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98 章

第 198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檀口出舒服的叹息,轻轻吐一口气,都是芬芳馥郁。六郎看到仰着优美的脖颈,伸出一双光滑洁白的玉臂,不停捧起水泼在自己高耸的胸脯上。这个动作更加凸显出她的白皙丰满、份量傲人的**。呼吸间,双峰动dàng有致,上面那两颗如花生米大小的樱红**微微上翘,鲜红的rǔ晕美丽诱人。和饱满的酥胸呈现鲜明对比的纤纤细腰简直不堪一握,玲珑分明。从侧面看,雪白的小腹平坦结实,滑润的背肌和丰臀一览无遗,分外诱人。

    六郎头一次赶到自己的热血想要凝固,急忙镇定了一下心神,以免自己晕倒在地上,即使这样,那内心深处强烈的冲动,促使他感觉到鼻间一阵温热,伸手一摸,居然流了鼻血。六郎不敢再看,赶紧小心翼翼的往回走,回到床上躺下,许久,那颗骚动的心还是砰砰跳个不停。

    六郎感到自己的身下涨得厉害,那种强烈的要求,迫使他辗转反侧,心道:“虽然说白凤凰是云妃和雪妃的姑姑,但她也是女人啊,尽管她高华脱尘,毕竟已是年过三十,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刚过三十的凤凰姑姑不知道又是怎样的一种内心?蓝堂对她的伤害,让她铭记于心,会不会为此对所有的男人深痛恶绝?可是这种年龄的女人,比如周贵妃,还不时被自己弄得服服帖帖,要不要自己狠下心,上了她?

    不行!这个女人非比寻常,我要是那样做,说不定会惹恼了她,真要是动起手来,我哪里是她的对手?可是……自己妻妾成群,为什么就是还不满足?得不到这个女人,真是遗憾终生啊。

    六郎越想越沉不住气,想到白凤凰那绝美的**,下身又坚硬起来,**促动之下,他又悄悄起来,朝那边走过去。白凤凰系的很仔细,这么半天仍然没有结束沐浴,她将皂荚汁液均匀的涂抹在自己白玉般幼嫩的肌肤上,尤其是胸前那对傲人的双峰,白凤凰的手,过多的时间停留在那对傲人的双峰上,均匀的涂抹伴随细细的揉捏,那样的仔细,那样的诱人。

    六郎更加受不了,真想冲上去,抱住这让自己寐以求的女神,然后疯狂的占有她。

    六郎终于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他暗自叹了口气,情不自禁的伸出手,伸向将自己膨胀的英雄,对不起了姑姑,你实在是太美了,六郎不敢侵犯你,但是借你的玉体自渎一下。六郎望着白凤凰绝美的**,慢慢陷入遐想,想起巴郡那个晚上的香,幻想着白凤凰柔滑的手掌,正帮自己细细的抚慰,六郎心中一阵快意,唤了一声:“姑姑!”

    就将一注精华喷在了前面的屏风上。

    再次托着疲软的身体躺回床上,六郎暗骂自己太没用了,为什么不敢扑上去,只要抱住她,管她是什么圣女不圣女,六爷还不是照上?就凭六爷的本事,哪一个贞节圣女被搞完后,还不是服服帖帖,唉!真是太软弱了。

    六郎正在恍恍惚惚,昏昏yù睡时候,听到脚步声过来,正看眼睛一瞧,身披了一件薄纱浴袍的白凤凰,端着茶盘轻盈的走过来,见六郎醒过来,微笑道:“六郎,口渴了吗?”

    见她端茶给自己,六郎心中又是一阵感动,端过清凉的茶水,六郎连喝了两杯,道:“姑姑,谢谢你,你还没有休息啊?”

    白凤凰柔声道:“我每天晚上都要练功,你不要管我,尽管休息好了,楼上天气凉,小心着凉啊!”

