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62 章

第 26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见牛羊的宝地弄到自己手中。还有就是六郎怀疑四姐被搭救之后,会不会因为身上伤势严重,看到飞虎城正在激战,没有办法回来,就被那位搭救他的女侠带走了,如果真是萧绰的姐妹所为,那么此去玉提关,就很有可能见到让自己魂牵绕的四姐。

    做了如下决定之后,六郎就告诉大家自己的想法,白凤凰和慕容雪航一致同意,其余的姐妹也都纷纷赞成,尽管有些姐妹还替六郎担心,但是见到六郎去玉提关的决心如此之大,也就不再阻拦,并纷纷表示愿意同行助战。

    六郎道:“如果萧绰知道了金沙滩的事件之后,她应该对我有个明确的表态,要么跟随六爷与大辽势不两立,要么跟六爷一刀两断,我们去一大帮人反倒无意,我点几个老婆跟我前行,其余的留下来帮助紫烟守住飞虎城的同时,最好打下整个山西。”

    列为娇妻道:“我们明白,六爷,你都是带谁去草原啊?”

    六郎道:“萧绰是航姐姐的表妹,所以航姐姐是必须要去的,另外我再带宝日明梅、苗雪雁和耶律长亭三个人足以!”

    有好几个姐妹略带埋怨道:“六爷,不带我们啊?”

    六郎对紫若儿说:“你的功夫不错,六爷本来是想带你去的,但是考虑到还要抓紧时间抢占程世杰老贼一些地盘,你毕竟是前北汉的公主,留这儿可以多一些说服工作。”

    紫若儿道:“六爷,我明白。我一定不服你的重望,尽量说服那些对前朝尚有一些忠心的老臣,让他们站出来反抗程世杰。”

    六郎道:“这样最好,我们争取最少的时间将程世杰的老窝拿掉,当然全端更好,再不济也要占领他几座城市。老婆们,六爷走后就看你们的了。我要是能够说服萧绰,占领了鄂尔多旗,然后我会带兵从北面攻打程狗的雁门关,咱们夫妻两面夹击,争取今年就将程狗的老巢占领,好不好?”

    列为娇妻纷纷拍手叫好。

    六郎又道:“我走之后,就由紫烟担任最高统帅,你们大家都要听她的话,万不可因为紫烟年龄小,就欺负她,要是被六爷知道了,哪一位老婆违反军纪,回来之后,决不轻饶。”

    列为娇妻又都说道:“六爷,你就放心吧,我们记住了。”

    六郎清清嗓子,又道:“其实我和你们也都是难分难舍,大家这些日子跟着我提心吊胆,东挡西杀,都不容易啊!这两天咱们开个联欢会,咱们夫妻和睦毕竟打了胜仗,好好的热闹一下,另外,我走了之后,凤凰姐姐就是这里的三军主帅,你们姐妹都要听她的命令。白姐姐,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回悬空?”

    白凤凰道:“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打算明天就赶回悬空。”

    六郎道:“那好吧!今天晚上,咱们家就大摆宴席,为白姐姐饯行。”

    列为娇妻下去准备,六郎将慕容雪航叫过来,偷偷问道:“你问过白姐姐没有?”

    慕容雪航道:“我问过了。”

    六郎问:“她怎么说?”

    慕容雪航道:“她实在是不好意思和大家一起欢乐。”

    六郎叹口气道:“这可怎么办?”

    慕容雪航道:“其实白姐姐不乐意的意思并不是害怕人多,而是因为云妃和雪妃的关系,你想想她们两个自幼母亲早故,和姑姑的感情又非常之深,在她们的眼中姑姑就是母亲了,白姐姐何等的尊严之人,其能与你玩那种母女同床的乱游戏?”

    六郎嘿嘿笑道:“那样才刺激啊!”

    慕容雪航哼了一声道:“你是不是已经有了鬼主意了?白姐姐可是十分要颜面之人,我倒要看看你怎样让她屈从?”

    六郎笑道:“六爷我别的本事不咋样,这门功夫却是精通得很,不过还是需要航姐姐帮个小忙。”

    慕容雪航绷起脸道:“怎么又是我?六郎,你总是让我帮你做这种事,让我今后如何对众位姐妹jiāo代啊?”

    六郎道:“仅此一次了,下不为例!”

    这天晚上,六郎家中虽然没有张灯结彩,也没有锣鼓喧天,但是他的内室之中却是春意潸然,丰盛的酒席摆满了整整两张桌子,六郎将两张桌子并在了一起,自己在上垂坐了,列为娇妻分左右相伴,六郎亲手为列为娇妻斟满跟前的酒杯,然后回到自己座位上,道:“列为爱妻,飞虎城大败辽兵,我的各位好老婆都是功不可没,六爷敬各位老婆们一杯水酒,愿我们夫妻再接再厉,争取早日占领山西,在平定大辽,来干了这一杯!”

    白凤凰和慕容雪航带头,端起酒杯,白凤凰道:“六郎,列为姐妹,这杯酒恭祝我们姐妹和夫君白头偕老,同时恭祝已经身怀有孕的姐妹早生贵子,没有怀孕的姐妹多多努力!”

