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12 章

第 11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事情,就是拼了老命也要为他做到,可是七星凤凰楼是在太难闯了,昨天夜里我夜探凤凰楼,本来已经找到了那张宝图的位置,可惜被白凤凰现,你看我这里……”

    说着,他歪过身子,战龙看到后心之上印着一个清晰的掌印,腰间还有血洞,伤口已经处理过。

    战龙倒吸一口冷气,心道:“该不是化骨绵掌吧,你说你也是,非叫什么海天富,干脆直接叫海大富多好,省的六爷猜来猜去。”

    海天富继续说:“太原侯派你来,无非是找我要那张宝图,可惜我未能得手,不过我已经和二当家商量好了,等我伤愈之后,设计引开白凤凰,然后再取七星破甲图,你让太原侯多等几日。另外我问一下,你小小年纪就在太原侯身边当差,馗罗几道啊?”

    战龙心道:“什么馗罗,佐罗的,下围棋分段,难道在程世杰身边当差分段?”

    想到自己年纪不大,若是报的太高了,唯恐这老家伙不信,于是毕恭毕敬的说:“小的六段。”

    道与段谐音海天富点点头说:“厉害!刚六道太原侯就委以重任,前程无量啊,对了,太原侯的手令何在?记的太原侯吩咐过我,取图之人必须携带有他的手令。”

    战龙心道:“什么狗屁手令,这么繁琐。”

    当时还必须要应付:“太原侯也对我jiāo代过,除非见到宝图,否则不必给他看手令。”

    海天富点点头,冲外面嚷道:“小桂子,快些再给我添一点清凉散。”

    战龙假装关切的问:“公公,你的伤很严重吗?”

    海天富咳嗽了几声,说:“还死不了,不过那白凤凰实在是厉害,海某小看她了。”

    外边,小桂子一溜小跑进来,将一大包yào粉倒进水桶里面,说:“够不够?”

    海天富不说话,闭上眼睛运功疗伤,不大会儿,见他头顶上面升起一团紫气,紫气迅扩散成数道瑰丽的光环,围绕着海天富头顶盘旋。战龙仔细数一下,那些光环一共有八道,莫非这老小子刚才问的是这个?靠,六爷一道也没有,刚才居然虚报了六道,好在他没有检验,否则非露馅不可。

    静心修养馗罗的海天富突然一声暴叫,从水桶里面站起来,口中出一阵狂啸:“小桂子,你给我放的是什么yào?冻死我了……”

    战龙转头看小桂子,见他双眼之中布满杀气,还不等他吃惊,小桂子竟然对战龙突然出手,战龙没加防备,只觉得眼前一黑,顿时昏倒。小桂子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过去,手若钢钩,紧紧地罩住海天富的头颅,冷笑道:“老海龟,小爷爷在你身边受了你三年凌辱,你没想到我其实是真定府安排在你身边的暗探吧。”

    海天富大吃一惊,咬牙切齿的说:“哼,你个毛小子,伪装的太好了,这么说我的所有秘密一直都在你的监视之中?”

    第111章 易水飘香5

    小桂子冷声说:“本来早就想杀了你,是因为府尹大人也想得到那张宝图,本以为你定能不负重任,等你事成之后我在动手,想不到你却这么饭桶,我留着你还有什么用?”

    海天富眼睛和鼻孔开始流血,狠狠地说:“算你狠,看来你是想取代我的位子,然后亲自去七星凤凰楼拿那张宝图了?”

    “算你聪明!”

    小桂子手上用力,想立即制海天富于死地。海天富命门被锁,一时动弹不得,加上水中被小桂子下了yào,他一边不动声色的奋力施展馗罗化气抵抗,一边冷笑道:“就凭你,也想要老子的命?老子就是坐着不还手,恐怕你都做不到啊。”

    小桂子表情有些慌张,他虽然知道海天富的命门在头顶,而且自己又在他的水中下了“寒冰dú”居然还不能置他于死地。这老小子的功夫有那么厉害吗?小桂子心神动摇,海天富突然又说:“小兄弟,你不要管我,赶紧逃命去找太原侯报信啊。”

    战龙被小桂子打晕后,刚刚醒转没敢妄动,正琢磨着如何脱离这危险之地,想不到海天富居然利用自己转移小桂子的注意力,心道:“这小桂子到底是不是真定府的官差,我还没有弄明白,最好还是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于是闭上眼睛装死,希望小桂子能顺利杀死海天富,然后自己再表明身份。

    小桂子一分心,被海天富钻了空挡。 战龙听到一声闷哼,接着哗啦一声,睁开眼睛一看,小桂子已经被海天富一掌由屋里打到厅堂去了,小桂子痛苦的挣扎了几下,就趴在地上不动了。 战龙大骇,幸好自己没有表露身份,否则还不得和小桂子做了难兄难弟。 战龙再看看海天富,赤着身子站在水桶里面,眼睛和鼻子上面满是鲜血,满脸青紫色,身上却是暗红色。 战龙猜想他肯定是中dú非浅,有心过去弄死海天富,又生怕他跟自己玩yīn的,这时候海天富喊道:“小兄弟,你现在怎么样了?”

