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太师王泽拍拍脑袋,“哎呀,你看看,我怎么会醉成这样?险些要误了大事,赶紧给我更衣。对了,昨天我和谁喝酒的?”

    “爹爹!”

    王贵妃娇嗔着说:“你不是和杨六将军喝酒的吗?还跟人家斗酒令,结果一局也没赢。”

    “哦!”

    太师王泽慢慢想起来,又拍拍脑袋,“这杨六将军真是文武全才啊,想不到老夫居然会输给他,怪不得晋王殿下要收他做干儿子,咦,杨六将军人呢?”

    王夫人道:“人家昨天晚上见你喝醉了,告辞早走了。”

    娘俩合伙骗了太师王泽,老国丈被蒙在鼓中,穿好了官衣,坐了轿子来到晋王府。

    晋王殿下的待客厅,已经坐满了人,兵部侍郎潘仁美,还有兵部的几名高官,再就是五城兵马司的几名武官,陶三春也出现在这里,正一把鼻子一把泪第对赵光义哭诉汝南王被害的经过。

    经过晋王殿下开导,加上战龙带回来的消息,皇上已经答应让步,三个条件全部应允,汝南王妃若有后,世袭王爵。一件滚龙袍送给陶王妃出出气,还有就是谁升任五城兵马司一职。无成营的众将官全都保举战龙出任五城兵马司,赵光义当然愿意自己的干儿子,问潘仁美,潘仁美自然也没有意见,尤其是陶王妃也极力推荐战龙,赵光义说:“既然是这样,我就进宫奏明万岁,宝剑六郎出任五城兵马司,三嫂,我兄长和汝南王乃是八拜之jiāo的好兄弟,他之所以一时糊涂,一定是听信了小人之荐,这件事,咱们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在辽国南院大王耶律撒葛在紫荆关屯兵四十万窥视中原,我们大意不得啊。”

    这时候,太师王泽赶到,与晋王殿下见礼之后,众人落座,因为晋王赵光义长官兵部,今天到会的几乎全是手握大宋兵权之人,晋王赵光义先开口说:“太师也来了,我给大家先引见一个人。”

    下垂,一名年约四旬的中年文士站起身来,晋王赵光义说道:“这位先生,乃是太原侯程世杰的心腹谋士,名叫武元夕。”

    武元夕冲在座的诸位施了一礼,晋王示意他坐下,“列位,武先生乃是一名精通五行八卦的奇人异仕,我这次招抚山西,之所以将他带回京,大家可知道为什么?”

    众人均摇头,晋王赵光义接着道:“我大宋现在虽说是兵强马壮,但是我们是四面受敌,南有吴越和南唐,西有后蜀,北有契丹,西北还有回鹘,现在契丹很想逐鹿中原,但是我们北防有瓦桥关,益津关和淤口关,三关铸成一道钢铁防线阻拦这契丹的铁骑。契丹人虽然兵强马壮,打陆地战,我们绝对不是她们的对手,但是他们要想攻破三关,直取中原也不那样简单。先,契丹乃是游牧部落,他们的后勤补给十分差,没有粮草辎重的补给,契丹的大军南伐将会大打折扣。就算他们准备好充足的粮草,华北地域河流众多,他们只有马,没有船,尤其是没有水军,没有水路的运输支援,他的军队就算攻下三关,也寸步难行。”

    潘仁美道:“晋王殿下所言极是,契丹兵的铁骑虽然厉害,但是我们避其锋芒,攻击弱点,我军并不惧怕他们。王爷这次招抚程世杰,灭亡了北汉,有程世杰的二十万兵马,我大宋无形之间又多了一道屏障。”

    太师王泽道:“晋王殿下,这北汉降将究竟能不能值得信赖?”

    晋王赵光义道:“程世杰这个人,城府较深,他背叛刘钧投诚大宋,其实也是为了保全他自己,他请我上奏天子,加封他太原侯,继续统领山西兵马,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战龙看看武元夕,心道:“晋王这样说程世杰,难道就不怕这家伙告密?”

    晋王赵光义继续说:“武先生与我一见如故,是他主动请缨,要助我招安悬空,大家可能对易水悬空还不太了解吧?”

    潘仁美说:“晋王殿下,早在世宗皇帝当政的时候,悬空乃是大周北疆的一处极其重要的军事要地,悬空坐落八百里易水湖,听说它附近的水域布满了机关,外人休想上,三年前,北汉刘钧妄想攻占悬空,从而引契丹兵南进中原,结果三万水兵在易水之上只一战,就全军覆没,三万兵全部沉入湖底喂了鱼虾。悬空虽然地方不大,但是易水湖水系贯通整个华北大地,牵一而动全身啊。辽军要是掌控了此地,对我大宋实在不易啊。”

    太师王泽道:“不错,这易水寒山悬空的主,名叫白松林,乃是前朝的一名将领,太祖皇帝黄袍加身之后,他不愿改换大宋旗帜,带领手下八千水军,雄踞易水之上,因为太祖念柴世宗的情面,一直没有兵剿灭这股势力,这些年,他们在上倒也遵守规矩,很少出来骚扰我军前方重镇,故此,兵部也一直没有统一它的计划,莫非晋王殿下打算征讨?”

