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49 章

第 149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六郎……”

    “萧绰,好老婆,我爱你。”

    战龙改用双手捧住她俏脸,在她脖子上吻来吻去,沉重的呼吸,喷得她心痒身酥,而下身的庞然大物,也开始吞入吐出的在萧绰紧窄的名器里面抽动起来。

    萧绰登时啊啊的叫个不停,春水随着动作疾喷而出,搞得整个幽谷黏不拉答的,只得狠狠咬住牙齿,死命忍受这醉人的快感。

    只见战龙双手握住丰硕浑圆的美rǔ,一下一下的抚摸搓捏,眼里望着这对变换形状的**,让他更为亢奋难当,不禁庞然大物狂捣,把个萧绰弄得魂儿飞上半空,接着战龙坏笑着问道:“萧绰,我的好老婆,怎么样,感觉很美吧?”

    萧绰娇喘吁吁,不住地点头,但战龙仍是不满,要她说出来,萧绰抵受不过,只好一面喘着大气,一面道:“美……好美……”

    “哪里美?”

    战龙坏笑问着,“还不叫老公吗?好老婆?”

    说完大力拉动身躯,猛烈挞伐撞击。

    “老公,人家……啊!人家……人家不行了……要……要来……”

    说话了一半,萧绰身子猛地一僵,一阵痉挛颤抖,幽谷强烈地阵阵收缩,把战龙整条庞然大物紧紧咬住,接着一声“咕唧”轻响,大股春水已喷洒汩汩流淌出来。

    见她丢得浑身乏力,便将她放倒在床,架起她双腿,马上提qiāng又刺。来回几下,萧绰再次嘤嘤娇啼。她适才的**尚未消退,马上又给战龙扳了回来,一根粗长的庞然大物,带着春水不住抽出捅入,直把萧绰弄得死去活来,娇喘不休。

    萧绰舒坦爽快地喘息吁吁,呻吟不已,美臀款摆,雪白浑圆的**高高翘起,缠绕着他的腰臀,风骚地纵体逢迎,缱绻缠绵。

    萧绰经不起战龙的猛chā猛顶,全身一阵颤抖,花蕊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战龙的龙头。

    突然,阵阵春水又汹涌而出,浇得战龙无限舒畅,战龙深深感到那chā入萧绰幽谷花心的巨龙就像被三明治夹着的香肠般无限的美妙。

    一再泻了身的萧绰酥软软的船舱,战龙正chā得无比舒畅时见萧绰突然不动了,让他难以忍受,于是双手抬高她两条美腿放在肩上,他对准萧绰的花心用力一chā到底,毫不留情的猛chā猛抽更使得她娇躯颤抖。战龙不时将臀部摇摆几下,使龙头在花心深处磨擦一番。如此**夺魄的技巧,被战龙这阵阵的猛chā猛抽,她直爽得粉脸狂摆,秀乱飞,浑身颤抖般的yín声**着:“喔!老公……你……你饶了人家吧……受不了了……”

    萧绰的放浪样使战龙更卖力**,似乎要chā穿那诱人的花心才甘心。她被chā得yù仙yù死,披头散,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弄湿了身下。萧绰一阵痉挛颤抖,紧紧地抱住战龙的的腰背,热烫的春水又是一泄如注。

    感到龙头酥麻无比,战龙终于也忍不住剧烈抖动,火山bào一样,滚烫的岩浆急shè而出,痛快的shè入萧绰的花心深处。

    萧绰被那热烫的岩浆shè得嘤咛呻吟:“唉唷……老公……好哥哥……爽死人家了……”

    两个人同时到达了**,双双紧紧的搂抱着,享受激情后的余韵。

    落日的余晖透过纱窗倾洒在萧绰的身上,让战龙更得以看个清楚她那诱人的**。春情dàng漾的脸庞、光滑柔美的肩头、摇曳生姿的双峰、柔若无骨的腰枝、白嫩丰硕的香臀、修长匀称的**……战龙在历经半个时辰的冲刺之后,二人都已是气喘郁郁,战龙趴倒在萧绰身上,说道:“萧绰!我爱死你了。”