    战龙心道:“我躺在地上,他看不见?是不是眼睛瞎了?自己若是马上答应恐怕会引起他的质疑。”

    于是闭着眼睛不回答。就听海天富叹了口气说:“真是老了,想不到我海龟子英雄一世,居然看走眼,竟收了个朝廷的暗探做徒弟……”

    战龙闭着眼睛,老半天不见海天富从桶里出来,于是睁开眼睛,看见海天富还在那里运气,看来是伤的不轻。

    战龙爬起来,吃惊地说:“怎么回事?这小桂子怎么偷袭我?”

    海天富叹口气说:“都怨老夫糊涂啊,收了一个官府的走狗做徒弟,这小子隐藏在我身边三年了,我居然没有看出来。”

    战龙问:“公公,你的伤严重不严重?”

    海天富愤恨地说:“内伤倒是不重,可是我的眼睛看不见了。这个狗东西,害瞎了我的眼睛,小兄弟,你帮我收拾一下屋子,把这臭小子的尸体丢到后院的枯井里去,回来之后,我有一件重要的东西jiāo给你。”

    战龙答应一声,拖着小桂子的尸体来到后院,找到枯井,将尸体丢下去,心道:“那老小子狡猾得很,自己若是现在回去,实在太危险了,搞不好被他看出破绽来。何不乘着他眼睛瞎了,溜之大吉,反正指望他去悬空是不可能的了。”

    战龙主意打定,刚要离开,就听前院有脚步声,跟着有人问道:“海叔叔……这儿怎么这么乱?”

    竟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战龙赶紧走回来偷看,果真看见一个倩丽的身影进了小店,那女子一身素装,正吃惊的看着满地零落的窗户扇。 战龙一下子认出来人正是易水河上遇到的那个白小姐“白雪妃”仔细看来,她与姐姐白云妃虽然长得极像,但是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白云妃的眉眼之间流露着的妩媚是白雪妃没有的,而白雪妃一身的高雅正气却是白云妃不具备的。

    屋里面海天富咳嗽不停,“小姐啊,说起来实在惭愧,老夫居然收了一个官府的暗探做徒弟,并让他跟了我整整三年……”

    白雪妃惊讶道:“有这等事?那么小桂子现在哪去了?”

    海天富哼了一声说:“他已经被我打死了,不过……我也被这小子dú瞎了眼睛,小姐,你能不能帮我将床头那个yào匣子拿过来。”

    白小姐答应了一声,走过拿那yào匣子。 战龙心道:“这白小姐是认识我,我若是这样进去,她势必要认我,也势必会引起海天富的怀疑,还是观察一下情况在说。”

    于是隐在外厅的桌子后面,聆听里屋对话。

    突听里面一声惊叫,“海叔叔,你这是干什么?”

    海天富一声冷笑,说:“小姐,实话告诉你吧,我早就投靠了太原侯,留在这儿就是为了盗取七星破甲图,昨天晚上夜探七星楼,被白凤凰打伤,或许她没有认出我。但是我已经不敢再留在这儿了,哼哼!老子给白松林卖了一辈子命,到头来什么也没得到,还搭上了一双眼睛,想起来实在是亏得慌。”

    白雪妃恍然大悟,遗憾的道:“想不到你是这种人,妄我叫了你那么多年海叔叔。”

    海天富道:“老子当年纵横山西黑白两道,金银珠宝、荣华富贵一生享受不完,只是因为为了白凤凰的美貌,才甘心投奔白松林,我在这儿足足为他站了近十年的岗,现在眼睛已瞎,人生面临荒废,白凤凰恐怕会成为我今生今世都难以完成的想,但我想不到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得不到那只凤凰,啃一啃你这只小天鹅也不赖……”

    战龙听到屋中传出白雪妃的尖叫,心中一颤:“莫非白小姐已经落入老海龟的魔掌?这家伙老jiān巨猾,肯定是趁白小姐给他拿yào的机会,制住了白小姐的穴道,现在想对白小姐施加yín暴,我cāo你个老乌龟,六爷看上的女人你也敢动?”