    晋王赵光义点点头说:“不错,我计划先招安,后征讨。这位武先生精通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他可以帮助我勾画出易水寒山悬空四周水域的机关分布图。”

    “原来是这样!”

    潘仁美和王泽相互点点头,称赞道:“王爷英明,只要有了那张图,我们就可以有十成的把握拿下悬空。”

    晋王赵光义继续说:“倘若三关不保,只要悬空在我军手中,大辽的铁骑要想继续南伐,就必须通过水路运输粮草辎重,我们在那里屯一支水军,定能让契丹闻风丧胆,计划落空。”

    众人纷纷称赞晋王英明。

    战龙却是心事重重,回忆自己还未穿越之前,不就是在易水湖的水底下,现了沉没湖底的铁塔?然后又见到了柴郡主,我帮她解开压在她上面的千年灵绝咒,然后就轰的一声,穿越了。难道历史中真的要生那一段故事?

    群臣散去,晋王赵光义更换朝服,准备进宫面圣,一来是说一说陶三春这事,化解两家的恩怨,再就是针对契丹大军压境,皇上应该果断地拿出策略。赵光义又问武元夕,“武先生,需要多少叫时间才能画好这幅图?”

    武元夕道:“快的话也要十天。”

    赵光义点点头道:“有这么复杂?”

    武元夕说:“为了力求精确,减少士兵们的无辜牺牲,多花费一些时间也是值得的。”

    赵光义说:“那武先生就安心的留在我的府中制图,这段时间,我会先奏请皇上,派使者去一次悬空,毕竟白松林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人,咱们先礼后兵,也算不失朝廷的礼数。”

    随后,赵光义对战龙说:“六郎,武先生乃是我的客人,我进宫面圣,你好好招待。”

    战龙遵命。

    赵光义又将王府的几名护院高手叫进来,让他们负责保护武元夕的安全,武元夕下去之后,晋王妃道:“王爷,你昨天晚上刚赶回来,不休息一会儿就进宫吗?”

    赵光义说:“夫人,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马上和皇兄商议,刚才那几位大臣,我没有告诉他们。”

    晋王妃吃惊地问:“是什么事情?”

    赵光义说:“我在招抚程世杰的时候,曾经擅作主张,答应了他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晋王妃焦虑地问道。

    赵光义道:“程世杰老谋深算,他唯恐朝廷不信任他,居然提出条件,要皇上将当今公主许配给他的次子程千虎。”

    “啊?”

    晋王妃惊愕地道:“王爷,齐国公主赵秀宁?你胆子也太大了吧?”

    赵光义道:“夫人莫慌,我当时急着要程世杰助我倒反北汉,就答应了他的条件,但是我话中为自己留了余地,皇兄和皇后当然舍不得将宁儿远嫁山西,所以,皇兄现在需要马上认一个干女儿,并封为公主,代替秀宁公主。”

    战龙笑道:“父王,这偷梁换柱之计果然高明。”

    晋王妃恍然大悟,道:“那,王爷就赶紧去宫中和皇上说清楚吧。”

    赵光义上午进的宫,到了掌灯时候,却还没有回来,晋王妃猜想,一定是晋王殿下招抚程世杰有功,被皇兄留下吃晚宴庆功。

    赵光义不回来正好,战龙正好有机会霸占美貌的干娘,这一次的激情来得突然快,战龙也觉得赵光义现在回到了京城,在他眼皮子底下,和他美貌的王妃偷情,远比前两次更刺激,晋王妃也是这样想。

    被战龙拥在怀中,晋王妃只觉脸上一热,那摸索自己脸庞的大手却是那么真切,那是干儿对自己的抚慰,想到自己的丈夫现在已经回到京城,而自己贵为大宋亲王王妃,居然就这样明目张胆地与刚刚认识的干儿子偷情,那种无与lún比的快感马上占据了她的芳心。

    脸上,手心,一片潮湿,就连那个神秘部位,也慢慢被同化了,正在淅淅沥沥地沁出蜜汁。感受到她心里的变化,战龙心中不由一喜,没想到这心有灵犀竟会如此神奇。脑中想象着晋王妃曾经被自己骑在身下的娇慵散懒的放dàng风情,心中默念了一声,“宝贝儿干娘,六郎来疼你。”

    “啊!”

