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63 章

第 26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痒水抹在了王后的束胸上。

    王后穿上衣服后,感到胸脯奇痒难忍。纣王急忙传御医给王后看病。

    御医说这是一种怪病,要解痒,只有用一个人的唾液,要让这个人在王后的胸脯上舔一个时辰。这个人便是大臣。

    纣王急传大臣进宫为王后治病。御医已经把解痒的yào放在了大臣的嘴里。

    于是,大臣终于实现了他长久以来的愿望,在王后美丽的胸脯上足足舔了一个时辰。

    大臣过足了瘾,王后的病也治好了。大臣回到家里,御医赶来向他索要报酬。

    大臣已经过了瘾,而且知道御医肯定不敢把事情的真相禀报纣王,于是便想赖帐。

    御医忿忿地离去,誓要大臣付出代价。

    于是,他又配制了一些痒痒水。这天,他趁纣王洗澡的时候,把痒痒水涂在了纣王的内裤上。

    第二天,纣王又传那个大臣进宫了……

    朱玉婵的笑话讲完,没想到竟是空前绝后的绝佳效果,除了紫若儿有些精神恍惚之外,其余的姐妹包括六郎都笑了出来。六郎道:“骚的故事果然妙极,大家都脱一件衣服吧。”

    朱玉婵道:“六爷,若儿妹妹为何没有笑啊?”

    六郎问:“小若儿,你怎么没有笑啊?”

    人家刚才走神了,我父皇跟前有个妃子,为了讨我父皇欢心,就用了这个招术,只不过是她在自己的胸脯上涂上了痒痒yào,骗我父皇给她止痒,那时候我还小,记得我母后为此和父皇还吵闹过呢,不说了,如今他们都不在了,不让大家跟着我难过了。

    第294章

    六郎道:“那就不要想那些过去的事了,今日我们难得高兴,小若儿虽然没有笑,但是骚这个故事果然不错,你就跟着共饮一杯吧,来我们大家一起干!”

    朱玉鸾的故事:某甲,某乙和某丙相偕进京赶考,半路他们看到一块招牌,上面写着:“未卜先知的乌龟。”

    他们三人觉得很好奇,便一块儿进去,准备一探究竟。招牌下的帐蓬里,有一个贴着红布的小抬子,上面放着一只小乌龟,桌子后头则坐着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太婆。老太婆说:“这是一只未卜先的乌龟,你们想知道什么事,就尽管问。”

    某甲说:“请问我养了几只羊?”

    老太婆不知用什么话对乌龟说了几句,乌龟就把它的头伸进伸出,反复了三十三次。

    “乌龟说你养了三十三头羊。”

    老太婆说。

    某甲非常激动,因为乌龟完全答对了。

    “请问我有几个儿女?”

    某乙问道。

    老太婆又对乌龟嘀咕了几句,它也同样又做了伸头的动作,做了十一次。

    “它说你有十一个儿女。”

    老太婆说。

    某乙听了之後频频点头,小乌龟完全答对了。

    最后轮到某丙,他不信邪,偏要出一道难题来考考这只乌龟,他说:“我老婆现在正在做什么?”

    某丙得意地问出这个题目,他心想,这下子它一定答不出来了。

    老太婆照例翻译给小乌龟听。

    此时,小乌龟缓缓的爬起来,然后十分辛苦的往后仰躺在桌子上,不断挥动它的四肢。

    讲完之后,见没有姐姐那般成功,只好乖乖的宽衣解带。

    铁心兰的故事:有个人喜欢清静,但他家左邻是铜匠店,右邻是铁匠店。两爿店整天敲敲打打,噪声烦人。他对人说:“要是两店搬家,我愿出钱宴请店主。”

    一天,两家老板对他说:“我们要搬家啦。”

    他非常高兴,立即请他们吃了一顿。

    酒后,他问道:“你们搬到啥地方?”

    铜匠说:“我搬到铁匠店里。”

    铁匠说:“我搬到铜匠店里。”

    兰柳的故事:一官到任,众里老参见。官下令曰:“凡偷媳fù者站过西边,不偷者站在东边。”

    内有一老人慌忙走到西,忽又跑过东来。官问曰:“这是何说?”

    老人跪告曰:“未曾蒙老爷吩咐,不知偷弟媳fù的,该立在何处?”

    张绿华的故事:从前,有个人的老婆不小心掉到河里淹死了,尸体没有找到。这个男人就沿着河流向上游方向去寻找妻子的尸。他的一位好友见了感到莫名其妙,劝他往河的下游方向去寻找。 “你不晓得,那是找不到的,”

    死了老婆的人毫无悲哀地说“她这个人活着的时候就蛮不讲理,专爱与人作对,往往与别人对着于,所以,她死了后,尸肯定是逆流而上。”

    苏姬的故事:从前有一个皇帝想试试庙里的和尚爱不爱色,皇上就来到庙里,把小和尚和老和尚的腰里都绑上个小鼓站成一排,老和尚一排,小和尚一排。前边一个美女脱光衣服,只听见小和尚那边咚咚咚的响个不停而老和尚那边不响,皇帝说还是老和尚不好色奖励黄金万两。后来卸鼓时老和尚的鼓都是洞!

