的暖床上,六郎再次将坚挺的英雄chā入司清苑的**。颤抖的鲜红宝蛤口微微敞开,流出米粥样的分泌物。六郎用手指挑了些送到她的嘴边,司清苑伸出舌尖慢慢的舔食。

    慕容雪航一边揉着司清苑那丰满的绝世宝贝,一边说:“司姐姐,怎么样,尝到你的宝贝女婿的厉害了吧?”

    司清苑喘息着,道:“六郎,你今天怎么这样厉害?”

    六郎笑道:“我每次都是这样厉害的,昨天只是头一次和你来,不敢太过放肆,今天不同了,我要让你彻底的舒服个够。”

    司清苑断断续续说道:“人家……已经爽够了,再来的话,就不行了。哎呀!太厉害了。”

    这时候,岳灵灵已经从那边回来,看到床上正在展开大战,不由得立即脱了鞋子,凑上来观战。

    慕容雪航帮助岳灵灵脱了衣服,看着六郎与母亲的激战,岳灵灵马上灾情泛滥,慕容雪航将手指探入岳灵灵湿滑不堪的桃园,轻轻挖弄着,温柔地笑着说:“灵灵啊!看你湿的样子,我先帮你抚慰一下吧,虽然不如六爷的宝贝,可是总也得等着六爷将你母亲喂饱了吧。”

    岳灵灵含羞点头,**不住的张合着,不错眼珠的紧盯着六郎那霸世神器进出在司清苑粉嫩的宝蛤中,历经了一段漫长的等待之后,司清苑在一阵颤抖中,被六郎送入巫山之巅,她娇躯不住地颤动着,瘫软成一团酥泥。    六郎拔出凶器,看看慕容雪航和岳灵灵,问:“你们谁先谁后?”

    慕容雪航笑道:“你没见到灵灵的灾情有多么严重吗?”

    说着,就将岳灵灵推到六郎怀中。

    岳灵灵顺势探手握住六郎意气风的英雄,感受着六郎的粗壮与坚挺,娇躯阵阵战抖。

    六郎抚摸着她露出欺霜赛雪的肌肤。她的酥胸相当丰满,dàng漾起阵阵眩目的rǔ波。慕容雪航在身后赞叹了一声,六郎俯上去将头深深埋入,大力嗅着她清新的女儿体香,舒适的叹了口气。岳灵灵的呼吸急促起来,六郎用脸不住摩挲滑腻的肌肤,然后张嘴含住了一颗蓓蕾,一面轻轻握住柔软的双峰。岳灵灵抱住六郎的头,神色苦恼至极,雪白的贝齿咬住下唇,死活也不肯出声音,蓓蕾却肿涨起来。

    慕容雪航的玉手在身下玩弄着六郎的宝贝,六郎将怀中的岳灵灵向后推倒入司清苑怀中,探手抚摸着她的**,笑道:“灵灵,你自己把花瓣儿分开!”

    岳灵灵浑身阵阵颤抖,雪白的肌肤早变成悦目的粉红,闻言用手指分开两片饱满的蜜唇,一面微微挺起了纤腰,神态却羞到了极点。六郎凑身将硕大的**挤入两片灼热的蜜唇,岳灵灵皱起眉头,浑身一下绷紧。

    六郎握住她的纤腰,慢慢往里面刺去。

    岳灵灵微哼一声,道:“六爷,太大了。”

    六郎挑逗着她的蚌珠,岳灵灵内外jiāo煎,更加难受,微微啜泣。六郎继续往秘道内挤去,虽然蜜壶里面已很润滑,可实在太紧窄。英雄用力下压,玉茎整个挤了进去,岳灵灵浑身一震,爽的叫了出来。

    六郎再次深深刺了进去,岳灵灵一震,挺起纤腰忘形“啊——”

    的叫了一声,六郎缓缓退出,又再左右浅刺。岳灵灵昵声道:“六爷。”