    萧绰感受着那缕缕不绝的快感,双颊绯红,美目紧闭,已沉醉於极度的舒爽与欢愉之中。但是她毕竟是当世高手,战龙与她jiāo合之后,体内明神本元流泻出的巨大能量,也让萧绰贪婪的吸允起来,战龙见她闭目不语,刚要离开萧绰的身子,却被萧绰伸手拦住,萧绰轻声说道:“六郎,抱元守一,你跟我一同神游。”

    战龙恍然大悟,心道:“怪不得她这样主动,原来等着吸取我体内的内力啊!不过肥水不流外人田,尤其这种事对自己百益而无一害,划得来。”

    萧绰穿上一件轻滑绵薄的真丝雪纺制的罗衣,让战龙拥着坐在一起吃酒,战龙顺着低开的衣领俯视,已经隐约可见内里湖水绿色的束胸及雪白丰满的玉峰rǔ沟。抱在怀中那柔软感觉,还有那传来阵阵的幽香,加上萧绰情动时无意识扭动的娇躯丰臀不时地摩擦着战龙英雄的第二次**,让战龙情陷不能自拔。

    外面天黑下来,月光顺着纱窗透进来,照在萧绰绝美的脸庞上,战龙忍不住亲一口,再喝一口陈年老酒,与萧绰推杯换盏,不大工夫就喝下去大半坛子,萧绰海量竟未有什么醉意,战龙却是因为高兴,有了七八成醉意。

    萧绰依偎在战龙怀中,娇声说道:“六郎,有朝一日,我们沙场相见,真不知道那种情景之下,你还能像今天这样疼爱我吗?”

    六郎笑道:“亲老婆,我誓,今生今世决不负你,也绝不会有你想象的那种情景出现,你永远都是我的亲老婆,我哪里会用刀qiāng对着你啊?”

    萧绰凄然说道:“世事如云烟变幻,根本就难以预料,宋辽战争只要一天不平息,我们就永远都是敌人。”

    战龙道:“我会让宋辽因为我对你的真情而改变,两国罢兵言和,有什么不好吗?”

    萧绰愁云泛上眉梢,“料穆宗野心勃勃,和谈简直就是无稽之谈,这种情况永远都不会生。”

    战龙轻笑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我们不要管他什么宋太宗,什么辽穆宗,我的眼里只有你萧绰一个人,今后你做这个世界的女皇,我帮征服天下,再帮你你治理天下。”

    萧绰欣喜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醉话?你真的愿意帮我平定天下?”

    战龙摇摇头说:“我哪里有醉?我醉了吗,萧绰!天下事你的,可……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你答应我,我就答应你。”

    萧绰感慨道:“人家不早就你的人了吗?只是我担心这种情景难以维持许久,人都是但愿长醉不愿醒,可……”

    战龙掩住萧绰的嘴巴,说道:“现在就是现在,我醉了!我不想醒,萧绰,酒后吐真言,我想我说的话都应该是真的,我爱你爱的太深了!”

    说到动情时候,战龙的眼泪竟噼里啪啦掉下来,打湿了萧绰胸,萧绰跟着一阵心神dàng漾,又被战龙深深的吻住,战龙慢慢将萧绰身上的罗衣褪去。迷失在激情之中的萧绰除了声声的娇吟外,全身酥软,再无别的力气阻挠,任由自己的冰肌玉肤,圣洁仙体慢慢出现在战龙的朦胧的醉眼中。

