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92 章

第 19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女将的身份,不过六爷一样疼你们,等办完了皇差,我在想办法将你们迎娶过门,现在还是应该大敌当前,知道吗?”

    众女又说:“我们明白!”

    唯有张绿华小声说:“六哥,我也是杨门女将?”

    六郎笑道:“傻丫头,你姐姐已经同意你许配给我了,还不快偷着乐去。”

    张绿华脸一红,低下头去,众女又是一阵恭贺之词用了过去,张绿华娇羞的低着头,用手玩弄着衣角,一副纯情小女孩的样子。

    六郎讲完了话,道:“好了,只要大家记住就好,今后一定要团结起来,不可以为六爷我添麻烦,更不吃醋,要相互谦让,好了!今天打了胜仗,咱们八个人玩游戏啊。”

    众女拍手道:“好啊!好啊!”

    六郎拿起酒壶道:“今天我做庄,我来出问题,你们挨个回答,凡是答不上来的,就要罚一杯酒,还要脱下一件衣服,我们看谁先光溜溜了好不好?”

    众女听罢,均都是含羞带怯,但等六郎开始游戏。

    六郎拿了酒壶,对慕容雪航道:“航,就从你这里开始了。”

    慕容雪航微笑道:“六郎,我是大姐,你可不要让我在这帮小妹妹面前出丑啊,求你来个简单的,好不好?”

    六郎点头道:“听好!一块豆腐可不可以将人打伤?”

    慕容雪航笑道:“豆腐那样软,怎样能打伤人?除非那人若不经风。”

    六郎笑道:“恭喜你!答错了,豆腐虽然软,可是冬天冻起来后,一样可以打伤人。”

    慕容雪航脸一红,道:“是这样啊,可不可以再来一个?”

    众女齐声道:“不可以。”

    六郎叹口气道:“航,你是大姐,总不能在这些小妹妹面前说话不算数吧。”

    慕容雪航恩了一声,娇羞的解开外衣,luǒ露出洁白的臂膀,里面一件月白色的束胸,紧紧束住那对丰满迷人,圆润娇挺的嫩rǔ,六郎上去抹了一把,笑着斟满酒杯,道:“再罚酒一杯,航!你可要继续努力,下次注意啊!”

    接着六郎来到紫若儿跟前,紫若儿脸上一片羞红,只等着六郎提问,六郎道:“小若儿听好了,问什么东西嘴里没有舌头?”

    紫若儿冥思苦想了一下,道:“大象嘴里没舌头。”

    六郎遗憾的摇摇头,道:“是这个……”

    六郎倒了一杯酒,道:“酒壶的嘴里没舌头,先喝了吧。”

    紫若儿吐了一下舌头,看了众女一眼,喝了下去,跟着解开外衣,露出小巧酥滑的香肩,和紫色的肚兜,当真是香艳无比。

    六郎转身对朱玉婵道:“你不用跟着我转了,现在该你了。”

    朱玉婵乖乖坐下来,六郎道:“青蛙为什么能比树跳的高?”

    朱玉婵想了想道:“因为,因为那只青蛙学过轻功嘛。”

    六郎骂道:“笨蛋,树根本就不会跳。”

    朱玉婵哦了一声,主动地脱下了外衣,露出白嫩浑圆的肩头,一件桃红色肚兜下面,两只**突突乱跳,将薄薄的肚兜高高的撑起来,上面隐隐可见尖尖两点。六郎毫不客气将手伸进去,蹂躏了一阵子,等朱玉婵喝过罚酒,又对朱玉鸾道:“该你了!”

    朱玉鸾不像姐姐那般风骚,冲六郎娇羞的点头,六郎道:“一头牛,头冲南,原地转三圈,尾巴冲哪里?”

    朱玉鸾信口答道:“冲北啊!”

    六郎摇摇头,叹道:“妹妹,尾巴是永远冲下滴。”

    朱玉鸾红着脸娇羞的躲到姐姐怀里,希望姐姐能帮助自己一下,当着这么多人脱衣服,这个生xìng比较纯洁的天山女侠还真有抹不开,谁料朱玉婵却动手帮小妹敬爱那个上衣脱了下来,一件浅绿色肚兜紧紧裹着少女稚嫩的酥胸,被六郎劝了一杯酒,朱玉鸾又重新躲进朱玉婵怀中。

    再往下是兰柳,六郎问道:“冬天蟠龙卧,夏天枝叶开,龙须往上长,珍珠往下排。什么东西?”

    蓝流向了许久答不上来,只好主动地脱了衣服,六郎撩开她浅蓝色的肚兜,握住一只椒rǔ,捻动着上面的葡萄道:“是葡萄,但不是这里的葡萄,是葡萄架上那种。”

    一句话引得众女格格乱笑,当然兰柳也被罚了酒。

    接下来,张绿华娇羞的问道:“六哥,我可不可以弃权啊?”

    六郎道:“这怎么能行?除非你不愿意做杨门女将,而离开我们这个家庭。”

    张绿华羞红着脸不答应,显然是不愿意离开这个家庭,于是,六郎问道:“老汉一共有七个儿子,这七个儿子又各有一个妹妹,那么,李伯伯一共有多少子女?”

