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71 章

第 271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来,外边的天气还十分寒冷,屋子里虽然生了炭火盆,却不会热。元罗公主脱去锦裘外衣,明黄色的锦缎小袄衣领中露出桃红色的胸衣。那薄薄的胸衣,难以约束那一对丰满的ròu团,元罗似乎没有注意到赵方安不安的眼神,她径自说道:“你之所以回家被我俘获,是因为你家中有年迈多病的老母,本小姐敬重你的一片孝心,有意将你招至我的麾下,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说着,元罗有意无意的挺了一下丰满的胸。

    赵方安未曾进行任何抵抗,已经做了元罗的裙下俘虏。

    在元罗的威逼利诱下,赵方安将三头赤虎死亡的事情,详细的讲给元罗听。讲述过程的同时,赵方安已经按耐不住心中yù火的煎熬,一点一点的靠近元罗,并且伸出贪婪的大手,想要触摸着元罗身上那最柔软的部位。

    元罗拦住他的手正色道:“原来是这样,想不到三龙大酋长居然动了邪恶之心。”

    她转又对赵方安说:“你果然是个老实人,本公主没有看错你。”

    元罗突然拉住赵方安的手说:“跟我来……”

    赵方安心中一阵激动,险些控制不住剧烈的心跳,连忙跟着元罗来到屏风后面的另一间密室。赵方安惊奇的现,这间屋子里,除了该有的桌椅床铺之外,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挂满了墙壁。赵方安刑讯出身,自然认识那些东西,都一些对犯人使用的刑具,他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子,脸上也顿时慌张起来。

    第306章 西凉公主6

    这个时候的元罗,正用严厉的目光看着赵方安,赵方安有点儿坐立不安。

    元罗开口说:“赵方安,利害关系我已经与你说清楚了,你不要存在侥幸心理,实话告诉你,那三头赤虎的死,和你有莫大的关系,就算不是你所为,我也要治你的失职之罪,你也难逃一死。不过你要是说出真像,我倒有可能网开一面。”

    赵方安惊讶道:“二小姐,真的不关我的事。”

    元罗哼道:“和你没有关系吗。”

    赵方安说:“是啊!真的不关我们的事,我们这些奴才,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胆子?”

    元罗点点头说:“不错,我知道你们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肯定是幕后有人cāo纵!”

    赵方安连忙说:“确实如此。”

    元罗看看他,不紧不慢的说:“那么你还不将实情说出来,要知道,你现在已经不能再指望有任何人为你出头,主使你的人他其实恨不得马上找到你,好杀人灭口,要不是我的人去得快,你现在早就变成了他刀下的冤魂。”

    赵方安打了一个冷战,仔细寻味元罗说的话不无道理。再看元罗那严厉的眼神也变得柔合起来,外边的天气还十分寒冷,屋子里虽然生了炭火盆,却不会热。元罗公主脱去锦裘外衣,明黄色的锦缎小袄衣领中露出桃红色的胸衣。那薄薄的胸衣,难以约束那一对丰满的ròu团,元罗似乎没有注意到赵方安不安的眼神,她径自说道:“你之所以回家被我俘获,是因为你家中有年迈多病的老母,本小姐敬重你的一片孝心,有意将你招至我的麾下,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说着,元罗有意无意的挺了一下丰满的胸。

    赵方安未曾进行任何抵抗,已经做了元罗的裙下俘虏。

    在元罗的威逼利诱下,赵方安将三头赤虎死亡的事情,详细的讲给元罗听。讲述过程的同时,赵方安已经按耐不住心中yù火的煎熬,一点一点的靠近元罗,并且伸出贪婪的大手,想要触摸着元罗身上那最柔软的部位。

    元罗拦住他的手正色道:“原来是这样,想不到三龙大酋长居然动了邪恶之心。”

    她转又对赵方安说:“你果然是个老实人,本公主没有看错你。”

    元罗突然拉住赵方安的手说:“跟我来……”

    赵方安心中一阵激动,险些控制不住剧烈的心跳,连忙跟着元罗来到屏风后面的另一间密室。赵方安惊奇的现,这间屋子里,除了该有的桌椅床铺之外,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挂满了墙壁。赵方安刑讯出身,自然认识那些东西,都一些对犯人使用的刑具,他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子,脸上也顿时慌张起来。

    元罗看出了他的心思,嫣然笑道:“你不用怕,这些东西都是本小姐用来对付那些不听话的人的,你这么听话,我怎么会对付你。”

    说着柔媚的附到赵方安身上,开始解赵方安的衣服,片刻之间,赵方安就只剩下一件小裤裤了。元罗娇笑着,牵引赵方安来到墙角的一处水池边。

    那水池六尺见方,水温热溢香,只是水面寂静不动。

    元罗说:“本小姐是喜欢干净的,你先下去洗一洗。”

    哎!赵方安刚想下水,突然停住,问:“小姐,这水里怎么有种异味啊?”

