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95 章

第 29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自己,眼神慧黠俏喜中带着狂野大胆,娇媚风情里藏着xìng感成熟,就像是一朵承接充足雨露之后的雍容玫瑰,火红而鲜艳,热情而炙烈,引动着六郎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隐隐跳动,又像是当令时节的成熟蜜桃,吸足了水份,涵成了养份,白中透红,充实饱满,那么的鲜嫩多汁,引人採摘,恨不得立刻咬它一口。这一来,六郎的yù火立时被全面点燃,深深chā在岳灵灵里面的**随即膨胀涨大。看着岳灵灵低头俯,像只情的母豹,目光炯炯地瞧着自己,彷彿自己在刹那间成了她的猎物,她变成了世界的女王,高贵尊荣,风情万种。眼神满是挑逗xìng的浓冽春情,又是饥渴,又是害羞,水汪汪地洒出重重情网,紧紧将六郎缚住,六郎只觉得这对母女果然是yín浪骚媚至极。

    岳灵灵状似难过的扭摇着身子,樱桃小巧的朱唇红润鲜亮,油嫩溜滑,那么的诱人,不时还有热气吞吐,双肘按伏在床上,娇躯压附着母亲雪白丰满的**,头低臀高致使玲珑有致的身体勾勒出完美的曲线,状若新月,圆翘的美臀的高高挺起,修长的**略略分开,双膝跪在床上,彷彿就是一只随时可以扑出猎食的花豹,那么的充满能量,蓄势待,胸前双峰也因下垂,看来更形肥圆可爱,不住地吻着云嶽的额头、脸颊。

    六郎一边抽送,一边双臂抱住岳灵灵,手掌在她凝脂般无瑕的美背上轻轻摩娑,只觉触感柔嫩滑美,几乎是吹弹yù破,只要一碰就会碰出水来似的舒服温暖。手掌渐渐往下抚摸,划过纤细的蛮腰,圆挺的雪臀,修长的大腿,过山丘,涉深谷,终於来到了芳草萋萋的迷人玉洞。

    岳灵灵的温暖玉洞,已经是湿润已极,**氾滥成灾,她身子一阵扭摇,花唇鼓动,出温黏的吸力,彷彿张开透气的蚬壳赤贝。花蜜**满溢,ròu唇一阵收缩,便有晶莹黏滑的犹温yín珠,如花瓣上的朝露般,颤巍巍地沾在她的股间嫩ròu上,莹莹生光。

    六郎紧绷yùbào的赤红**在这温暖紧裹的蜜洞中,又柔又软,再加上有**润滑,就像整个陷入温热的泡棉之中,岳灵灵感到下身**一跳一跳的阵阵蠢动,每一次跳动就好像挑动着六郎兴奋之极的紧绷神经,连心神都在那一跳之际,不由自主的一阵恍忽,全身微微颤,只是外表看不出来。**处则是热血汹涌,一股滚水沸腾般的力量在**里激dàng,连青筋都涨得圆大,似是不断地逼迫着要六郎的**更为长大,却总是不能得逞。

    六郎只觉得下身难过之极,尤其是兴奋之际,那**感觉就好像是被人紧紧用袋子包住,不许涨大。**的皮肤涨得红通,又红又亮,伸手一摸,当真是又滑又紧,十分顺手。这还不说,最要命的是云六郎的yù火还在不住高涨,**自然就会不断充血,如此一来,**理应更呈坚硬,旦事实却不然,**中的旧血未退,新血便已汹汹而至,两股力量相击反激,搅在一起,就如同胡弄一锅浑汤,酱醋油盐,胡椒烈酒整个调在一起,当真是又麻又辣,又酸又苦,此刻的六郎就是如此。

    坚硬的**看似屹立不摇,英姿昂扬,实则外强中乾,麻痒酥酸,骚硬涨痛,百味俱全,就像是被蛀空的神木,几yù断折两截。再也忍受不住,急忙快在岳灵灵穴中**起来,藉着男女xìng器jiāo合来泄攒积的能量热力,yù念情火。

