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93 章

第 19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没有回答问题,就先要了,这样对别的姐妹可是不公平啊,不过看在你今天奋勇杀敌的情分上,就允了你的要求,不过你可要认真背给你老公听啊,不然的话,就不能奖赏你了。”

    说罢,狠狠地入了进去。

    等六郎一进去,她哪里还记得那些诗句?口里浪哼不止,**摇晃着只顾着迎接六郎的赏赐了,六郎连声问道:“骚,你倒是记住了没有,总不会一句也没有记住吧?真要是那样的话,六爷就是偏爱你这骚,也无法向其他姐妹jiāo待啊!”

    朱玉婵哼哼了两句,本来是记的两句的,可是被六郎这连续下来的赏赐动作弄得她半句也想不起来,在六郎一边大力赏赐,一边催问下,朱玉婵终于背出一句来:“深入浅出……”

    六郎一边大力的赏赐,一边问:“骚,还记得多少句,快些背出来,六爷好赏赐你啊!”

    朱玉婵**了一阵,又背诵道:“深入浅出……哎呀,六爷,奴家就只记住这一句了。”

    六郎用力在她肥白的**上面来了一巴掌,骂道:“**,你真是骚到家了,一共那么多句经典,你就记住了这一句,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干脆干死你算了。”

    六郎说着就起威来,其实在历经了苗雪雁,张绿华,兰柳和朱玉鸾四位美貌娇妻那温暖湿滑的圣地之后,六郎已经难以坚持,加上朱玉婵实在风骚到家,还得六郎再也无法忍下去,人家前面几个都是偶见汁液,涓涓不断,她却是瀑布飞流,一泄三千,六郎实在爱极,奋力中,将一股子精华尽数倾洒入朱玉婵的深处。

    六郎坐下来休息,朱玉婵就风情万种的趴到六郎身下做清洁动作,紫若儿紧挨着六郎,看着朱玉婵樱唇与香舌的动作,有些蠢蠢yù动,六郎把玩着她丰满稚嫩的一对玉峰,缓缓退下那紫色的绸裤,将紫若儿放到自己腿上面,道:“小若儿,该你了,你又记住了多少?”

    紫若儿妩媚的说道:“相公,你的是这样好听,我几乎全记住了,只是后面两句不太记得了。”

    六郎笑道:“好好!马上背给我听,背得好的话,有赏赐哦!”

    说着就将手伸到紫若儿那一丛柔软的森林中,将淌着涓涓溪流的密洞把玩起来。

    紫若儿涨红着脸,背诵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六郎六郎,淑女好求。参差荇菜,郎君我爱。六郎六郎,妾身要求。求君安抚,…… 六郎六郎,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六郎六郎,…… 前前后后,上下左右。六郎六郎,永记心头。”

    背诵完后,紫若儿娇羞的问:“人家背的怎么样啊?”

    六郎点点头道:“不错,差不多全背下来了,可是关键的两句给丢了,深入浅出还有六郎加油,都让你丢了,你是不是不想我加油干你啊?”

    紫若儿小脸涨得通红,扒开朱玉婵,一下子握住六郎的英雄,娇声道:“人家本来是记着的,都是玉蝉姐姐不好,老是念那一句话,反过来掉过去的,结果将若儿念蒙了,就给忘了。”

    说着抬起秀腿,敬爱那个坚硬的英雄头领抵在桃源洞口,用力一坐,六郎粗大的英雄进入幽深润滑的穴内,随着紫若儿出一声悠长的娇吟,她将双手搭在六郎的肩头,上下耸动着**,ròu穴中嫣红的嫩ròu随着六郎的英雄翻进翻出,紫若儿丰润雪白的娇躯一阵痉孪ròu穴中喷出一股蜜汁,自己也是忍不住叫了出来。

    六郎一边赏赐着紫若儿,一边对慕容雪航道:“航,该你了,你可是她们的大姐,必须要做个表率出来啊!”

