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77 章

第 177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会把小乌龟的媳fù干死的,和小乌龟还没有拜堂呢,你至少也要等到和小乌龟拜堂之后,在干死啊。”

    六郎被潘凤一句话开了窍,心中升起一个邪恶的计划,于是问道:“凤姐,拜堂的那天晚上,咱们一起捉弄小乌龟好不好?”

    潘凤道:“好啊!只要能让小乌龟带上绿帽子,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六郎开始逐渐的加快了度……

    潘凤忽地尖叫了一声,**开始不住的摆动着。六郎看到她这副模样,全身汗毛直竖,不禁起了一阵抖颤。随后,六郎搂住潘凤,道:“凤姐,你真是演戏的天才。”

    潘凤娇羞道:“这样,人家也很兴奋啊!”

    六郎又道:“等到小乌龟大婚的那天,咱们好好陪他玩一把,看能不能吧小乌龟气死。”

    第二天,程世杰又请六郎过府赴宴,六郎如时赴约,二人在酒宴之上无话不说,天南海北乱侃一气,程世杰无非还是想拉六郎入伙,六郎投其所好,尽可能的博取程世杰的信任。喝道高兴之处,自然还要让那一帮女弟子歌舞助兴。六郎也看出来了,这些女子明着是程世杰的弟子,实则都是他的情人。六郎心道:“程世杰果然是对自己自己下了功夫,为了骗取自己悬空的宝藏,将自己所有的老婆都拿出来供自己玩弄,但是六爷做事要有分寸,我只要苏姬一个算了,招惹的多了,日后安排不好也是麻烦。”

    六郎把身材和相貌最惹火的苏姬抱过来,与苏姬温存起来,苏姬今天比昨天要热情得多,或许她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连程世杰都不在乎自己的清白,自己又何必为他守着贞洁呢?于是在六郎身下yín声浪语,娇赈不已。

    借着桌子的掩护,六郎撩开苏姬的裙子,龙qiāng入鞘。

    六郎在苏姬身上过足了瘾,倒在美人怀里,道:“侯爷,今天我终于享受到了人间的极乐,小侄真是羡慕死你了,每天都有这么一堆如玉的美人相陪伴,我什么时候才能过上这种生活啊?”

    程世杰道:“贤侄,看你说的,你要是喜欢,我就讲这些女弟子统统送给你,你比我有本钱啊!老夫已经年过四十,精力不够了。”

    六郎笑道:“侯爷,我现在只不过还是一个小小的钦差,那里比的上侯爷的英明神武?我只怕这些姐姐们不喜欢我”程世杰却道:“贤侄此言差矣,俗话说,英雄出少年!你现在小小年纪,就已经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还怕日后没有出头之日?只怕你看不上我这些弟子呢。”

    说罢哈哈一阵大笑。

    之后,二人由推杯换盏,就当前形势,高谈阔论,程世杰又抛砖引玉的将六郎往自己这边带,六郎却是不冷不热的与他周旋,眼看着外边天色将黑,一下午时间就如此打过去了。程世杰又约六郎去看戏,六郎推说自己酒喝得太多,要在这里先休息一下。程世杰道:“贤侄,那我就不配你了,实话告诉你,我对戏,比对女人还有兴趣,守着这么多大戏不看,还真受不了。”

    六郎道:“那后也就请自便,我不用你来陪,在你这儿休息一下,我就回驿馆睡觉去了。”

    程世杰道:“贤侄要是不愿走,尽管住在我家中!”

    之后,他让苏姬留下来陪六郎,自己领着另外十一名女弟子看戏去了。六郎搂着苏姬雪白嫩滑的**,眯着眼睛休息。突然听到苏姬嘤嘤的哭泣之声,睁开眼睛一看,见她满腮都是泪水,问道:“美人,你哭什么啊?”

    苏姬擦擦眼泪说:“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我虽然和侯爷相识时间不长,但是我对他可是一片忠心,更是一片痴情。想不到,他对我却是这样的薄情……”

    六郎道:“侯爷现在还不是一样喜欢你吗?”

    苏姬苦笑道:“大人是个明白人,若是你的女人,当着你的面,被别的男人多次玩弄之后,你还会喜欢她吗?”

    “这……”

    六郎无言以对。

    苏姬又道:“以前我一直以为,侯爷对我千般恩爱都是出自肺腑,我并不奢望做什么侯妃皇妃,只想与他长相厮守。可是现在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幼稚,他竟然将我像一件物品一样,随便送给别人,在他的心中只有他的宏图霸业。”

    六郎明白了她的意思,但是又生怕她是故意这样说,是程世杰教她这样说来试探自己,于是劝慰道:“美人,男人考虑问题的角度和你们女人不一样,尤其是后也那样有着远大抱负的男子,世事要以大局为重,他这样做,有他的苦衷,我看他还是十分在意你的。”

    苏姬却道:“他以前是很在意我,可以后不会了,男人的心,我现在太了解了。”

    苏姬自斟自饮了一杯,冲六郎笑着说:“今朝有酒今朝醉,我陪大人喝一杯。”

    六郎一笑,端过那杯酒,一口喝下去,然后将苏姬重新抱入怀中,开始亲吻她,“苏姬!”