    岳灵灵当然也好不了多少,司清苑躺在床上,下颚微收,略略将头提高,颈项悬空,向身前望去,便看见女儿琼嘴角微翘,眼神水汪汪地的媚目流波,尽是浓情蜜意。雪bái fěn嫩的酥胸**紧压在自己胸口,一片白晰,再加上岳灵灵身子上下前后,左右摇晃的将她的两个美rǔ紧抵在自己身上划圈,两个**时垂时扁,时即时离,不时还因汗珠滚落,身子却突然后仰甩起,美rǔ上下一阵腾动,带起柔光润泽,玉珠飞耀,看得司清苑心头yù火又是一轮狂卷,整个身子好像被烫熨过似的服贴,魂儿飘飘,魄儿娇娇,竟张开嘴巴,将岳灵灵一只玉峰含住吸允起来,岳灵灵羞愧道:“娘,你好坏啊,帮着六郎欺负我。”

    司清苑道:“灵灵,娘的nǎi让你一连吃了好几年,今天看你们小两口玩的实在开心,就忍不住了,吃你几口,你不会在意吧?”

    六郎看得双目冒火,**不由自主的急跳快抖,红通烫热的**半浅不深地在岳灵灵美穴中进进出出,岳灵灵那受得了?眉头紧攒,状似痛苦地出时断时续的娇吟,双腿自然而然地就想伸回,却被六郎强力按住,玉门赤珠急充血红,娇艳鲜然,在微光下,就好像颗蚌壳中的光滟宝珠,正自出动人的光泽。

    岳灵灵身子直扭,曼妙惹火的身材蛇般的蠕动,玉颊火热,香汗淋漓,自鬓角流下,**不住地后坐,双眼迷离地向六郎央求道:“六爷,快…快进…进来,我…我忍不住…了,呜啊…啊…呜…要丢了啊。”

    索xìng一横心,力道集中后臀,猛力前撞,**如攻城巨木般,整个狠狠地贯入柳玉琼的**中,只听滋的一声,出又脆又响着ròu击声,一声兴奋的呼叫,就像一个渴望玩具已久的小孩,突然间得到了心爱的玩具,当真是大旱逢甘霖,眉舒容展,脸上露出欣慰满足的笑容。

    六郎也是感到一阵绷紧后的舒爽,**一送而抽,才低头便看见那细嫩可爱的鲜红**,湿漉漉地热的光,连自己拔出来的**也是沾满了两人的yín液,又油又滑,彷彿调了蜜似的,喉头咕哝一声,**又重新充满能量似的涨大难受,忍不住顺势滑入,直捣黄龙。

    这一次,六郎不再小火慢燉似地的跟岳灵灵**,而是大火快炒,新鲜**,一上来便是暴雨狂风,千军万马的冲刺,舂米似的越捣越快,弄得岳灵灵全身狂抖,丰rǔ颤动不止,幻出迷人之极的rǔ波,叫声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呻吟道:“六爷,啊……啊…你…再…再快…啊啊啊啊……我…我快…快死了…啊……啊…好……好美…你…你要弄…弄死我…我了…啊啊啊啊啊…”

    六郎正在兴头,自然不会这样就停手,每一次抽送,花样都有所不同,或快或慢,急缓有节,急时如行雷闪电,霹雳般的轰然雷震,记记打入岳灵灵的花心深处,水声滋滋,慢时则如老农翻田,度虽然不快,但次次切中痒处,准确无比,或而轻刮徐抽,藉**圆稜与**壁相碰撞,增加**快感,或而卷入旋出,溅起****,热气直达花心来瘫痪岳灵灵的神经。双手也不闲着,抚摸着岳灵灵白嫩柔晰的雪臀臀ròu,有时手指还在两人xìng器之jiāo处沾些yín液,在**上面又抹又涂,岳灵灵弄得快感连连,几乎是呐喊般的叫了出来。

