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到这里的血腥,一会儿就会赶过来,狼群狩猎的时间,是我们上山的最好时机,正月,上我的马,我们必须在狼群到来之前,隐蔽好自己。”

    正月战战兢兢的收起黑马背上的行囊,腾格将他拉上马背,藏青马抖抖身上的冰霜,一溜小跑驼着二人踏着厚厚的积雪,翻过两道丘陵后,突然藏青马停住脚步,竖起两只耳朵,目视前方,前面便是冰狼山的山口,藏青马显然意识到险情,它摇头摆尾的轻喘粗气,脚步凌乱的向左边移动。

    正月不知藏青马现了什么,正在纳闷,腾格已经拢缰绳,改变了前进方向,他深哓藏青马的习xìng,猜想它一定是嗅到前面有狼群的味道,腾格让正月迅下来,牵着藏青马躲入旁边的山凹,他拍拍藏青马的脑门,藏青马熟悉主人的命令,立即屈下前蹄,伏到雪面上,腾格又吩咐正月不要出声,自己也潜伏到一棵山荆后面。

    第98章

    不大功夫,就见前面山口一下子涌出数百头浑身煞白的白狼,正月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雄壮,这么纯白的狼群,在一阵碎雪飞扬之后,狼群整齐的全部涌出山口,扑向山下的羊群。但是狼群并没有向正月想像的那样立即开始屠杀,而是在他们刚刚走过来的第一处丘陵处,围着一块二丈余高的巨石,列成三个整齐的方队,正月看的莫名其妙,伸到嘴巴外边的舌头开始凉。更奇怪的是一只浑身毛比雪还白的狼,竟然长了翅膀一样,飞到巨石上面,而且象人一样直立着身体,俯视着山下正在雪下抢草吃的羊群……

    正月用手揉着几乎冻僵在嘴巴外边的舌头,低声道:“腾格叔叔,这就是那只会飞的千年狼妖吗?”

    腾格没有答是,也没有答不是,他显然已经意识到这次的对手是何等的强大,看看那些比军队还要整齐的待命的狼群,腾格又拍拍藏青马的脑门,将早已准备好一袋干草扔到藏青马嘴边,说:“伙计,委屈你在这里等我门,记住!”

    然后示意正月乘狼群在外边狩猎,赶紧冲进山口。

    站在巨石上面的千年狼妖默默的注视着山下的黄羊群,并没有着急下达进攻的命令,底下的狼群也悠闲的蹲在雪地上,呼哧呼哧的吐着热气,狼群似乎明白下面的羊群已经是自己盘中的美餐,也不急于一时,它们已经习惯了等下面的羊群吃饱,然后开始猎杀。

    经过一阵耐心的等待后,狼妖终于下达了进攻的命令。那些蹲坐的狼群立即全部齐刷刷站起来,蓬松的长尾巴向后直翘,摆出一副居高临下,冲锋陷阵的架势,白狼王一个挥手的动作,数百头白狼迈着几乎一致的步调,朝着下面的黄羊群鸦雀无声的推进,一张张龇露着森森白牙的凶恶面孔,借着雪色的掩护,在悄然推进了一段路程后,突然如山洪一样bào,仿佛数百道银色的闪电,冲入毫无准备的羊群,机警的黄羊不得不放下口中鲜美的草,朝另一方向飞逃命。刹那间,空旷的雪野留下几十具未能躲避过这场突袭的黄羊尸体。

    狼群似乎并没有将羊群赶尽杀绝的想法,它们或许早就懂得存留羊群的生命火种,才能保障自己在如此恶劣环境生存的希望。

    巨石上面的狼姚突然掀开了头上的白狼头套,一头秀在凛冽的高风中青丝乱舞,夕阳照耀着她诗画难以形容的绝美容颜,“怪不得我闻到生人的气息,看来有人想潜入我的冰山别月洞,真是胆大妄为。”

