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难以自持。

    宋皇后娇躯仿佛上天的杰作,若非谪尘的仙子,焉能完美如斯?她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美,就连xià tǐ幽兰之处也是光洁无毛,一片令人眩目的雪白,美得令人窒息。战龙有种喜出望外的感觉,挺着龙qiāng冲上前,一把将皇后美绝人寰的玉体搂进怀里,凑下头去就是一阵狂啃乱吻,肌肤相触之下,yù火直线攀升。

    “六郎……嗯,别在这里!先让臣妾服侍将军沐浴。”

    皇后娇喘咻咻道,美眸水汪汪的,好似要滴出水来。

    战龙便抱起她轻轻一跃,“扑通”一声,两人一起跃入池中,水花四溅,满池波dàng。

    战龙yù火稍褪,这才放开了宋皇后。宋皇后无限娇媚的白了他一眼,两只纤纤柔荑为战龙轻轻擦洗,在他火辣辣的目光扫视下,羞意大盛,脸上红潮怎么也退不下去。这时那些贴身侍女侍女们也纷纷跳进池中,环绕着战龙和皇后,服侍这一对天底下最大胆的偷情男女沐浴。

    那一群小侍女,数一数一共十二名,浑身都只穿着颜色各异的小肚兜,围绕在战龙和皇后身边,惊艳无比,战龙也不客气,自然不能满足于两眼饱餐秀色,两只大手也老实不客气对宋皇后大逞手足之yù,撩拨得皇后娇嗔连连,那一副受不了欺负的诱人模样,直让他险些忍不住当场扑上去……战龙干脆在水下乱摸一气,旁边侍女娇呼不停,战龙就嘿嘿干笑一声,宋皇后便会半真半假的瞪他一眼,然后也会引来他变本加厉的挑逗,宋皇后颤抖的娇躯把水面dàng出一圈圈涟漪。

    最为舒畅的是,侍女们为战龙清洗龙qiāng,她们排着队挨个为战龙服务,说是清洗,不如说是姐妹们都想摸一摸战龙的宝贝,她们可能从来没有碰过这样粗壮的龙qiāng,握在手中均都是爱不释手,有的个xìng腼腆一些,一时还放不下女儿家矜持,也只就摸摸了事,有几个大胆的侍女,居然居然用温滑的檀口包住龙qiāng吃上几口,引得战龙yù火沸腾。宋皇后也舒服地躺在浴池边上,分开两条修长粉嫩的**,让一个最为心爱的侍女为她香舌服务,看来她经常在这里享受如此香艳的服侍。

    美女环绕之中,眼前尽是玉颜娇容,rǔ浪臀波,战龙喜不自胜,简直不知今夕何夕。

    香艳绝lún的沐浴之后,战龙横抱起一丝不挂的宋皇后,迫不急待来到卧房,虽然那十二个小侍女同样诱人,也都等着战龙开,但是战龙还是非常有耐心,知道这些可爱的小妹妹迟早都是自己的口中餐,不能急于一时,关键的是将她们的主人收得服服贴贴。把宋皇后在凤榻上玉体横陈,他就近上上下下尽情欣赏,一寸寸端详,直看得呆了。

    宋皇后根本不敢与他目光相触,玉齿咬着下唇,美眸望向他处,目光中害羞之情有如实质。战龙笑道:“皇后姐姐,今天晚上我们一定爱个够,我会让你yù仙yù死。”

    皇后大羞,娇嗔道:“六郎……”

    战龙早已是箭在弦上的要命当口,闻言再不耽搁。带着种朝圣般的情怀爬上凤榻,轻轻分开皇后修长雪白的**,然后跪到了她的两腿之间 ,上身俯下去压在她酥胸上,就近望着她,温柔无限问道:“姐姐,我要你。”