    慕容雪航点头笑笑,一边欣赏着六郎与紫若儿的表演,一边念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六郎六郎,淑女好求。参差荇菜,郎君我爱。六郎六郎,妾身要求。求君安抚,深入浅出。六郎六郎,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六郎六郎,用力加油。前前后后,上下左右。六郎六郎,永记心头。”

    六郎赞赏道:“居然一字不错,看来我非给好好奖赏你啦。”

    紫若儿却着急的按住六郎的肩头,道:“好相公,若儿就要来了……你再给若儿来一会儿嘛。”

    慕容雪航笑道:“是啊,若儿背的也已经不错了,只不过我是排在最后面,所以记住的最多了,六郎,你就让若儿舒服死吧。姐妹们!大家跟我一起念,给六郎加油啊!”

    于是,慕容雪航起头,众女跟着齐声念了起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六郎六郎,淑女好求。参差荇菜,郎君我爱。六郎六郎,妾身要求。求君安抚,深入浅出。六郎六郎,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六郎六郎,用力加油。前前后后,上下左右。六郎六郎,永记心头。”

    这一遍念完之后,紫若儿已经是翻着白眼,滑到桌子下面去了,六郎拍拍手道:“列为老婆,今后大家要多多努力,将这神诗背熟,道明天晚上,再有背不下来的,就统统要受到处罚,我可是不会客气的哦。”

    众女齐声道:“知道了,相公!”

    六郎又冲着慕容雪航挤挤眼,道:“航,就剩下你了,你是今天晚上的魁,胜利属于了你,你想怎么要,就提出来吧。”

    慕容雪航微笑着站起来,解下来胸前月白色的束胸,并让同样是月白色的裘裤顺着那双修长的**滑落,她一身白净肌肤,就像晶莹洁白的羊脂白玉凝聚而成,隐隐莹润的光泽。清丽绝lún不施脂粉的俏脸带着难以形容的凄幽美态,胸前双峰耸立尽显其美好无lún的形态。腰若缟素,**修长。刀削般的美好线条几乎令人呼吸顿止,众女纷纷围过来,抢着抚摸她那一身冰肌玉骨。

    慕容雪航一边阻拦一边道:“姐妹们,我们今天这么多人,床上肯定盛不下的,大家将那个席子和被子都铺到地上来,今天晚上,让相公陪我们玩通宵啊。”

    众女高兴地答应着,七手八脚准备好地铺,六郎居中躺下来,众女纷纷脱下身上所剩的小衣,笑着围拢过来观看春宫。

    慕容雪航乖巧的靠坐在六郎怀里,玉手轻柔的抚摸着他的胸膛,六郎的手轻轻的捏了捏她高挺的**,慕容雪航白腻的脸上泛起一抹娇红,仿佛仙女下了凡尘,样子既美又俏。她的声音变得妩媚柔和:“六郎!人家也想要了。”

    ^^^^^^^^^^^^^^^^^^^^^^^^^^^^^^^^^^^^^^^^^^^^^^^^^^^^^^^^^^^^^^^^^^^^^^^^^^^^^^^^^^^^^^^^^^^六郎哈哈笑着,将英雄挺出来,伸手抚摸着慕容雪航乌黑的秀,道:“你想怎么要,就怎么要好了。”

    慕容雪航微笑着伸出纤掌将它托在掌心,先凝视半晌,然后伸出香舌开始舔弄,然后慢慢向下,不遗漏任何一寸地方,六郎舒服的长出一口气,以他的角度正好可以着到慕容雪航躬下身子后,她的细腰圆臀随着她的活动不停摇摆着,尤其那硕大浑圆的美臀前后拱动,分外的诱人,六郎忍不住伸手在上面抚弄。慕容雪航喘息了起来,顺从的把**挪到六郎面前,弓起身子,纤手扶榻,将美臀高高翘起。

