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37 章

第 237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承接着六郎的冲动,少年男子的轻狂和坚韧,在这个时候充分的挥出优势,那种对待男女之情不达目的永不罢休的坚韧,让白凤凰为之折服。

    第260章

    白凤凰扑哧笑道:“你啊!好不知羞耻,只会花言巧语骗女人,居然自称天下第一大英雄,毫不害臊。”

    六郎佯怒道:“姑姑,你居然敢讽刺我,看我不将你治的服服帖帖,今天要是不让你讨饶,六爷就妄称和天下第一大英雄了。”

    说罢,又举起凶器,对准白凤凰,白凤凰也用独有的柔情,承接着六郎的冲动,少年男子的轻狂和坚韧,在这个时候充分的挥出优势,那种对待男女之情不达目的永不罢休的坚韧,让白凤凰为之折服。

    又是一次狂风暴雨之后,二人均都是喘着粗气停下来,六郎紧紧压着身下这具让自己心甘情愿付出所有的女人的身体,问:“姑姑,你到底服不服?不服的话,我就继续!”

    白凤凰满是信服的说:“六郎,好了,姑姑服你还不行吗,我都要被你弄得喘不上气来了。”

    六郎看着白凤凰那威严的神目,显露出来的幸福之色,猜想她应该完完全全的是自己得了,于是说道:“光是服了还不行,你还要通过实际行动来证明。”

    白凤凰微怒道:“你还想怎样?”

    六郎见她似乎有些害怕的样子,笑道:“姑姑不要害怕,只要你叫我一声亲老公,我就马上住手!”

    白凤凰羞涩道:“不叫!”

    六郎脸上马上露出邪恶的笑容,又将生龙活虎的大军屯兵到白凤凰的玉门关前,并且开始调谑,白凤凰知道自己要是不叫的话,玉门关定要失守,刚刚遭受了六郎三次围剿,白凤凰已经再无招架之力,只好勉勉强强叫了一声:“亲老公!”

    说完娇羞的闭上眼睛,六郎心中顿时惊喜,感觉如同三伏天吃了一碗加冰的蜜水。

    将双唇贴到白凤凰温热的樱唇之上,又是深深地一吻,“姑姑,我好激动啊!”

    白凤凰道:“不许激动了,姑姑可是真的受不了你的热情了。”

    六郎点点头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亲老婆了,我们有的是时间,今天就放过你。”

    白凤凰又道:“这种称呼好难听啊!还有,以后在众人面前,你不许这样刁难我,知道不?”

    六郎点头道:“六郎记下了!姑姑放心,我一定会照顾你的威严,让那些姐妹都尊重你,你更要好好的领导她们!”

    白凤凰笑道:“你拿我当什么?正宫娘娘吗?你又不是皇帝!”

    六郎突然道:“姑姑,难道我就不能做皇帝吗?”

    白凤凰诧异了一下,道:“六郎,你想过吗?”

    六郎笑道:“暂时没想过,我总觉得做皇帝太辛苦,一个人总管天下那么多事情,做得好了,民间乐道,做的不好了,就要被骂。六爷可不是个勤快人,尤其每天都要花大量的精力疼爱我的老婆们,我哪里有时间管那些天下大事啊。”

    白凤凰被他说的格格笑个不停,头一次看到白凤凰这么长时间的笑,六郎痴痴看着那天下无双的笑容,深情地道:“姑姑,要是你想做皇后,我就将江山打下来。”

    白凤凰又是一阵激动,主动了吻了六郎一口,道:“六郎,姑姑不想做什么皇后,我只想……”

    说至此,有些难为情的停住。六郎催促道:“想什么?是不是想你亲老公每天都这样疼爱你?”

    白凤凰含羞的点头,又道:“你身边那么多娇妻,少疼爱哪一个都不行的,我也不想肆意夺宠,那样对其他姐妹不公平。”

    六郎道:“姑姑放心,我们可以一起来的,我能让你们全部满足。”

    白凤凰惊憾道:“那样是不是太yíndàng了?”

    六郎笑道:“都是我的亲老婆,自己人一块玩乐,有什么不应该的?”

    白凤凰还是有些担心道:“我不敢啊!”

    六郎又道:“慢慢你就习惯了。”

    从易水湖回到七星楼上,已经是掌灯时分了。

    沐浴,晚膳。

    六郎怀中拥中美人如玉,对着白凤凰却是越看越喜,白凤凰瞪了他一眼,冷不妨伸手在六郎的大腿拧了一下,痛得六郎叫了起来道:“好痛。”

    差点跳了起来。白凤凰佯嗔道:“让你知道我的厉害。你这小色狼。”

    话虽如此,白凤凰说这话时却是满脸笑意,眼光中尽是调皮之色。

    六郎叹道:“原来姑姑的内心竟也是如此天真灿漫。”

    白凤凰眼中出现了无限憧憬,缓缓说道:“自由父母双亡,兄长将我养大,本以为找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情郎,岂料世宗皇帝又对我情根深种,蓝堂避开我,有一多半原因,是因为世宗皇帝喜欢我。可是世宗皇帝喜欢我,他并没有错。”

    六郎道:“错的是蓝堂,爱情是不能够推让的。六爷的一贯宗旨就是,我身边的任何东西,金银、地盘、都可以送给自己的兄弟,唯独女人不可以,我不会伤害任何一个女人的心,尤其是每个爱我的女人,现在不会,今后更不会。”

    白凤凰面露喜悦,道:“姑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女人的心,最害怕受伤了。”

    六郎嘻嘻笑道:“姑姑看来是受伤了,让我给你摸摸看!”