    宋皇后在他身下不安的扭动,凤目紧闭,缓慢却坚定的点了下螓,等待神圣时刻的来临。

    战龙腰部使劲一挺,皇后“啊”的一声婉转娇吟,他已破体而入……

    卧房内风雨正急,满室皆春。

    侍女们在房外听见里面颠鸾倒凤的响动,喘息与呻吟伴随凤榻吱呀之声齐响,jiāo汇出一曲令人心颤不已的乐章,让这些个未经人事的侍女们人人羞难自抑,面红如火,但又忍不住好奇,自珠帘摇曳间隙处向里面偷瞧。侍女们看得目瞪口呆,再也移不开目光,张大了嘴巴再也合不上。喘息声息一下接着一下,撩拨得她们心弦也一颤一颤的,全然没个着落,满面通红,美眸中几能滴出水来。忍不住纷纷回到自己床铺之上,或者自己,或者与要好的伙伴,遥窥着战龙与宋皇后颠龙倒凤,安慰起自己来。

    不多时,宋皇后攀上了高峰,娇躯一阵急颤之后快美的泻了身,就此瘫软在床上,一动不动,满面潮红,呼吸急促。

    战龙也体贴的停下动作,上半身贴下去,把皇后整个玉体紧紧揽入怀中,呓般的喃喃道:“皇后姐姐……我的宝贝 ,心肝宝贝儿,六郎爱死你了……”

    宋皇后纤长的睫毛颤了颤,美眸中好似笼罩了一层烟雾水气,娇慵道:“六郎,臣妾适才几乎要死了……”

    战龙暴笑,道:“皇后姐姐不是要死,而是要成仙了!哈哈哈 ……”

    宋皇后闻言大羞,撒娇似的腻吭一声,螓靠在他肩头,唇角含着无限幸福的笑意。

    战龙咬着皇后小耳垂,促狭怪笑道 :“刚刚皇后姐姐的叫声真好听!我还想听你叫一次”送皇后羞得抬不起头来,两只小粉拳擂擂敲敲,雨点般落在战龙胸膛,嗔道:“小坏蛋,就知道作贱姐姐,人家不来……啊!”

    敢情战龙使坏,龙qiāng在里面突然来了下狠的,她猝不及防之下大声娇吟出声,看见他促狭的怪笑,满面飞红。战龙见她回过劲头,笑道:“姐姐我还没尽兴呢,姐姐要想办法帮我才算完!”

    言罢,再无保留,尽情动作起来,肆意品尝皇后美绝人寰的玉体,如身登极乐。

    第91章  烛影斧声

    昨夜清华宫,六郎将宋皇后在她的凤榻之上尽情玩弄了个够,成熟女人的身上特有的风韵,让战龙也是不予余力,流连忘返,即使宋皇后正值虎狼之年,也招架不住六郎尖利龙qiāng的攻击,屡屡告饶中,不得不将自己身边那些心爱的小侍女奉献出来,供六郎享乐。六郎更是抖擞精神,在天亮之前,用了将近两个时辰,将十二个小侍女全部征服了一遍。

    连觉也顾的睡,回晋王府的时候精神略显疲惫,要不是有逍遥秘笈支撑,战龙恐怕今天就要长眠不醒,但是他不想睡,也不能睡。今天已经是八月初三,从午时开始,赵匡胤和四姐的婚礼将会隆重举行。战龙现在简直都有调动五城兵马司的禁军,包围皇城的冲动,但是师出无名,即使杀了赵匡胤,杨家也会遭受天谴,天下黎民也不会原谅自己,想什么办法,既能让赵匡胤死,又能让自己平安无事呢?