    六郎捧起苏姬泪痕未干的嫩脸,怜惜的道:“让你受委屈了!”

    也许是感受到了他温柔的话语,苏姬忽地眼圈一红,竟然忽地扑到六郎怀中哭了起来,弄得六郎闹了个手忙脚乱,连连安慰。心中却道:“这个女人的感情与程世杰似乎出现了动摇,我正好利用她一下,看看能不能问出一些我想知道的事情。”

    女人心、海底针,苏姬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景,她知道以后再难以取得程世杰的青睐,他甚至有些痛恨起程世杰来,很他一点也不爱惜自己与他这几年来的感情,于是满怀抱负的对六郎使个眼色。六郎心领神会立刻行动,魔手抚摩那已经被yù火燃烧的通红的玉体。

    苏姬身子猛的一颤,显然是被他摸到了要害部位。忙不迭的推开他,那涨红的俏脸上依旧挂着泪珠,但却是一脸的娇瞠,“你这个坏……坏蛋,人家都那样了,你还这……样……”

    六郎满脸邪笑道:“怎样?是不是我的力道还不够?刚才那么多美女都要来,我没有好好照顾你,现在补上啊!”

    说着两手互搓、凭空做出又抓又捏的动作,好像在大肆的揉动那娇挺,酥滑的**。苏姬心中羞喜,偷偷地仔细看着六郎。六郎笑着拍了她的美臀一下,“苏姬,你看我干吗?是不是背着侯爷喜欢上我了?”

    苏姬娇颜一阵红晕,道:“看不看上不都一样吗?反正是后也让我侍候你。”

    六郎问道:“那你就那么听他的话?你就没有为自己想过吗?”

    第173章

    苏姬愣了一下,苦笑着摇头,道:“我的一生,已经注定在他身上,就算我今天和你好了,日后我还是他的人,我十分了解他,他虽然允许我在这方面背叛他,但是绝不容许我在政治立场上背叛他,一旦那样的话,他会杀了我的,绝不会手软。”

    见她语气如此坚定,可见她对程世杰的并行已经是了如指掌。

    六郎道:“苏姬,我很同情你!”

    苏姬又笑了一下,只是笑容十分凄凉,“只是同情吗?”

    六郎微微迟疑了一下,又看了看苏姬那充满期待的眼神,道:“我还喜欢你,但是!我和你一样,我也怕,怕侯爷不会真心的将你完全送给我。”

    苏姬欣慰的道:“若是我执意要跟你呢?”

    六郎用力抱住她的腰,同时在她樱唇上吻了一下,道:“那我就要了你。”

    苏姬回应着六郎的吻,她有些激动,她总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不再值得男人去爱的女人,程世杰这一次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尽管她也知道六郎未必看得上自己,但是,此时此刻,六郎这一句话,照实让她感动不已。

    她的热情一下子全部释放了出来。

    “那就到我房间去要我好了!”

    苏姬眼睛中含满了柔情,脸上同时飞起红晕,配合上品莹的肤色,更是显得娇艳yù滴,看得六郎色心大动,颇想就地与这个娇艳的美人大干一番,不过此时她都已经提出了要求,六郎也只好压下蠢蠢yù动的色心。二人简单的收拾起衣服,苏姬领着六郎,直奔自己的居室,因为已经获得了侯爷特许,所以苏姬也不用考虑有人撞见自己与六郎的私情。

    六郎更是心花怒放,想不到在程世杰家中搞他的女人,将如此明目张胆,路上那些侯府的侍卫都耷拉着脑袋视若不见,六郎跟着苏姬来到侯府后院一个隐秘的庭院,隔着一座池塘和一座假山,六郎依稀记得,对面那排柳树后面,就是昨天自己看到苗雪雁的地方,我靠!想不到程世杰的后花园,居然成了自己的后宫。

    幽静的密室,六郎对着苏姬,满怀深情地望着她。

    苏姬将软玉温香的身子扑到了六郎的怀中,双手揽住六郎的脖颈,一双美目中泛起了点点闪亮,她凝视着六郎一会儿,半句话也未说,只是轻轻的送上了香吻。

    六郎知道她的心思,急需要自己来安慰,现在重要的是占有她的心,远比占有她的**更为重要。以她那种外和内刚,平和温柔的xìng格来说,必然是非常的不舍得自己也像程世杰那样抛弃她。不愿再违逆她的心意,而且美人献上的香吻,不享用的就是傻子哩。六郎双手顺势搂住苏姬的细细纤腰,专心致志的沉醉于这一吻中。

    比起之前两人数次亲热的情形,这次苏姬十分主动,也极具激情,她张开小嘴,滑腻腻的香舌送人了六郎的口中,六郎趁机食住大肆的吸吮,而她则是拚命的迎合著。她口舌之技依然不是很娴熟,她只知道双臂紧收,紧紧的搂住六郎,让他在自己的小嘴里抽取更多的香津。

    足足过了一段颇长的时间,直到苏姬几乎要呼不出气来,两人才终于分开了唇舌。

    苏姬冲六郎微微点头,默许了六郎可以立即尽情的享受她的身体。

    “苏姬,我现在开始喜欢你了。”

    六郎在她耳边说着,手上也开始了不安分的举动。

    “进来吧!”