    能够开口说话,她当然不是狼,更不是妖,而是活生生一个人。

    没有人知道,冰狼山那只传说中的狼妖,其实就是名震星宿海的白狼圣母。

    因为她是修神界的宗主,所以下面女弟子全都尊称她姥姥。

    白狼圣母比任何一个人都想得到明神转世的天元第一道元神所以她变身为传说中的狼妖,等着在这千年不化的冰川,只等着明神转世的神光笼罩。

    姥姥深吸一口高处的寒风,飘身下了巨石,看着狼群将收获的猎物统统运回洞府,离去时她不由自主的抬头对着冰狼山上方美丽冰蓝的天空道,宁静地说道:“我不希望有人来扰乱冰狼山的宁静。

    腾格和正月乘狼群狩猎的空暇,转入山口,攀上冰狼山,腾格并没有着急马上进入冰山别月洞,做为吐蕃最出色的猎手,他深知狼xìng,自己这样冒然动手,即使得手,也没有办法脱身,要想从群狼口边采到“冰莲”必须要学会忍耐,腾格曾经有过徒手杀死一头蛮熊的辉煌经历,但是现在的对手是一大群凶残而又狡猾的狼群,在没有采到“冰莲”之前,还须躲过狼群的耳目。

    腾格抽出藏刀,瞅准一出偏僻的积雪山凹,开始向下挖洞,那雪层开始坚硬,下面越来越松软,不大功夫一个一人来深的雪洞就已挖好。腾格让正月跳进去,把随身带的厚毡毯铺开在洞底,他又找来一些山荆铺在上面,最后将大块的积雪盖在山荆上,自己也钻进来,“狼群十分狡猾,它们肯定这里来了生人,所以这两天咱俩就躲在这雪窝子里,跟它们耗上两天,等狼群放松警惕咱们再出去,正月,饿了你就吃,困了你就睡,但是不准出声,更不许出去。”

    正月皱皱眉头说:“腾格叔叔,万一狼群找到咱们怎么办?”

    腾格说:“冰狼山的雪是流动的,咱们的洞口一会儿就会被飞雪埋住,这里狼群是找不到的。”

    腾格说完,把身上的毡毯裹紧,开始瞌睡。”

    正月抬头看看上面被山荆掩盖的亮光越来越少,片刻便被刮过来的流雪完全掩盖,雪洞里开始变的漆黑。腾格闭着眼睛说:“记住,留着气孔,不要让风雪把咱们完全埋没。”

    正月点头回应,用手指不断的捅开上面的雪面,后来手指头不够长了,正月就改用随身佩带的短剑,这柄檀香木做鞘的短剑是斯罗大王赏赐给他父亲软腾华的圣物,父亲知道他来冰狼山,就让他带上这柄短剑,用来防身。

    估摸外边的天已经全黑,冰狼山的夜是多风的,随着风雪越来越大,到半夜光景,他们的雪洞上面已经积攒了差不多半尺厚的流雪。腾格睁开眼睛,换正月休息,正月睡不着,一边在嘴中轻轻嚼着牛ròu干,一边问:“腾格叔叔,咱们要在这里等多久,我怕时间长了,上面的雪一但冻死,出不去怎么办?”

    腾格笑笑说:“正月,你是不是害怕了?”

    正月马上摇头说:“没有,要是害怕,我就不和你来了,我只是担心我们能不能采到冰莲,救回公主。”

    腾格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掌拍了拍正月的头顶。外面风雪jiāo加中夹杂着阵阵狼嚎……

    正月在黑暗中忍受着寒冷,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上面开始出现亮光,看来黑夜已经过去,正月舒展了一下冻的有些僵硬的四肢,刚想说话,被腾格用手制止。不远处传来狼群踏破冰雪的杂乱响声,拌着几声狼嚎狼群奔驰而去。

    腾格想了想,说:“狼群又去狩猎了,是它们要多多储备过冬的食物,还是故意要引我们出去?”