    张绿华想了又想,道:“八个!”

    六郎诧异了一下,道:“错了!”

    张绿华却道:“为什么错呢?明明是七个儿子,最小的一个是妹妹,一共八个嘛。”

    六郎沉下脸道:“老汉还有一个私生女。”

    第208章

    张绿华唯恐六郎不高兴,哦了一声,含羞带怯的解开外衣脱下来,双手掩住小巧瘦弱的香肩,玫瑰色的肚兜下,一对椒rǔ不只是惧怕还是兴奋,正在微微颤抖,六郎迎上去,翻开肚兜,将那一对椒rǔ握在掌中,因为是第一次把玩,所以因为兴奋而多玩了一会儿,见表妹实在是害羞,苗雪雁拉了六郎一把,道:“相公,该我了吧。”

    六郎这才放开张绿华,笑嘻嘻的道:“五只鸡,五天生了五个蛋。一百天天内要生一百个蛋,需要多少只鸡?”

    苗雪雁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急道:“相公,这么多鸡啊,蛋啊的,我的头都晕了,换一个好不好?”

    六郎摇头道:“不行,告诉你吧,仍然是五只鸡,知道你也猜不出来,老婆!赶紧脱吧。”

    苗雪雁倒是大大方方的除下外衣,露出绝美的身姿,那矫健而又雪白丰腴的**,让众女羡慕不已,六郎更是拽住她那鹅黄色的肚兜,让那一对丰满白嫩的rǔ峰从上面跳出来,然后用肚兜的上沿将其勒起来,使其更加挺拔。六郎凑上嘴巴吃了一口,道:“第一轮比赛结果,六郎胜!”

    接着又开始下一轮的角逐,慕容雪航还是头一个答错,被六郎罚了酒,还得脱下罗裙,那一双雪白修长的**上,穿了一件白绸短裤,六郎暧昧的抚摸着那浑圆翘挺的美臀,开始考紫若儿,紫若儿一样的答错,含羞带怯的退了裙子,六郎隔着内裤揉了紫若儿潮湿的私处,道:“小若儿,今后可要努力学习知识啊,你看看你,贵为公主,却一道题也答不上来。”

    轮到朱玉婵时,还不等六郎提问,她就说道:“六爷,奴家这方面一点天赋也没有,你就不要问了,奴家认罚就是了。”

    说着主动地将碎花罗裙卸掉,末了居然连绣着兰花的喷香小内裤也脱了下来,六郎上前摸住那湿滑的一团嫩ròu,道:“你怎地多脱了一件?”

    朱玉婵晃动着丰臀,风骚的说道:“六爷,人家不是说过了吗,这种问题,我一个也答不上来,这次全脱了,省得你下次来问了。”

    一句话惹的六郎和众女哄堂大笑。六郎用力在里面挖了几下,又拍了拍她的丰臀,道:“果然是够骚,好!六爷喜欢,就这样等着挨弄吧。”

    这一轮竞赛下来,六郎又是全赢,当她帮着苗雪雁和张绿华纷纷退下罗裙后,厅堂中已经是扔满了女人花花绿绿的小衣服,七具活色生香的女体,各具独特的魅力,让六郎美不胜收,六郎将离自己最近的苗雪雁抱到怀里,将手伸入下面探索游玩,同时宣布,“游戏暂时打住,再玩下去,你们也是输。”

    众女跟着附和,“六爷,你这么厉害,妾身们不是你的对手啊!”

    六郎满意的说道:“下面换个方式,我这里有一诗,是我刚刚做好的,念给你们听,回头你们要将它统统背下来,谁记住的越多,六爷的奖励就越多。”

    说着六郎一边把玩着苗雪雁丰润雪白的娇躯,一边朗诵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六郎六郎,淑女好求。参差荇菜,郎君我爱。六郎六郎,妾身要求。求君安抚,深入浅出。六郎六郎,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六郎六郎,用力加油。前前后后,上下左右。六郎六郎,永记心头。”

    念完之后,六郎道:“今后凡是和六爷一起行房的时候,一个姐妹与六爷欢好,其余的就一同念诗祝贺,现在我要检查一下,雪雁,就从你开始吧,你记住的越多,得到的赏赐就越多。”

    六郎说着,将她抱起来,置于椅子上,苗雪雁玉面晕红,凤目迷离,乌黑的鬓散乱开来,秀美中平添几分媚态,六郎将她那件贴ròu的小裤从**上沿着修长的**退下来……

    苗雪雁羞答答的念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六郎六郎,淑女好求。啊……”

    六郎已经扶着她的美臀进入,苗雪雁羞红着脸继续背诵:“参差荇菜,郎君我爱。六郎六郎,妾身要求。求君安抚,深入浅出……深入浅出。”

    后面的显然记不起来了,六郎笑道:“记不起来了,就不能给你了……”

    说着就要拔出来,不料苗雪雁却按住六郎的手,道:“让人家想想嘛,深入浅出,六郎六郎,用力加油!”

