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58 章

第 258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面前的木桩。将战车拼命的推到城下,进是死,退亦是死,作为降兵,此刻他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在城头上宋军的pào火下,要么倒在后面辽军督战队的弓弩底下。

    城头上的弩pào依然在不紧不慢地shè着,四处迸shè的碎石无情地撕开南附军单薄的纸甲,鲜血顺着伤口喷出,阳光下分外绚丽,土地都被染成了红色。

    耶律斜珍面无表情地看着南附军在飞虎城下遭到的屠杀,这样的废物死多少,并不放在心上,他关心的只是能否顺利地消除那些讨厌的木桩,好让自己手下的契丹轻骑冲上去施展拿手的shè技。

    “传令耶律斜珍,南附军死光后,再多派人上去,如果不能在天黑之前攻上飞虎城的城墙,军法从事。”

    看耶律撒葛看到攻击计划进展的不是很顺利,转头下令道。

    南附军在辽军督战队的冷冷注视下,哭喊着向飞虎城不断的动猛冲。

    “艾虎将军,我们的弹yào光了,怎么办。”

    镇守土城上面的艾虎,看着漫天遍野的辽军,心中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土城上面的士兵都在等着他的号令,辽军的火pào将他们控制的很死,即使想用弓箭阻止敌军都有些困难,艾虎想了想道:“大家隐蔽好。守住前面的这道斜坡,不要让辽军攻上来,辽军若是往上攻,就放滚木。弓箭手也全做好准备,听我口令。”

    地堡中的dú烟迟迟不能散去,司马紫烟干脆放弃了地堡的掩护,让预备役将所有的大石头全都运到城墙上,只管往南附军的战车上面砸。

    看到辽军的pào兵阵地开始推动战车向前推进,白雪妃传令:“对准辽军pào群,准备!”

    “明白。”

    部下高声答道,挥动令旗下达了命令。

    “虎威pào开花弹准备就绪!”

    “左翼虎威pào准备就绪!”

    “右翼虎威pào准备就绪!”

    开pào!

    玄黑色的pào弹,画着美妙的弧线,准确的落在辽军的pào兵队伍中,辽军顿时被zhà的血ròu横飞,pào车也损失了几十架,pào兵指挥连忙指挥pào兵就地瞄准,与飞虎城上面展开对shè,辽军的火pào数量虽然不少,但是shè程较近,稍微靠后一点的火力根本够不到飞虎城的城墙,有一些pào弹竟直接落在了攻城的南附军阵型中。

    南附军在不断的死伤下,叫骂着开始向两边延伸。

    白云妃指挥流风pào继续轰zhà南附军的战车。

    “导火索减掉一半,pào口抬高两寸,继续shè。”

    白云妃又下达了命令。

    短暂的停歇之后,流风pàopào又出的轰鸣,因为距离近了,杀伤范围一下子扩大了一倍。惨叫声此起彼伏,南附军组建攻城战车度一下子又慢了下来。刚刚搭起来的战车又被zhà到,一些怕死的南附军匆忙后退,但又停留在辽军督战队的shè程之外,不进也不退,就在这一小片范围内逡巡着。嘟,嘟。随着号角声,辽军督战队张弓搭箭,向着犹豫不前的南附军压了过来。

    “远shè,前方一千步,开花弹,shè!”

    白雪妃挥动着令旗,指挥虎威pào继续攻击辽军的pào兵,在强大的火力下,辽军pào兵不得已退回去,这一下,总计损失了四五十门火pào。

    “砰”天崩地裂般一声巨响,几道浓烟推着巨大的火球飞了出去,砸进了远处的辽军督战队中。所有的声音瞬间沉寂,当耳朵恢复听觉后,马蹄声嘎然而止,代之的是战马悲凉的嘶鸣。紧接着,轰鸣声又起,刺鼻的硫磺味道熏得人透不过其来。硝烟散去后,地上端端正正地摆着几个黑色的泥坑,泥坑边缘,丢弃着一些破烂的铠甲。十几匹战马受惊,掀翻了背上的主人,拼命向来的方向跑。整个骑阵都被惊马搅散,乱哄哄地聚成了几个疙瘩。

    “噢!”

    南附军看到督战队遭殃,情不自禁出兴奋地呐喊,有人边喊,边做出种种鄙夷的手势,正在这时,一队披着暗红色披风的契丹铁骑从辽军中军大旗下跑了出来,九天玄佛带领这支辽军飞快的来到南附军跟前,雪亮的马刀迎着阳光闪耀,一颗颗南附军的人头飞离了项上。九天玄佛大喊道:“全都给我顶上去!”

    “他们在干什么?”

    飞虎城上面有人惊诧地喊道。隔得太远,只能看清人影,对手的举动,无法看得仔细。只看到受惊的战马接连倒了下去。紧接着是落马的人,无论躺在地上的,还是尽力追赶战马的,全部倒了下去。

    “他们在杀自己人?”

    司马紫烟告诉了士兵们。辽人用纵容士卒滥杀无辜来鼓舞士气,同时,也用无情的杀戮来维持军旅秩序。

    “啊!”

