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71 章

第 171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光泽流转的朱唇樱口拽过来,忍不住便低头吻下,一阵如痴如醉的激吻过后,六郎只觉得自己腿上一片湿凉,低头一看,娇妻身下已经衣裤已经不知什么时候退下,那溢满蜜汁的圣地此刻正摩擦着六郎的腿面。

    又听白雪妃一声低笑,见她手中还自拿着姐姐刚刚脱下来的衣裤,看来是刚刚加以援手了,六郎xìng起,立即将怀中的娇妻调好位置,用力顶入进去,前半宿,因为忙着给苗雪雁输送功力,未来及享受,现在找到了泄对象,六郎双臂抱紧白云妃,手掌在她凝脂般无瑕的美背上轻轻摩娑,只觉触感柔嫩滑美,几乎是吹弹yù破,只要一碰就会碰出水来似的舒服温暖。手掌渐渐往下抚摸,划过纤细的蛮腰,圆挺的雪臀,修长的大腿,来回于上面游走,说不尽的爱意缠绵。

    六郎神勇无敌,不到一炷香时间,白云妃就已经兵败如山倒,气喘吁吁溃不成军,六郎复有将她按到于床榻之上,舒舒服服的恩爱一番,直到白云妃开口求饶,六郎才收兵。但是因为种种原因,现在兵强马壮,趁热打铁,于是又将早就灾情泛滥的白雪妃拖过来,卸掉衣物,白雪妃因为目睹了姐姐与情郎恩爱的全过程,早就已经浑身酥软,任君采撷。

    六郎美不胜收,指挥大军长驱直入,全然不顾一路之泥泞不堪,大军直捣黄龙,将身下的美妻弄得娇喘连连,快意连连,洪水连连,六郎终于如释重负,那种一泻千里,纵情奔驰的快感,雄关大开时喷出的浓浓液汁,带着强烈的体味,尽撒入娇妻的良田之内。

    完后,六郎整个趴在白雪妃身上,身子微动一翻,侧躺入白云妃丰隆的酥胸之上,怀拥美人。看着身下两个娇妻,妙人儿一对,玉体横陈,寸缕未着,雪白瓷滑,温柔玉润地肌肤因兴奋充血现出的淡红色泽,如初绽的玫瑰一般,既鲜又嫩,温驯地像两只安睡的猫儿依附在自己身边,不由得胸中一片宁静喜乐,轻轻的抚着白雪妃的秀,在她额上一吻,和声问道:“老婆们,一起睡了吧!”

    说罢,就要从白雪妃身上滚下来。

    白雪妃脸上娇红未退,略带羞涩的道:“六郎,不要嘛!我就要你睡在我上面!这样我觉得好安全啊。”

    六郎轻抚她的玉臂道:“亲亲,你要抱着我睡啊?”

    白雪妃笑笑道:“怎么,不行啊?这些日子,你每天忙来忙去的,妾身本不愿打扰你的,可是心中那种寂寞和孤独感,越来越强烈。”

    白云妃噗嗤一笑道:“小妹,你抱着我睡不一样吗?以前,你还不认识咱家相公的时候,寂寞了,还不是姐姐和你作伴嘛?”

    白雪妃眼波突然变得恬雅温柔,含晴脉脉地道:“姐姐是姐姐,相公是相公,不一样的哦。”

    白云妃娇声道:“有什么不一样啊?相公能够满足你,姐姐也能满足你啊……”

    说着,调皮的伸出手,摸到白雪妃湿滑的私处游玩起来。

    六郎心道:“我靠!大嫂和紫若儿已经被自己调教成这种样子了,这对姐妹就不必再这样了,要是都能自己解决的话,那以后该我做的事就太少了,六爷现在正值年轻力壮,血气方刚,夜御八美,十美的都不在话下,还是免了吧,等六爷年过半百之后,再随你们姐妹随便玩好了。”

    于是,低头亲了一口身下的娇妻,问:“亲亲,你老公给你的还不够吗?要是不够的话,你老公还有的是力气哩。”

    白雪妃眼睛里面顿时闪出一丝渴望的光亮,骇得六郎目瞪口呆,但听亲亲柔声道:“真的吗?六郎人家怕你累坏了,一直不敢要的,可是你说明天大放假,雪妃今夜就索xìng要够了吧……”

    说话间,她娇羞的神色中增添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妩媚,六郎心中即使窃喜,又是害怕,喜的是原来看上去端庄贤淑的雪妃,竟也和姐姐云妃一样是个dàngfù,只不过这种yíndàng一直深深的隐藏在她宝象尊严之下,就和大嫂一样,这些女人的潜质,全被自己开出来了!六爷就是喜欢这种到了床上就变dàngfù的女人。害怕的是,自己偷天情圣,遍地留情,总有一天,这些柔情万种的女人一旦聚在一起,还不把自己“要死”啊?