    六郎笑道:“算是蒙上了几句,再奖给你几下。”

    说着,又狠狠地抱着苗雪雁柔软的美臀疼爱起来,因为这游戏过于刺激,加上又当着这么多姐妹,自己第一个做,让大家看着自己做这种事,好羞人啊,苗雪雁想着想着居然身子一抖,啊的一声,全身瘫痪在椅背上。

    见到六郎的强壮,张绿华有些不知所措,紧张的要命,有心让表姐护着自己点,可是苗雪雁正在浑身酥软,快乐的喘息着,品味着**之后的余韵,哪里有力气管她?六郎笑眯眯的拥张绿华,双手伸入肚兜,仔细的抚弄着她的一双椒rǔ,伴着温柔的舔吻,张绿华紧绷的神经稍稍得到缓解,喘息却是突然剧烈起来。

    六郎小声道:“绿华妹妹,你老公做的诗,你记住几句啊?”

    张绿华羞红着脸,道:“倒是记住了一些。”

    六郎知道她聪明伶俐,点点头,一边吻着她滑嫩纤秀的肩头和雪白修长的玉颈,一边从后面将她身上那件柔软的丝质小裤退下来,六郎将贪婪的嘴巴贴上来,吮吸着充满处子气息的香滑**……

    张绿华轻声呻吟着,背诵起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六郎托着那雪白丰满的处子**,道:“小妹妹,有无搞错啊?这诗虽然和你老公有点相像,可是却有着很大的差别啊!你念的这个诗,虽然也不错,但是哪里比得上你老公做得好?”

    众女跟着相应:“还是亲老公你做的好啊。”

    六郎美滋滋点下头,又道:“不过,有一些句子还是对的上号的,老公就疼你一会儿。”

    说着,就将扶住**,沿着那条尚未被人开垦过的密缝,送入进去,六郎入的很温柔,以致张绿华并未感觉到怎样的疼痛,只是在末了的时候,出一声哀叫。苗雪雁爱怜的伸出手掌,挽住了表妹的皓腕,关切道:“小妹,你要忍一下啊,姐姐不是对你讲过吗,这第一次终究是要疼一点点儿的,忍过去,就不会再疼了。”

    张绿华含着眼泪,点头说:“姐,我忍得住!”

    说话间,那具雪白娇嫩的身子在椅子上面前后晃动起来,苗雪雁生怕小妹过于紧张,伸出一只玉手,摸到她胸前,托住那两只因为身体晃动而剧烈摇摆的椒rǔ,温柔的揉着,口中还开导着:“放松些……小妹,看着我,不要去想……”

    张绿华脸上的神情慢慢的由开始的恐慌变成陶醉,苗雪雁见小表妹这么快就适应了,不由得暗自佩服六郎细致入微的功夫,回想起自己的第一次,那么宝贵的第一次,却在仓促中寥寥完事,以致没有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不由得一声轻叹。

    苗雪雁正在出神之际,突然被小妹一把拽住胳膊,气喘吁吁的张绿华媚眼如丝,紧紧抓住苗雪雁的手,颤声道:“姐!我不行了,怎么会这样啊!”

    接着身体一震,瘫软在苗雪雁怀中。

    六郎定了定心神,爱怜的放下第一次享受到人间极乐的张绿华,去对付兰柳了。

    苗雪雁却是爱怜的将张绿华雪白娇嫩的**抱到怀中,仔细的朝她股间望去,刚刚遭受过六郎的侵犯,粉嫩光洁的**间沾满了亮晶晶的汁液,尤其是那一道瑰丽的殷红血迹,那是象征女xìng最珍贵、最纯洁的醒目鲜红,张绿华刚刚经历的那美妙的时刻让苗雪雁有些神往。促使她用手轻轻爱抚着那个神圣之处,仿佛要从张绿华身上追寻回,那个自己曾经不经意就失去了的珍贵时刻。

    张绿华不明白姐姐的意图,但是姐姐那温柔的手指,却让她充分的感受到,被爱抚的美好,苗雪雁将中间那只纤长的中指慢慢的滑入,禁区里面一片湿滑,伴着张绿华呼吸的节奏,收缩着紧紧包裹着苗雪雁,苗雪雁为之心神dàng漾,不知道为何,自己身下又开始湿润起来,见张绿华半闭着眼睛,舒心地静享着这份欢乐,苗雪雁激动地抱紧了小妹柔滑的娇躯。

    六郎考问完了朱玉鸾和兰柳,将二女也逐个安慰了一遍,邪笑着来到朱玉婵身边,用手在私处抹了一把,骂道:“骚!都流这么多了?”

    朱玉婵娇声道:“六爷,奴家都等不及了。”

    六郎道:“那也得遵守游戏规矩啊。”

    朱玉婵浪声道:“六爷,你先给奴家放进去,奴家再背给你听啊。”

    说着就将丰满圆大的**朝着六郎凑过来,六郎又骂:“**!哪有你这样不要脸的?还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