    想到这里 战龙血往上撞,脑子一热,立即朝屋子里冲去,他以为海天富眼睛已经瞎了,自己身手灵活,那老家伙不一定能奈何得了自己,再说海天富也不知道自己要对他下手。可是 战龙刚冲进去去,就听一声冷笑,迎面飞过来一片金色旋风,旋风中间是一记红色掌印, 战龙躲闪不及,被这股金色旋风击中,顿时身子失去平衡,摔回到外屋。

    海天富大声说:“小兄弟,对不住了,不管你是太原侯的什么人,也要等老夫办完好事再说,我用旋风掌锁住了你的馗罗,一个时辰之内,就算你有天大能耐,也动弹不得。等老夫完事后,在与你理论……”

    战龙躺在地上,虽然这一下摔得生疼,可是感觉手脚尚且能动,心道:“这老海龟千算万算,到底没有算过六爷,六爷根本不知道馗罗是什么玩意,你还锁我的馗罗,你锁你姥姥个大头鬼吧。”

    这时屋子里又传出来白小姐愤怒而哀怨的叫嚷声,听海天富笑道:“小美人,我给你吃的是合欢散,现在不用老子欺负你,你都会乖乖的伺候老子的,哈哈哈……”

    接着又是白小姐无助的哭喊声。

    战龙原本想再冲进去救白小姐脱离魔掌,可是又想到这老海龟实在狡猾,万一这一次真给自己来一致命掌,小命就这样jiāo代了,何况就是救下白小姐,她也未必领自己的情,自己还不得冤死。想到这里战龙有些犹豫,从地上爬起来,轻轻迈动脚步来到损坏的窗户边,看到海天富赤露着精壮的身体,正将身子绵软无力的白小姐抱上床榻,并且开始慢慢的卸着白小姐身上的衣服……

    战龙把眼一闭,心道:“完了,可惜这么好的女人,便宜了这个老王八蛋,不行!自己前世风流一世,今生就是在做鬼,也要死在牡丹花下,岂能眼睁睁开着老王八蛋糟蹋自己看中的女人?可这老乌龟实在厉害,八道高手啊,除非大嫂神兵天降……我是打不过他的。怎么办?”

    战龙一阵胡思乱想,突然灵机一动。老乌龟眼睛看不见,又自以为封住了我的魁罗,我何不趁他不注意,悄悄偷袭他,就想笑傲江湖中白雪妃身体被制,又给海天富服下了合欢散,眼看着身上的外衣被脱下去,羞愤难当,想到马上就要**于这老东西,心中更是万般绝望。突然现门外闪进一个身影,战龙手中握着一把匕,冲白雪妃做了一个不要声张的动作,白雪妃认出战龙是前两天永定河上遇到的那个好心人,心中高兴来了救星,于是强忍着老海龟的屈辱不声张。

    战龙悄悄来到床边,并没有马上偷袭海天富,而是静立到床侧,然后大声道:“老王八蛋,还不住手!”

    海天富正神魂颠倒,飘飘yù仙,正想占有白小姐的身体,突然听到战龙的大喊,吃惊之际,下意识的朝着床前打出一记重掌,战龙趁他一掌打空,立即用匕对着海天富的心口直捅过去。

    海天富哼都未哼,顿时身体一震剧烈的颤抖,口吐白沫摔倒在地上,白雪妃看到这个情景,欣喜的忘记了自己尚还衣衫不整,连声说:“不要让他活过来……杀死他!杀死他。”

    战龙得到美人指令,看那海天富躺在地上纹丝不动,也怕他诈死。顺手抄起一把椅子,对准海天富的脑袋狠狠的砸过去……

    回头看到白雪妃玉体横陈,战龙偷偷咽了一口口水,佯作正经的说:“白小姐,让你受惊了,这老海龟已经让我打死了,你快些穿上衣服吧。”

    白雪妃想到自己浑身半luǒ的展现给人家看了,不仅羞得粉脸通红,着急的说道:“求求你快点帮我解开穴道。”

    战龙为难的道:“这老海龟点穴的手法十分奇怪,我……不知道该怎样解。”

    白雪妃见战龙不像说谎的样子,更加着急的说:“这可怎么办啊?”

    战龙摇摇头,定了一下心神,拿起白雪妃的衣服给她盖上,说:“小姐先不要着急,你先慢慢想想办法,我先把这老东西的尸体弄出去。”

    战龙将海天富拖起来,也拉到后院的枯井前,说:“这下好了,去yīn曹地府找小桂子吧,省得你俩生前的恩怨了解得不干净。”

    战龙生怕海天富武功太高一会再醒过来,见井边有块碗口大小的石头,就拿到手中对准海天富的脑袋来狠狠砸了几下,才将他推入枯井,再盖上井盖,转身回到前面,顺手将店门上了栓。再来到里屋,见白雪妃依然躺在那里,双颊绯红,见战龙回来,问道:“公子,那老海龟你将它处理好了?”

    战龙听到她叫自己公子,走近床前说:“有件事必须要告诉小姐,我姓杨。乃是杨令公的第六子,现任的北路军大元帅,虽然你我双方的关系形同水火,但六郎绝不会趁人之危,请小姐放心,你若是想到了解开穴道的办法,就告诉我,我帮你解穴。”

    白雪妃点点头:“多谢杨公子坦诚相告,这海天富乃是修罗界的高手,他给我用的锁穴手法十分厉害,我也不知道该怎样解开,还有这老东西刚刚还给我吃了……不知道什么yào,我现在气血倒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