    说话间,大手顺着腰间柔滑的肌肤摸了进去,“你又占我便宜!”

    白凤凰笑着阻拦,六郎趁机将她放倒,一时间莺啼燕吒,笑声不绝,闹了好一会儿才听得两人浊重的喘息声,无力地相拥躺在床上,相视而笑。

    六郎浑身精赤地躺在床上,搂着白凤凰,双目微闭回想,心中依稀感到每次跟姑姑在一起谈话说笑,就觉得心神轻松无比,金沙滩的烦恼彷彿都在刹那间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想到这里,六郎不禁将搂住白凤凰的手紧了紧,身子也挨近了她一些。白凤凰将螓枕在六郎肩上,手指无意识地在六郎强健的胸肌上来回摩沙,突觉六郎环在她香肩上的健臂紧了紧,身子也更挨近自己,当下悄悄地在六郎耳边温柔问道:“六郎,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六郎道:“我在洗耳恭听呢。”

    白凤凰道:“万一我要是怀孕了,将来为你生下儿子,是不是还要管雪妃生下的儿子叫哥哥?”

    六郎顿时呆住。

    白凤凰却又微笑道:“算了,不难为你了,姑姑我逗你玩的,你还真以为我会给你生儿子吗?实话告诉你,我自小练了玄心秘诀,是可以控制生育的,好了,人家现在有些冷,你抱我紧一些。”

    六郎当即有机艾那个怀中的美人抱得更紧,心中却是想着白凤凰所说是真是假,真要是有一天,雪妃和她的孩子都生下来,自己还真的难办。转念一想,都是我六郎的儿子,当然是亲兄弟了,这有什么好争论的?正要将这个想法告诉白凤凰,却现她已经躲在自己怀中睡着了。

    六郎望着怀中的绝代美人,心中一下子涌出无限幸福,这样一个完美无缺的女子,居然被自己得到了,尤其她在未和自己之前,还是美玉无瑕,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六郎不忍心再将她打扰,就这样抱着白凤凰慢慢合上眼睛。

    睡之后半夜,被一阵清脆的铃铛叫醒,六郎睁开眼睛问:“什么声音?”

    白凤凰道:“是我的探马回来了,不用着急,明天一早再说吧,六郎抱着我啊,你一离开,我就感觉到冷。”

    六郎微一转头,眼光温柔之极,轻轻道:“姑姑,你一直都在我怀中,怎么会冷?”

    拍拍她肩胛道:“好了,我们继续睡了,或许明天还有大事呢。”

    白凤凰噗嗤一笑,道:“六郎,你要是一正经起来,好可怕啊!”

    六郎笑笑道:“姑姑,是不是想让我不正经一点啊?”

    六郎痴痴地看着白凤凰脸上的绝代风华,雪亮如银的月光铺上来,照的她的脸,越加明媚动人,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一会而心中出奇的平静,波澜不兴,一片祥和,不愿去打乱这幅绝世的画卷。或许在自己心中,也真的不希望姑姑和yíndàng关联起来,而是希望她永远都是那一只傲视天下的凤凰。

    看到六郎的眼睛,盯着自己的时候,头一次这样没有yù火,竟那般纯洁,完全像是在欣赏一幅画卷,白凤凰柔声道:“六郎,我很喜欢你现在看我的样子。”

    六郎上前轻轻的吻了她的额头一下,将她再一次楼紧在怀中,道:“那我就永远这样看着你。”

    接下来的夜晚,出奇的平静。

    第二天天还未亮,六郎已经隐约听到窗外几声鸡啼报晓,眼球在眼皮下动了动,缓缓地睁了开来。

    六郎视了房间四周,突然觉得有点冷,隐隐还看到床帐一阵摇动,当下向窗户看去,果然,那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风吹开了,冷风由略开的窗缝中灌了进来,这才会让六郎感到有些冷意。

    看了看怀中安睡的白凤凰香肩露在外头,担心她着凉了,随手便拉了拉被子盖住白凤凰肩上,以免她受了风寒。自己则轻轻地自被窝中钻了出来,小心翼翼的蹑手蹑脚下了床,怕吵醒了安睡歇息的佳人,走到了窗前,将窗户关上。

    白凤凰说道:“六郎,你怎地有离开我了?”

