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94 章

第 29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又湿,又红又软,既湿且润,又热又暖,直想将**chā在她的嘴里。再也忍不住,臀部用力一压,英雄整根贯入,直抵花心嫩ròu,紧紧相靠。

    司清苑正沉醉在那****的异香之中,整个人飘飘dàngdàng的,彷彿被那团气味所包住,浮在半空中。陡然下身一痛,一根炽烈火热的**贯入,逼开两片ròu唇,翻出热烫的艳红柔肌紧紧地将六郎的**挟住,直把司清苑由天上摔到地下,痛得紧抓六郎肩膀后背,手指深陷六郎肌ròu之中,身体与六郎用力相抵,藉以减轻疼痛。

    “六郎,太大了,我从来没有用过这样打的神器。”

    六郎微笑道:“喜欢吗?”

    司清苑含羞道:“当然喜欢了,不过终究不是我的啊,哎!”

    六郎又道:“六爷早被你胸前的宝贝迷死了,从今以后我们更是谁也离不开谁了。”

    说罢,用力抓了过去。

    随着六郎以挑情手法在她敏感部位逐渐挑起她的**,心中因痛楚而稍熄的yù火也慢慢转旺,下身骚痒酥酸之感又重新回来,徘徊不去。煎熬的**汨汨直流,又湿又热,不禁难过的出了春声,美臀不由自主地自动摇了起来。

    六郎**chā入后,整个塞在柳玉琼的**之中,虽然不动,仍是涨得十分难受,尤其是洞内温暖ròu紧,更能难忍,**涨痒热,想****,藉磨擦**壁来释放潜藏在**中的能量,待得司清苑忍受不住,美臀挺动迎合,心里这才舒了一口气,喜道:“好了,可以开始了。”

    仍是不敢太用力,整个人缓缓地贴着司清苑的身子前挺,**徐徐深入,缓缓退出,左手环在司清苑颈后与她相吻,右手则不住地玩弄柳玉琼的**,在她的**上捻揉搓捺,挑缠卷点,如火炉鼓风似的将她的yù火越催越旺。

    司清苑只觉下身虽有**润滑,不致如刀刮刃割般痛苦,但亦觉擦伤般的火热略痛,柳眉微蹙,红着脸低声道:“六郎轻…轻些,我怕…我怕我抵受不住!”

    六郎一边轻抽慢chā,一边安慰她道:“不会的,我会很温柔的,慢慢来,等水多了就好了。”

    说话间,**已渐渐力道略增,棒身亦渐起舒爽快感,涨痒略去。

    司清苑亦觉下身没之前那么裂疼,反而觉得六郎愈是**,自己愈是多水,美穴的骚痒也就愈受愈受纾解,自己也就愈舒服,肌ròu也就不自禁的放松了些,不再将六郎抱的那么紧。六郎**陡然大力上顶,狠狠地撞向司清苑玉琼蜜洞深处,只撞得她无力地娇吟一声『哎呦』,魂魄彷彿在刹那间被撞得散碎离体,只一瞬间,便又魂魄归位,复合为一。

    六郎这一撞,力道十足,司清苑只觉得整个人轻了不少,十分舒畅,尤其是那花心伸展,后紧乍松的感觉更是萦回不去,六郎再次落力撞击。这次撞击,不仅带给司清苑快乐,自己也是十分舒服,当下再次用力,快马加鞭的**起来,同时喘息道:“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的本事,看你还敢不敢笑我。”

    英雄用力,**如风,如猛鸡夺粟,又快又劲,一点花心,那快感电流立刻由中心向四周扩散,转瞬间传遍司清苑全身。如矿工採炭,一次比一次深入,一次比一次酥酸夹着噗滋噗滋的水声,把司清苑弄得骨软筋酥,只得任凭那yù潮风浪袭来,怒涛中浮沉。

