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27 章

第 227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六郎点头道:“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更不能恋战,回到飞虎城,马上做好坚守的一切准备,加固城南的防御,我救出父亲和潘大人之后,也会化整为零,想办法回飞虎城的。你们真要是不听话,倾城出动的话,就咱们飞虎城那几万兵,根本挡不住辽军铁骑的一个冲锋,明白吗?”

    四娘和宝日明梅含泪点头,当即率领一百轻骑,趁着天黑,往飞虎城而去了。

    看到桥对面的辽军并不像先前那样越积越多,六郎猜想他们不急于歼灭自己,是考虑到拒马河南岸还有大队的辽军,即使自己要逃,也没有多大的机会,所以围攻自己的辽军部分回撤,应该是全力围歼父亲和潘仁美的部队去了。

    四小姐更是心急如焚,看了看六郎道:“六郎,你和二哥、三个在这里守住大桥,给我一支兵马,我要杀回去救父亲。”

    六郎点点头,道:“四姐,你点一千骑兵,我和你一起去。“这时候,拒马河南岸的辽军又一次围拢上来,向六郎所部动起猛攻,二郎和三郎率兵拼死抵抗,六郎又对四小姐说:“我们俩要是一走,二哥和三哥肯定受不住此桥,我看不如这样,我们将所有的部队集合起来,一同杀回去,然后毁掉这座大桥,切断拒马河南岸辽军对我们的合围之势。”

    四小姐眼睛一亮,道:“六郎你说得对,我们现在确实没有必要再坚守这儿了,况且一旦分兵,就会减弱我们自己的实力,不如将兵力集中起来,杀回去,杀辽军一个措手不及,救得父亲之后,也不一定非得从这儿退回去,何况这儿已经没有了退路。”

    六郎眼睛里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四姐,如果营救成功,我们就沿着此河一路向东,转战淤口关,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四小姐面上呈现一丝喜悦,道:“六郎,就依你,快些传令吧!”

    于是,六郎传令,将后防的兵马改为冲锋队,四小姐亲自率领,冲过拒马河大桥,占领北岸,然后南防的队伍也陆陆续续相互掩护退回桥北,退守过程中,用松油和火把点着大桥的桥基,被来就已经遭受过多次焚毁的大桥顿时在烈火中倾塌。

    四个人带领着三千生力军,沿着拒马河北岸往回杀,历经千辛万苦和浴血奋战,终于在前面现一小队即将被辽军全歼的宋军,六郎冲过去杀散辽军,救下这支人马,一名士兵都统道:“六将军,令公和潘大人都在前方毁坏的大桥西方五里之处,被辽军围困脱离不得,我等奉命突围,搬请救兵,可是……”

    六郎道:“我知道了,为何父亲和潘大人不往东走?”

    都统回道:“这儿的大桥被毁,我们本来是往东面杀的,可是东面辽军太多,结果一场厮杀下来,我们就被他们大的退后了好几里,令公见那附近有一座高岗,就率兵占据了依托有利地形,与辽兵周旋,否则的话,早被全歼了。

    六郎和四小姐得知了父亲的下落,心中也踏实了许多,但是对阵漫山遍野,不下十万的辽军,想将令公等人安全的营救出来,实在是一件极难的事情。二郎和三郎得知大哥和七郎阵亡的消息后,早就红了眼睛,不顾一切的指挥所部兵马朝着围困令公的辽军后防部队猛冲过去。

    虽然知道这样猛冲的效果不好,但是六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和四小姐对视一下,也只能拼了,击中所有的兵力,突破一口。辽军的后防也十分严密,不等二郎和三郎的骑兵冲到跟前,就已经乱箭齐。

    尽管箭若飞蝗,尽管不断有人倒下,二郎和三郎的所部骑兵仍旧不顾惨重的伤亡拼命冲锋。肩膀中箭的二郎长qiāng挥舞,率领百余骑先锋兵冲过辽兵弓箭手阵地,以锐不可挡之势猛冲辽军战阵。

    三郎的大qiāng劈开了一面盾牌,将手里的长矛狠狠扎进只剩半截盾牌的辽军胸膛,战马直接踏上辽军的尸体,带领前锋部队,直接扑入辽军阵地的心脏。

    周围的辽军迅向缺口合拢,其余空闲方向的辽军开始相互掩护着退回阵内。并组织阵型猛地反扑,企图填合缺口,犀利的弩箭也急shè而至,冲在前面的宋兵连人带马躺倒一大片,尸体几乎垒得跟人一样高。

    四小姐一声呼喝,手里的三尖两刃刀将一个辽军头目的长qiāng砍断,锋利的刀刃在对方脸上到胸部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旁边一个年轻的辽军将领似乎被吓呆了,拿着盾牌愣,被四小姐反手一刀砍掉了脑袋,无头的尸体还呆站在那里,颈项里喷出冲天的鲜血。六郎战马冲上来,抽出宝剑直直地刺进辽将战马的身体,濒死的战马扬蹄将敌人踏翻在地。