    四个人都没有成功,尽管有些故事还是不错的,但是众位姐妹成心忍着笑声,四个人也只好先后脱了衣服,好在室内点燃着好几个炭火炉,烤的温暖如春,即使全部脱光,也不会觉得冷。

    最后轮到白凤凰。

    有兄弟两人合种着几亩谷子。谷子熟了,快要收割的时候,哥哥对弟弟说:“咱们先说好怎么分吧。我干脆就收取谷子的上半截,你来收取下半截吧。”

    弟弟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当看到哥哥美滋滋地将大捆大捆的谷穗扛回家的时候,弟弟面对着一堆堆的谷子根杆,心里觉得愤愤不平。

    哥哥上前开导弟弟说:“不要紧,等明年,你取上截,我收下截,不就一样了吗?”

    第二年一开春,弟弟一再催促哥哥尽早播下谷种,哥哥又给弟弟商量说:“咱们今年就种芋头吧。”

    讲完之后,见到众位姐妹全都是无动于衷,白凤凰补充道:‘我真的不善于将故事。”

    六郎道:“白姐姐尽管貌美如仙,但是这方面实在是缺乏天赋,你还要多多努力啊,这衣服还是要脱的,罚酒也是要喝的。”

    白凤凰微红着脸,因为刚才笑朱玉婵的时候,已经脱了一件外衣,这次就将月白色的柔软中衣脱掉,里面是月白色的织锦肚兜,一对浑圆高挺的玉峰,在肚兜里面高傲隆起,馋的六郎咕咚咽了一口口水。

    一轮竞赛之后,列为娇妻身上衣服都有减少,看着环肥燕瘦的列为娇妻的半luǒ**,六郎忍不住就要提出大被同眠的建议来,恨不得将各位娇妻逐个压到身下狠狠地安慰一边。

    第二轮竞赛之后,有几位娇妻已经是浑身一丝不挂了,白凤凰最后时刻,也是没有守住阵地,虽然身上还留着一条白缎底裤,但是那件月白色的丝绸肚兜已经被六郎强行脱下来,毕竟身为这帮姐妹的大姐,自己就算害羞也不能违反游戏规则啊。白凤凰粉面羞红,一只玉臂横在胸前,遮住了素胸前嫣红的两点。

    六郎清清嗓子说道:“各位老婆,因为明天白姐姐就要远行,所以今天晚上我要额外的关照她一下,碍于六爷我神功盖世,怕白姐姐一个人抵挡不了六爷神器的锋利,所以在你们当中找两个给白姐姐做帮手,都有谁愿意啊?”

    六郎话音刚落,列为娇妻就纷纷表态,“我们都愿意!”

    六郎为难的道:“可是!都来的话,有些……”

    六郎转脸看看白凤凰,问:“白姐姐,她们都来你是否能够接受?”

    白凤凰慌忙道:“不太好吧……我不是说过吗,这么多人,我一时不习惯的,最多两个……”

    说完,她脸上一阵红晕,娇羞的微微低下臻。

    六郎嗯了一声,面露难色道:“可是让谁来呢。要不你自己选两个吧。”

    白凤凰欣然同意,未等她开口,慕容雪航却道:“六郎,这样恐怕不合适啊!你看看姐妹们都这样热情,要是让白姐姐自己挑选的话,没有被挑中的姐妹肯定会觉得不公平,这样吧,我来出一个比较公平的办法。”

    白凤凰问:“航妹妹有什么好办法,尽管说出来听一听。”

    慕容雪航道:“我将所有姐妹的名字写在纸上,然后摊放在桌子上,白姐姐用抓阄的方法,抓到谁,就是谁,好不好?”

    众姐妹纷纷赞成道:“好啊!这样才公平。”

    白凤凰想了想认为还算公平,就点头答应了。于是慕容雪航取来笔墨,在每张纸上亲手写下了在场的诸位姐妹的名字,然后团起来一个一个摆放到白凤凰面前,说:“白姐姐,开始吧。”

    白凤凰还是有些担心,选中之人要是其他人还好说,要是万一选中云妃和雪妃,让她们俩和自己同床,再与六郎一起做那种翻云覆雨之事,实在是有些莫不开。但是在众位姐妹的催促之下,白凤凰还是伸出手,摸到了左边的第一个纸团,犹豫了一下,又换了第二个,然后拿起来,在六郎的催促下,缓缓的将纸团打开,展开的宣纸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白雪妃’三个字,六郎呵呵一笑,道:“很好啊!”

    却看到白凤凰的美靥羞得通红,“这……六郎,有些不太好吧?”

    六郎道:“这有什么不好呢?虽然雪妃是你的侄女,但是她现在也是我的老婆,咱们夫妻同床共枕,你正好教导她一下嘛。”

    白凤凰红着脸,苦笑道:“怎么会这样巧?”