    六郎双手捧住两瓣明月般饱满雪白的圆臀,眼前一道丰腴肥美的ròu缝重门叠户,里面流出的**沾湿了那粒蚌珠,显得更是晶润可爱,柔细黑亮的毛贴伏在肥美的ròu穴周围,上面的**仿佛清晨的露珠一般晶莹,散出诱人至极的香味,六郎控制不住萌的兽yù,将脸完全埋入慕容雪航的隆臀间厮磨舔弄吮吸着,慕容雪航桃源里的**早己泛滥成灾,在美穴周围形成一圈rǔ白色,她拼命想压抑自己不要叫出羞人的yín声浪语,但从体内传来的阵阵刺激和快意却令她银牙轻咬的出令人dàng气回肠的动听呻吟,六郎故意不放过她,伸出手指浅浅的同时探入**扣挖搅弄。慕容雪航终于支持不住了,修长圆润的**一软,娇柔的玉体瘫倒在六郎身上,六郎将沾满晶莹**的手掌拿到朱玉婵她眼前,邪笑道:“骚,尝尝你姐姐的美味。”

    朱玉婵娇媚的看了六郎和慕容雪航那活色生香泛漫yín液的嫩穴一眼,伸出香舌舔尽六郎手掌里的**,柔声道:“航姐姐的蜜汁好好吃啊!六爷,我还要吃。”

    慕容雪航娇羞的躲闪,却被朱玉婵抓住足踝,香舌顺着修长洁白的大腿,一路贪婪的吻上去,慕容雪航脸热心跳不敢再看。苗雪雁却不知何时走到她身后,贴紧在她晶莹如玉的小耳边娇喘道:“航姐姐的身体真美,雪雁心动了哩。”

    纤纤玉手抚上慕容雪航粉嫩光滑的俏脸,旋又到了她修洁秀美的脖颈抚弄,最终放道胸前那对高耸的**上抚弄起来。慕容雪航感到自己的身下又软又热,朱玉婵的手己向她xià tǐ的隐秘处探去,她勉力的夹紧双腿,不让朱玉婵的纤手再向里撩拔,“不要”慕容雪航出dàng人的呻吟。

    朱玉婵螓伏钻入慕容雪航的隐秘处手口并用,轻轻舔弄,那里己经泛滥,动人的摩擦让她泛起了羞人的潮湿,“不要?不要什么呀。”

    朱玉婵中指挑起一丝晶莹的黏液伸到慕容雪航眼前,散着芬芳**的气息,慕容雪航俏脸羞红,那是自己动情的证据。秀目中现出迷离的神色。试探,躲避,蜻蜒点水般的触碰,接触越来越频繁,越来越缠绵。苗雪雁趁机占有了她的樱唇,终于,在羞涩的试探和躲闪中四片嘴唇接触在了一起,两条柔腻润湿的香舌搅弄着,相互吮吸着对方的甜蜜与柔嫩。

    慕容雪航无力的瘫软在巨石上,她秀眸轻闭,清丽绝lún的俏脸上红潮密布,樱唇中不时出动人至极的娇喘。在她柔软娇美的**上还伏着具香喷喷晶莹雪润的**,朱玉婵正用她灵巧的小香舌舔舐着她芳香柔腻的肌肤,一分一寸都不放过,香舌过处,朱玉婵都忍不住香躯轻颤,快感如潮。在这刻,生理上的快感己让她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她不断出dàng人心魄的呻吟,她己陷入了无边的**海详。

    六郎望着身材绝美的慕容雪航,心神一阵激dàng,那个曾经让他魂牵绕,让他费劲脑汁,连哄带骗搞到手的淑娴大嫂,今天居然变成这种样子,人啊,真是一种善变的动物,在感情与**的激流旋涡中,慕容雪航那原有的高贵典雅,宝象尊严居然dàng然无存,留给自己的是这具充满了诱惑的yíndàng的ròu身,我喜欢。

    六郎从后面紧紧地抱住这具雪白娇嫩的玉体,将下身贴紧慕容雪航身后,**膨胀的地方抵住她丰满圆翘的盛臀进入,伸手在她没有半点脂肪的小腹上轻轻抚弄,在她晶莹玲珑的小耳边柔声道:“航,我可要赏赐给你了。”

