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09 章

第 109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明君吗?想当初若不是世宗皇帝收留,他还不知道去那里流浪呢,大周打下了江山,赵匡胤官拜殿前都点点,总掌全国的兵马,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了。可是他狼子野心,世宗皇帝英年早逝,他却苟合一帮心腹,陈桥兵变,黄袍加身。这种人也叫明君?”

    可能因为言辞过于激烈,龙姬突然停住,一手捂住胸口,剧烈地咳嗽起来。

    白松林急忙上前,“娘娘请保重凤体,无须跟这一帮乱臣贼子生气,这些宋军jiān细,全都jiāo给我处理好了。连同前天捉来的那两个女娃,我将他们全都做成灯笼。”

    战龙和四娘对视一眼,看来八姐九妹真的在他们手中。

    龙姬点点头,没有说话,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摆了摆,白松林会意,大袖一卷,就将战龙和四娘提起来,战龙也是一身武功,岂不料在他面前,竟是无从施展。被白松林夹住,身形快飘过几处甬道,又回到那一片yīn暗之中。

    密室之中立即亮起了无数的灯笼,那些做工极其精致的灯笼一盏、一盏的依次点亮……白松林口中念念有词,对战龙和四娘说:“你们好好看来!”

    说着转身顺着一条狭长的里弄走去,随着他轻盈的步伐,里弄两旁也亮起了灯笼。战龙和四娘开始注意到那些美丽而又散着妖异光芒的灯笼。那一盏盏灯笼,不但做工精致,尤其选料特殊,看不出是什么皮子扎支撑的,灯壁极薄,上面刻画着优美的图案,有人物风景,也有山水神话,让人赏心悦目,流连忘返。

    穿过这条幽长的里弄,前面是一间十分宽敞的密室,屋子里面种满了色彩鲜艳,形状却极为相同的一种植物,碧绿的青藤在屋子里面的墙壁上缠缠绕绕。战龙和四娘突然闻到一股血腥,战龙心中暗道:“糟糕,那些灯笼是人皮做的。”

    突然一阵张狂的怪笑……

    白松林将战龙和四娘放开,大声道:“当年那些参与陈桥兵变的大臣,哪一个没有受过世宗皇帝的隆恩,他们见异思迁,叛主求荣,与姓赵的合伙串夺了我们大周的江山,好多大周的忠臣都被秘密处死。我深受世宗皇帝龙恩,立志杀光这些乱臣贼子,如今那些乱臣贼子已经有一些人就在这屋里面了。”

    白松林的眼神越来越冷,让人望而生畏。

    战龙颤声说:“所以你就要报复他们……白主,请问刚才那位龙姬娘娘是什么人?是白凤凰吗?”

    白松林眼睛一翻,“与你有什么关系吗?”

    战龙现在虽然手脚自由,但是他也没有想要逃跑,这个白松林武功太高,自己根本就逃不了,四娘也是,心中更是惦记着八姐九妹的安全,问道:“前天,白主可曾捉到两个女娃娃?”

    白松林道:“她们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敢来探。”

    四娘颤声问:“她们现在何处?”

    白松林哼道:“马上就要变成这儿的灯笼。”

    四娘一听,险些昏倒在地,战龙急忙将她扶住,对白松林道:“白主,求你不要伤害她们,她们还是孩子。我这次来,一来是赎回她俩,二来是与主求和。”

    白松林冷笑道:“求和?求什么和,你让赵光义让出皇位,我就放人。”

    战龙看看四娘,见她神色凄然,显然是担心两个女儿,同时已经猜到相救女儿xìng命实在是太难了。

    战龙不认四娘伤心,对白松林道:“白主,这可是你说的,我可以让赵光义让出皇位,你必须要让她们安全。”

    白松林看了看战龙,点头道:“杨六郎,本将军知道你最近在朝纲之中红得紫,赵光义也认了你做干儿子,要说跟你谈银两条件,我向你多少都能做主,可惜,老夫不缺钱。你真要是能够让赵光义退位,我就答应将他们放走。”

    战龙点头,一脸严肃地说:“白主,我们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三天时间为限,我回一趟瓦桥关,和赵光义商量下,然后给你答复。”

    白松林沉思道:“赵光义在瓦桥关?”

    战龙乃是缓兵之计,只想暂时拖住他不要伤害八姐九妹,然后再想办法。“白主,皇上现在不在瓦桥关,但是明天就回到。你能不能先让我们俩回去?”

    白松林说:“你一个人,我可以派人送你走。这个女人留下。”

    战龙护住四娘,“白主,你可是有言在先,不能伤害她们三个当中任何一个。”

    白松林冷声道:“现在轮不到你谈条件。”

    战龙急道:“白主,只要你保证不伤害她们三个,别说让赵光义退位,就是让我杀了赵光义,我也在所不辞。”

    白松林眼睛一亮,“真的?”