    当萧绰身上最后一件衣裙飘落在地,连皎洁的月光也要感叹上天造化神奇:眼前的女体已经不是一个美字可以形容,就算是倾尽世间所有丹青之妙笔也无法勾勒出她的出尘仙姿。

    宋玉《神女赋》有云:脸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约束,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只怕宋玉那一篇《神女赋》里描写的美人,见到萧绰之后,都要自惭形秽。战龙眼中的萧绰丰姿绰约,妙本天成!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啊!战龙这回彻底的醉了。战龙将萧绰平放到船舱的地板上,奋力的送入之后,抬起身子看着萧绰那绝美的脸庞上飞起了淡淡的红晕,梨涡浅现,巧笑嫣然,神韵像极了月宫的仙子下落凡尘。柔美的娇躯虽然仍自抖颤,神态忸怩,娇羞无限。却用极轻柔又极坚定地声音说道:“六郎,今天……我要与你一起共同经历,共同珍惜,共同记住这份情缘,我爱你。”

    她字字说来,吐音虽然羞涩,却轻柔婉转,情致缠绵,让战龙如醉如痴,他回应萧绰:“我也爱你!”

    随即使足全身力气,在萧绰身上纵横驰骋起来。

    “萧绰,我一定会对你一辈子好的!”

    战龙yín笑着挺动着龙头先碰触到萧绰那肥美柔嫩的名器,细腻软滑。战龙握着,用龙头在外翻的花瓣加以上下滑触挑弄,弄得萧绰yù念高炽,阵阵颤抖,臻左翻右转,眉头蹙皱,幽谷甬道花办立刻自动张合着,如虫咬蚁啮般骚痒难受。

    “不要这样磨啊!弄得人家难受死了!”

    萧绰期待着战龙的尽chā进自己的ròu。

    “萧绰,我进来了啊!”

    战龙见她如此赤痒难耐,忍下住用力一挺,龙头撑开花瓣,缓缓往湿滑紧密的花瓣深处剌去。只觉萧绰的幽谷甬道还是那样紧迫,仍旧紧紧密缚着自己。

    全根尽没,顶到她美深处,探出她幽谷甬道深浅之后,开始不留情的**起来。

    战龙狂风暴雨的抽一阵,萧绰娇嗔着不禁yíndàng地叫了起来,那大塞满幽谷甬道的感觉真是好充实、好胀、好饱,她媚眼微闭、樱唇微张一副陶醉的模样!战龙怜香惜玉的轻抽慢chā着,萧绰口两片花瓣真像她粉料那两片樱唇那样感,一夹一夹地夹着战龙的龙头在吸、在吮,让那吸吮的快感传遍战龙身体百脉,乐得战龙心花怒放,萧绰竟然真是天生的尤物。

    “哇……真爽……萧绰……真有你的……想不到你外表冷傲……幽谷甬道更是美妙……像贪吃的小嘴……吮得我的麻痒无比……”

    战龙一边喘吁吁地努力大干着,一边调着情。

    “小色鬼……你欺负了人家……还要调笑我……”

    萧绰粉脸绯红,羞赧妩媚地娇嗔道,“小色狼……你别说了、快……快点……里面好、好难受的……你快、快动呀……”

    于是战龙加快抽送、猛搞花心,萧绰被chā得浑身酸麻,丰腴滚圆的粉臀不停的扭摆向上猛挺,挺得幽谷甬道更加突出迎合着战龙的大**,她舒服得樱桃小嘴急促地呻吟,胸前那对饱满白嫩的rǔ峰像ròu球的上下跳跃抖动着。

    她娇喘呼呼、香汗直流、**百出地呐喊着:“啊……冤家……小色鬼小色狼……好爽快呀……好美啊……再、再用力啊……”

    每当火烫的一进一出,萧绰的幽谷甬道内,鲜红的柔润ròu,就也会随着的**,而韵律地翻出翻进,春水直流,顺着臀沟流下,战龙一边用力抽出chā入,一边旋转着臀部使得膨胀的龙头在萧绰幽谷甬道里频频研磨着嫩ròu。

    萧绰的幽谷甬道被龙头转磨、顶撞得赤麻酸痒,战龙的坚挺在自己不由自主地一张一合的小浪里是愈chā愈急、愈chā愈掹,干得她娇喘如牛、媚眼如丝,阵阵**涌上心房,那舒服透顶的快感使她抽搐着、痉挛着,她的幽谷甬道柔嫩紧密地一吸一吮着龙头,让战龙无限快感,爽在心头!