    元罗格格笑着,推了他一把,说:“我生怕你不行啊,在水中放了那种壮阳yào,你还不快些……”

    赵方安恍然大悟,连忙将身子浸入水中,看上去热气腾腾的水,竟然冰凉入骨。赵方安突然觉得不对劲,连忙将泡在水里的身体浮上来,他不由得惊恐万状。自己原本肌ròu达的上臂,竟如被开水煮熟,手臂上面的肌ròu已经脱骨,正一块一块往下掉,扑通落入水中后,竟顷刻间溶于水中。等全身疼痛袭来时,赵方安已经没有力气在挣扎。

    这是一池“化尸神水”+++++++++++++++++++++++++++++++++++++++++++++++++++++++++++++++++++++++++++++++++++++++++++元罗得意的看着赵方安在这一片死亡之水中慢慢的消化,直到完全溶解于水中,元罗才满足的吐了一口气,整理好身上的宫装,款步走到刑室门口,对外面吩咐道:“朋薇回来了没有?让她来见我。”

    朋薇屁股上的鞭伤实在不轻,虽然敷了yào,走路还是不利索,紫菱跟在她后面,看的不免心里害怕,既然二小姐有事情找自己,看也躲不过去,元罗的厉害,紫菱并不是没有尝试过,一旦搞砸了,自己的屁股也要开花。

    所以,紫菱一看到元罗公主那冷冰冰的面孔,还有那墙上琳琅满目的刑具,紫菱心里开始毛。

    元罗先是秘密审问了朋薇一番,之后问紫菱。

    元罗不动声色的问:“紫菱,找你过来,只是问问你,我姐姐的大军什么时候与辽军决战?还有姐姐什么时候过来?你要如实的告诉我,不要忘了,在这里我也是你的主子。”

    紫菱如实回答说:“元帅命令我来转告二小姐,小心辽军偷袭我们的赤虎大营,还有两天之后,她会亲自来这里调动赤虎神兵。”

    元罗又问:“听说姐姐现在又在练习什么金针绝技?”

    紫菱回答:“是啊,害得我平白无故挨了那么多针……”

    紫菱说到此,突然觉察失口,想收回话语,却为时已晚。

    元罗果然对这半句话产生xìng趣,追问紫菱:“你说我姐姐为了连那针法,给你吃了许多苦头,是不是?”

    紫菱慌忙摇头,说:“不是的,不是二小姐所想象的那样,我们主子其实……只是,只是普通的教训了我几句。”

    元罗注目看着紫菱慌张的眼睛,忽然说道:“紫菱,你怎么这么不诚实?我只不过是想了解一下我姐姐那边的情况,我们姐妹之间有什么话还要隐瞒吗?只是姐姐这段时间忙着料理军务,所以我才找你来询问一下,想不到本小姐面前,你也敢撒谎,胆子当真不小啊!”

    紫菱委屈的连喊冤枉,元罗厉声道:“那么你告诉我,那些针是怎么回事?”

    紫菱还是一劲的摇头不说,元罗恼火道:“看来你还真的铁了心,朋薇,将她给我吊起来。”

    朋薇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元罗恼怒的神色,不敢违抗命令,拿来绳索,将紫菱的手脚绑住,然后拽动绳索,利用上面的滑轮,将紫菱高高的吊起来。朋薇轻声告诫紫菱说:“紫菱,这下有你受得了。待会儿,你要是受不了型疼,就大声叫。”

    紫菱脸色慌张,真猜想不出元罗会在自己身上滥用什么刑罚,她已经失去平衡,手脚均被向后拢着,整个身子向前倾斜着吊起来。紫菱马上想到朋薇那血淋淋的屁股,心中又是一阵恐慌,她心里暗中盘算,五公主若是真对自己下手,就干脆全说出来,即使自己咬牙挺着,也难免朋薇不出卖自己。

    元罗沉着脸,由腰间拽出皮鞭,对紫菱说:“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是说还是不说?”

    紫菱哭丧着脸道:“公主不要打,我说……”

    元罗没料到紫菱骨子这么软,自己的大刑还没用,她就扛不住了。元罗把眼睛一瞪,厉声道:“你这奴才,这么快就把我姐姐出卖了,还不该打?”

    紫菱这才知道,无论自己说与不说,都逃不了元罗的刑罚。

    元罗亲自扯掉紫菱的腰带,用手拍拍紫菱圆润丰满的**,说:“紫菱,你这个贱婢,谁让你屁股上长这么多ròu,分明是讨打嘛。”

    紫菱心中委屈,愤愤不平说:“奴婢这里天生就是ròu多,可是奴婢的爹妈从来没有打过我。”

    元罗调谑道:“你还嘴硬,看打!”