    白凤凰张开手臂,将锦被给六郎盖到身上,六郎又是一阵心神激dàng,险些伸出手将这个女人抱到怀中,最终六郎还是理智的忍下来。他怀着对白凤凰无限的憧憬,很快进入了乡。

    大约睡道后半夜,六郎觉得浑身冷,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的看到床边坐着一人,一袭半透明的白色云纱长裙,其间的沟壑峰岭隐约可见大概的轮廓,那隐约的诱惑惹人无限遐思,那裂衣yù出的饱满酥胸,那若隐若现的玲珑**,煞是惊心动魄,如雾里花,水中月,叫人永远看不真切,想伸手触摸,却又怕如泡沫般破灭。

    “姑姑,你还未走?”

    白凤凰不说话,只是含笑看着六郎,六郎为之心神dàng漾,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抓住白凤凰的皓腕,唤一声:“姑姑!”

    白凤凰娇羞道:“六郎,我是怕你睡觉踢了被子,所以过来看看,免得你着凉。”

    六郎感叹道:“姑姑,你对我真好。”

    说着,不由分说,就将头扎进白凤凰粉嫩的酥胸,享受着那一份温暖和柔软,再往上一看,却让任何人的眼睛都无法再移动分毫。那是一种勾魂摄魄的艳丽,尤其是那成熟至极的诱人风情,能轻而易举的勾起男人最原始的**,一身雪白的肌肤,好似从没经历过阳光的洗礼,丰满的娇躯在薄纱中透出惊人的曲线,足以让任何男人难以自持。

    白凤凰含情脉脉,远山含黛,不施一丝粉黛的绝美脸庞,特别是那微挑的嘴角,带着一种致命的诱惑,配上隐藏在薄纱之下曼妙的玲珑,让六郎兴起一种把她纳入怀中,登榻寻欢,用无尽的激情和撞击去蹂躏她的冲动。她最动人之处不是她的媚视人烟,放dàng形骸,而是那微挑的嘴角,那清理脱俗的绝世风华中透出的那份婉约含蓄的诱惑。

    那半敞半露的酥胸间,dàng漾着迷人的气息,六郎贪婪的嗅着,口中喃喃说道:“姑姑,我爱你啊!”

    白凤凰身子微微一颤,却不说话,用手轻抚着六郎的头,六郎感受着这母亲一样的爱抚,情不自禁的伸手双手,抱紧那纤纤柳腰,厮磨耳鬓乌黑亮丽的秀,沉醉在酥胸间似麝似兰的幽香之中。

    良久,六郎深深地吸了口气,慢慢地睁开眼睛,视线不经意间停在她的玉颈,却看到一幅动人心魄的图画。

    从她略微敞开的领口正好看到luǒ露在外的半截酥胸,雪白亮洁,晶莹剔透,如玉的**在花鸟图纹丝织浴袍的包裹下显出的那道深深的rǔ沟隐约可见。

    六郎一阵热血肺汤,顿时眼冒火光,看着这无比的诱惑,忍不住将手探上她的衣襟,抚摸她傲然挺立的雪峰,一股滑腻柔软的感觉充满全身,白凤凰的酥胸却如此圆润舒爽。白凤凰全身一颤,惊呼了一声,伸手地按住六郎的手。俏脸有如火烧,白里透红更现娇艳yù滴,秀色可人。

    “六郎!你要干什么?”

    “姑姑,给我吧,我爱你!”

    六郎痴痴说道。

    白凤凰叹口气,道:“可我是云妃和雪妃的姑姑啊!”

    六郎说道:“那又有什么关系?姑姑,我就是喜欢你。”

    说着,一边轻揉着那对丰rǔ,一边朝白凤凰吻去。白凤凰一声娇呼,玉手抱着六郎的脖子,任六郎吻上她洁白如雪的玉颈,她酥胸紧紧贴着六郎的胸膛,让六郎尽情感受那如棉花一般的柔软。

    “六郎别这样,快住手,真的不行。”

    白凤凰娇喘吟吟,媚眼如丝,随着呼吸胸前的微微起伏更是诱人。六郎知道自己千万不能停手,胜败就在这一瞬间,只要你坚持住,女人就会投降。“姑姑!”