    慕容雪航握住她的手,凑到她耳旁道:“你求六爷啊,他会让你一样yù仙yù死的。”

    岳灵灵再顾不得娇羞,昵声道:“六爷,求你给灵儿快些弄吧,就像刚才对待我母亲那样啊。”

    六郎笑道:“这就来了。”

    六郎再不耐烦徐徐施为,大力挺动xià tǐ**,紧窄温暖的**紧紧包裹着英雄,一刻不停的冲刺,玉茎在她体内坚硬到顶点,岳灵灵连声呻吟,额头冒出粒粒汗珠,司清苑抚摸着她道:“灵儿,还舒服吗!”

    岳灵灵咬牙挺动着,阵阵酥麻传来,六郎用力握住她的纤腰,将玉茎chā到底部,力度和度都提了上来。岳灵灵马上坚持不住,不消一刻就哆哆嗦嗦的魂游巫山去了。

    慕容雪航和司清苑都帮助六郎爱抚着岳灵灵娇媚的**,直到她幽幽醒转,看到六郎依然还在缓缓地**着自己,心中高兴之余,忍不住道:”

    六爷,你还要灵灵啊?”

    六郎再次缓缓进入她的温热身体,岳灵灵娇弱不胜,阵阵颤抖。六郎心中大怜,俯身下去温柔的抚慰着她,英雄在岳灵灵两片肥厚的蜜唇间出入,不时挑刺溪口柔嫩的蜜ròu,岳灵灵抬起**轻轻摆动,六郎顺应着她的动作,宝蛤口阵阵蠕动,吐出汩汩蜜液,yīn阳jiāo汇,一股纯阳的内息流遍全身,身下的玉茎坚硬火热的仿似烧红的铁棍。岳灵灵闭上双眼,微锁黛眉呻吟起来。

    六郎快推进,岳灵灵畅快的尖叫起来纤腰弓起,蜜壶内骤然一缩一张,宝蛤口狂喷出一大股晶莹的**,不仅把六郎的手掌全部弄湿,更在身下的床单上喷出一道湿痕,颤抖中,她再次晕厥过去。

    六郎这才改换目标,将慕容雪航温柔地压倒,她嫩若凝脂般的粉颊上却留下两朵红霞,水汪汪的眼睛闪耀着朦胧的星光,眼角眉梢尽是诱人的春情,整个人散着娇慵的媚态。六郎翻身压上她身子,轻车熟路地刺入她温暖湿润的体内,亲吻着她的脸颊喃喃道:“宝贝儿,我疼死你了!”

    慕容雪航微笑着修长结实的双腿缠了上来,一面在我耳边昵声道:“六郎,你真好!你的宝贝是最好的!我被你刺的好舒服,就保持这样吧。”

    六郎俯在她柔软如棉的娇躯上,下身尽可能的占有着她,巨大的玉茎在她狭窄的体内阵阵跳动,硕大灼热的**用力挤压着花蕊,不紧不慢的来回运动。

    慕容雪航用力抱住六郎的虎腰,**向前挺凑,口里轻轻呻吟。六郎立起上身用力把她的手腕压在床上,挺动下身**起来。慕容雪航挺起酥胸摩擦着六郎的胸口,纤腰款摆,**迎合着六郎深入的动作。蜜壶内一片温暖湿润,巨大的玉茎带出阵阵浪潮,顺着她晶莹的**流上床单,房间里响起了宝贝用力撞上她的股间的清脆声音。

    慕容雪航一面呻吟,一面痴迷的望着我,玉手在六郎身上游移抚摸。六郎微微出汗,真气在百脉膘急滑利的流动,通体舒泰无lún。二人升华了元神,继续jiāo合,工夫不大,慕容雪航就美美地在颤动中进入**。六郎拔出英雄,让她转身趴在司清苑身上,慕容雪航翘起粘满晶莹**的**,六郎手探前揉捏着沉甸甸的**,**挤开滑腻的蜜唇,用力chā了进去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