    慕容雪航线条优美,修长白腻的颈项上泛起粉红,向后偎入六郎的怀中,软弱道:“请相公怜惜我啊。”

    六郎软玉温香在怀,鼻间充盈着诱人的体香,右手上移,抚上饱满高耸的**大力揉捏起来,只觉触手温润柔软,极有弹xìng,六郎的手指刺激着慕容雪航的**,俯吻在她香颈上。慕容雪航娇靥上泛起红潮,凤目迷离,口中出无意识的呻吟,六郎顺势扳转她香躯,粗长的舌头伸入她香唇噙住那香滑柔腻的小舌搅弄。慕容雪航动情起来,纤手揽住六郎腰身,高耸的酥胸毫不吝啬的贴上六郎身上。

    六郎一手挽住慕容雪航纤腰,一手挽起她一只**直至自己腰间,xià tǐ贴在她香胯间厮磨,yín笑:“航,这样可舒服?”

    慕容雪航媚目如丝,横了六郎一眼,一只玉手轻轻勾住六郎脖子,另一只玉手执住他粗长灼热的英雄,羞答答的对在自己湿滑不堪的私处,六郎粗鲁的双手托举她浑圆白腻的肥臀用力一挺,直刺入这成慕容雪航丰美多汁的ròu穴,英雄直刺入美穴深处,紧窄多汁的膣ròu缠绕着ròu杵挤压着,六郎兴奋得边挺动边道:“航,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就是因为你的美穴,几乎是按照六爷的尺码生长的,不大不小,不长不短,松紧适宜,还汁水不断,六爷真是爱死你了。”

    说着又用力挺动起来。

    慕容雪航圆挺硕大的美rǔ紧贴在六郎胸膛,丰盈肥美的雪臀随着挺动上下抛落着,被刺激的玉面酡红,颤声呻吟道:“太深了哦轻一点太深了唔。”

    “航,你这儿今天……还真紧啊!”

    六郎兴奋的挺动着。

    “恩……啊!”

    慕容雪航几乎被刺激的说不出话,六郎一手伸到她胸前玩弄着雪白浑圆,不断跳动的**,两人的小腹不断撞击着,出啪啪的响声,慕容雪航感到六郎的英雄在体内不断将自己贯穿着,仿佛直到花心里去,她被动的迎合着凶猛的**,膣ròu分泌出大量的热液,突然她全身紧绷,白腻肥美的圆臀死死抵住不动,猛的又喷涌出一股蜜汁,身体瘫软下来。六郎坚挺如故,邪笑道:“我却未够呢。”

    慕容雪航奄奄一息,道:“六郎,我不行了,让其他姐妹来替我吧。”

    不等六郎点名,朱玉婵已经抬起**垮了上来,六郎骂道:“骚,怎么又是你?”

    朱玉婵媚笑道:“六爷,航姐姐都不行了,你就让我替她吧。”

    六郎被她套了一会儿,yù火渐盛,一个翻身,将朱玉婵压在身下,她风骚妩媚,优雅精致的玉面红潮密布美目迷离,两座饱满雪白的**高耸,上面两颗嫣红晶润的**娇傲伫立,盈盈一握的纤腰上镶嵌着迷人小巧的肚脐,最诱人的是欺霜赛雪的肌肤因为剧烈运动而隐现汗迹,显得格外润洁光滑。再下则是丰腴雪白的肥臀中间本是浓密茂盛的芳草**整齐的贴伏在贲起的**上。幽深桃源洞口的两片润红的嫩ròu微微敞开,里面隐现水光,再加上修长结实的美腿。小巧玲珑的莹白足踝。

    六郎探手在温润紧窄的桃源洞内掏摸起来。朱玉婵出阵阵娇吟,不待朱玉婵娇呼出声,六郎一挺己是深深的进入成熟美fù的美穴中重重捣弄起来,还不时揉捏着那对圆大的**。她螓埋入枕间,出被压抑的咿咿唔唔的呻吟。雪臀拼命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