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dú,你的内裤上已经沾了血渍,为了防止感染,是不能再穿了,明天我给你换我的衣服。还有你的手不要乱摸,也是预防感染,表姐我也是女人,人命关天的地步,你还害羞吗?”

    文素心有些冰冷的口气,让紫若儿不敢再吱声,紫若儿一丝不挂羊脂白玉般雪嫩娇滑的绝美**,从腰部往下,诱人的曲线左右延伸,倾泻成浑然天成的流畅和xìng感,那用柔滑白嫩构架的跌宕起伏的曲线,让人意dàng神驰。细嫩到极致的肌肤就像刚刚剥了皮的蛋清,透着晶莹剔透,直想叫人和口水咕咚一声吞下去。

    紫若儿知道今天给表姐添了许多麻烦,文素心正用剪刀剪开她大腿上面的细嫩肌肤,沿着dú龙刺剪刀在肌肤上划开一个标准的十字,文素心用手握住dú龙刺的末端,将其用力拔出来,引得紫若儿一声低吟。文素心赶紧处理流出污血的伤口,用沾过白酒的棉球擦干净血渍,又附上嘴巴吸吮伤口的dú液,直到伤口流出新鲜的血液,文素心才停下动作,清理干净自己口中的dú液。给紫若儿重新清洗了一下伤口,洒上yào粉,然后用细布包扎起来。

    文素心拿来湿毛巾,擦拭着紫若儿额头因为疼痛溢出的冷汗,紫若儿调整了一下呼吸,对文素心说:“这妖僧的暗器实在歹dú,好在我已经手刃了仇人,否则这窝囊气真够受的。”

    文素心放下毛巾,说:“好了,紫若儿你身体现在十分虚弱,不要乱动,休息一会儿,我将你送到后街一个安全的地方去。”

    紫若儿点点头说:“谢谢你,表姐。”

    文素心叹道:“你这么重的伤,我本不应该让你离开相府,可是刚才那个带兵的将军目光十分敏锐,我生怕他嗅出什么可疑的味道,再回来就麻烦了。”

    紫若儿想起刚才战龙看自己时候那色迷迷的眼神,有其自己刚才动弹不得,胸脯都给他看去了,心中又羞又恼,“表姐,那个狗官实在可恶,我真想一刀杀了他,将他的眼睛挖出来。”

    文素心摇摇头,“紫若儿,你的腿上十分严重,明天我去yào铺给你抓副yào,十天之内,你是不能下床走动了,若是不听话,你的腿就废了。”

    紫若儿难过道:“表姐,这样严重吗?我真的拖累你了。”

    文素心道:“谁让我们是好姐妹呢,你尽管放心,等过几天你的腿上好点了,我就送你离开汴京。”

    紫若儿感激地看着文素心,回忆着童年时候的美好记忆。

    “紫若儿,我们再等一会儿,现在外边官兵的搜捕还没有过去。”

    “表姐,你看我现在光溜溜的样子,我可是不习惯这样的,你先给我弄件衣服吧。”

    “好。”

    文素心答应着,由衣柜中找出一套白色绸缎内衣裤,jiāo给紫若儿换上,“这件衣服是我婚嫁时的陪送,是苏州最好的刺绣丝绸,姐姐向来都舍不得穿的。”

    紫若儿幸福的换上,仔细看了看说:“呦,还是双面绣呢,表姐让我今后该如何报答你呢?”

    大街上渐渐安静下来,搜那刺客的官兵逐渐远去。

    战龙却一个人站在相府后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yīn影中,他知道,那个紫杉刺客现在受了伤,一半会儿离不开相府,文素心一定会想办法救她。看样子她们是亲戚关系,赵普啊赵普,你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杀汝南王的事件还没有过去,现在你们家又窝藏凶犯,六爷一定要抓紧你的小辫子。

    战龙本来想再等一会,独自去相府找赵普谈一下,顺道要挟他一下,不料,相府的后门一开,一个女人探出头来……

    战龙赶紧将身子隐藏起来,那个女人在相府后门探出半个身子,张望一下,见街道上没人,就扶着另一个女子走出来,另一个女子一瘸一拐,被搀扶着,走进了对面的小巷。

    “是相府的少夫人,还有那个女刺客,她们要去干什么?想溜吗,京城四门紧闭,根本不可能出得出。”

    战龙想了一下,悄悄跟了上去。

    那家客栈的老板认识文素心,见是丞相夫人亲自送来的客人,哪里敢怠慢,给紫若儿安排了最好的房间之后,文素心留下一锭银子,让他好生照料自己亲戚的食宿。从客栈返回来,文素心正要进入自己大门,突然身后有人说一声,“少夫人,请留步。”

    声音好熟悉,文素心吃了一惊,等他回头一看,战龙站在身后,文素心顿时头皮zhà,险些惊叫出来,“怎么会是他?”

    强迫使自己镇静下来,文素心冷声道:“将军,你回来所为何故?”