    就是这样一味的死冲硬撞,辽军大阵的缺口就被一点一点撕开,尽管己部兵马的伤亡也十分严重,六郎这时候也无暇去想,马蹄隆隆,血光飞溅,兄弟四人亲率数百骑勇士从辽军头上飞跃而过,踏着敌军和自己战友的死尸,像一把尖刀一下子将辽军大阵刺穿。

    可是谁料,浴血奋战,不惜一切代价换来的结果,竟是一个意想不到结局。

    那片土岗之上,所有的宋军刚刚尽数牺牲,望着遍地的宋军尸,令公长叹一声,仰天笑道:“天亡我杨家将,今日之金沙滩,臣有愧与天下,有愧与圣上,金沙滩之败我无颜苟活人士,老潘,我陪你去了!”

    说完,就将佩剑横与脖项之上。四小姐刚刚杀进重围,便见到父亲yù要引剑自刎,急忙喊道:“父亲,不要啊!”

    但是这时候,天色漆黑,四处喊杀震天,令公根本看不到她,更听不到她的呼喊,四小姐弃了战马,越过前面最后一排辽兵,四小姐哭叫着朝令公扑过去,但还是晚了一步,随着项血飞溅,令公如山的身躯,轰然倒下,四小姐扑上来,扔掉长刀,抱住父亲的身躯,放声痛哭。

    令公身边,四小姐看到潘大人浑身已被鲜血染透,他身上有三支飞箭,还有一处qiāng伤,大哥也安详的躺在那里,四小姐搂着父亲的身体,一下子背过气去。六郎也杀至近前,看到眼前的情景,顿时眼前一黑,险些栽倒,他急跑几步,将四小姐扶起来,唤道:“四姐,你醒醒。”

    四小姐悠悠醒转,看看六郎,看看父亲,看看漫山遍野的辽军和数之不清的松明火把,仿佛还不能一下子接受眼前的厄运,“六郎,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六郎叹口气,热泪流下脸庞,他轻声问道:“谁之过?谁之过?是我吗?”

    二郎和三郎还在率兵奋力厮杀,他们看不到这儿的情景,只知道前面已经杀通了血路,六郎和咏琪已经冲了进去,他们还要继续战斗,保住这条生路。

    九天玄佛大怒,喝令:“将宋军全数shè杀!”

    辽军弓弩手开始大规模的shè杀这成一条直线的宋军,宋军的这条直线慢慢的被辽军的强大所蚕食,从一开始的一条直线,逐渐被切割为十数段,最终全部消失,三郎身重数十箭,浑身上下,连人带马都成了刺猬,可他最终还手握钢qiāng,屹立不倒。

    二郎身受重伤,被辽军俘虏,九天玄佛将他押至阵前,对土岗上喊道:“杨将军,本国师知道你在太原大破程世杰,念你是个将才,现在的局势你也看到了,只有放下武器,投降大辽才会有一线生机,我不但可以确保你生命无忧,还能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

    六郎冷笑一声,站起身来,道:“士可杀,不可辱,九天玄佛,亏你也是得道的高僧,居然助纣为虐,帮助大辽,霍乱天下,今日之战,碍于我主昏庸,六爷才会落败,但是六爷浑身还有的是力气,要想杀我,也没有那样容易。”

    九天玄佛点头道:“我知道你是修神界高手,就算我千军万马就将你重重包围,只要你施展出风火雷霆阵,还可以拖延到天明,本国师虽然法力无边,但也奈何不了你。不过即使你能拖到天亮,又有什么用?实话告诉你,今日之战,我大辽早已经成竹在胸,现在四平山的宋军已经被歼灭,同时,还有两路大军,一共四十万人马,一路直奔你的飞虎城,另一路则是围困瓦桥关。大宋皇帝已死,败局已定,你还固执有什么意思?若是不听劝告,那你就只有陪伴这些死人,做一个孤魂野鬼了。”

    六郎骂道:“秃驴,修要废话,快放了我二哥!”

    九天玄佛哼了一声,道:“你快快放下武器,否则我就先杀了他!”

    说罢,将二郎拎在手中,二郎此时已经知道了父母双亲阵亡之势,刚才也看到三郎被乱箭shè死,自己又是重伤在身,唯恐活着只会拖累六郎,于是趁九天玄佛不注意,从腰间摸出匕,朝着九天玄佛腹间猛刺过去。

    第246章

    九天玄佛未加防范,尽管有神功护身,还是被二郎得手,一匕刺伤他的肚子,虽然无碍xìng命,却让他恼羞成怒,他本来就对六郎的投降失去了信心,暴喝一声,使出修罗冥界波,将二郎的ròu身震成千百段。

    六郎暴喝一声:“秃驴,害我兄长命来,一记风火雷霆决对准九天玄佛,急劈去,九天玄佛cāo控护身黑龙相抵抗,四小姐擦擦眼泪,拾起三尖两刃刀,跃过来直劈向九天玄佛的头顶,充满了无限愤恨的一刀,凝重的刀光被升起的黑龙卷住,九天玄佛怒吼一声:“飞龙在天!”

