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64 章

第 26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拉着白雪妃走进来,六郎冲她俩一个眼色,姐妹二人会意,双双宽衣解带,luǒ露出两具绝美的**,然后爬到床上,一边一个与白凤凰并排而卧。白云妃抚摸着白凤凰雪白而又滑嫩的肌肤,道:“姑姑,你可不要责怪我们啊,我其实很害怕你的。”

    白凤凰微微一笑,道:“刚才六郎已经批评我了,我不能总是以长辈的身份威吓你们俩,这儿是六郎的杨家,而不是我们悬空白家,我现在也如是六郎的妻子,和你们的身份是一样的。我们身为人妻,将来相夫教子,共享天lún之乐,那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白雪妃喜道:“姑姑,你真是改变了许多啊,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我们对你除了敬佩只有尊重,现在……”

    白凤凰惊讶问道:“现在怎样了?”

    白雪妃道:“我觉得你现在越来越像航姐姐了,我们都有点喜欢你了。”

    白凤凰威严道:“不许瞎说!”

    她们说的是真的啊!

    六郎赞叹中痴痴地瞧着这具女神般动人的玉体,浑身上下被一种难以言语的**包裹着。下身更是情不自禁的翘起来,白凤凰感受着六郎那火热的眼神,低头看到六郎的勃起,娇躯顿时抖颤起来,浑身上下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雪腻的玉体上像是持抹了一层淡淡的胭脂,妩媚动人至极点!“今天这样厉害?”

    白凤凰有些畏惧的闭上了眼睛。六郎吞了一口口水,伸出颤微微的手,抵着她的额头,顺而下,轻轻的滑过脸颊,下巴、颈项,直到那两座弹跳不止的山峰之前,才停下来。是在感叹白凤凰的肌肤滑嫩之至极,触手只觉得滑嫩丰腴,令人不想放手,因为心中激动不已,白凤凰的呼吸急促,浑身汗,泛着微微汗花的香肌,无论是看还是摸都是一种享受。

    六郎终于动了强势攻击,白凤凰感受着六郎的强大,同时接受着两个侄女细心的爱抚,一颗芳心被无限的温暖包围,上下起伏中不断的得到升华,是啊!管它什么三从四德,慕容雪行说的对,真心实意对自己的丈夫好,让他快乐的同时,自己也是快乐的。

    六郎今天无比神勇,连续将白凤凰送上巫山之巅,直到白凤凰第三次再游巫山的时候,六郎自己也跟着shè出来,完事之后,六郎并没有记着和白雪妃白云妃恩爱,而使用最温柔的手法爱抚着白凤凰的周身,就仿佛得到了一件稀世珍宝,不管在自己手中过了多长时间,却总是那样爱不释手。

    白云妃抚摸着白凤凰娇挺的酥胸,道:“姑姑,我们真是羡慕你啊,流浪对你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好,上次在山西的时候,明明是人家爱抚他,他却在中喊出了你的名字,弄得我好尴尬啊。”

    六郎道:“这件事,我早和姑姑说过了,记得当时我就对你说过,我要想爱你一样,爱你姑姑,你还不信呢,现在咋样?六爷的话是不是应验了?”

    白云妃将嫩滑的手转到六郎身上,道:“六爷,可是你并没有按照你所说的话做啊。”

    六郎诧异道:“怎么没有呢?”

    白云妃娇声道:“刚才看你对姑姑这样的好,你对我可从来没有这样过。”

    六郎哦了一声,道:“云妃亲亲,我十分惭愧啊!马上就就补偿一下,说着从白凤凰身上下来,改换了攻击目标,白云妃的柔软之处,早已经是溪水潺潺,与六郎欢快起来,居然不断的出那种撞水之声,引得白凤凰吃吃而笑。白雪妃道:“姑姑,看你现在笑得多开心啊,就像个天真灿漫的少女,我真为你感到高兴,想起以前你在凤凰楼上弹那凤凰楼上凤凰游的时候,判若两人,那些恼人的伤心事,你就将它忘得干干净净了吧。”

    白凤凰感慨道:“是啊!应该忘记的,就忘记吧!要不是六郎,我真不知道这世间什么是快乐了。雪妃,其实我也好羡慕你啊!”

    白雪妃问:“姑姑羡慕我什么?”

    白凤凰望着白雪妃越加鼓起的肚子,道:“你就要做母亲了。”

    白雪妃美靥娇红,道:“姑姑,你也要努力啊!”

    白凤凰含羞看了六郎一眼,见他正与白云妃如胶似漆的尽情缠绵,笑道:“会有的!只是真要有那么一天,我们的孩子出生了,长大了,在一起玩耍,相互之间哥哥,弟弟的叫着,虽然乱了一点,可是却让人十分期待啊!”