    战龙把她抱得紧紧,胸膛压着她那双丰硕饱满的**,伹觉软中带硬、弹十足,chā在又暖又紧的小浪里舒畅极了,苏南yù焰高炽,大起大落的狠chā猛抽、次次入ròu,chā得她花心乱颤。

    “好老公,你干死人家了!”

    萧绰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只见她舒服得媚眼半闭、粉脸嫣红、香汗淋淋,双手双脚像八爪章鱼似的紧紧缠住战龙的腰身,她拚命地按着战龙的臀部,自己却用劲的上挺,让幽谷甬道紧紧凑着大,一丝空隙也不留……

    她感觉萧绰的巨龙像根烧红的火棒,chā入深处那种充实感让她抛弃国家lún理道德的矜持,长长地yín浪呻吟……

    “好宝贝好萧绰,我要干死你!”

    战龙用足了劲猛攻狠打,龙头次次撞击着花心,根根触底、次次入ròu,萧绰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双手双脚缠得更紧,肥臀拚命挺耸去配合战龙的**,舒服得媚眼如丝、yù仙yù死、魂飘魄渺、香汗淋淋、娇喘呼呼,舒服得春水猛泄。

    “唉唷……好老公亲老公好弟弟好哥哥,美死我啦……棒……太棒了……好粗大的巨龙……哦、我快不行了……啊……”

    萧绰突然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咬战龙的肩膀,用来泄她心中的喜悦相快感。

    幽谷甬道内春水一泄而出,战龙感到龙头被大量热流冲激得一阵舒畅,紧接着背脊一阵酸麻,战龙怒吼着:“萧绰,我要你永生永世做我的女人!”

    龙qiāng一抖,精华注入萧绰体内。

    萧绰强抑羞意,趁着此刻情意如潮、yù念丛生之时,羞羞答答地道:“六郎!一生一世,我都要你这样爱我”她的声音越说越轻,脸上露出羞赧的微笑,还微微地露出几丝汗迹。凝脂白嫩的肌肤逐渐透出粉红色泽,动人心魂。战龙醉意之中听她如此说,胸口热血上涌,两人的手慢慢握在一起,四唇相对,重叠在一起,亲匿的声音缓缓回dàng,说不尽的温馨旖旎。又一齐共赴巫山,几经翻云覆雨之后,二人已是落入柔情漩涡,再也分舍不开。亲吻、拥抱、抚摸,无一不是缱绻深情,**至于极处。突听窗外晨鸡报晓,原来已经到了天亮时分。

    战龙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萧绰的身体,贴着她柔滑冰凉的玉体躺下来,慢慢进入乡……

    美美睡了一觉,直到外面响起吵闹的脚步声,战龙才醒来,看窗外已经是天色已大亮,强烈的阳光透过拉下的纱窗照在佳人的俏脸上,雪白的肌肤就完全透明一般,战龙不由得一时呆住了。似乎是受不了他的目光,萧绰合上了墨玉般的星眸,娇羞地说道:“傻瓜、你、你在看什么?让人家心慌意乱的……天都亮了哎,你的手下都回来半天了,只是没敢叫门而已。”

    战龙回过神来,低笑一声,先轻手轻脚地将绝色佳人搂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萧绰微笑道:“你还想干什么?”

    软玉娇躯在阳光下慢慢浮上一层美丽的粉色。战龙回味无穷,道:“我真希望今天永远不要到来,萧绰天亮了,使我们说分手的时候了吗?”

    萧绰黯然神伤,道:“六郎,我会用我的努力,促使大辽与大宋平息这场战争的。”

    诀别时候,萧绰将一张信纸jiāo给战龙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