    回忆一下赵匡胤真正的死因,六郎脑海中想起了那个烛影斧声的故事。

    宋太宗“弑兄夺位”持此说的人以《续湘山野录》所载为依据,认为宋太祖赵匡胤是在烛影斧声中突然死去的,而宋太宗赵光义当晚又留宿于禁中,次日便在灵柩前即位,实难脱弑兄之嫌。蔡东藩《宋史通俗演义》和李逸侯《宋宫十八朝演义》都沿袭了上述说法,并加以渲染,增添了许多宋太宗“弑兄”的细节。《宋史·太宗本纪》也曾提出一串疑问:太宗即位后,为什么不照嗣统继位次年改元的惯例,急急忙忙将只剩两个月的开宝九年改为太平兴国元年?既然杜太后有“皇位传弟”的遗诏,太宗为何要一再迫害自己的弟弟赵廷美,使他郁郁而死?太宗即位后,太祖的次子武功郡王赵德昭为何自杀?太宗曾加封皇嫂宋后为“开宝皇后”但她死后,为什么不按皇后的礼仪治丧?上述迹象表明,宋太宗即位是非正常继统,后人怎么会不提出疑义呢?

    宋太祖确实死于非命,但有关具体的死因,则又有一些新的说法。太祖与太宗之间有较深的矛盾,但认为“烛影斧声”事件只是一次偶然xìng的突事件。其起因是太宗趁太祖熟睡之际,调戏其宠姬花蕊夫人费氏,被太祖觉而怒斥之。太宗自知无法取得胞兄谅宥,便下了dú手。

    历史证明,赵匡胤千真万确是死在了赵光义的斧头之下,这个历史事实,将会在几年之后应验,可是自己等不了那么久了,总不能眼看着心爱的四姐被赵匡胤老贼占有吧?提前杀了赵匡胤!对,量小非君子无dú不丈夫,我不能明目张胆去杀这个老贼,正好前阵子京城闹刺客,我需好好勾画一下细节,杀了赵匡胤之后,让垂涎皇位已久的晋王赵光义登基,这样一来,就算有大臣怀疑赵匡胤是被暗害,他们大不了怀疑赵光义,或者怀疑陶三春,也怀疑不到我的头上来。

    回到晋王府,六郎见晋王和晋王妃正在厅前坐着,晋王好想再生闷气,六郎赶紧上前,道:“父王,生什么事情了吗?”

    晋王赵光义点点头,“六郎,昨天你去陶王妃那边了?”

    六郎点头说:“是啊,她最近精神恍惚,我生怕她做出异想天开的傻事来。”

    晋王赵光义哼了一声,“我到巴不得陶王妃她敢!”

    六郎见他神态反常,问道:“父王,此话怎讲?”

    赵光义重重叹口气,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六郎,有些话,我不知道还可不可以跟你讲。”

    六郎不知道赵光义说这话的意思,就见他又说:“昨天晚上的架势,你还没有看出来?皇上有意将秀宁公主许配给你啊。”

    “这……”

    六郎心中对这个说法并没有感到太吃惊,毕竟昨天晚上赵匡胤和秀宁公主的表现,实在是大家耳目共睹,可是,这跟晋王会有什么冲突?他因为什么不高兴?

    就听赵光义又说:“现在我问你,你是喜欢明歌郡主,还是喜欢秀宁公主?我希望你讲真话。”

    六郎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当然喜欢郡主,我与明歌郡主一见钟情,两心相许,日月可鉴。”

    六郎说这话,确实是肺腑之言,在他心中,秀宁公主虽然贵为天子之女,但是是不能与明歌郡主相媲美的。

    赵光义点点头,“六郎,你这样说,我感到很欣慰,你放心,我就算丢官弃职,也要成全你和郡主。”

    六郎吃了一惊,问道:“父王,到底出了什么事?”

    赵光义说:“昨天晚上,我见到皇上和皇后对你的热情,就猜到他们想将秀宁公主许配给你,因为最近朝纲混乱,我朝所有手握重兵的大将,军权旁落,都被皇上一个人集中起来,他不相信我们大家了。但是,还需要有人站出来替他平定天下,而今,最值得信任的就是你们杨家将了,皇上招你做驸马也是无可厚非,大势所趋。但是,我饱受柴世宗恩德,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女儿,六郎……你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也只有你才能给郡主幸福啊。”

    战龙点点头,“父王,我答应过郡主,今生今世绝不负她。谢谢父王你为我们做主,可是你这样做是不是得罪了皇上?”