    苏姬抱着六郎,神色中泛起一片化不开春情,“只要你不嫌弃我就好……”

    “不嫌弃就好?”

    六郎反问道:“我什么时候嫌弃你了?”

    其实六郎此时并没有什么将她收取的心思,但他知道苏姬毕竟经受到了程世杰的重创后,正需要自己安慰,也就见风使舵,努力讨好着她。

    六郎轻轻的把苏姬的臻抬起,见到她粉脸呈现出不自然的红色,呼吸也是时短时长。略一思忖之下,六郎立即明了,这美丽的侠女分明是对自己动了真情,自己要是把而是把所有的情意都保留在内心深处,不表露出来,会让她心底深处感到配不上自己儿自卑,所以,六郎人情的吻着苏姬,倾吐着自己最擅长的柔情蜜语。

    “现在,你是一个很吸引我的女人。”

    六郎在她耳边轻轻说着,双手抚弄着她柔软的身体,同时也为自己保留了一定得退路,免得日后她非要嫁给自己。苏姬轻轻的哼了一声,没有答话,却已经沉醉在了六郎温柔的情挑里,她深深地感受到了六郎对自己的那份爱怜。

    她用力怡抱着六郎的头,手指陷入到了他的丝间,任凭六郎低头在自己的酥胸上大肆活动着。没有急于脱去她的衣服,六郎用不带**的眼光开始扫视她熟悉之极而又有些陌生的身体。

    一袭金黄色的曳地望仙裙装束分外的合体,不同于那些爱穿雪白衣衫的女子,穿着金黄色衣物的苏姬另有一番青春少女所没有的妩媚光华。

    扶住她那微微颤抖的**,六郎在她耳边道:“苏姬站好了,我要好好的疼爱你一番。”

    苏姬娇羞无助的想站直身子,不过在六郎魔手的无处不到的爱抚下,她怎么也直不起柔弱的身体,俏脸上羞色一片,但她心里却是喜得心花朵朵开,因为从六郎那轻柔舒缓的动作中,她可以感觉到那单纯的只是给她快乐,并不只是**,更多的还是对自己的爱恋,女人这个时候,最需要就是男人的关爱,而不是**。

    六郎两手从背后按在那高挺的酥胸上,虽然是隔着一层衣衫,但那份肌肤的滑腻感觉却可以透过衣衫,一直传到手掌上。“苏姬,你和侯爷是如何走到一起的?”

    六郎抱着苏姬在床边坐下,认真的听着苏姬向自己讲述了与程世杰的整个师徒恋爱史,那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被一个道貌岸然的师父诱jiān的过程,六郎暗自为她感到惋惜。**于程世杰之后,她本想死心塌地的跟着程世杰一辈子,但是六郎的出现,程世杰的麻木不仁,让苏姬那颗原本坚如磐石的少女之心生了动摇。

    六郎觉得眼前美丽的侠女有着说不出的美丽和妩媚,少fù成熟的风情和少女的清纯气息混而为一,混合成了一种独特的魁力,而她此时的动作更是诱惑之极,随着衣襟的不断的解开,雪滑白腻的玉颈显露出来,就连那微露的香肩和小半边水蓝色的肚兜,都看得一清二楚。

    虽然,六郎对她的**已经极为熟悉,可是罗裙半解的这个时候,远比穿着衣服更具诱惑力。还没有看到什么重点的东西,xià tǐ就已经被刺激的高挺不已了,六郎连忙收敛心神,帮她解开了上身的衣扣,不但两条白皙的玉臂袒露了出来,那水蓝色的肚兜下的坚挺饱满**,也是呼之yù出。

    六郎勉强的压住蠢蠢yù动的yù火,现在还不是到欢好的最佳时候,时机不当,感情的融洽效果也就大打折扣。眼见苏姬开始褪去下身的长裙,简简单单的动作中却蕴藏着说不尽的妩媚,引得六郎险些要狂xìng大。她轻巧的解开了裙带,缓缓的让长裙顺着修长的**滑落了下来。六郎的目光也恰倒好处的追寻着长裙下落的方,看着那逐渐露出的腻滑肌肤。

    同样是淡蓝色的亵裤先显露出来,在不等六郎的双眼享受够美景的时候,大段的雪滑**也随之慢慢露出,接下来是纤巧合度的小腿和柔滑的足踝。

    六郎拥着这具成熟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