    战龙将身子闪入门内,对文素心说道:“少夫人,你可能不知道,今天我们要抓的刺客,是一名朝廷的重要钦犯,我们的士兵亲眼看到他进了相府,我虽然检查过一次,但是依然不放心啊,要是那刺客还在府中,随时都有可能威胁到你们的安全,所以我要再检查一次。”

    文素心听战龙这么说,稍稍放心,好在他不知道我已经若儿转移了,于是说道:“那好,我将家人集合过来,请将军搜查。”

    战龙一摆手,说:“不必了,不要惊动那么多人,真要是搜出刺客来,知道的是刺客被追藏在相府,不知道的还以为相府故意隐藏了刺客呢,相爷现在正摊上麻烦事,最好不要再给他添乱,你说是不是少夫人。”

    文素心吃惊地问:“你如何这般清楚?”

    战龙微笑道:“我乃是杨令公之六子,晋王殿下的干儿子,当然知道最近生的这些事。”

    文素心点点头,心中砰砰在打鼓,“原来是他,早就听说此人文韬武略,样样精通,看来真的不假,他心思如此敏捷,一定是看出了我的蛛丝马迹,这可如何是好?”

    战龙不动声色看着文素心,猜想她一定是害怕了,于是就让文素心领着自己来到她的寝室,赵建辉还没有回来,战龙一进房门,就说到:“少夫人,事到如今,你也不必瞒我了,快说,那女刺客是不是和你们家有什么关系?”

    文素心吓了一跳,镇静了一下乱乱的芳心,“将军,你可不要平白无故这样说我们赵家啊,那可是杀头之罪啊。”

    战龙冷笑一声,道:“少夫人既然知道窝藏朝廷凶犯是杀头之罪,你就不应该伙同刺客,蒙蔽与我,要不是看在赵夫人面上,我刚才就将你那表妹抓走了。”

    “你……你,胡说,我表妹怎么会是刺客?”

    战龙道:“既然不是,你将她带过来,我好好审一审。”

    “这……”

    文素心愣了一下,道:“我表妹刚才受惊了,已经被我送走了。”

    战龙冷笑,“受惊?受什么惊,不做坏事,害什么怕?”

    文素心灵机一动,转过身来,怒道:“都怪你,夜闯官宅,我的私人闺房,你冒冒失失闯进来,我表妹连衣服都没穿,被你看到了,她能不害怕?就闹着让我将她送走了。”

    战龙严峻的目光直盯着文素心那略显慌张的脸,哼了一声,道:“强词夺理,本将军进来之后,有好长一段时间,那个女子可以穿上衣服遮掩自己的身体,可是她没有。一个少女怎么可能会这样不注意自己的春光外泄?原因只有一个,她受了伤,当时伤势严重,双手动弹不得。少夫人,我说的对不对?”

    战龙径自来到床前,手指一捻,将一抹红色送到文素心眼前,“少夫人,这是鲜血,是伤口流出来的鲜血,你千万不要骗我,这是你月事的那种血。”

    文素心想不到战龙居然能说出这种羞辱人的话来,气的她容颜扭曲:“你,你实在是……”

    战龙脸一沉,弯腰在地上捡起几样东西,对文素心道:“少夫人,这些细弱牛毛的dú针,好像是晋王府的侍卫高手的独门暗器,怎么会出现在你的房间?你给我解释?”

    文素心一样子说不上来了。

    战龙趁机说:“你不用在隐瞒我了,少夫人,我要不看在你的面子上,早就将你的表妹绳之于法了,真要是那样的话,别说她活不了,就连你们赵家满门,都要被斩,汝南王之死令皇上现在正想着要赵丞相为他做替罪羊,如今生这种事情,还不是自己往qiāng口上撞啊,赵家满门将会因为你的不理智,全部被处死。”

    “不……是我一个人的错,将军,不管我公爹和我丈夫的事,求你开恩。”

    文素心一下子瘫软下来,身子倾倒在床铺上,战龙贴着她娇柔的身子坐下来,感觉到她的身子正在颤抖,战龙又说道:“少夫人,我早就仰慕你的芳名,今日一见,更让我终身难忘,为你倾倒……”

    说着,张开大手抱住文素心。

    “不,将军,不要这样。”

    战龙眼睛一瞪,“少夫人,我甘愿冒死替你赵家挡住欺君之罪,难道你就不能成全了我对你的喜爱之心?”

    被战龙抱住腰部,文素心从来没有被丈夫之外的男子这样亲近过,她有点不知所措,想挣扎开,又生怕战龙一怒之下,将自己犯下的滔天大罪扬出来,那样的话,赵家满门一定是满门抄斩。可是,自己又岂能任他这样轻薄自己?可狂还是在相府自己家的闺房中。自己的丈夫还在公爹房中,随时都有可能回来,一旦看到这情景……

    “将军,求求你,不要这样,我丈夫会看到的……”

    战龙哪里舍得放手,一只大手顺着文素心的衣襟下摆摸进去,穿入肚兜,握住她一只娇挺的玉峰,文素心马上芳心乱跳,坐立不安,秀峰被战龙握住,她急着摆脱开,就yù站起来,战龙却一用力,就将文素心娇柔的身子压倒在床上。

    文素心极力挣扎,战龙有些不耐烦地说:“少夫人,我对你一片真心,你真要是不喜欢我,我也不勉强,我现在就走。不过,我会带兵包围相府后面的孙家客栈。”

    “啊……你居然知道?”

