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55 章

第 15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只有蛮力,所以慕容雪航同时对付他们三个感到有些吃力,好在长河落日因为刚才接到郡主撤退的口令,加上他二人向来行事孤僻,不与人为伍,更与依家兄弟合不来,所以只管自行退走。

    长河落日一退,紫若儿和白云妃、白雪妃就腾出手来,与慕容雪航四个人打依家兄弟三个,另外还有三四百御林军虎视眈眈,依家兄弟也无心恋战,依能撇出一枚烟火弹,三人借机逃走。慕容雪航顾不上疲惫,对紫若儿和白云妃、白雪妃说:“你们保护好公主,我去追六郎。”

    说罢,纵身跃上南面高墙,白云妃道一声:“大嫂等一下,我和你一同去!”

    说着,也追上前去。

    白雪妃和紫若儿也顾及着六郎的安全,但是考虑到若是全都追过去,敌人再绕回来,没有人保护公主的安全,只好留下来布置人马加强警戒,好好保护公主安全同时期盼六郎能够平安无事。

    耶律长亭前面跑,六郎在后面紧紧追赶,离开那家客栈五六里地之后,前面山峰林立,耶律长亭心道:“就这小子一个人追,我怕他干什么?再往前走山高林密,以我的功夫收拾他绰绰有余,正好可以捉住他,好好出了那口恶气。”

    于是耶律长亭放慢脚步,穿过一片树林,前面是悬崖峭壁拦路,六郎追上来,见她已经无路可走,于是双手抱肩道:“小郡主,别来无恙啊,现在你已经无路可逃,是不是乖乖束手就擒?”

    耶律长亭怒目横眉,哼了一声,道:“小贼,你还真不怕死啊,居然敢追本郡主到这儿来!”

    六郎心道:“这些女人怎么都喜欢管自己叫小贼?莫非这小郡主也似白云妃一样,明着和自己要死要活的,暗中早就偷偷喜欢了自己?”

    想着便朝耶律长亭脸上看去,一身黑衣的耶律长亭乌黑的秀高挽,上chā凤金银,环佩齐,缤缀银花,脸如新月,浅画蛾眉,尤其她的肤色有如凝脂白玉,映月生辉,确是世间少见的绝色美女。

    六郎见她抽出宝刀对自己威,就说道:“小美人,不要一见面就动刀动qiāng的,咱们可以坐下好好谈谈啊。”

    耶律长亭啐了一口道:“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纳命来吧!”

    说着身形前移,刃流寒光,刀吐冷芒,一柄乌鞘宝刀舞出jiāo织繁密的刀网,对着六郎当头劈下,刀法又狠又辣。六郎连忙向后躲闪,一连避开耶律长亭数刀之后,六郎见她诚心置自己于死地,哪有半点暧昧之情的意思,不敢大意,一面小心应对,一面想该用什么法子捉住她。有心使用刚学会的风火雷霆决,又生怕那功夫太厉害,会伤了小郡主的xìng命。但是时间一长,六郎还真招架不住,耶律长亭对他可是丝毫不手软,刀刀都往六郎致命的地方捅,六郎心生恼怒,暴喝一声,身形急退之际,双手合一,使出一记风火雷霆决,那道强悍的电火霹雳朝着耶律长亭直袭过去,耶律长亭惊愣之际,连忙双拳jiāo叉于胸前,全力阻挡这一记重击。

    就听砰地一声,耶律长亭被震得向后退出去十数步,险些摔倒在地上,六郎刚想跑过去生擒,就见耶律长亭从腰间掏出一件东西,朝天空跑上去。六郎抬头看,但见上面红光一片,耀人双目,心道:“不好,这丫头就是用这东西生擒的四姐,想不到她又拿出来对付我。”

    心念电转之际,六郎知道自己绝难以逃脱,情急之下,一个虎扑朝着耶律长亭越过来……

    耶律长亭见六郎非但不躲,而且还执意进攻自己,不由得心生矛盾,她的鸿龙套索乃是万年金蝉丝缝制,极具柔韧xìng和灵活xìng,收紧套索的那个环就在她手中攥着,可是如果现在一拉紧的话,不光六郎,就连自己也要被收在里面……

    就在耶律长亭犹豫的一刹那,六郎已经扑到她面前,六郎根本不顾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一上来就张开双手,来了个猪八戒抱媳fù,耶律长亭又羞又怒,也顾不上在拉鸿龙套索,劈手给了六郎一掌,指望这一掌能够将六郎击退,却不想六郎豁出受这一掌,也势要将她拦腰擒住。耶律长亭重重的一掌打在了六郎胸口,六郎疼的哎呀叫了一声,不过还是将耶律长亭死死地抱住,趁着耶律长亭羞愧难当还没有醒过神来的时候,六郎拿过她的鸿龙套索,当做绳子,将耶律长亭的双手反剪到背后,将其结结实实的捆住,然后将她推倒在地上,这才哎呀呀的叫着,揉起自己的胸口来。

    耶律长亭也想不到六郎竟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术捉住自己,气的她花枝乱颤,嘴唇哆嗦着叫道:“小贼,快放开我,否则……”

    六郎在她屁股上踢了一脚,道:“否则则样?你现在在我手中,我想怎样就怎样,轮不到你讲条件了,妈的!臭丫头居然出手这么重!”