    他身上十道黑龙咆哮而起,在半空中演化成千万的鬼魂,张牙舞爪,几乎覆盖了整个天空,“修罗冥界波!”

    九天玄佛的这一记杀招六郎和四小姐已经是无力抵抗,六郎本想用风火雷霆阵护住自己,保全自己,但是他不能丢弃四小姐而只顾全自己一个人,可是四小姐身形却是在他的风火雷霆阵的保护范围之外。

    六郎将牙一咬,拼死向前,用血ròu之躯护在四小姐身前,承受了这一记修罗冥界波的所有巨大攻势,伴着鲜血狂喷,六郎和四小姐均被震飞,忍着肺腑之中的剧烈疼痛,六郎想爬起来,却觉得全身经脉气血全部倒流,那种疼痛感,简直比七星楼时候更加难受,忍不住有吐一口血。

    四小姐手中长刀已经脱手,虽然她所受内伤不是很严重,但也是被这一记修罗冥界波打的口吐鲜血,浑身经脉错乱,显然已经不能再战,四小姐将六郎抱住,道:“六郎,不要和他拼了,姐姐掩护你,你快些逃吧。”

    六郎不肖的笑道:“四姐,一个破和尚,我们怕了吗?要走,我们一起走!”

    四小姐摇摇头,眼神甚为迷茫,“六郎,我走不动了,我头一次觉得我好累,父母兄长都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我要……”

    六郎掩住她的口,流着眼泪道:“四姐,你不要,坚强一些啊,我们还要留着命,给他们报仇!”

    九天玄佛哈哈大笑:“怎么还想留着命报仇?下辈子吧!”

    “弓箭手,准备!”

    四小姐心中一震,回头看,上千弓箭手已经对准自己和六郎,想不到自己神弓绝箭,天下无敌,居然会沦落到被敌人乱箭shè死的地步,自己死不足惜,却不能让他们上海了六郎的xìng命,四小姐紧紧抱住即将昏迷的六郎,哀声说道:“六郎,你不要睡,姐姐要救你走!”

    六郎闭上眼睛,感受着钻心彻骨的剧痛和四姐怀抱的温暖,这一刻,他想起自己身为穿越人士,居然不能改变金沙滩历史的疼痛,这个疼痛或许比身上的疼痛更让他痛苦,“四姐,我真没用啊,我不能保护你了,你恨我吗?”

    四小姐摇摇头,微笑道:“六郎,听姐姐的话,我助你逃生,前面就是拒马河,我知道你水xìng好,我将你托出去,你自己保重吧!”

    四小姐拼力将六郎架起来。与此同时,九天玄佛手臂向下一落,一排利箭shè过来,六郎感觉到四姐的身子微微一震,他眼睛湿润了,喊道:“四姐,我不许你这样,我们生要一起生,死也要一起死啊!”

    尽管身上有甲胄,四小姐的身体还是晃了一下,好几支利箭shè穿了她的铠甲,狠狠地钉入后背,四小姐咬紧银牙,将六郎用力托了出去,土岗之下,五十步远之处就是宽阔的拒马河,四小姐双臂神力,尽管身受箭伤,但还是将六郎托入河水之中,六郎拼力浮上水面,朝土岗上面悲切的望去。

    “全力shè杀!”

    九天玄佛传令道。

    四小姐却是冷冷一笑,拾起身边的三尖两刃刀,看着落水之后的六郎,欣慰的一笑,然后就将刀身倒转,锋利的刀尖对准了自己的心口……

    六郎在水中心如刀绞,可惜自己重伤在身,别说上前营救,就连浮水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任由冰凉的河水再次将自己淹没,沉落的最后一刹,六郎看到的是四小姐那苍凉而又绝美的眼神,那其中充满了对自己的无限留念,她是那样的爱自己!可是自己却因为低估了辽军的实力,导致金沙滩惨败,而自己无力挽回败局,更没有办法营救四姐。

    六郎也听到辽军主将下达了要活口的命令,但是六郎坚信,四姐绝不会让自己被辽军生擒,她宁愿死,也不愿意被擒**,明月之下,雪亮的刀光映照着四小姐那刚毅的眼神,这是六郎看到四小姐的最后一眼,之后他就被冰凉的河水再次淹没。

    “四姐!”

    六郎心中默默悼念着,叨念着这个自己心中至爱的女人的名字,在冰凉的河水中慢慢的丧失了知觉。

    在冰冷的河水中,六郎意识尚在,在汹涌的水流中,六郎手刨脚蹬,念头只有一个,我不能死,我要救四姐,六郎心静神明,垂死挣扎。突然觉的天空一声巨响,乌云散开,万丈金光直shè过来,一尊金甲天神脚踩祥云,飞扑而至,大喝一声:“鼠辈修要伤害六郎真君xìng命!”

    说完,手中混元伞一开,就将辽兵双目遮住,六郎也被他从水中捞起来。

    六郎急道:“大神,救我四姐。”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