    六郎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出奇的胀痛,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强烈**油然而生,他推开白云妃游走在妹妹湿滑私处的手道:“我自己的女人,我自己有能力满足,云姐做好准备,一会儿就轮到你了。”

    第165章  卿要精华1

    一夜风流之后,第二天,六郎被白云妃叫醒,说:“六郎,陈延寿派人来请过府议事。”

    六郎睁开睡眼,道:“这老小子肯定是因为不见儿子回来,所以心中着急,找我问一下,你俩去把孟良焦赞找来,待会我有话问他们。”

    六郎来见陈延寿,陈延寿正在严刑拷问张绿华,小姑娘被折磨了一个晚上,精神无比憔悴,身上衣衫被鞭子打的凌乱不堪,血痕布满全身,六郎心道:“可不能让这帮狗日子把我小表妹打坏了,否则以后没法向苗雪雁jiāo代。”

    于是对陈延寿道:“陈将军,令郎还没有回来吗?”

    陈延寿道:“真是急死人,我这个没用的儿子,肯定是被这帮人抓去了,要不然他不会到现在还不回来,这个臭丫头,口上硬得很,我严刑拷问了一晚上,她愣是一个字不说。”

    六郎命令打手们停下手来,道:“陈将军,我看这对付女人的方法你是一窍不通啊!你这样打过来打过去,还不把她打死了,一旦人死了,口供还由哪出?这样吧,你将她jiāo给我,我保证在一个时辰之内将她制服,让她说出贼窝所在,咱们好带人去救你家公子。”

    陈延寿半信半疑看着六郎问道:“能行吗?”

    六郎轻蔑的道:“看来你是不相信我喽?”

    陈延寿慌忙道:“末将不敢,那就有劳钦差大人了,孟良焦赞何在?”

    孟良焦赞从一边闪身出来道:“将军有何吩咐?”

    陈延寿道:“押上这个小妖女,全权听从钦差大人落,老夫先休息一会儿,一有消息,马上过来通知我。”

    孟良焦赞领命,押着张绿华来到钦差大人住所,六郎吩咐那些从将军府跟来的士兵留在外面,严加看守。自己带着猛将焦赞进屋,正好迎面碰上白云妃和白雪妃,见到六郎直接将孟良焦赞给带来了,也省得二人再去找了。

    六郎进屋后,吩咐白云妃姐妹赶紧将张绿华的绑绳去掉,张绿华不知道六郎搞什么鬼名堂,但是现在身子受了一夜刑,虚弱得很,也只能听其摆布了。六郎对她说:“小妹妹不要怕,是你姐姐苗雪雁让我来救你的。”

    张绿华吃了一惊,刚要问六郎什么,六郎一摆手,说:“现在你身子很虚弱,云妃!你给她伤口上些yào,雪妃,你去厨房要一碗有营养的粥过来喂她。”

    白云妃心中纳闷,“六郎干嘛对她这么好?”

    她扶着张绿华到床上坐下,端量了小姑娘一下,见她齿白唇红,娇小灵秀,十分招人喜爱,姿色是有,但是绝比不上自己和妹妹,于是稍稍放心,对她说:“妹子,别看我穿了男人衣服,可我也是女的,现在我给你身上擦些yào,你不要害怕啊。”

    见张绿华依然半信半疑,白云妃就抓过她的手,放到自己胸前揉了一下那极为丰隆的柔软……

    六郎看到过于香艳,生怕孟良焦赞偷看自家春色,连忙将二将视线挡住,道:“两位将军,咱们外边说话。”

    白云妃帮张绿华脱掉血水浸透的外衣,露出嫩白的肩背,只是上面布满了伤痕,实在让人看着心痛。

    六郎道:“二位,听内人说,你们乃是故jiāo,现在大敌当前,咱们就长话短说,现在必须干掉陈延寿,才能实施下一步的计划!”

    孟良道:“老大!你说怎么干,俺们兄弟就怎么干,不过你可要说话算数,俺们兄弟跟着你卖命,你可要照顾一下我们的终身大事啊!倒不是我们兄弟好色,实在是现在年龄都不小了,一来是咱们男人那个东西,不用憋得慌,二来是都指望着早些养活儿子呢。”

    六郎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只要跟着本将军,今后一定给你们找个像样的老婆。”

    孟良又往里面偷看了一眼,流着口水道:“老大!屋里那两个?我看两个都中!小的娇小可爱,大的……嘿嘿更是娇媚动人,尤其是那胸脯,太诱惑人了。”

    六郎骂到:“那个胸脯大的就免了吧,那个本大人早已经预定了,并且已经用过了,那个小的,更不行,我跟她姐姐还有约定。”

    又对孟良焦赞说:“今天,咱们必须干掉陈延寿,然后由你们俩掌管三台关的兵权,本大人已经有了干掉陈延寿的计策,你们按计划行事,明白了吗?”

    孟良焦赞齐声道:“明白了!”

    六郎便把全盘计划说出来,让二人马上去做准备。之后,六郎来到张绿华跟前,说:“小妹妹,好一点了吧!”

    张绿华点点头,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六郎道:“我不是说了吗。是你姐姐苗雪雁委托我救你出来。”

    张绿华又问:“你怎么认识我姐姐的?”