    六郎脱下外衣,查看胸口伤势,但见那儿一片红肿,清晰地显出一个玲珑手掌印,不由的一声苦笑,道:“小丫头,六爷不忍心伤你xìng命,你倒是一心置六爷于死地,幸好我这几天练成了绝世神功护体,要搁在前些日子,你这一掌还不要了我的xìng命?”

    耶律长亭咬牙切齿道:“小贼,今天落在你手中,要杀就杀,我绝不眨一下眼睛。”

    六郎哼了一声,色迷迷看了看耶律长亭那清秀而冷艳的脸庞,嘿嘿笑道:“要生要死都有我掌控,小美人,我倒是想将你直接丢到这山崖下面去算了。”

    说着,将耶律长亭的身子抱起来,只见耶律长亭星眸中闪现出一丝慌乱,六郎心道:“口上还硬?我就不信你真的不怕死?不过六爷心肠软,见不得女人就这样白白死去,六爷找个地方帮助你去一次人间极乐,然后我再把你处置了。”

    耶律长亭见六郎并没有将自己扔下悬崖,而是将自己抱着,来到一处隐蔽的山石后面,看到六郎脸上的那种坏坏的笑意,耶律长亭有所意识,惊慌的说道:“小贼,你想干什么?”

    六郎将她轻轻的放下,然后搓搓手掌,猛然将耶律长亭的腰带抽出来,耶律长亭怒道:“yín贼,你胆敢对本郡主无礼?”

    六郎在她胸口重重的摸了一把,道:“臭丫头,你最好清楚一点,咱们可是两国jiāo战,各为其主,你是郡主不假,可你是你们大辽的郡主,在我这儿,你就是战俘,我想怎样你都行。”

    胸前圣地被侵犯,耶律长亭双颊涨的通红,又气又无奈的看着六郎说:“都说你们杨家将光明磊落,想不到也是如此肮脏,你最好给我一个痛快,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六郎点头道:“好啊!要干脆一点啊,行,满足你,我这儿有一种dúyào,名叫七步断肠散,现在就喂给你吃,哼哼,到了阎王爷那儿,给六爷向他老人家问个好,八十年后,六爷去给他请安。”

    说毕,暗自一笑,伸手由包囊中将那烈xìng胶囊春yào摸了出来,取出两颗放在手心,凑到耶律长亭嘴边说:“你先想清楚再吃啊,可不是六爷逼着你吃的啊!”

    第150章 携美共逍遥7

    六郎点头道:“好啊!要干脆一点啊,行,满足你,我这儿有一种dúyào,名叫七步断肠散,现在就喂给你吃,哼哼,到了阎王爷那儿,给六爷向他老人家问个好,八十年后,六爷去给他请安。”

    说毕,暗自一笑,伸手由包囊中将那烈xìng胶囊春yào摸了出来,取出两颗放在手心,凑到耶律长亭嘴边说:“你先想清楚再吃啊,可不是六爷逼着你吃的啊!”

    耶律长亭暗自叹口气,心道:“这个小贼坏得很,落在他手里肯定没有好下场,自己身为大辽郡主,金枝玉叶之身,岂能容他玷污?死了最好。”

    于是不再多想,张开嘴巴将那两颗胶囊“dúyào”一口吞了下去。

    六郎故作惋惜姿态道:“小郡主,你真的想死啊?这dúyào可是见血封喉,况且我身上又没有解yào,你……”

    但见耶律长亭闭上一双美目,两颗珍珠般晶莹的泪珠顺着清秀的脸庞滑落下来,引得六郎心中产生一种爱怜之意,但他口中还是说道:“念在你也是皇亲国戚的情分上,你死之后,我将你的尸体好生安顿,不过你的头,我必须割下来回去jiāo差,要知道,你这一闹,我身边的御林军死了十数个,那些兵可是皇帝老子身边的人啊,提了你的头回去jiāo差,说不定还有封赏呢。”

    耶律长亭气得几乎要zhà了肺,睁开眼睛骂道:“你这小贼实在是可恶极了,我堂堂郡主,连个囫囵尸都混不上吗?”

    六郎见她生气时候,越娇美,忍禁不住,抱住耶律长亭的双肩,就是一个香吻。耶律长亭气呼呼的想挣扎,可那鸿龙套索绑缚的十分结实,她根本就反抗不了,猛然想起六郎说刚才给自己吃的是七步断肠散,现在就算没有断肠,也应该有肚中疼痛的现象啊,非但没有,但是一股炙热的邪恶气流慢慢的侵占了丹田,并且那股邪恶的热流迅的朝着四周扩散,促使她浑身都开始燥热起来。

    耶律长亭娇怒的质问:“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yào?”