    飞虎城上面的士兵们都惊呆了。大伙都说蒙契丹人残忍,却没想到,他们连自己人也杀。

    “禽兽啊!”

    一个年纪稍长的宋军都统叹着气,轻轻地摇头。

    “比禽兽都不如!”

    宝日明梅附和道。

    “咱们早晚都要杀光这帮禽兽!紫烟我们什么时候跟辽军决战?”

    苗雪雁涌上了几分愤怒,司马紫烟道:“那要听六爷的命令。”

    苗雪雁微微一笑道:“我们都知道,六爷最后还要听你的意见。所以先问问你。”

    司马紫烟悠然一笑,道:“燕子,你的伤势怎么样了,还要不要紧?”

    第7章

    苗雪雁一拍胸脯道:“白姐姐果然厉害,仅两天功夫,我就基本上痊愈了,上阵杀敌绝不含糊。”

    龙兰道:“燕子,你可不要逞强啊,你受了多重的伤,我们大家心中都有数,真要是旧伤复,还不让六爷心疼死?”

    紫若儿跟着说:“是啊,燕子姐姐,你最好还是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苗雪雁脸红道:“真的没事嘛,虽然说痊愈有些夸张,可是也好了六七成了,对付高手固然不敢全力,杀一些辽兵是绝对不在话下的。”

    司马紫烟点点头,道:“我们先要挫一挫辽军的士气,让他们先攻一阵子,消耗一些他们的实力,然后伺机行动。“迅整顿了军旅秩序后的辽军,在又挨了一轮pào轰,付出了数百人牺牲的代价后,退出了火pàoshè程之外。骑兵在低级将领的安排下,分散成几十组十人规模的小队。一个辽军将领策马在阵前来回跑动,边跑,边大声说着些什么,估计是传达军令,让攻城的士兵们保持镇定。

    南附军借着城上宋军装pào弹的时机,将推到飞虎城下的战车一架架摞起来,最下面四架战车,往上面就是两架,再往上摞上一架,士兵就可以顺着战车爬上城墙。城墙上密如飞蝗的弓箭不断的shè下来,其间夹杂着硕大的石头和滚烫的猪油,猪油浇在战车上,尽管那些铺在战车上面的被褥都被事先浇过凉水,但是还是引起好多战车着火,南附军在后面督战队的呐喊声中,迫不得已的在宋军的pào火和弓弩下,做着这一生中最为艰苦的事情。

    看到前面的路障已经被清除的差不多了,耶律撒葛命令自己的轻骑兵出击,数千轻骑出尖利的呼哨,“呜――啊―――”连绵不绝。仿佛一群孤狼看到月光,苍凉中透着嗜血的残忍。“呜――啊―――”随着又一次呐喊,几千骑兵风一样卷过原野。契丹人马背上的骑shè功夫十分出众,他们百十人一队,沿着飞虎城的城墙,用飞shè袭击守城的宋兵。

    城头上,pào弹呼啸着飞起,拖着长长的烟尾砸进辽军当中,bàozhà开来,把骑兵和战马一并掀翻。弹坑附近,血ròu和碎甲散了满地。周围的骑兵却看都不看,头贴着马颈,屁股从马鞍上翘起,手中的弓背不停地敲打着马背。被逼到极限的战马奋力急奔,忘记了恐惧,忘记了近在咫尺的死亡,向前,不断地向前。

    城墙上面,宋军的伤亡开始不断的曾加。城下的南附军得以苟且残喘。

    “指挥,先停止shè击吧,骑兵移动得太快,不好打呀。”

    一名pào兵官向白雪妃问道。火pào移动起来不容易,对付高移动的目标,pào手们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尽量把几门pào的力量集中起来,在敌军中制造死亡地带。然而,在pào弹shè击的间歇,死亡地段被骑兵快穿越,火pào则又要移动角度。

    “暂停shè击。”

    白雪妃一面简短地回答,一面观察辽军轻骑的运动规则,下完命令,又说道:“辽军的火pào要是要敢靠近,就用虎威pào狠狠地轰击。”

    辽军中的战鼓雷鸣般在远处响起,压过了火pàozhà裂的轰鸣,也淹没了受伤者的哀嚎与呻吟。耶律撒葛跟前还有五万步兵在静候命令,第二队轻骑整整三千人的编队,齐齐地出一声呐喊,纵马向飞虎城冲来。这些骑兵老远便兜了个圈子用以躲避宋兵的pào火。利用扬名天下的飞shè之术,辽军的意图十分明显,用骑兵的快移动尽量避免火pào的杀伤,掩护南附军尽快攻占城墙,同时以准确的飞shè来杀伤城上的守卫力量。

    白雪妃传令pào兵。

    “将开花弹换成散弹,霰弹pào分为三批shè,狠狠打击辽军的骑兵。”

    辽军轻骑骑shè精湛,在马背上已经张弓搭箭,几乎是箭无虚,守城的宋军只要探出头来,就会被飞箭shè中,这令司马紫烟十分恼火。“将所有的天女散花雷准备好。”

    司马紫烟传令守城的兵士做好战斗准备,准备与攻上城墙的南附军展开白刃战。

    白云妃那边也及时调整了pào弹,赶紧打击那些飞shè的辽军轻骑。

    “轰轰轰!”

