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36 章

第 13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身形一个迂回下来,这十数人就倒下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见萧绰如此厉害,就想逃跑。

    萧绰凌空飞剑,一人一剑,包括林达在内,尽数诛杀。林达仰仗馗罗护体,萧绰这一剑虽然将他刺中,却未能伤到要害,见他转身要跑,萧绰一个长跃到了身后,一掌击落下去,林达闷哼一声,倒在地上丧命。

    战龙和紫若儿见敌人尽数丧命,高兴地不得了。萧绰收回御剑,转身除下面纱,冷声说道:“木贤弟,别来无恙,悬空一别,今日有幸在这里相见。可能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不过我还是出手救了你。”

    战龙点点头说:“原来萧兄是契丹人,怪不得在悬空要拉我入伙。”

    萧绰心道:“七星楼那天晚上,他对我做的那些事情,莫非他真的不知道?既然是那样的话,我就不要将这件事情挑明了。柴明哥也落得了与我一样的下场,杨六郎现在还活着,说明柴明哥也隐瞒了这件事。另外,我从他身上获得了将近三年的内力,柴明哥定然也知道指其中的秘密,她留着这个人是想利用吗?”

    战龙见她若有所思,嘿嘿笑道:“萧贤弟,这次真的多亏了你,要不要我请你喝酒啊?”

    萧绰转过神来,平静的说道:“我虽然帮你们杀了这些人,但不一定是救你们。这位姑娘乃是英武皇帝的爱女,你父王生前与我大辽关系极好,我本不想为难你,可是你不应该纠集旧臣反对我的新势力,程世杰已经答应归顺大辽,我希望你能不计前嫌,与他化敌为友。”

    紫若儿呸了一声,怒道:“我岂能与如此禽兽为伍?”

    萧绰脸色一沉,说:“那么我救你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紫若儿把脸一板,哼道:“是杀是剐,席请尊便,我知道不是你的对手,还请你不要为难你的朋友。”

    战龙生怕紫若儿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连忙拦在两个女人中间,脸上挂着恭维的笑容说:“萧兄,你大人大量,不要和女人一般见识。”

    回头又对紫若儿说:“紫若儿,萧兄救我们一片好意,你管她是不是契丹人哩,这件事情我以后再跟你说。”

    紫若儿有些费解,道:“六郎,你怎么和契丹人称兄道弟?”

    萧绰轻笑一声,道:“六郎,六郎,叫的好亲热啊,六公子你为何要骗我说姓木?你又是怎么认识这位小公主的。”

    战龙得意的把紫若儿搂到怀里,说:“有情人千里来相会,这种缘分牵头的事情,我是拦也拦不住的,不管怎么说,今天也是萧贤弟救了我们,今后那一杯喜酒你是吃定了。”

    萧绰嗯了一声,心中却是若有所思。

    紫若儿有些脸红,战龙又说:“既然你把我们救了,又杀了程世杰这么多手下,该不会再把我们抓回去吧,我们还有要是再身,要不咱们暂且别过,来日再续兄弟情义?”

    萧绰一拱手,道:“红花亭龙潭虎穴,六公子冲冠一怒为红颜,从程世杰手中硬是将人抢回来,这种胆色真是让人敬佩。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告辞!”

    说罢,飘身离去。

    战龙长出一口气,说:“萧绰不仅武功高强,更是心思慎密,我今天和大嫂营救紫若儿的事情,势必会引起她对我的猜忌,看来今后今后很难再和她相处了。”

    紫若儿不知道详情,由于身上受了伤,体力不支,一下子瘫软在战龙身上。战龙慌忙扶住她,这才现紫若儿的一只裤腿已经被鲜血染红,显然受了重伤,忙说:“这儿也不安全,我们赶紧离开这儿再说。”

    四周看看,那些战马早已经在刚才打斗的时候散去,只好扶着紫若儿徒步向前走,刚走出两步,就觉得胸口热,强忍着没有把鲜血吐出来,骂道:“狗曰的,打我这么狠。”

    紫若儿用袖角帮助战龙擦了一下嘴角的血丝,关切地说:“六郎,那恶人打你用的是修罗派最厉害的鬼舞宝轮,我还真担心你应付不了呢。”

    二人互相搀扶着走出树林,前面是一大片农田,已经过了麦收季节,视野十分开阔,二人不敢在这停留,向前又走了一大段路,在一处山坡下停下来。战龙说:“我走不动了,找地方休息一下,还有你的伤口若不赶紧抱起来,血都流干了。”

    紫若儿点点头,见路旁有一片瓜田,瓜田边上有个窝棚,二人就到窝棚里面坐下来,战龙让紫若儿坐到窝棚里的床榻上,紫若儿因为失血过多,脸色有些苍白。战龙说:“我给你处理伤口。”

    说着就来脱紫若儿的裤子,紫若儿红着脸不让,战龙笑嘻嘻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你早晚都是我的人,还怕我看你不成。”

    紫若儿羞道:“谁说要嫁你了。”