    六郎鼻中闻着如脂的**,**飞快的抽送,噗滋噗滋的出声响,岳灵灵温暖柔嫩的**像个海绵般将他的**包住,时紧时缠,有时还像个无底洞般,要将它整个吸入深处,化而为一,整个人已经沉醉在**的欢娱之中,低吟道:“灵灵你…你好紧啊,好…好舒服…太…太好了”的嫩穴深处突然传来一股强极的吸力,这吸力是如此的强力,似乎连云嶽的魂儿都要将之吸出。

    六郎被岳灵灵这一吸,只觉得**阵阵酥酸,而且这酥酸还像藤蔓似的蔓延开来,原本坚硬胜铁的棒身一阵骚麻,精关鼓动,真阳频震,连**根部都有种彷彿要被连根拔起的感觉,一种酸到骨里,力气放尽的真空。

    唔的一声,六郎出浓浊的低吟,脸上涨得通红,牙根咬的紧实,一口气停在胸口,全身筋脉绷紧,精关骤开,轰然声响中,身子前扑,整个压在岳灵灵身上,这精关一开,再也挡不住,棒身一热,元阳精液怒shè而出,整个紧绷的肌ròu也乍然放松,全数激淋在岳灵灵的花心嫩ròu上。

    岳灵灵花心被六郎喷shè出的精液强力冲击,又热又烫的整个钻入嫩ròu之中,**自然收缩,紧紧地将六郎的**挟住,同时啊的尖叫一声,叫声忽高陡落,彷彿突然被人掐住喉咙,声音被砍了一截,嘎然而止。而就在那叫声初始的一刹那,也是yīn精全抛,全身先是一弓,不知那来的力气,美背略略离床,平滑的小腹也是向上一拱,再无力落下。

    六郎精液狂shè,只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舒畅感觉自**传来,那种一泻千里,纵情奔驰的快感,精关大开时喷出的浓浓液汁,带着强烈的体味,犹自在空气中dàng漾。shè精完后,六郎整个趴在岳灵灵身上,身子微动一翻,侧躺床头,怀拥两美人。看着司清苑和岳灵灵母女二人妙人儿一对,玉体横陈,寸缕未着,雪白瓷滑,温柔玉润地肌肤因兴奋充血现出的淡红色泽,如初绽的玫瑰一般,既鲜又嫩,都像温驯地像只安睡的猫儿蜷缩在自己胸前,不禁轻轻的抚着司清苑的秀,在她额上一吻,和声问道:“岳母,下面又该你了。”

    司清苑惊讶道:“天啊!六郎你还能行?”

    说话间,一只玉手就朝着六郎那雄赳赳的英雄摸过去,触手之处坚硬如铁,不由得芳心涌动,一边爱抚着,一遍又将温暖的唇凑上来,六郎美滋滋地享受着司清苑的柔唇与香舌,问:“岳母大人,这一次,你总应该为灵灵的将来放心了吧。”

    司清苑吐出来道:“我真是一百个放心啊!”

    第341章

    与司清苑和岳灵灵风流一夜,第二天六郎起来,穿好衣服走到院子中,正好碰到岳鼎秋,六郎笑呵呵躬身一礼,道:“岳丈大人早安!”

    岳鼎秋虽然先前不赞同六郎和岳灵灵的婚事,但是木已成舟,加上司清苑又是极力支持岳灵灵脱离沈家,嫁给六郎,他这个青城派的上门女婿也只好逆来顺受。

    见到六郎只好面上赔笑,道:“贤婿早上好,不知道有无看见你的岳母啊?”

    六郎心道:“昨天晚上看了整整一夜,真是好看唉。”

    扣上却是恭恭敬敬地道:“岳母大人正在里面帮助灵灵收拾东西,我们不是说好今日启程赶赴骊山的吗,让她们娘俩忙和咱们说正事去。”

    岳鼎秋道:“也好!”