    第二天,六郎又与司马紫烟和慕容雪航商议了一下,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去玉提关,六郎准备明日就出,让白凤凰,白云妃、白雪妃、龙兰、潘凤镇守飞虎城,其他的全部跟随司马紫烟和六郎一道去解塘关。

    第296章

    这天晚上,六郎就与白云妃、白雪妃、龙兰、潘凤四个娇妻一夜缠绵,马上就要远赴草原,说不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六郎用了整整一夜的时间,与每位老婆都是n次风流,将她们四个侍奉的舒舒服服,美美满满。然后这才离开飞虎城,带领其余的老婆赶赴解塘关,与寇准汇合之后,六郎让寇准、岳胜等人配合司马紫烟,再利用紫若儿的公主身份,在山西境内大打心理攻势,腐化那些对前朝尚有一些忠心的老臣,让他们人情程世杰的嘴脸,弃暗投明。六郎忠告司马紫烟和寇准,能打就打,不能打就守,趁着程世杰不在山西,最好多搞他一些地盘。然后等待自己的消息,如果有可能的话,自己将会汇合李德明的西凉大军夺取雁门关,如果有实力的话,就一举攻占太原,彻底断了程世杰的后路。

    安排好山西的政事之后,六郎当天晚上,又将留在山西为自己战斗的司马紫烟、紫若儿、朱玉婵、朱玉鸾、苏姬、兰柳、铁心兰、张绿华等人聚在一起,来个大被同眠,又是一夜风流,六郎也不知花费了多少力气,将这些娇妻之中几位娇嫩一些的小妹妹搞的再次红肿起来。

    六郎方辞别列为娇妻,带上慕容雪航、宝日明梅、苗雪雁、耶律长亭四个动身赶往临州。

    金沙滩之战,让四小姐悲痛yù绝。

    眼瞅着那么多的亲人,一个一个离自己而去,她将六郎推入河水之后,真的没有想过再活,可是耶律修哥制止了辽军放箭,本来想用三尖两刃刀结束自己的生命,以免被辽军生俘之后受到羞辱。可是就在她调转到头准备chā入自己心脏的时候,被飞来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击中了持刀的手臂,三尖两刃刀掉在地上,四小姐也随着上重昏死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关押在紫荆关的大牢中了。

    身上的箭伤虽然被多,但是都并不严重,不足以威胁生命,只是被九天玄佛的修罗冥界波击中之后,导致经脉紊乱,以致断裂,周身疼痛不但功力无法运用,就连动一下都十分困难。四小姐生怕自己养好伤之后,遭受到辽军的污辱,几度轻生未果,看守对她看得很严,连自杀的机会都不给她。

    四小姐担心六郎没有逃走,而是被辽兵抓住,可是自己现在自身难保,又怎样救他啊?重伤之下加上又十分的劳累,四小姐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人轻轻叫醒,四小姐隐隐约约觉出叫醒自己的人是个女子。

    四小姐没有力气起来,这个女子就将她抱起来,然后悄悄出了大牢,后来来到一个无人的房间里,四小姐问她是谁,为什么要就自己?女侠柔声道:“先不要问我是谁,你现在身上的伤很重,我先给你包扎一下吧。”

    女侠为四小姐脱下了身上被血水浸透过的衣服,用白酒和清水将她身上的箭伤逐个清理了一遍,道:“有两支箭是带dú的,我先帮你简单处理一下,等出了紫荆关我再想办法给你彻底治疗。”

    四小姐见她姿容清秀,话语温柔,对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不良居心,就问:“女侠,你不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女侠露齿一笑,道:“我是萧绰的妹妹,名叫南阳。”

    四小姐惊喜往外,挣扎着就要坐起来,却是牵动了伤口,不由得哎呀一声。

    南阳连忙将四小姐扶住,让她躺下,给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道:“杨姐姐,我姐姐去玉提关临走的时候,jiāo代我与你们好好相处,可是……没想到生了这样的大事,紫荆关一场决战,你们杨家将……全部以身殉国,我是爱莫能助啊!”

    四小姐一阵难过,道:“萧绰真的不知道这里生的一切?”

    南阳道:“姐姐若是知道,拼死也会阻止这场战场的,耶律撒葛老谋深算,这一次连姐姐也骗过了,他停止了对紫荆关的后勤补给,给所有人的感觉马上就要退兵了,想不到他却来了这么一手。”

    四小姐又挣扎了一下,想坐起来,南阳将她扶住,说:“九天玄佛的修罗冥界波霸道无比,你中了他的大招,最好不要动用真气,我已经准备了马车,过一会儿我们就离开紫荆关。”

    四小姐点点头,道:“你带我去哪儿?”

    南阳说道:“现在宋辽之间展开大战,到处都在打仗,紫荆关不能待的话,我们只能去玉提关了。”

    四小姐问:“南阳,六郎……就是你姐夫,你可知道他的消息?”