    六郎愈是**,愈是兴奋,索xìng将司清苑的左腿高高抬起,暴露出整个鲜红嫩湿的**,与雪白的大腿腿ròu,乌黑油亮的yīn毛,黑白两色相映,看得六郎**更逞涨大,尽力猛抽。司清苑则是蜜洞被六郎一阵狂抽猛送,弄得香汗淋漓,秀沾湿,螓不住摇晃,只觉得yù燄狂潮一**涌来,一浪未尽,后头的浪潮已经卷至,整个人沉浸在yù海之中,彷彿一叶小舟於惊涛怒浪中浮沉起落,时而白浪涌天,小舟被卷上青空,似乎伸手便可採摘流云,时而浪回百转,漩波陡现,将她整个吸向yù海深处,整个浸满淹没,充实挤压。

    一高一低,一起一落,一颗心也随之若飞若沉,畅快之至。想要大叫,却是一点声音也无。**ròu唇吞吐**,翻出一阵又一阵的yín液浪水,既热且烫,彷彿有生命也似地向外呼吸开阖,**挤入,yín液便涨满溢出,顺着**自两端流下,连股沟都沾满了闪闪光的**,湿了整个下身,yīn部附近的肌ròu也变得红亮鲜然,光泽隐隐,十分可爱。

    六郎连续抽了五、六百下,蕴藏於**棒身的能量稍泄,将**自司清苑穴中抽出,将她修长的美腿放下,正想将她翻过身来,以隔山讨火的姿态再来一次。突然间,柳玉琼双腿一紧,雪臀挺上,将六郎的**吞入穴中,嘿的一声,身子一翻,不知哪来的力气,居然将六郎抱住一滚,翻在身下,整个人压在六郎身上,成了男下女上。

    六郎喜道:“岳母,你已经适应了吗?”

    司清苑白了六郎一眼,道:“废话!人家刚才是因为十数年不曾用过男xìng器物,自身收缩到了极限,现在已经被你撑开了,看我不报一箭之仇。”

    六郎嘿嘿笑道:“尽管放马过来,六爷就不信征服不了你这小马驹。”

    司清苑下身紧贴六郎yīn部,将**含在穴中,上半身则微微撑起,双手按在六郎胸前,螓低垂,秀自额头两侧飞瀑似的泻下,不禁单手撑在六郎胸头上,空出一手将秀往后拨,螓也随之向后挺仰,将头向后一甩。

    六郎只觉得鼻头被她秀扫过,传来阵阵玫瑰花香,香气不浓,淡雅宜人,却不失雍容气度,富贵风华。

    眼光不自禁地落在司清苑的胸脯上,只见她胸前玉峰高挺颤动,两粒淡红色的花蕾如寒梅新苞於雪白的美rǔ中染上两点艳红,正自上下跳动,似是在向自己招手。

    正想伸手去摸,只听司清苑喘气道:“灵灵,以后你也要多多主动一些,就像我这样牢牢掌握控制权,免得六郎欺负你。”

    六郎有点哭笑不得,虽知这位岳母有时极为好强,却不知连这方面也是半点不让。

    心中虽然觉得被这个骄傲女人骑在身上虽说有失英雄气慨,但相反的也更令他兴奋,颇有棋逢敌手,将遇良材之感,心中争胜之念大炽,定要将司清苑驯服胯下,乖乖地听自己吩咐。

    才想翻身将司清苑压在身下,司清苑已经不顾一切,如石磨般旋转起雪臀来。六郎才想反击,司清苑的蜜洞嫩ròu已经将他的****紧紧包住,藉女上男下之势,挟住六郎的**猛旋。

    六郎只觉得****传来阵阵酥酸,麻痒渐增,彷彿司清苑的蜜洞真像个石磨一样,每一转都将精液挤出一点,而且力道轻重不同皆由她控制,六郎几次猛攻回刺,都被她身子一抖,扭臀骤摇,弄得**几次差点守不住精关,喷shè出来。**阵阵酥酸无力,虽然仍然xìng器高举,却彷彿棒身灌满了水,只要司清苑再一用力,就会失守。

    六郎在司清苑在石磨紧碾旋转的绝技下,**得到前所未有的舒适之感,司清苑的雪臀越是转动的厉害,云六郎的感受也就越强,阵阵快感袭上身来,下身狂震,彷彿通了电流,在xià tǐ到处乱转。