    慕容雪航道:“也预祝白姐姐此番东海之行,一帆风顺!”

    列为姐妹一起站起来,道:“恭祝白姐姐一帆风顺,恭祝六爷旗开得胜!”

    六郎与列为娇妻共饮而尽。

    接下来进入游戏期间,六郎道:“老婆们,现在桌子上都是咱们自己人,咱们玩个游戏,如何阿?”

    列为娇妻拍手说好。

    六郎道:“老规矩,要分胜负的,每人讲一个笑话,再讲笑话的时候,在座的所有人都是听众,要是谁被笑话都乐了,对不起就要脱下一件衣服。要是谁都没有乐,讲笑话的人,就要脱掉一件衣服,还要罚酒一杯。”

    列为娇妻纷纷拍手说好,唯有白凤凰皱起眉头,有些不太习惯这样混乱场面,毕竟自己是云妃和雪妃的姑姑,真要是输了,众目睽睽之下宽衣解带……要是云妃和雪妃不在场的话,自己还可以勉强接受,可是,守着自己的两个侄女,真有些不好意思啊!

    六郎道:“好了,现在游戏开始,航姐姐!老规矩,从你这里开始吧。”

    六郎将一个绑着红绸子的筷子jiāo给慕容雪航,当作接力棒。

    慕容雪航是第一个,依次是宝日明梅、龙兰、苗雪雁、紫若儿、白云妃、白雪妃、司马紫烟、潘凤、朱玉婵、朱玉鸾、铁心兰、兰柳、张绿华、苏姬,最后回到白凤凰。

    慕容雪航微笑道:“众位妹妹,我不善于讲笑话,不过为了大家的雅兴,你们可要多多捧场啊,不要让我难堪啊。”

    诸位姐妹却是纷纷绷起脸道:“希望航姐姐的笑话一些,否则我们是不会用假笑来捧场的。”

    第293章

    慕容雪航嗯了一声,开始讲道:夫妻夜卧,fù握夫阳曰:“是人皆有表号,独此物无一美称,可赠他一号。”

    夫曰:“假者名为角先生,则真者当去一角字,竟呼为先生可也。”

    fù曰:“既是先生,有馆在此,请他来坐。”

    **既毕,次早,妻以鸡子酒啖夫。夫笑曰:“我知你谢先生也,且问你先生何如?”

    妻曰:“先生尽好,只是嫌他略罢软,没坐xìng些。”

    慕容雪航讲完,见诸位姐妹大多绷着脸十分严肃,虽然有几位姐妹听罢有些想乐的样子,却是极力忍住了,只好叹口气道:“六郎奴家不才,失败了!甘愿受罚。”

    说罢,端起酒杯先自罚酒一杯,然后微笑着解开外衣,因为近日天气稍凉,她的里面多穿了一层中衣,洁白无瑕,衬托出美好妖娆的腰身。

    六郎点点头道:“认罚就好,下面继续。”

    宝日明梅道:“好,该我了,姐妹们捧场啊!”

    有个人到一家客厅上和主人会见,见一个仆人棒茶出来,浑身竟无衣服,只有瓦二片,用绳子束在腰胯下,把下身前后遮盖祝主人生气地说:“有客在堂,这奴才为什么把粗厚衣服穿出来,成何体统?快去换上轻软衣服来,好见客。”

    仆人答应着去了。

    一会儿,仆人将瓦解去,又将荷叶两块束在下身出来。客人看见后对主人说:“尊府的消费太奢华了,恐怕与居家不太适合。”

    主人说:“我家并不奢华。”

    客人说:“不要说别的事,只是你家的仆人,又有粗厚的衣服,又有轻软的衣服,要是别的事不就更奢华了?”

    主人说:“这个仆人当初到我家来的时候,我们有约在先:他到自己家吃饭,我只管他的衣服。若再不肯给与他穿一套换一套,怎么能留得住他呢?”

    讲完之后,宝日明梅难过的道:“姐妹们,都不支持姐姐吗?哎,真是没有人脉啊。”

    宝日明梅只好自饮一杯,然后也宽衣解带。

    下一个是龙兰,在两位姐姐失利的情况下,龙兰抓紧时间冥思苦想,总算找到了一个自己比较满意的段子:有浸苎麻于河埠者,被人窃去。适一fù人蹲倒涤衣,其下面毛甚长,浸入河内,灌毕,带水而归。失苎者跟视水迹,疑是此fù偷去,骂詈不止。fù分辨不脱,怒将毛剪下,以火焚之。值邻家方在寻鸡声唤,忽闻隔壁毛臭,亦冤是他盗吃了。两边喊骂,受屈愈深。fù思多因此物遗祸,将刀连下身挖出,抛在街心。值两公差拘提人犯回来,踹着此物,仔细端详,骇曰:“又是一桩人命了。怎么和尚的下爬,被人割落在这里。”

    龙兰讲完,马上有人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龙兰眼尖道:“六爷,玉蝉姐姐笑了。”

    六郎笑道:“骚,没办法,你就认赌服输吧。”

    朱玉婵继续笑着说道:“脱就脱嘛,兰妹妹讲的本来就好笑,我是公平对人,不像她们都把笑声憋在肚子里面。”

    说着,也将外衣除下来,因为天气较凉的原因,都没有春光泄露出来。

    苗雪雁站起来,冲大家一抱腕道:“列为姐妹,还请多多关照。”

    一翁yù偷媳,媳与婆婆说明,婆婆云:“今夜你躲过,我自有处。”

    自己就乃往卧媳床,而灭火以待之。夜深翁果至,认为媳fù,**极欢。既毕,婆婆骂曰:“老杀才,今夜换得一张床,如何就这等高兴!”