    可是却未加阻止战龙,让战龙退下了自己绛紫色裙裤,淡淡的月光轻覆之下,一双修长的**简直似乎是透明一般,瑰丽的肌肤原就白皙如雪,在月光下更是明媚,美的无法以笔墨形容,只是其中一条**的侧面,被划开了一条四五寸长的口子,血水已经定了痂,美好的腿面上也沾了不少血渍。

    战龙皱了一下眉头,说:“我去找些清水回来,伤得这么深,这群王八蛋。”

    他出去顺手摘了瓜田一个绿油油的西瓜,打开让紫若儿先止渴。又说:“刚才过来的时候,我看到有条小河,我去弄些清水过来,你在这等着我。”

    紫若儿口渴难耐,扒了一大口西瓜吃着点点头。

    紫若儿大半个西瓜吃进去,精神上有了好转,见战龙光着膀子回来,不好意思的问:“六郎,你的衣服呢?”

    战龙说:“找不到装水的东西,我只好将衣服脱下来沾了水回来。”

    说着,用浸过水湿衣服,清洁着紫若儿的伤口,紫若儿说:“我这儿有金疮yào!”

    说着从随身锦囊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战龙接过瓶子,倒出一些白色yào粉涂上去,然后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只未沾过水的袖子用作纱布,给紫若儿将伤口包好。

    紫若儿柔声道:“六郎,谢谢你啊!我穿上衣服吧!”

    战龙说:“你的裤子都让血水湿透了,我给你洗了,现在挂在外面,一会儿风干了,我拿给你。”

    紫若儿红着脸点点头,将光洁的**向后收了起来,战龙一阵窃笑,凑上来握住紫若儿的手说:“今天我们大难不死,肯定是月老想着成全我们,紫若儿!你真美啊。”

    紫若儿极力回档着战龙的动作,说:“六郎,不要这样,你也受了很重的伤……”

    战龙静静的注视着面目少许苍白,却清丽无比的紫若儿,越不能控制自己激dàng的情绪,忍不住将面前的佳人用力搂到怀中,紫若儿一声轻颤,娇嫩的香腮微露晕红,明眸皓齿,樱唇娇艳yù滴,说不出的娇柔妩媚。不曾言语之中,紫色罗衫已经被战龙解开……雪玉般的曼妙**,白玉无暇的肌肤好似吹弹得破,丰满高挺的双峰在明黄色的肚兜下面微微颤动着,少女柔软的腰肢似有若无的晃动中,让战龙的高涨一不可收拾。热切亲吻的同时,战龙的手也没有闲着,紧紧的搂住紫若儿的**,肆意的摸索着,高挺浑圆的双峰,冰清玉洁的少女,头一次被抚摸胸前圣地,既羞辱又兴奋的矛盾充满心头,心房更是像怀了小鹿乱撞,正处于无比美妙的时刻,下神最后的防线,已经被战龙用的龙qiāng撞开……

    伴着一声弱弱的惊呼,白玉凝脂般的双臂环绕上战龙的脖子,殷红娇嫩的双唇急的喘息中,呼唤出战龙的名字“六郎!”

    六郎答应了一声,悄悄吻着紫若儿柔滑的双唇,密语道:“若儿,一生一世,我都会像今天这样爱着你。”…… …… ……

    紫若儿娇羞不由地染了红颊,她低声轻吟,声音微弱的犹如蚊蚋,“夫君……相公……六郎来……欺负紫若儿吧……”

    这一声呻吟虽柔,却是直透骨髓,比最极品的yínyào都要来的煽情,战龙胯下龙qiāng已是如日中天,那里经得起如此挑逗?

    他下身一沉,**便已咬开了紫若儿那娇嫩的花瓣,缓缓刺了进去。

    他挺得虽慢,但紫若儿yù火虽起,幽谷却还没全然润湿,此刻容纳**的幽谷登时一股痛楚涌上,但混在**火热的充实感当中,痛楚却又显得那般奇妙,既痛且快。

    她痛得一阵娇吟,身子微微一僵,疼痛的幽谷虽有些畏怯,却还是鼓起勇气夹紧了他,本想先暂停一下的战龙只觉那幽谷不只紧窄,还有一种隐隐的诱惑,正将自己一点一点地吸引进去;他一边吻去紫若儿眼角清泪,一边在紫若儿幽谷动作,一步步地将他纳入体内,“若儿,马上就不疼了。”

    在那火热的刺激之中,紫若儿痛的泪水不止,即便有他的啜饮颊上仍染上了泪迹,可幽谷却是不住勾引着**,在痛楚的呻吟中将**渐渐引入,等到**全都被她所容纳,撑开与撕裂的痛楚到了顶点,体内的yù火却也强到了极处。

    紫若儿只觉自己同时在仙境与地府中徘徊,既痛的像在地府里受着苦楚,又舒服得像在仙境中享乐已极,偏偏又同时存在,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听着战龙在耳边像催眠般的声音,诱引着她微挺纤腰、轻扭雪臀,好让他更方便探索她娇嫩的**。

    不过说也奇怪,在这般痛楚中扭动娇躯,本该会痛得更厉害,但也不知是痛太久,渐渐麻痹了呢?