    六郎抱着她的纤腰,大手在她浑身上下使劲搓揉,仿佛要把她揉碎,塞进心窝。

    白凤凰的身体开始酥软了,渐渐的放弃了抵抗……

    六郎揽着她不堪一握的柳腰,抚摸着她胸前那光洁如玉的滑腻肌肤,丝领口散出的淡淡幽香让人心神俱醉。白凤凰突然情动,樱唇在六郎脸上轻轻的吻着,像蜻蜓点水一样,一开始是那么精心细致,随即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蜜吻。

    六郎想不到看上去宝相尊严白凤凰居然有如此的热情。

    六郎解开了她的浴袍,让那具绝美的**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浑身火热,yù罢不能,六郎紧紧拥住白凤凰娇嫩的身躯,分开她的修长结实的**,轻轻一顶,进入了一个让自己神魂颠倒的湿热之中。

    “嗯……”

    白凤凰忍不住呻吟出来,那美妙的声音给了六郎一种**蚀骨的快感,“姑姑”六郎捧起那浑圆丰隆的**,两人就这样站完全结合了。

    白凤凰那玲珑凸浮的娇躯在六郎那冲击的力道下上下抖动。

    绝美的感受!

    致命的快感!

    清凉的夏夜!

    永不知倦的缠绵!

    也不知道过了多了时候,六郎啊的一声,猛然坐起来!喘着粗气的四下乱摸一气,怀中哪里还有伊人的踪迹,清醒了一下头脑,六郎不由得一声轻叹,刚才的**时刻,居然是南柯一。再躺下来,这一回真的是冷了,回想着刚才的境,六郎多么希望想成真,可他知道,这境又何其遥远。

    第二天,六郎醒来,白凤凰手中拿着一样东西走过来,那是一个长条锦盒,白凤凰将锦盒jiāo给六郎,道:“这是千年龙乌,哪去jiāo给昏君吧。”

    六郎诧异道:“姑姑,这可是咱家的宝贝,就这样给了昏君吗?”

    白凤凰笑道:“你要是回去jiāo不了差怎么办?万一昏君犯起混来问你的罪,那可如何是好?”

    六郎感激得道:“姑姑,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白凤凰道:“我不是对你好,而是要对云妃和雪妃负责,若是因为这千年龙乌而怀了你的大事,只怕她们俩个不答应。好了,东西给你了,我派人送你出。”

    六郎又次谢过白凤凰,拿了千年龙乌,高高兴兴赶回瓦桥关,直接来见宋太宗,宋太宗刚完了早朝,正与升龙道长密室修炼,本来是不允许任何人打扰的,但是太宗留了旨意,若是六郎回来,可直接禀报与他。

    小太监报与太宗后,宋太宗欢天喜地的出来见六郎,一上来就问:“爱卿,事情可办得顺利吗?”

    六郎将装千年龙乌的锦盒呈上,宋太宗喜笑颜开的接过去,赞道:“爱卿果然是办事得力!太好了,有了这个东西,朕的大业何愁不成?”

    说罢,也不理会六郎,直接进密室去了。

    这时,就听一声娇笑,六郎回头一看,是符雪彤。

    “母后,你也来瓦桥关了?”

    符皇后道:“六郎,人家想你了吗,就带着李贵妃来这里看望你。”

    符皇后走过来道:“六郎,你怎么还真将千年龙乌给他了?留着你自己吃多好。”

    六郎笑道:“他现在是君,我是臣,他非得要,我敢不给吗?”

    符皇后笑道:“他要是要你的脑袋呢?”