    眼睛所见,司清苑上身挺直,身子骑马般不断上下颠簸,套弄着他的**。双手更紧捏着自己的两个玉峰,不住按压揉弄,口出出喘喘yín声道:“好女婿,我真是爽爽死了。”

    六郎连忙升华元神,以元神转化精气,固守精关,与司清苑继续缠绵。

    六郎见她胸脯两个**被她自己的双手相挤揉搓,挤出一条深陷的rǔ沟,晶莹的汗珠自她的秀、脸庞、身上流下,在光滑如缎,细致柔嫩的身体上划下了一道水线,滚落於rǔ沟之中,毛孔大开,渗出了无数小点汗珠,於夜明珠的珠光之下,六郎看得一清二楚。胸前**也因为汗所湿而更呈诱人,油亮亮的闪出光泽,在司清苑用力握挤自己的美rǔ下,媚态纷呈,既yíndàng又美丽,眼波扫来如同一丝丝的火线,引得六郎yù火又是大炽,忍不住双手扶住她那纤细的小蛮腰,**急挺,撞击着司清苑的花心嫩ròu。

    司清苑骑在六郎的身上,只觉花心连连被撞,心儿也随之紧缩倏张,叫道:“啊…啊…啊…师…贤婿…你…你好…棒…再…再来…快…快顶…我…我…快…不…不…啊…啊啊啊…”

    叫声越高,彷彿已到了极乐境地。

    六郎也是满头汗珠,**被司清苑的**挟的ròu紧。司清苑每一次的美臀扭动都让他觉得自己的**彷彿打了个结,两端用力拉扯,扭卷到了极处,再慢慢伸展开来。这一松一紧之间,时间拿捏的恰到好处,紧时彷彿万马奔腾,直如天地初生,就要飞bào开来,松时则如清风拂江,人浮大海,一望无际,心胸开阔。

    至於司清苑也是被六郎那一柱擎天的**顶的十分舒畅,穴心那如万蚁噬咬的骚痒酥酸,只要六郎的**一撞,那骚痒之感便如天星乍碎复合,先是bào裂成无数星块,又在一刹那间聚合复元,骚痒又起,只有再次坐下沉扭,令六郎的**再次顶在穴心,才能纾解骚痒,通体舒活。

    六郎一手扶着司清苑腰身,一手在她肥美的**上大肆轻薄,用力捏拉,喘息道:“怎…怎么样?小婿…弄…弄得你不错吧?”

    说着,又是狠狠地连顶三记,把司清苑弄得哎呦哎呦之声连叫,身子前倾,两个雪白嫩弹的美rǔ在六郎眼前跳动,又滑又腻,还不时出雪白的柔光,rǔ波阵阵,**和着处女幽香,挟杂着yīn部异香,玫瑰香吸入六郎鼻中,更是刺激,手掌用力,整个抓住司清苑的**,只觉触感柔嫩舒滑,温暖细致,一把在手好像随时挤的出rǔ汁,那么饱满丰实,肥大圆鼓。

    司清苑连连喘气,小嘴急开阖道:“别…别得意,我…我才…不…不会…输…输给你…你呢…啊啊啊啊…哎…啊啊…”

    陡然间,叫声高八度,原来是六郎趁她说话时,猛力连捅数下,**顶旋花心,把司清苑整个人连魂儿都几乎轰散了。

    六郎得理不饶人,右手伸至两人jiāo合处抹了一掌**,将之涂在司清苑的酥胸上。用力一掀,身子坐起,变成了两人面对面,xià tǐ相合,彼此拥抱的姿态。头一低,含住司清苑的嫩滑**,吸吮着那淡红**,不断用舌头去绞缠挑弄,只把司清苑吻得放声狂叫,螓后仰,整个胸部**向上挺起,秀甩出数滴汗珠,飞溅墙上,双手紧紧抱住六郎的头往自己的胸部用力按下,喘息道:“好女婿…快…快吸,我…我好涨…我…我好…好满…快…快…再…再吸…我…我…啊…啊啊啊啊…呜呜呜…”