    六郎见白凤凰醒来的,回到床上微微一笑道:“姑姑!你醒了,风将窗户吹开了,我去关了一下。”

    白凤凰脸上微红笑道:“原来如此。”

    说罢,扎进六郎怀中。六郎哈哈笑道:“姑姑,看你这个样子,好似真的离不开我了。”

    白凤凰横了他一眼,佯嗔道:“又在瞎说,我本来就是怕冷的。”

    六郎却道:“昨日,湖水中那样冷你都不怕,现在躲在被中却说冷了,明明就是骗人嘛,你就是想我抱着你是不是?”

    六郎说着,将手穿过她的腋下,将整个温暖酥滑的娇躯抱到怀中,对着那柔滑的樱唇又吻上去。

    白凤凰推挡了两下,就与六郎火热的jiāo吻起来。

    第261章

    两人四唇分离,但四目jiāo投,**熊熊。尤其是白凤凰在六郎的爱抚下更是觉得浑身热燥,彷彿体内有一把火正在熊熊燃烧。双峰又挺又鼓,涨的非常难受,好像只要一捏,就会渗出水来,沉甸甸的,急需抚慰,而六郎趁机一握,正是时候,刚好能稍解白凤凰鼓涨之苦。当下忍不住娇吟一声,樱唇吐气,如麝如兰的香气拂在六郎脸上,令六郎更加兴奋,索xìng大胆些,手指急动,紧紧扶着那一对玉峰,随即就将自己火热的身子往白凤凰身上压过来。

    白凤凰娇喘嘘嘘,双臂一用力,立刻引得六郎身子一翻,整个人压在白凤凰身上。女神双目媚眼如丝,出一阵阵电波往六郎的身上,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温润的大磁铁,紧紧地将六郎吸住,不令离开。

    六郎美女在抱,下身也涨得难过非常,尤其是姑姑那不用言语,只靠双目勾魂所产生的诱惑,更是令人心醉神迷。一双神目威严尽撤,水汪汪、**、情浓浓地往自己身上套,更是令人难耐。虽然昨天已经与心爱的姑姑三度缠绵,但是这种爱恐怕永远都要不够,六郎挺起腰身,徐徐送入……

    又是急风暴雨,最后引的山洪暴!

    黎明,就这样过去。

    七星楼外,旭日初升。

    白凤凰刚刚与六郎酣畅淋漓的一次激情,身无蔽体之物,她一坐起,被子滑落,登时露出一身白玉无暇,温润粉嫩的肌肤,胸前高耸的玉峰微微上下跳动,峰尖上鲜红绛朱,淡柔清雅,衬着红晕,看了令人赞叹不已。

    突然看到六郎正笑嘻嘻看着自己的酥胸,白凤凰轻呼一声,急忙伸手掩住双峰,双手jiāo叉胸前,有意无意间露出深狭的雪白rǔ沟。秀垂下额头,脸上淡红微晕,容光娇艳,彷彿是大雨过后盛绽的玫瑰,迎着微风一幌,芬芳吐蕊,清香扑鼻,花瓣分层相拥,如天星伴月,有条不紊,散着尊贵之气,成熟艳丽。

    六郎看得一怔,只见白凤凰的身体部份映着日光,淡金轻纱似的朝阳流辉横斜掩映在绝代佳人身上,雪白的肌肤登时变得金黄光亮,彷彿白凤凰的身子莹莹生霞,逆着光看上去,另有一股迷濛的美感,打从人心底一股暖意昇了上来,不禁让六郎看得痴了,定定地瞧着眼前的女神。

    白凤凰被他看的不好意思起来,脸色羞红,心中却如搅了蜂蜜糖砂般,甜蜜蜜,油浸浸的。佯嗔道:“你看什么?快转过头去,我要穿衣服了。”

    六郎哦了一声忙道:“是,是。”

    用被子蒙住眼睛,心道:“女人就是女人,到了如此地步,还有什么不可以看的?”

    只听得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不一会儿,白凤凰已经穿戴整齐,笑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起床了。”

    六郎缓缓探出头来,只见白凤凰一身月白锦袖,浑身银亮如雪,紧身的白衣服将白凤凰的身段紧紧包住,曲线曼妙玲珑,凹凸有致,随身的紫玉银瞳剑化做一条雪银玉带,环在腰间,银光闪动,芒彩隐隐,真是英姿焕,气态舒闲。方才,床第之间那股娇媚已是dàng然无存。

    两人穿戴梳洗整齐后,天光也已几近大明。白凤凰伸手拢了拢那如云秀,略加整理,带着六郎来到七星楼下,先用罢早饭,随后将昨夜回来的探马传来。

    探马回禀道:“白主,耶律撒葛占领瓦桥关后,因为知道飞虎城攻击受阻,亲自调兵遣将,前往飞虎城去了。”

    六郎问:“瓦桥关沦陷,六爷的家中如何?”

    探马道:“六爷,瓦桥关守将冯吉已经投靠了辽人,耶律撒噶从他口中得知,紫荆关赴会的并不是宋太宗,而是宋太宗的替身,你家大哥。而他又被shè瞎一只眼睛,所以一怒之下,就将你家一把火烧光了。”

    六郎心中一凉,问:“那些家人和我那傻哥哥呢?”

    探马摇头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