    六郎骂道:“那他就是混球了,六爷先要了他的脑袋,不过我们君臣还没有闹到那个地步,后母你不要挑拨关系啊?”

    符皇后娇声道:“六郎,悬空情况如何?”

    六郎道:“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符皇后点点头,突然却道:“六郎,哀家前几日身体不爽,传御医看了看,御医说……”

    六郎问:“御医说什么?”

    符皇后羞道:“御医说,哀家有喜了。”

    六郎惊讶道:“母后,你怀上宝宝了?”

    符皇后点头,六郎喜道:“是我的吗?”

    符皇后说:“你休想抵赖,这个孩子要是生下来,难道你不想他认你做爹?你要是不赶紧想些办法的话,他以后就只能管那个昏君做爹了。”

    六郎惊讶道:“我和你就有那么两三次,哪那么容易中标?不过六爷我喜欢,我会想办法的。”

    说着,六郎拉开符皇后的裙子,就摸了过去。今天的她一身绮罗紫色宫装,更显得高贵而典雅,有一种乎众生,难以攀折,高贵华美的姿态,罗裙掩盖了她的全身,却藏不住那惊心动魄的体态,胸前高耸的双峰完美得让人难以置信,粉腿香臀在罗衣的包裹下形成秀挺而夸张的曲线,突起处如突峰怒突,窄小处不堪一握,玲珑凸凹,令人心dàng神摇,举手投足间又显得凛然不可侵犯。

    被六郎从后面拦腰抱住,符皇后脸上一红,娇羞道:“六郎不要着急嘛,与哀家到后面……”

    六郎邪笑道:“还去什么后面?昏君修炼去了,这儿还有谁管得了咱们?”

    说着就将符皇后的娇躯抱到龙椅上,龙椅上面有铺垫,跪上去后伤不到她的膝盖,六郎撩起她的罗裙,引得符皇后惊呼一声,自幼进入帝王之家,哪里受到过这样的野蛮方式,顿时羞愧难当,六郎却不容分说,褪下她的小裤,将自己的龙qiāng直截了当的送入进去。

    周贵妃浑身一颤,道:“六郎,不行啊!这样羞死人了。”

    六郎厚颜无耻的道:“娘娘,这个姿势最舒服了,而且还能不伤害到你的宝宝。”

    符皇后被他冲击的臻不住的摇摆,双手也不由自主的扶住了龙椅上面椅背,娇声道:“六郎,真要是那样的话,哀家就谢谢你了!啊……这样,也行啊?”

    六郎笑而不语,专心致志的作者重复的动作,龙椅的椅背撑着符皇后下颌,她半扭转着身子,一双黑白分明又似蒙上一层迷雾的动人双眸,含情脉脉的打量着眼前蔚为壮观的景象。六郎的粗鲁行为,非但没有惹恼这位尊贵的皇后娘娘,反倒是调动了她的激情,远山含黛的秋水瑶鼻微微颤动,玫瑰花瓣似的樱桃小嘴吐着迷人的呻吟,曼妙而婀娜的娇慵玉体迎合着六郎,一种脱俗的绝世风华,和一种美艳妩媚的迷人风情,都由她身上表露出来。

    二人正行就着好事,就听外边执事太监喊道:“贵妃李娘娘驾到!”

    六郎道:“如此一箭双雕的良机,实在难得。”

    符皇后会意一笑,这时候,李贵妃已经进来了,她先回身对那几名贴身宫女道:“你们都下去吧。”

    又瞧见六郎在此,不由得上前道:“姐姐,你和咱们六爷说什么呢?”

    符皇后道:“六郎刚才将千年龙乌晋献给了皇上,又立了大功,这不跟哀家请赏呢吗。”

    李贵妃暧昧的看了六郎一眼,笑道:“六爷,真是辛苦了!姐姐可要好好的奖赏一下他啊。”

    六郎忙道:“启禀贵妃娘娘,末将连夜奔波,至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