    说着手中的鞭子一轮,呜的一声一溜玄色的光影过后,紫菱那粉嫩的**上立即显出一道暴起的血痕。紫菱咬着牙强忍着不敢叫喊出来,生怕这位刁蛮的小姐更加变相体罚自己。可是她越是不吭声,元罗越是凶狠,又是一连数鞭,打的紫菱的**顿时开花,鲜血直流。朋薇心疼的对紫菱说:“紫菱,你要是疼,就赶紧叫啊!我们主子还以为打不疼你呢。”

    紫菱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xìng,怪不得先前朋薇要自己叫,原来二小姐就是喜欢听那种暴行下的哀号。于是等元罗鞭子再打来时,紫菱立即哎呀,哎呀……的连声惨叫起来。元罗顿时兴奋,伏上来捧着紫菱的**,吸允了一阵字,又接着一边鞭打紫菱泄着自己的**,一边盘问紫菱与姐姐云罗的私事。

    紫菱或许是经受不住元罗的严刑逼供,或许是故意炫耀自己和云罗公主的私情,将那些细节一一讲来。元罗听后,大受启,想不到世上还有那等妙事,就马上放开紫菱,让朋薇取来针囊,要紫菱做示范。

    第307章 西凉公主7

    紫菱见元罗要效仿,连忙摆手说:“二小姐这可使不得啊!奴婢只是见我们主子摆弄这些东西,另外还有图谱参考,你要奴婢做示范,奴婢哪里敢啊,万一扎疼了二小姐,奴婢可担待不起。”

    元罗把杏目一瞪,说:“你以为我要你来扎我?真是玩笑,快点把衣服脱光,本小姐给你试试。”

    紫菱心中暗暗叫苦,连忙说:“二小姐,这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搞不好要出人命的,再说我们主子那里还等着我复命,我若是受了伤,若是明天回去晚了,唯恐我们主子怪罪。”

    元罗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姐姐对你可是疼爱有加,对你有时候比我这个亲生妹妹还要好,你还是给我老老实实的脱下衣服,不要让我亲自动手。”

    紫菱狠狠地瞪了朋薇一眼,心想要不是你,我能受这等罪?朋薇无可奈何的笑笑,表示没有办法。

    元罗在针囊中选出十二支银针,那些针都有一尺来长,银光闪闪,扰人双目。看的紫菱心惊ròu跳,当初云罗用她做实验时,紫菱就对这些针产生了畏惧,后来慢慢的适应了。现在轮到让元罗试验自己,以元罗的xìng格和脾气,整不死自己她都不会舒服。

    根据自己的回忆,紫菱又将那些入针的穴位给元罗仔细的讲了一遍,元罗不耐烦地说:“好了,我都记住了,你快些躺好,我要开始了。”

    元罗拿起一支银针,对这紫菱ròu感十足的玉体,说:“这是第一只,扎哪来的?”

    紫菱一阵眩晕,看来刚才自己的口舌全都白费了,生怕元罗扎错了地方,连忙说:“是气冲穴,二小姐你可要手下留情啊!”

    元罗笑呵呵拧了一把紫菱身上的肥ròu,说:“你身上这么多ròu,你还怕什么?对了,气冲穴在哪儿?”

    紫菱又是一阵眩晕,她一边娇羞的用一只手捂住肥美的私处,一只手指着左边的腿根上部说:“这里。”

    元罗不容细想,抬手就下了第一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紫菱惊恐的张大了嘴巴,她万没料到元罗认穴的功夫如此厉害,入针的角度,深度都拿捏得恰到好处。不等紫菱细想,元罗又取来三支银针,顺着气冲穴向上一条直线,连入三针,竟无一偏斜。

    紫菱记得当初云罗练习入这三针时,足足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扎的自己都差点成了筛子。元罗将余下的八支银针一并入完才说:“你当我真不会这种功夫?告诉你吧,这是我们家的不传之秘,姐姐学会了不加,可是我也会啊。不要说用手植入,即使凌空飞shè,也不会偏离许多,紫菱你要不要试试?”

    紫菱吓得连连摆手说:“二小姐使不得,使不得……奴婢知道你的厉害就是了。”

    元罗认真地说:“知道就好,我只是要证明我自己,不管做什么,都不会输给我姐姐。”

    朋薇赞赏道:“我们二小姐文治武功,雄才伟略,若是带兵出征,也不会比大小姐逊色。”

    元罗得意的笑笑,用手抚摸着紫菱异常丰满的双峰,说:“这针是扎进去了,可是那种四象归元什么乱七八糟的境界我确实不懂得,像你所说的那种神仙境界又是从何而来?”

    紫菱皱着眉头说:“奴婢也不知道,听大小姐说,那其中的手法十分复杂,她也从来没有教我使用过。不过倒是听到“十二正经术”这个名词,想必是一种极为高深的按摩手法。”

    元罗叹了口气说:“看来你是不知道了,十二正经术我倒是听说过,不过让你yù仙yù死的招数我却知道许多……”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