    跟着六郎直奔大厅,路上,岳鼎秋小声道:“贤婿,实不相瞒,你岳母这些日子整合我闹别扭,她若是上了脾气,那可是任何人都阻止不了啊!这骊山我们固然是要去的,可是真不知道沈大将军那里该如何回复。”

    六郎将脸一沉,道:“岳丈,看来你还是真有些老糊涂啊!你不想想,沈天豪现在是什么身份?他是朝廷的叛贼啊,你还不赶紧跟他划清界限,还想跟他密切来往?你不要以为辽军攻占了大宋几个城池,就认为沈天豪可以飞黄腾达,告诉你,收复失地乃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你们青城山也是在后蜀的国土上,你就不怕悲伤同敌卖国的罪名?就算你不顾虑,也要为自己的家人考虑啊。你的女婿我,现在可是朝廷的镇西大将军,一等忠勇侯,跟着我难道就没有前途?”

    岳鼎秋尴尬地笑笑,连声陪着不是道:“那是那是,我们青城日后还指望着贤婿扬光大呢。”

    六郎点点头道:“这还差不多,这样吧,我们一起赶赴骊山,帮助骊山圣母除妖之后,我们在赶赴西凉,消灭程世杰,等你有了功勋,我自认会在皇上面前为青城美言,皇上一高兴,说不定还会给你加封个护国大国师呢。”

    岳鼎秋欣喜道:“那可是太好了,我们收拾东西,立即赶往骊山。”

    六郎见到慕容雪航、慕容雨秋和林雪贞沈慈母女,将自己的计划说完之后,大家纷纷赞同,加上怠马关已经有了紫若儿的消息,林雪贞将亲自率兵赶赴怠马关,她与紫若儿还有血缘至亲,配合起来定无大碍,算算时间,宝日明梅也应该快到接汤关了,到时候司马紫烟和寇准定然会图施妙计,攻破太原,就用不着自己cāo心了。六郎就让沈慈陪慕容雨秋镇守临州城。

    与慕容雪航,司清苑、岳灵灵和岳鼎秋火赶往骊山,途中慕容雪航一心惦记师父,一路上归心似箭,马不停蹄,当天就赶了六七百里路程,晚上在青林镇投宿一晚,预计明日晚间就可到达骊山了。

    到客栈之后,司清苑吩咐店家要三间客房,六郎心中暗笑,想不到这位岳母大人和丈夫之间的关系还真是形同水火,听灵灵说他们夫fù已经有许多年不曾同床共枕了,怪不得昨天晚上一口气要了四五次,最后都将自己榨干了,看来今天晚上又有的玩了。

    店家见住客乃是有身份的人士,自然是照顾周到,打来洗脸水让大家洗去了一路的风尘之后,六郎要了一桌酒菜,摆到自己的房间,招呼岳鼎秋坐下,道:“岳丈大人,我如今娶了岳灵灵为妻,因为受战乱困扰,尚不能去青城补上那份聘礼,就暂且在这儿摆上一桌酒席,我们爷俩喝上两杯。”

    岳鼎秋乐呵呵在六郎对面坐下,六郎又招呼司清苑和慕容雪航坐在自己身边,岳灵灵与岳鼎秋挨着坐下来,岳灵灵道:“爹爹,你终于同意我和六郎的婚事了,女儿心里好高兴啊,我先给爹爹满上,让女儿敬你一杯。”

    岳鼎秋高兴地举起岳灵灵斟满的酒杯,道:“灵儿,你能找到六郎这么年轻有为的丈夫,为父也脸上有光啊,来来,我们大家一同喝一个。”

    司清苑哼了一声,扭过身子,将脊背给了岳鼎秋,冷声道:“你这一冷一热的,也不知道知不是说的真心话,你要是真为了女儿的前途着想,就趁早与沈天豪一刀两断,什么狗屁结义兄弟,他分明是将你往火坑里面拉啊,亏你还是一派宗师,真给我们青城丢人啊,居然好坏不分。幸亏我贤婿提醒,要不然这会儿,你兴许就去前线帮助沈天豪和程世杰助纣为虐去了,那我们青城可就是名声扫地了。”

    岳鼎秋急忙道:“夫人教训的极对,我一定痛改前非,帮助六郎立功赎罪。”

    六郎连忙道:“好极,来一同饮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