    突然之间,话说不出来,只出呜呜叫声,好像嘴巴被什么堵住似的。原来是六郎又将沾满了两人yín液的手指探入司清苑嘴中,让她吸吮,因此说不出话来,只出呜呜叫声。

    六郎这三方进攻,把司清苑弄得难以招架,虽然极力紧缩**,要将六郎的**缠扭挟紧的求饶,但六郎的**不知怎地连连传来源源不绝的热气,只要一碰穴心,整个嫩ròu就彷彿被开水烫过般毛孔全开,舒展松弛,再难收聚,全身也是酥酸连连,彷彿有人用柠檬片在她的**嫩ròu上连擦,酸液渗入,那种酸入ròu里,酥入骨中的感觉,整个人在瞬间好像连骨头都化掉了,只剩下一团ròu,不停地喘气。

    六郎的脸埋在司清苑的胸部**之中,肌肤所触,全是光滑柔嫩,肥圆韧弹的雪肌玉肤。鼻中闻得**浓溢,整个人彷彿yín浸在rǔ液之中,又是兴奋,又是快活。鼻子连嗅,双唇紧吸,舌头连缠,不时还有司清苑因受不了受冷落的左rǔ未得抚慰而自行以左手揉捏抓弄,时而会将左rǔ撞到他脸庞,更是香艳无比。

    一个时辰之后,六郎抬起头来,臀部猛一用力,砰的一声,再度把司清苑压在身下,**汇集了所有能量,一次送出。**陷入那花心嫩蕊之中,整个被紧紧包住,用力收缩,只觉得**又热又湿,又酸又痒,麻酥齐上,骚涨同来,再也忍不住,唔的一声,精关大开,如火山bào,又浓又热,又劲又强的精液整个shè出,彷彿一道极强力的水柱撞在司清苑的花心嫩ròu上。

    司清苑的嫩ròu被云嶽一撞一shè,哪还挡得住不泄?花心又酥又热,又嫩又热,大叫一声,整个人如八爪鱼般先是紧紧地将六郎卷捆在自己的四肢里,yīn精淋下,与六郎的阳精和成一块,再无力地缓缓放开,**中精液浓浓,****的,自蜜洞中渗出rǔ白的液体,沿着腿根柔肌流了下来,弄湿了六郎的yīn囊,也令司清苑的xià tǐyīn毛更是因为涂上一层精液而乌黑油亮,闪闪有光。

    六郎见司清苑这一场风流阵仗下来,几乎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只听她喘气声清晰入耳,胸口起伏,显然是整个人都累垮了。

    六郎,开始转换目标,将早已经灾情泛滥的岳灵灵抱过来,放到司清苑身上,抱住岳灵灵的**,略一用力,将**对准岳灵灵那油光闪滑的**,哗滋一声,藉**精液润滑之助,毫无困难的挺了进去,只觉得岳灵灵的**又柔又暖,十分舒服。**涨痒略消,如释重负的脸上肌ròu放松,面露微笑,神情陶醉之极,缓缓地吐出了一口长气,显然是乐在其中。

    岳灵灵只觉**中闯入一个不之客,整个蜜洞完全被**充满,又热又暖,水汪汪的大眼抛出柔媚浓情的眼波,玉面含春,脸上表情似幽似叹,似怨似喜,『啊』的娇吟一声,圆臀自然扭动,抖得六郎只觉得一阵震波自**袭上身来,十分快活。一连数十次进击猛刺,勇猛如狮,把岳灵灵弄得全身一阵骚热,**嫩ròu急抖,**涔涔,整个人娇瘫无力趴在母亲身上,任凭六郎爱抚六郎没多说话,只是微笑地看着岳灵灵伏在母亲身上的样子,一头乌黑长后扬散开,姿态优美极了,彷彿就是一道飞瀑流溅,披泻之时,在空中云霞飘展如缎,光滑细致,乌黑油亮。

    再向岳灵灵看去,只见她眼波流动,似笑非笑偷瞧着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