    文素心心中仅存的一点侥幸也被战龙这句话破灭了,她所有的防御一下子瘫痪了,她现在也明白,或许只有牺牲自己,才能拯救整个赵家,一切罪孽都是自己造成的,她只能默默来忍受。

    战龙见她放弃了挣扎,邪笑着将其外套脱下,衣衫滑落洁白的手臂,胸前的酥rǔ直yù破衣而出,微风从窗边吹进来,将她的薄衫更是吹得紧紧地贴在玲珑浮凸的曲线上,隐隐可见衣衫内透出的丝丝粉致ròu色光华耀眼生花,当真是动人之极。

    文素心羞涩地低下头去,她知道,自己的反抗是没有意思的。

    两人呼吸同时急促起来,战龙久抑的yù火再也无法忍耐,伸手将文素心柔软轻灵的身体转了过来,双目灼灼地对上她的明眸,深深地吻了下去,在战龙极有技巧的挑逗下文素心渐渐情动,身体不安地扭动着,只是却反而加深了与战龙的紧密接触,更是将战龙的**完全挑了起来。

    文素心只觉得有个火热坚硬的物体正紧抵在自己的小腹上,忍不住出一声惊呼,只是惊呼在空气里传出了半声,下面的一截已经被战龙用嘴再度堵上,文素心的的身体不断地软化,最后只能倒在战龙的怀内,再无力做出半点挣扎。感受着从柔软的酥胸处传来的高温和怀内身体的扭动,战龙一手下滑至她耸翘的香臀,文素心全身一震,身体僵直一片,忽然又阵阵的颤抖起来,全身上下都是烫得惊人。

    战龙双手毫不停歇,在她的衣衫内胡乱作怪,文素心的酥rǔ在他有意识的挑逗下已是傲然耸立,虽然意乱情迷,却仍是死死地咬住唇角,不肯出一声叫唤。

    战龙更没有多余的言语,在战龙的魔爪下,转眼间文素心身上的粉色的薄衫便飞到了一旁,只剩下了一件桃红色的肚兜和白色亵裤,两条白玉似的胳膊欺玉赛雪,轻薄的肚兜更遮不住春光,挺拔的双峰和两颗红豆若隐若现。

    文素心睁开眼来想要说话,却见战龙的双眼正紧紧地盯在自己的身体上,只得出了一声惊呼就再度紧紧地闭上。

    战龙将她深深拥入怀内,唇舌在她的身体上每一寸肌肤上舔舐着,文素心浑身都在颤,只懂得低声的呻吟,她的双腿纠缠jiāo叠,一阵阵地扭动,战龙胯下力,火热的**紧紧地抵上了她的双腿之间,那柔软的触觉前所未有的刺激着他的感官,文素心的双腿突然软,那强烈的**味道在她的体内酵,令她再无半分的自主之力,只是任凭战龙胡作非为。

    战龙一把扯去她诱人的肚兜,一对雪白的粉丘破围弹出……

    文素心急忙双手环抱,想遮拦外泄的春光,却被战龙阻拦,随手又扒下了她的亵裤。

    立时,文素心一丝不挂的**展现在战龙的面前,她羞惧jiāo集,紧闭双眼,一手保护胸部双峰,一手遮掩xià tǐ,美丽修长的**紧紧并拢,她却没想到这种姿势看起来更能煽动战龙的yù火。

    战龙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具让人血脉贲张的**,心跳不由加。

    感觉到战龙的目光注视着她雪白如玉的**,文素心预感到特殊的时刻即将开始,娇躯微微颤抖着,或许是因为身无寸缕而感到一丝寒意,原本光滑如缎的肌肤竟起了一层小小的密密的凸起。

    战龙跪立在床上,一只手托着她的腰部,另外的一只手已经握在了她那浑圆小屁股上,将她的人托了起来。

    “舒服吗?”

    战龙一边挑动龙qiāng刺激着那逐渐湿润玉门关口,一边小声的在她的耳边问她,她的双腿被粗壮的腰部分的大开,硬挺硕大的龙qiāng顶端正顶在她那一片湿润的幽谷入口,略一用力,文素心紧闭的花瓣瞬时被分开小小的缺口,紧紧的将龙qiāng夹在了当中。

    俩人同时间一叫,战龙是因为太爽,而文素心是因为那娇羞之处被丈夫之外的男人强行夺走,而引起的强烈的痛楚。

    她微微颤抖的身体,战龙直接一挺龙qiāng,“滋”的一声,硕大的qiāng头没入了玉户之中,文素心出一声闷哼,一双玉手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