    六郎总不能告诉她们,自己已经和苗雪雁睡过觉了,只能说:“因为我认识你表姐的一个同门师兄,互相一介绍,就认识了。”

    张绿华又问:“那我表姐现在何处?”

    六郎道:“她说有要事在身,等到了太原再会合。”

    张绿华点点头道:“表姐却是有要紧事,这一次为了帮我,差点耽误了大事,唉,真恨我没有本事,不能替哥嫂报仇。”

    六郎笑道:“仇,我和你表姐已经帮你报了,陈志浩已经死了。”

    张绿华惊喜道:“真的!”

    六郎道:“我绝不骗小女孩,另外,你想不想连陈延寿这老乌龟也干掉?”

    张绿华道:“这老乌龟纵子行凶,逼死我的哥嫂,我当然希望他死了,可是……他武功高强,很难杀他啊!”

    六郎就把自己的计划讲出来,张绿华听的连连点头,听完后,从床上站起来,扑通一声给六郎跪下道:“恩公,要不是你帮我报的此仇,小女子恐怕非但不能为哥嫂雪恨,就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恩公的大恩大德,小女子不知道该如何报答。”

    六郎嘿嘿笑道:“不用谢,不用谢,回头你帮我办一件事就好,咱们现在一起骗老乌龟去。”

    门外头,孟良焦赞已经聚齐两百名精锐士兵听候命令,见六郎出来,上前道:“大人,已经准备好了,这些人全是我们兄弟手下的心腹,现在听后你的将令。”

    六郎道:“办得好!”

    随后,六郎叫来潘豹,让他保护好公主姐姐的安全。

    六郎带着一干人,来见陈延寿,听六郎说女刺客已经招供,陈延寿惊喜往外,见到张绿华果然是一副服服帖帖外加害怕的样子,就问道:“钦差大人,你是如何让这小丫头招供的?”

    六郎将陈延寿叫道一边,耳语道:“这个可是本大人的不传之秘,你可不要对外人讲啊!我问她说不说,她说不说,我就找来一条大水蛇,要扔进她的裤子里去,一个小姑娘,当然害怕了。”

    陈延寿哈哈大笑道:“钦差大人果然高明啊!”

    六郎又道:“陈将军,咱们现在按照她招供的地点,清剿贼巢,将令公子救出来。”

    陈延寿感激道:“那就太麻烦钦差大人了,我马上准备兵马。”

    孟良焦赞连忙道:“大人,人马以经准备好了。”

    陈延寿救子心切,来不及细想,忙道:“赶紧出!”

    张绿华按照六郎的吩咐,将这些人带到城外的土地庙,因为她是本地人,六郎一说土地庙边的那座山,张绿华就知道了大概位置,结果刚到这儿,就听到有百姓说那边山谷里现一具男尸,两名衙门的官差正要赶过去,孟良焦赞喝止他们。押着张绿华前面带路,陈延寿心急如火,来到山谷中,结果看到儿子暴尸当场,不由得放声痛哭。

    哭罢,转身恶狠狠地对张绿华道:“臭丫头,你们居然害死了我儿子,快说!你的那些同伙在哪里?我要抓住他们将他们碎尸万段,呜呜呵呵……”

    张绿华用手一指六郎,我的同伙就是他,六郎忙道:“混账!不要胡说八道!”

    陈延寿悲痛yù绝,暴跳如雷,正在对着儿子尸体伤心难过,突然焦赞靠过来,道:“将军,不要难过了!”

    说罢,拉住陈延寿双手,看样子是好意劝告,却暗中对孟良使了一个眼色,孟良也凑上来,抡起手中钢鞭,冷不防对准陈延寿的脑袋砸了下去,陈延寿一点准备也没有,及时觉想招架,却被焦赞死死抱住。这一钢鞭,正砸在他的脑袋上,换普通人立即脑浆迸裂了。可陈延寿神功盖世,这一记重击,居然没有要得了他的命,被手下偷袭,他恼羞成怒,身形一晃,狠狠地焦赞甩开,并且一掌击中焦赞肩头。

    孟良见焦赞受伤,又挥鞭来打。陈延寿破口大骂:“你们两个混蛋,居然勾结乱党,加害老夫。”

    六郎生怕孟良不敌,示意白云妃和白雪妃与自己一涌齐上,五个人一齐动手,陈延寿因为受了重伤,加上手中没有宝剑,最终被白雪妃一剑刺中胸膛,白云妃以软鞭勾住他的手臂,孟良用大刀砍下他的级,那些士兵因为都是孟良焦赞心腹,所以也都拍手叫好。

    六郎见大功告成,命令将尸隐蔽起来,然后率领队伍进城,一面让孟良焦赞掌握兵权,一面对陈延寿手下那些亲信说陈延寿父子现在被山贼绑架了,正在与朝廷讲条件,现在城中无主将,就暂时由猛将焦赞主掌兵权,并且全权负责营救工作。

    这件事情办妥之后,已经差不多中午了,六郎不敢过于声张,以免引起三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