    正月说:“腾格叔叔,狼群哪里有那么多心计?你太谨慎了吧。”

    腾格点点头,说:“我先上去看看。”

    他用力推开上面的尺厚的雪顶,跳上来后,放目远眺,那群白狼果然都聚在山脚,腾格唤正月上来,二人小心翼翼的踩着雪地,朝洞口靠近。

    冰山别月洞的洞口开阔,山洞呈半月形向下延伸,拐过一处狭窄地段,眼前豁然开朗,一阵yīn冷的风吹过来,腾格拉出金色的藏刀,眼神示意正月多加小心。山洞中四处充满了狼的气味,幽暗的洞府深处,千年青藤身上那些碧绿的枝叶沙沙的拂动着石壁,腾格猜到那朵冰莲就长在这棵藤上,他的目光顺着青藤向上方向一路看去,直到山洞的顶脊,看来这藤肯定是钻到上面去了,冰莲也应该在上面。二人转身返回洞外时,几声细小的狼叫,让腾格现旁边角落一个凹洞里几只刚刚出生的小狼崽,他大步迎过去,抓过一只狼崽,但见狼崽浑身雪白,晶莹剔透的可爱,想起雪狼的毛皮可以医治风寒,这几只狼崽正好带回去献给大王,即使采不到冰莲,救不出公主,也算不枉此行。

    想着便将窝中的四只狼崽尽数装入口袋,招呼正月出得山洞,向上面攀沿,一路寻找,果然看到远处一处悬冰峭壁上,绽开着一朵冰蓝色的奇花,腾格大喜之下,又有愁云浮现眼前,看那冰莲生长之处竟是断无任何道路的峭壁,离这里大约还有十余丈高,中间峭壁如刀削斧剁一样平滑,下面便是冰狼山背面的断谷,摔下去定难活命。

    腾格由口袋中掏出一只攀山专用的鹿皮手套,上面的手指部分都是纯钢打造的指套,腾格戴好手套,另只手握了藏刀,让正月守在下面,自己来到峭壁跟前,气运丹田,猛地向上跃起丈余高,轻舒左手,用指尖的钢钩牢牢抓住冰面,然后结合右手的藏刀,沿着峭壁上的冰层一点点的向上挪动。

    正月守在下面,握剑的掌心开始汗,他害怕狼群这时突然出现,腾格叔叔万一分心,由上面摔下山谷,恐怕连尸都留不下。偏偏这个时候,腾格口袋中的狼崽开始哀嚎,那凄凉的嚎叫传出多远,远处也立马传来狼群回应的嚎叫。腾格后悔没有把这些狼崽掐死,现在悬身在峭壁上,显然没有工夫处理这些狼崽,眼看离冰莲只有一丈来远,腾格狠了下心,继续向上攀沿。

    腾格的手指几乎已经触到冰莲的一刹那,突然一声冰冷的嘲笑,自冰莲身后传出,这一刻腾格浑身的热血几乎全部冻结,那只眉心有颗朱砂印记的千年狼妖,分明就盘坐在冰莲的后面……腾格心颤之下,手上一松,整个身体立即贴着冰层滑下去。

    腾格千惊万险之即,运用壁虎功将自己下滑的身体尽力贴服在冰面上,以至没有掉下悬崖,他惊恐的由雪地上爬起来,下面数十头白狼已经蜂拥而至,显然是冲着自己口袋中的狼崽来的。来不及犹豫,他拉上正月,朝另一方向逃去,没跑出多远,前面出现大片陡滑的斜坡,腾格教正月与自己抱成一团,顺着斜坡滚下去……