    战龙点头,凛然道:“当然是真的。”

    第107章  易水飘香1

    白松林道:“那我就答应你,给你三天时间。”

    说罢,双臂一振,清喝一声:“六丁六甲,**波罗弥!”

    就见由他身上飞出一道赤金色光符,啪的一声印到了四娘身上,四娘身子一震,眼神立即松散,身子马上不由自主随着白松林的手指的勾引,朝着白松林慢慢走去。

    战龙如同被当头棒喝,太厉害了!“白主,我们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这就回去请命。”

    白松林点点头,领着战龙走出密室,战龙还担心地回头看看,白松林森冷地说:“老夫说话算数,但是你也要记住,千万不要耍花招,小心我将她们三个全都做chéng rén皮灯笼。”

    “来人!”

    一名卫戍营领走过来,“主,末将再此。”

    “送他离开。”

    战龙含着眼泪默默告别四娘,跟着悬空的卫戍营领离开七星凤凰楼。来到水边,已经有船只在这里等候,战龙被黑布蒙上眼睛,送到船上,感觉船离开岸后,战龙回过头,对着七星凤凰楼的方向,默默的说:“四娘,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

    上岸之后,战龙没回真定府,而是回到瓦桥关。

    战龙回到瓦桥关,家中已经乱成一团,与大嫂说了悬空的遭遇,大家一听四娘和八姐九妹被抓,全都是暗自伤心,但是悬空易守难攻,尤其现在水师难以调动,大家全都是一筹莫展。日暮降临,天色也生了变化,随着电闪雷鸣,大雨漂泊而下。或许是连夜的劳累,战龙想着营救四娘的方法,竟伴着滚滚雷鸣进入乡……

    战龙一觉醒来,听窗外雨声潺潺,一旁七郎呼声如雷,又想起被悬空扣留的四娘,竟再也睡不着了,这时候突然听见院子里传过来脚步声,一个纤秀的身影,撑着雨伞从月亮门外走过来,来到战龙窗前停下,伸出一只手敲了敲窗棂。借着闪电的光亮,战龙认出来人是三嫂龙兰。

    龙兰轻声问道:“六郎,你醒着了吗?”

    战龙赶紧回答:“哎!我一不小心睡着了,大嫂她们呢?”

    龙兰说:“大嫂怕你累坏了,现在即使你整天不睡觉,也没有用的,我们要做的是,养足了精神,想法将四娘和八姐九妹救出来。”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战龙问,他突然注意到,龙兰的装束,外衣里面还穿着水皮衣,“三嫂,你打算去悬空?”

    龙兰点头说:“只有这一个办法,我水xìng好,悬空那些水下机关难不倒我。”

    战龙摇头道:“不行,那太危险了。我不许你冒险。”

    龙兰又说:“六郎,四娘对我们如同亲生,我们不能不救。除了这个冒险的办法,再无他法,就算你可以让赵光义答应那个荒唐的条件,三天时间,根本就来不及啊。”

    战龙重重叹口气。

    这时候,外面慕容雪航叩响门环低声说:“龙兰,准备好了没有?”

    龙兰开门让大嫂进来。

    慕容雪航进屋后,见到战龙问:“龙兰,你都和六郎说了吗?”

    战龙接过话来说:“大嫂,三嫂都和我说了,搭救四娘的事情我义不容辞,就是搭上xìng命也要去的。为了不让大家知道,我们三个好好计划一下,就等着你来了。悬空的水路十分复杂,咱们不能贸然行事。”

    慕容雪航点头说:“这件事情,目前就咱们三个知道,而且行动也只有咱们三个,其他的人暂时都不要告诉。”

    龙兰问:“二嫂那里也不说吗?”

    慕容雪航点点头,战龙说:“他们知道了一定会抢着去,人越多越危险。”

    龙兰又问:“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慕容雪航说:“这两天,紫若儿一直与我住一起,她了解一点悬空的情况,她说悬空水域四个方向都有埋伏。东、南、北三个方向最为复杂,尤其水下还有极具杀伤力的秘密武器。只有少数几个人认识那三个方向的水路。”

    战龙想了想说:“那么西面呢?怎么说?”

    慕容雪航说:“上的人外出都走西面,水路比较好认,可也是限制在他们自己人的情况下。如果有外人进,则需要先找葫芦渡口一个名叫福来居的小客栈,那儿是上专设的贵宾接待处。另外,紫若儿告诉我,明天正好是真定府举办龙舟大赛的日子,以前悬空的人经常参加,虽然今年上与官府这方面关系紧张,但是我们还是想去碰碰运气,如果能抓到一两个重要人物就好办了,那时候我们可以同悬空jiāo换人质。如果碰不上,咱们再去葫芦渡口想办法。三天时间之内,我们还能在想其他办法。”