    六郎暗自邪恶一笑,心道:“巧的还在后面呢。”

    慕容雪航对白雪妃说:“雪妃,恭喜你啊!”

    白雪妃也有一些拘束,不好意思的笑笑,道:“航姐姐,下一个可能就是你了。”

    慕容雪航道:“不一定,要看运气,白姐姐,你赶紧抓吧。”

    白凤凰点点头,道:“那好吧。”

    她伸出玉手又朝着那些纸团摸过去,因为刚才在左边第二个摸到了白雪妃的名字,这一回下意识的顺手抓起了右边第二个纸团,抓起来后,自己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上面依然是慕容雪航端正的小楷‘白云妃’三个字。白凤凰十分尴尬的道:“怎么这么巧?航妹妹你有没有搞错啊?”

    慕容雪航叹道:“白姐姐,你亲手抓的,这哪里能错?其实让云妃和雪妃陪你也没有什么不好,你们又是一家人,亲亲热热,恩恩爱爱,大家都羡慕死了,好了!就这样吧,我们就恭送白姐姐她们入洞房吧。”

    慕容雪航咯咯笑着,将白凤凰推给六郎,六郎早已经有些忍耐不住,将这个凤凰圣女拦腰抱起来,朝卧室走去。

    第295章

    看到六郎抱着姑姑进屋后,白雪妃有些纳闷的自言自语道:“真会有这样巧?”

    她略带怀疑的看了慕容雪航一眼,然后又将怀疑的目光放到了桌子上面的纸团上,趁大家不注意,拿起左边第一个拆开,见上面居然也是自己的名字。“啊?航姐姐,原来是你搞的鬼。”

    再将剩下的纸团一一拆开,看到前面一半都是自己的名字,而后面一般全是姐姐的名字。白云妃也不由得惊愣道:“航姐姐,你果真使诈啊?”

    慕容雪航笑道:“这都是咱们六爷的意思,六也十分喜欢你们的姑姑,可是白姐姐和我们之间形不成融洽,让六爷不能够尽欢,多少有些遗憾。白姐姐之所以不能够跟大家融洽,还不是因为你们俩,她莫不开这张脸,你们俩正好趁这机会好好开导她一下,让她放下不该有的矜持,好好的享受夫妻生活的乐趣。今后,她白天仍是你们俩的姑姑,晚上和六爷同床共枕的时候,咱们和你姑姑就是志同道合的姐妹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享受人生的快乐的同时,将快乐奉献给咱们的六爷。”

    白雪妃幽幽说道:“我明白了,航姐姐放心吧,我们姐妹一定不会辜负六爷对我们厚望。”

    慕容雪航点点头,道:“你们去吧。”

    虽然那些娇妻还没有离去,六郎已经迫不及待,抱着白凤凰走进卧室,将她轻轻放于床榻之上,白凤凰满面娇羞,单手掩着娇挺的酥胸,道:“六郎,怎么这样巧?让雪妃和云妃和我一起同床?真是有些不好意思,我毕竟是她俩的姑姑啊。”

    六郎欣赏这绝美的女神,道:“白姐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刚刚提倡过人人平等的问题,怎么又不能以身作则了?她们是你的侄女不假,可她们也都是我的妻子啊,在你们白家,她们是你的晚辈,可是到了我们杨家,你们都是杨门女将,都是六爷我的爱妻,你不应该因为总是想着她们是你的侄女,而忘记了她们也是我六郎的妻子啊。”

    白凤凰羞涩的点头,道:“六郎,我心里面是明白的,可就是一下子接受不了。”

    六郎坏笑道:“今天不正好就是个好机会吗。你们正好沟通一下,有了这一次,今后你们就不会再因为辈分尴尬了。”

    六郎望着白凤凰那双威严中饱含申请的秀眸,慢慢的伸出手,轻轻解开她下身的衣襟,嗅着微微的散体香,六郎的双手攀上了圆滚饱满的双峰,深深玉沟因汗珠的湿润而闪动着诱人的光泽,六郎心中yù火熊熊,阵阵热气袭上心头,加上胸口本就有一把大火在炽烈燃烧,不禁呼吸急促起来,又快又短,yù念如狂的六郎再也忍不住,将头一下子埋入白凤凰那圣洁的双峰之间……

    白凤凰的身躯又是微微一颤,六郎忘情的吻着那片洁白圣洁的酥胸。

    白凤凰羞涩的眼神也望着六郎,两个人的心一刹间,紧紧连在了一起。

    六郎心甜如蜜,低头又往白凤凰的唇上吻去。白凤凰给他连吻之后,一颗心怦怦乱跳,红晕生颊,娇羞无限,本来尊严绝美的脸上也增加了三分艳丽。她被迫抬起头,和六郎缠绵热吻着。六郎同样用自已的双唇紧紧地吻住她,女神嘴唇是那么的柔软细嫩芬芳袭人,其中又包含着无比的柔情和慈爱,令六郎深深地沉醉。

    二人正在激吻,白云妃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