    追击的狼群不依不饶,它们沿着斜坡向下追击,有几只控制不了度,也连滚带摔的掉下去,缓坡上面一时雪沫纷飞,白茫茫如纱雾笼罩。

    追击的狼群不依不饶,它们沿着斜坡向下追击,有几只控制不了度,也连滚带摔的掉下去,缓坡上面一时碎雪纷飞,白茫茫如纱雾笼罩。腾格与正月身上都是穿了厚厚的皮衣,一路滚下斜坡,到也不曾受到重伤,却深深的被埋入雪下,正月就感到头部一晕,几乎昏死,腾格用力将他由雪堆里拽出来,正月还在惊魂未定时,突听身后异响,一股夹带血腥的yīn风朝自己扑过来。正月慌忙扭身闪开,一只牛犊大小的白狼从他身边掠过,尖利的狼牙将正月外边大衣的半拉袖子生硬的扯去。

    那只白狼没有咬到正月,显然不甘心,折身回来又咬,正月劈手一剑,将白狼的一只耳朵削掉,那只受伤后的白狼越加凶狠,转身又咬,正月又劈出一剑,这次却被白狼躲开,白狼一口叼住正月的一条大腿,就在它咬中正月大腿的同时,腾格气力十足的一记重掌也拍到这只白狼的天灵盖上,白狼的头骨立时粉碎,毙命当场。

    正月头上冷汗都变成了白霜,看看大腿上被白狼咬中的地方,两个深深的牙洞,好在腾格叔叔出手及时,否则自己的这条腿就废了,如今只是被咬破点皮ròu而已。一只白狼毙命,引起后面白狼们的仇恨,它们疯狂的追过来,腾格拉着正月也疯狂的向前跑,在往前就是冰狼山后山腰的冰潭,这里原始是冰山上融化的雪水,雪水汇聚在此,结冰后,上面又落了雪花,大风刮走上面松软的雪花,留下一层坚硬的雪沙,就形成千万个大小不一的冰壳,上面的落雪冻了又化,化了再冻,千百年后,冰壳一层一层的向上积累,壳中有冰有水,软硬不一。

    冰壳比雪坚硬,比冰略脆,正月前面跑过去,因为他身体单薄,冰壳能够承受他的重力,腾格不但身体壮硕,尤其脚上的一双牛皮的靴子极其沉重,没跑多远,就一脚陷入冰壳,腾格心猛的一沉,下意识的把陷入冰层的腿往上一拔,但是没有拔动,冰冷的雪水灌进靴子,腾格眼看后面的狼群追到近前,想用力把陷进冰层的腿拔出来,可是连试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急的他冷汗湿透脊背。

    正月不见腾格跟上来,回头一看,见腾格一条腿陷入冰下,后面狼群已经追到,正月连忙转回身来支援腾格。腾格抽出金色的藏刀,把另一条腿跪到冰面上,第一条白狼扑过来,腾格把头一歪,手中藏刀借势一划,那条白狼因为用力过猛,收不住身体,由腾格头上跃过时,狼腹也被锋利的藏刀刨开,这只白狼摔落的冰地上满是腥红的狼血和狼的肠肚。腾格同时挥掌将另一只白狼打飞出去,余下的狼群见其凶猛,便暂缓攻击,呈半圆型将腾格和正月围住,并且对着二人出低沉的咆哮。

    腾格陷入冰层的腿开始麻木,刚才裂开的冰洞已经冻的严严实实,眼看群狼伸着血红的舌头,一点点的逼近,腾格果断的对正月说:“不要管我了,赶紧逃。”

    正月红着脸说:“腾格叔叔,我不能丢下你……”

    腾格用强硬的口气说:“快走,不然咱俩都给喂狼。”

    说着把肩上的口袋丢给正月,正月接过口袋,看了一眼凶残的狼群,霍然大步朝山下跑去。狼群开始动攻击,这一次狼群是由三个方向一起扑过来,腾格用藏刀砍死一条,用掌击毙两条,在击毙第二条白狼时,他的周身至少有六七处被涌上来的狼群用锋利的獠牙咬住,狼牙刺穿腾格的皮袄,嵌入他的骨ròu。那些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