    赵光义点点头,“是啊,昨天晚上我就直接找到他寝宫,与皇上理论,结果闹得很不愉快,皇上还埋怨我北方治军不力,让我将北疆兵权jiāo出来,另派大臣管理,哼分明是打算拿我开刀了,他连自己的亲弟弟也信不过了,还能信任谁?”

    战龙叹道:“父王,你受屈了,皇上一定是老糊涂了,他怎么会连你也不信任了?”

    赵光义说:“这是我意料之中,即使没有你与郡主这件事,皇上也会一点点慢慢削弱我的兵权,最让我气愤的是,我对他说,如果你将秀宁公主许配给六郎的话,将会导致我们朝廷与程世杰之间的误会。我已经答应将秀宁公主许配给程家二公子,程世杰这才放心投诚大宋,并且助我大宋消灭了北汉。现在,皇上这样一搞,将是不讲信用,我担心程世杰会因此在背叛朝廷,转投大辽。”

    战龙点点头,“这个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程世杰手下有二十万兵马,真要是因为投诚大辽,对我们十分不利啊。”

    赵光义说:“所以我请皇上收回成命,以国家大事为重,暂时稳住程世杰那边,接过我们兄弟俩就闹翻了,他甚至抽出龙泉宝剑,难道还想像对待汝南王一样?杀了我不成?”

    战龙道:“父王与皇上乃是一nǎi同胞,皇上估计是一时气愤。”

    赵光义点点头,说:“今天是他与杨贵妃的大喜之日,我不打扰他,明日我还要跟他说清楚这件事。”

    尽管心中一百了不乐意,战龙还得去皇宫给赵匡胤和四姐的婚礼道贺,在晋王府小睡了一个时辰,听到皇宫那边鼓乐齐鸣,爬起来一看,已经到了午时了,穿戴一新之后,晋王和经王妃已经在等候他了。战龙推说自己想去街上给四姐买一件小礼品,让晋王和晋王妃先走。

    战龙心不在焉地走在大街上,目的是迟去一会儿,她不愿意看到四姐身穿大红嫁妆与赵匡胤站在一起的情景,可是那个幻觉却时常浮现在脑海中。“大爷,你要点什么?”

    战龙低头一看,那是一个贩卖各种精致小兵器的小贩在跟自己说话,战龙眼前一亮,目光马上被那摊位上一柄银光闪闪的小斧头吸引住了,一个声音不断地在他耳边萦绕:“烛影斧声。”

    “这柄斧头多少钱?”

    “大爷,三两银子,这世上好的玄铁打制,你要吗?”

    战龙扔了一定银子,将小斧头藏到衣袖中,刚好暴露不出来,自己是新上任的五城兵马司,又是当今皇上的小舅子,谁会怀疑自己在衣袖中暗藏凶器?赵匡胤老贼,今天晚上,你要是敢动我四姐,我就要你付出血的代价。“礼pào声又响了,我该进宫去了。”

    皇宫内花团锦簇、热闹非凡,乃是赵匡胤登基后最隆重的一次。嘉正殿的三重殿堂款待王公权贵、各省官员,皇后则在华清宫宫内招呼太妃、诰命夫人等女眷,整个皇城内都洋溢着欢声笑语。除却宫内的盛大宴席外,还有一场场小型的各类游戏竞技比赛,彩台搭在皇宫内北角的皇家马场内,以供嫔妃大臣家眷观赏娱乐。

    马场内设立好几处项目,武将们xìng格粗犷豪放,或蹴鞠、或打马球、或shè猎,文臣们则要斯文雅致许多,如围棋、曲水流觞、猜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