    南阳摇头道:“听说他掉入拒马河之后,就没有再上来,姐姐临走时候,嘱咐我配合一下姐夫的行事,可是我却……真不知道该如何和姐姐说。”

    四小姐心中一凉,又问:“那么监牢之中被关押的另一个宋军将领是谁?是王涣臣?”

    南阳道:“是谁我不认识,但不是姐夫。”

    四小姐又问:“瓦桥关现在怎样了?”

    南阳道:“瓦桥关已经被耶律修哥的大军团团包围,宋太宗已经弃城逃跑了。”

    四小姐急道:“这个昏君,打都不打就逃跑了?我五弟还在瓦桥关。这可怎么办?”

    南阳说:“杨姐姐,事到如今,我们必须赶紧离开紫荆关,我刚才救你出来的时候,打晕了里面的看守,若是他们醒过来,全城搜捕的话,可就麻烦了。”

    四小姐又道:“南阳,大牢中还有一员宋将,不管他是谁,我求你顺道将他也救出来吧。”

    南阳想了想道:“那好吧,一不做、二不休,我返回去将她救出来。”

    南阳转身离去,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南阳回来了,对四小姐说:“人我已经救了,看守大牢的士兵还被我杀了两个,那员宋将已经被我送出了城门,我回来接你。”

    南阳扶着四小姐来到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上,四小姐问:“那个被俘虏的宋将是谁知道吗?”

    南阳说:“当时情况紧急,我没有问他,只是将他带出城我就回来了。”

    四小姐躺在马车上,南阳驾车出紫荆关西门,消失于迷茫的夜色之中。

    离开紫荆关后,四小姐因为伤势严重,加上伤口有些感染,竟起烧来。南阳驾着马车经过一夜的行驶,认为脱离了危险地区,知道四小姐伤势严重,受不了这样的颠簸。于是将马车停在一个小镇的客栈中,南阳从yào店买了一些内服外用的yào物回来,亲手帮四小姐又将伤口逐一清洗了一遍,她玉背之上的七八处箭伤已经开始结痂,外伤倒还好治疗。但是四小姐的经脉被九天玄佛打断,南阳虽是修神界的高手,但是却不懂得八门续命术那种续接经脉的功法,打听了一下去飞虎城的情况,听说那里正在激战,南阳就对四小姐说:“杨姐姐!现在必须找一个高明一点的奇门,帮你把断了的经脉接上,眼下四处都打的乱糟糟的,我看咱们暂时在这儿住上一两天,等你的伤好一些了,我们再看看该往哪里去。”

    四小姐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着急是没有用的,只能期盼身体早日复原,快快杀回飞虎城看看有没有六郎的消息,大嫂镇守飞虎城,肯定要遭受辽军的猛烈攻击,也不知道仗现在打的怎样了?

    在这家小客栈住了两日,四小姐身上的箭伤伤势稍加平稳,并没有出现恶化。只是所受内伤极为严重,功力一时间恢复不了,只能靠南阳输送功力给她,勉强疗养,南阳计划在这儿再住上两天,等到四小姐的身体再恢复一些,就带四小姐去玉提关找姐姐萧绰。四小姐听说飞虎城一代正在激战,自己身受重伤,肯定帮不了大家的忙,保不起还拖累大家,和南阳去玉提关找萧绰也好,和她商议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一日,南阳又去外边抓了两幅yào回来,却现客栈中刚来一位奇怪的客人。

    那是一个身穿亚麻色短衫,身高不足五尺的僧人,他粗壮的四肢上面长满毛,更甚者是他的一张脸,上面的五官本来就十分难看,脸色还分七色,赤橙黄绿青蓝紫,每一种颜色占据一块大小相同面积,另外腰中别着酒葫芦,背后背着于自己差不多高的长方形黑盒子。那个盒子十分引人注目,怪面人与店小二jiāo谈时候,南阳刻意留意了一下那个盒子。

    深黑色的盒子,长四尺,宽二尺八寸,上面虽然沾满灰尘,却掩饰不住盒面精雕细琢的花纹,那纹路有点像是道家的符咒,又像是仙家的徽章,雕工非常的精细,那些花纹如同赋有生命一样,围绕着那黑色的盒子,在慢慢的蠕动……

    一股迷人的檀木清香,传入南阳的鼻孔,让她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不由自主的跟在怪面人身后,一直来到楼上,那种莫名其妙的好奇感,促使南阳将脚不停在这位神秘客官的房间外,透破窗棂纸,南阳看到店小二离开后,那个怪面人伸了一个懒腰,嗷嗷叫了两声,喊了两个累字。就把身上背的那个黑盒子摘下来,放到了桌子上,幽幽的烛光照的盒身闪烁出一股神秘的光彩……

    接着,怪面人竟然又把自己的头颅也摘下来,也放到了黑盒子上面……四小姐从未见过这种骇人的场面,经忍不住失声叫出来:“啊!……”

    第297章

    一股迷人的檀木清香,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