    三人商议好之后,趁天还未亮,悄悄离开瓦桥关,出南门坐船由水路前往真定府。易水之上,气候温和,朝阳初起,云净天高。湖波清浅,因风起皱,映着阳光,幻成一片片的金鳞,散动不休。水底游鱼,往来可数,掉尾拨头,近舟而嘻。两舷船娘,双桨轻摇,船过处,把湖底的香灰泥搅成一团团的淡雾浓烟泛上湖面,随着一圈圈的水漩,由小而大,dàng散开去。

    战龙不住的将目光朝慕容雪航脸上扫去,慕容雪航面沉似水一面观赏湖上的风景,一面想着营救计划。

    小船一路扬帆急驶,来到真定府。

    真定府因为不是前线战场,所以这里还没有被前方战火弥漫。

    三人也没有去找令公,生怕他更担心,而是提前派一名亲信给令公置信,说四娘正在协同战龙与悬空谈判。

    真定府一年一度的龙舟大会,让整个真定府从清早就忙碌起来,府台衙门和水师提督衙门都出动了大批官兵,因为龙舟大会涉及范围广阔,不少江湖门派也为争名好利而加入竞渡比赛,少不了大打出手,去年龙舟大会就生帮会火拼,导致双方伤亡不说,看热闹的老百姓也有不少死于骚乱。

    真定府通易水湖的这段水路宽阔、笔直,太阳刚升起来,永定河两岸就已经人山人海,男女老少,人挨人接踵连肩,商买商卖,叫喊声络绎不绝。待到日上三竿,再看得胜渠的水面上,十二条大小相仿,颜色各一的龙舟已经整装待。

    每条龙舟都是用整木雕成,舟身密刻鳞甲,龙头高飘彩旗,龙尾密布锣鼓,每舟都约六七丈长,上有挠手四十八人,鼓手一人。比赛尚未开始,参赛者早已摩拳擦掌,跃跃yù试。

    战龙他们到的时候,比赛还没有正式开始,三人挤到人群里面,慕容雪航说:“六郎,悬空只有你去过,里面的人也只有你认识,你先看看那些龙舟上有没有上的人?”

    战龙将目光投向那些龙舟,无奈离得太远,加上上面的人几乎都穿了相同的衣服,实在难以辨认,因为来得匆忙,数码相机也没有带。加上在上战龙统共也没见几个人,所以战龙无奈的摇摇头。慕容雪航嘱咐他说:“等会儿那些龙舟过来了,你再好好辨认一下。”

    这时龙舟大赛已经拉开序幕,府尹大人站在高高的祭祀台上,点燃香烛,开始烧纸钱,照老规矩每次龙舟大赛开始前都要先请龙神,府尹大人先要让龙神保佑真定府百姓的平安,然后比赛才能开始。

    龙兰介绍说:“那条装饰的极为富丽的杏黄色龙舟,是真定府大永钱号的商船,这比赛也是大永钱号和官府联合举办的。”

    战龙和慕容雪航顺着龙兰手指看过去,果然看到那条龙舟的舟身也比其余的龙舟长出一截,龙头高昂,龙尾高卷,舟身上刻着八仙过海,雕镂精美,再刷过金漆后,更是耀眼夺目。四十八名挠手各个身强力壮,黄巾裹头,赤着臂膀,露着一身健壮的横ròu,下面也是黄色的兜裆滚库,手持长桨分列两边,严肃待命。龙头高悬一面杏黄旗,旗子掐金边走银线,中间白月光斗大的一个“永”字,旗子下面,一面巨鼓前一名壮汉也是黄巾罩头,手持鼓锤,正在等待号令。

    这时一通鼓响,随着出赛点红旗挥舞中,宣告比赛开始,刹那间各条龙舟上鼓声齐响,震的水面忽忽乱颤,一黄、一红两条龙舟领头,十二条龙舟也如脱缰野马,逆水飞出,空留身后道道水花……

    两岸罗衣扑鼻香,银钗照日如霜刃;鼓声三下红旗开,两龙跃出浮水来;棹影斡波飞万剑,鼓声劈浪鸣千雷;鼓声渐急标将近,两龙望标目如瞬;坡上人呼霹雳惊,竿头彩挂虹霓晕。

    眼见那些龙舟斩浪而来,气势吞天,战龙惊叹道:“逆水尚能如此迅,若是顺流还不飞起来啊!”

    眼见最前面的两条龙舟已经靠近中段,那红色龙舟后劲十足,舟上四十八名挠手喊着齐刷刷号子,“嘿呦……嘿呦……”

    已经越过大永钱号的龙舟半身,如此激烈的竞赛,哪怕一个龙头就足以奠定胜局,何况半个身位?龙兰又说:“你们看那条红色龙舟上面的鼓手,他绰号“浪里白鲨”水xìng通天,这人名叫陆涛,前年因为闹事吃了官司,被官府抓了,想不到这么快就放了出来,想必是官府收了他的银子。

    “陆涛?”

    战龙口中念着陆涛的名字,放眼看去,但见红色龙舟之上,领鼓之人正是那天晚上自己躲在鱼篓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