    震耳yù聋的pào声接连响起,二十几门流风pào每门pàoshè出上百粒铁砂或碎石,这种近程打击十分可怕,弹雨遮天蔽日,这一批接近缺口的辽军轻骑,只有寥寥几人shè出的手中的箭,便在这一阵pào雨扫过后全然不见了,只有几匹浑身浴血未死去的战马,悲鸣挣扎着,摇晃在铺满尸体的战场上。后面的辽军轻骑根本没有时间作出反应,高奔跑的战马已经将他们又带到了这片满是碎ròu的屠杀场。

    白雪妃指挥的虎威pào也同时开火,看清楚了辽军轻骑的跑动路线,白雪妃及时做出了火pào攻击的角度调整,弹雨纷飞,呼啸而至。

    由于巨大的惯xìng作而分批冲到飞虎城下辽军轻骑遭到了城头霰弹pào的血腥屠杀。辽军轻骑拼命shè出的寥寥几箭毫无威胁,箭头碰撞在城墙上,偶尔迸shè出几点火星,只能作为此次进攻的小小点缀。城头上的火pào依次吐出死亡的火焰,密密麻麻的弹片铁丸横扫着敢于冲道城前的辽军轻骑,每次shè都象狂风暴雨一般,将辽军连人带马扫得干净。

    辽军阵中的战鼓依然雷鸣般响个不停,幸存的探辽军轻骑茫然地望向中军,既不敢向回败退,又没有胆量在飞虎城下继续徘徊,经受弹雨的屠戳。

    南附军看到辽军挨揍的残样,躲在战车下面,脸上不由得挂上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我们汉人战斗力是不行,辽军主力还不是一样,平日里趾高气扬的,现在尝到滋味了吧,都死光了才好呢!

    藏在战车下面的杨泽静看着面色苍白的冯习,听着上面攻城士兵的惨叫和辽军轻骑战马的嘶鸣,冯习倾听者城头上的火pào每一次轰鸣,他的心便猛缩一次。眼看着南附军的伤亡越来越多,要是这样打下去,等不到天黑,自己队伍就打光了。

    从中午开始,城外的pào声就没有间断过,六郎在白凤凰和慕容雪航的陪同下,整整一个上午都在钻心练功,这一次,因为决战在即,刻不容缓,六郎也极为认真,与两位爱妻密切配合,两位娇妻姐妹的**更是让六郎爱不释手,白凤凰巧妙地运用八门续命术,促进六郎元神升华,从而释放出更多的能量。六郎和她们两个分别梅开二度,临近中午刚想休息一会儿,城外的pào声就响了起来。

    慕容雪航停止了对六郎的英雄的爱抚,道:“听!辽军已经开始攻城了。”

    六郎不肖于顾,道:“让他们尽管折腾好了。”

    白凤凰道:“六郎,你身为主帅,总应该去看看啊。”

    六郎笑道:“白姐姐勿忧,有紫烟帮我们守城,万无一失。”

    白凤凰情不自禁的伸手玉手,爱抚着六郎刚刚打蔫的英雄,道:“这个小丫头倒是挺有本事的啊,一个小小的飞虎城,居然让几十万辽军束手无策。”

    六郎呵呵笑道:“若是单打独斗,紫烟或许不行,可要是带兵打仗,她可真是内行,莫非昆仑的奇门,都是这般打仗的好手?”

    白凤凰道:“差不多吧,不过那也要看天分,昆仑流派的奇门于我们东海奇门截然不同,他们主修的奇门遁甲和五行算术更是极为深奥,反正我是学不来的。”

    六郎经白凤凰抱到自己怀中,道:“所以,咱们不用管辽军攻城的事,紫烟要是感觉到有危险,她会提前跟我说的,她越是没有动静,越说明她心中有数,足可以应付的了。我计划天黑之前,将你们俩全部开城八道二重。还有,那个四象归元,我觉得你们俩真的有必要练习一下,最好能够做到元神相通,互不伤害。一旦决战开始,一个九天玄佛就够我们打的,他万一要是有什么厉害的帮手,到时候咱们连退路都没有,岂不糟糕?”

    慕容雪航为难的道:“可是练四象归元,真的是很难为情,白姐姐已经非常迁就我了,可是现在就连我也感到有些不能接受了,我们一旦进入四象归元的境界之后,就会遭受自身元神的控制,元神会控制我们的身体,做一些让人十分难为情的事情,六郎!你说我们该如何修炼啊。”

    六郎笑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理解你们啊,你们只管修炼,我不吃醋就是了。”

    白凤凰道:“即使你不吃醋,我们俩也是羞于修炼的,因为被自我的元神控制了身体之后,关键是思想还在,就如同傀儡一样,看着别人cāo控自己的身体,做各种羞人的动作,即使你不在意,我们也是很难为情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