    六郎惊讶道:“我不是说了吗,不是我逼你吃的,而是你自己非要吃的。”

    耶律长亭气恼的道:“我怎么没有要死的感觉,反倒是……”

    六郎低下身子,一边将**邪的伸进她的衣服里,一边邪yín地说:“那种要死的感觉,马上就要来了。”

    耶律长亭一下子明白了六郎的话中含义,顿时羞得无地自容。这小郡主虽然说自小跟着师父学艺,不似她的父王耶律撒葛那般荒yín无度,但是因为长时间在耶律撒葛身边做事,那种男女之事,早已经耳听目染,司空见惯。虽然说自己尚还保留着处子之身,可是那种吃了之后,会促使女子情,主动献身与异xìng的yào物却早就听说过。一想到自己马上就会变得yíndàng无耻,主动地向面前这个令她恨不得千刀万剐的小贼献上自己宝贵的女贞时,耶律长亭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又羞又怒之下,奋力想站起来。

    六郎马上将她制止, 感觉到自己捉着耶律长亭纤腰的双手一软,知道她已经着了道儿,双手一环一带,将郡主搂入了怀中,只见这原本高傲硬气的美女两颊绯红,力气似乎已经从体内被抽乾了,无奈的偎依在自己这个小yín贼的怀中,却怎也挣扎不脱。

    “你……”

    耶律长亭只觉脑子一热,连声音几乎都不出来了。才刚入六郎怀中,六郎的魔爪已经迫不及待地伸入她的衣襟,直接探入她内衣里,揉捏上那对娇娇的**,技巧是那般熟练,强烈无比地挑起了耶律长亭本能的**,加上中dú后血气运行加,转瞬之间yào力已经透入了郡主的脏腑,灼的她整个人都烫热起来,一声娇噫后,连挣扎都忘记了。还有些自觉地将酥胸向着六郎那支魔爪磨蹭,那羞涩娇柔的表情,彷佛正在享受六郎的绝妙手法。

    “乖乖隆格隆,想要了吗,我的郡主?”

    六郎现在对美利坚合众国生产的高科技春yào佩服得五体投地,那只魔手肆意的抚弄着郡主粉嫩的酥胸。“你,你这恶魔……”

    落入六郎的掌握,胸前被他揉捏抚爱的快感,几乎让耶律长亭酥麻了,本来清楚的意识慢慢开始模糊,“你想怎样啊?求你放过我吧。”

    “你知道我想怎样的。”

    六郎轻柔地吻着她柔嫩的耳珠,一股股热气吹在耳内,光从耶律长亭无法自觉的小动作里,六郎就知道她已经是yù火焚身了,于是一边调戏,一边慢慢的脱下郡主身上的衣装。

    望着那清丽脱俗偏又冶艳娇媚的玉容,秀美柔韧并且晶莹润泽的玉颈,洁白细腻凝着温滑脂香的高耸玉峰。还有那修长柔美的**、以及那片萋萋芳草掩映下神秘的幽谷,六郎兴奋得大叫:“乖乖隆格隆,郡主妹妹,我要死你了!”

    六郎飞快的脱下衣服,一蹴而就,耶律长亭出一声低昂的哀痛之声,六郎低头看看,但见自己拔出来的龙qiāng上面沾满了鲜艳的处子之血,更是得意忘形,接着郡主在yínyào的控制之下,大张旗鼓的进行起来。

    因为想到耶律长亭昔日的威风和冷艳,现在却主动地在自己胯下承欢,六郎十分激动,工夫不大就完事了,低下头看着尚在迷乱中的美人,六郎温柔地吻郡主吹弹得破的嫩颊,又慢慢堵上了她红润娇小的樱唇,吻的她一点声音都不出来。在yù火那般强烈的灼烧之下,郡主早已忘却了羞耻,加上六郎的故意挑逗,弄得郡主不住娇声哼叫,既像在讨饶,又像在渴求被玩弄,每一声出来都让她自己嫩颊烧红,无地自容。

    历经了一次男女之事,耶律长亭身心皆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和震撼,六郎身上明神的本元,会自动的流失出大量的真气,源源不断的刺激着耶律长亭薄弱的丹田气海,加上六郎的手段又是那美妙,令她想不叫出来都没办法,原本纯洁的少女**没有一寸没被他动过,原本羞耻的心灵居然在刹那间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慕容雪航与白云妃紧追依家三兄弟,依家三兄弟来自苗疆,依能擅长用dú,依古擅用火yào,依索擅用暗器,三兄弟跑出来一阵子,见到两位宋军高手穷追不舍,虽然慕容雪航厉害,但是三人都不约而同的起了杀心。三人猛然停住,品字形排开阵势,老大依能对着追上来的慕容雪航和白云妃喝道:“你们这般穷追不舍,还当我们兄弟怕了你们不成?”

    慕容雪航喝道:“jiān贼!还不束手就擒,惹我出手的话,怕连小命都难保全,识时务者快些跟我回去伏法。”

    依能一声冷笑,对两个兄弟道:“干掉他们!”

    三兄弟拔出兵器一涌而上,依能依古兄弟俩战慕容雪航,依索对决白云妃,三人恶战了一炷香时间,不分胜负。

    依能用的是软藤短qiāng,配合依古的圆月妖刀,又一番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