    还是真如他所说,自己的身子已渐渐习惯了yínyù的滋味,愈来愈爱**之事自然就不会那么痛了呢?

    紫若儿只觉娇躯愈酥软难当,xià tǐ处那**已深深浅浅地抽动起来,虽说痛处愈增,可一阵阵美妙的快感却愈强烈,渐渐地将痛苦给压了过去;种种快意自幽谷深处涌现,毫无阻滞地循环周身,一波接着一波冲洗着芳心,令紫若儿舒服的眉花眼笑,一双**不知何时已忍痛举了起来,环到了战龙腰后,无言地鼓励他继续驰骋。

    “好……好棒……哎……”

    不知不觉之间,紫若儿已娇声呻吟起来,一开始还只是唔嗯喘叫,渐渐地愈来愈大声、愈来愈娇媚,在战龙的鼓舞兼引导之下,逐渐放声欢呼。

    “好相公……好夫君……你好大……又好硬……哎……顶……顶到紫若儿……顶到紫若儿里去了……哎……好痛……可是……可是又好舒服……你……啊……你chā死……chā死紫若儿了……唔……你……你chā的紫若儿要……哎……要死了……好美……好棒…… 好高兴……唔……”

    “好喜欢被干吗?我美丽高贵的紫若儿……”

    听紫若儿叫的欢快,战龙竟刻意放缓了动作,诱的食髓知味的紫若儿主动挪抬纤腰,追寻起被****的感觉来,妖艳媚dàng的样儿实在可爱。

    心思微转了两圈,才想到其意所指,紫若儿媚的差点连眼都睁不开了,缠在他身上的四肢却不由收紧,将那饱胀敏感的美峰压在他胸口,挤压间那微窒的感觉,更使得她全身都被**所占服,只渴待着他那充满威力的征服,“哎……坏蛋……若儿的亲亲夫君……你yín了……yín死若儿吧……若儿要你……要你为所yù为啊……”

    听紫若儿这般娇言腻语,战龙再也忍不住了,他紧紧地chā着紫若儿窄紧的幽谷,**轻轻佻动那花蕊深处,勾得紫若儿芳心dàng漾,只觉精关在他的百般挑逗中终于大开,一阵甜美的呻吟喘息之间,美美地泄了身子……

    见紫若儿娇躯剧颤、美眸无神,感觉**顶端被一股酥麻腻人的甜蜜所滋润,自知紫若儿已**泄身。

    他深吸一口气,把紫若儿充满温热的幽香吸个满胸,忍住shè精的冲动,**微微使劲,活像是生了张小嘴似的,把紫若儿泄出的yīn精一点一点地吮吸进来。

    **之中虽泄的舒畅快美,战龙又已冲刺起来,这回深入浅出之下,攻势尽在敏感的花蕊上头,强烈的刺激令紫若儿才刚泄过的身子又复冲动起来。

    她闭上美目,任眼角情泪涌出,却马上又被他吸了过去,只觉那快感又狂涌过来,强烈得令已溃的精关愈无法抵抗,悠悠忽忽之间竟被他又深刺了几分,在那微微的刺痛当中,才刚过去的**竟又涌了回来,美得令紫若儿全然无法抗拒,她幸福地哭了出来,却已感觉不到泪水被他体贴吻吮的滋味,一心只集中在yīn精又自泄出的美妙之上。

    这一回总算战龙没有令她失望,正当紫若儿泄的yù仙yù死,身心仿佛都在波涛之中抛来飞去,未受到滋润的**却缠得他更紧了些,又一次享受到他的强悍威力;那敏感娇嫩之处被他吮吸的酥麻丢精之时,只听耳边战龙一阵喘息,随即一股火烫的热浪袭来,紫若儿甜蜜地高吟一声,仿佛魂儿都被chā上了天,这才拥着他瘫倒下来。

    “还会痛吗?”

    “嗯……当然……”

    听战龙轻声询问,慢慢回过神来的紫若儿只觉浑身酸软,还被他深深chā着的幽谷这才觉得阵阵痛楚,只是痛楚之中夹杂着欢快酥软的**余韵,百感jiāo集下也真细辨不出究竟是痛是喜了。

    她一双纤手娇柔地抚着战龙的脸,让他骄傲的眼神正对着自己,只觉那眼神扫shè之下,自己心中既麻又酥、既甜且喜,说不出的满足滋味,“不过……不过若儿舒服的滋味……比痛更美的多!六哥真是厉害……shè得若儿……真要舒服死了!”

    “这样就好,我只怕弄的若儿不够尽兴……可就不好了……”

    知道紫若儿之所以感觉愈美妙,是因为最痛的部份已然过去,心理上那又期待又怕受伤害的感觉,混在**的欢乐之中,才是令她**蚀骨的最主要原因。

    战龙微微低下头,鼻头轻轻点着紫若儿娇嫩的鼻尖,“现在,我真真正正是若儿的相公了……若儿好生准备着,六哥还要爱你一回……”

    听战龙这么说,紫若儿只觉满心快慰涌上心头,竟是不惊不惧,纤手自战龙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