    苗雪雁讲完,又是只有朱玉婵一个人咯咯笑个不停,苗雪雁忍不住道:“玉蝉姐,真的好感激你啊。”

    按照规矩,朱玉婵身上再少一件衣服。

    紫若儿讲道:花木兰从军……一天打仗的时候月事来了,正要换卫生巾,突然一个pào弹打过来。她就昏了过去,当她醒来时已经在手术台上了,大夫说“你没事吧?”

    花木兰说:“怎么了?我没事呀”“这还叫没事?命根子都让zhà去了还没事?”

    大夫说:“不过现在没事了!”

    花木兰说“怎么了?”

    “我都给你缝上了!”

    六郎汗道:“小若儿,那巾帼英雄都被你戏说的没谱了。”

    紫若儿见诸位姐妹都没有笑,就连朱玉婵都没有帮助捧场,只好乖乖的罚酒,脱衣!

    白云妃讲的笑话:妻子让丈夫买丝瓜,丈夫便在门口等着。一会儿,来了个卖韭菜的,劝他买,他说:“我要买丝瓜。”

    卖韭菜的说:“丝瓜痿阳,韭菜壮阳,为何壮阳的不买,却要买痿阳的?”

    妻子在家听到了,高声对丈夫喊道:“丝瓜等不来,就买了韭菜吧。”

    白雪妃的笑话:旧时有一位教书先生,可以说是一个假道学究。教书先生三十多岁结婚那天晚上,客人散去后,对新娘进行了一大通的说教。讲的尽是些什么女人的三从四德呀,什么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呀,特别是男女之间的那档子事,那是最为下流的事,等等。

    新娘听了教书先生的话,默不做声,只顾自己脱衣上床睡觉。新娘睡下不久,教书先生主动凑近新娘身边说道:“我现在很想和你做那档子最为下流的事!”

    姐妹俩同样没有赢得众位姐妹的青睐,也纷纷认赌服输。

    司马紫烟作为一代才女,也是冥思苦想:从前有弟兄三人,常闹别扭。

    一天,老大说:“我们是同胞兄弟,整天吵吵闹闹也对不起死去的父母,还要伤神惹气,太划不来了。”

    两个弟弟都说:“对,对,兄弟问最亲,从今以后我们要和睦相处,只能补台,不能拆台,谁要是再故意扭着劲儿,就罚他请客!”

    转天早晨,老大说,“你们知道吗?昨晚,街东头那口水井,让西头人给偷去了。”

    “没——”

    老二刚要说:“没那事!”

    忽然想起昨天的商定,赶紧改口说:“没错儿!怨不得半夜我听街上‘唏哩哗啦’一个劲地响,开始我还当是大水,后来才听出是偷井的。”

    老三把脖子一梗说:“纯粹胡诌列!井会让人偷去?”

    老大说:“你看,又闹别扭了!请客!”

    老三只好回屋取钱。

    妻子听说后,让老三赶紧上炕蒙被,由她去送钱。见了老大说:“大哥啊,你三弟回屋就闹肚子疼,竟生下个小孩来,他正坐月子,我替他把钱送来了。”

    老大说:“弟媳怎么也胡说起来,男人哪有生孩子的?”

    三弟媳说:“大哥,你也闹别扭了,干脆谁也别请谁了,两顶了吧!”

    潘凤讲的故事:有个fù人夜与邻人私姘,丈夫撞回,邻人跳窗逃走,丈夫拾起邻人鞋子,怒骂妻子一顿,说:“待到天明,认出此鞋再与你算帐!”

    就抱鞋而睡。

    妻子乘丈夫熟睡时,用丈夫鞋子调包,大夫也不知晓。早晨醒来,又骂妻。妻子说:“你认认鞋子看。”

    丈夫一看,正是自己的鞋子,很是后悔:“我错怪你了,原来昨夜跳窗的倒是我。”

    两个人都没有成功赢得笑声,只好饮了罚酒,脱了衣服。

    朱玉婵的笑话:在古代有位大王叫纣王,一个大臣非常仰慕纣王王后美丽迷人的胸脯,但他知道猥亵王后的代价是死亡。

    他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纣王的御医。御医答应帮他实现他的愿望,作为代价,大臣答应付给御医一千金。

    于是,御医配制了一种痒痒水。

    一天,趁王后洗澡时,把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