    晋王妃躺在床上不由出一声娇啼,战龙的大手在自己身上四处摸索,每到一处都带起一片火热,逐寸逐寸的挑逗着她的肌肤,不一会儿她就感觉全身滚烫,春情逐渐泛滥开来。

    宫装之下的酥胸是她全身最让战龙留恋的地方,丰满而柔软,白皙而细腻,那种入手的感觉就是比最上等的轻丝绸还是舒服百倍,战龙那双作恶的大手最终还是攀上了她自己也为之沉醉的酥胸,战龙对她那里特别着迷,在她身上纠缠得最多的总是那高耸云天的山峰。

    晋王妃清晰的感受到战龙的搓揉捏捻,她仿佛看到自己的双峰在战龙手中不断的变形,不由扭动起身子,玉手也情不自禁的放到胸前的玉峰上,抓住战龙的手,用力往下按着,隔着衣服轻轻的搓揉起来。她自己那实在的抚慰和战龙带给她强烈的快感jiāo织在一起,很快就将她送到了云端。

    战龙拨掉了她的衣服,四肢和她纠缠在一起,两具**的**相互挤压,经王妃的玉手握住了战龙坚挺的龙qiāng,将之引到自己快乐的源泉。龙qiāng出鞘,所向披靡,战龙强有力的刺入,让晋王妃禁不住高呼出来,二人一同开始奏响快乐的乐章……

    皓月偷偷探,一片银白洒满大地。晋王府,武元夕正在赵光义的书房紧锣密鼓的绘制悬空的地形图,他一丝不苟地演算水域里面的机关布置公式。

    前堂大厅,晋王府的几位高手正陪着几个未穿军装,却持刀带剑的精壮大汉围在一张桌子上喝酒猜拳。这几个人全都是太原侯程世杰的手下,跟随赵光义进京的。

    程世杰的手下,平日在太原侯身边随意惯了,来到晋王府也不客气,大碗喝酒,大块吃ròu,吐沫星子伴着酒水漫天乱飞。王府那几位侍卫高手看到这种景象,厌恶的摇摇头。

    已经入夜,天上的月亮也变得懒惰,忽然间就躲进云层。随着天际的最后一丝光亮渐渐消失,黑暗吞噬了整个大地,就在这光明与黑暗jiāo替的瞬间……一道紫光掠过总兵府后花园的清水池塘。

    那道紫光掠过池塘后,又轻飘飘越过一道高墙,前面就是晋王赵光义的书房,书房中亮着灯,武元夕的身影就映在窗棂之上,后院天井院中四名戎装军士手握长qiāng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唰”的一声轻响从那颗参天巨柳上传来,一名军士似乎听到了这微弱的声音,回头向树干上面望去,一柄锋利的宝剑就在这一刹间扎进了他的咽喉,另外三名军士疑惑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宝剑飞转着一连斩落三颗人头。掉在地上的人头还自惊恐地张大了嘴,只差半点就惊叫出声来。

    一双紫色快靴稳稳地落在天井当院。“紫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先映入眼帘的是她那绣着紫荆花的紫色蒙面丝巾,紫色的箭袖外袍,紫色的皮制腰带,紫色的中衣快靴,一切都是紫色的。蒙面纱巾后面,一双清澈而锐利的眸子,散出两道冰冷袭人的目光,她倒提着宝剑,朝着书房一步步走过来。

    战龙和晋王妃正在二度缠绵,突听前面一阵大乱,“武先生被杀了,快抓刺客啊!”

    战龙激灵一下子坐起来,“有情况。”

    他匆忙穿上衣服,对晋王妃道:“干娘,你且躲在屋里不要乱走,我去前面看看。”

    战龙匆忙赶到事现场时,晋王府的侍卫还有程世杰的手下,正围着紫衣刺客厮杀,侍卫班长秦裕大叫道:“六将军,武元夕先生被刺客杀死了,大家不要让这刺客跑掉了。”

    说着手提宝剑朝紫衣刺客劈过去。

    紫衣刺客灵巧的翻身躲开,看样子她真的不想逗留,横向拨出一道剑光后,就破门而出……秦裕哪里肯放过,顺手提了宝剑追上来。但是有一个人比秦裕动作更快,那是一个身着红色僧衣的青年喇嘛,大红僧袍晃动的时候,他的手里面不停地捻动着项间的佛珠,耳朵却有意无意的倾听者周围的一切响动。随着他那硕大的耳朵沙沙的颤动,红衣喇嘛猛地睁开眼睛,喝一声:“看招!”

    他把手一张,一道嗜血金符朝着刚由王总兵书房逃出来的紫衣刺客shè过去。

    紫衣刺客的武功虽然不俗,但是她似乎无心恋战,用宝剑挡开红衣喇嘛的暗器,飘身跃上晋王府的西厢房。就在她紫色的快靴刚刚沾点房顶的瓦片时,她的秀眉一阵紧蹙,胸口传来的隐隐伤痛,表明自己刚才已经中了红衣喇嘛的暗器。

    红衣喇嘛的嗜血金符之中,暗含着十二支细弱牛毛的夺命银针,当时十二支飞针随着金符呈扇面激shè,紫衣刺客一时大意,没有注意到。飞针入ròu时是没有疼痛感的,但是会顺着体内的血管慢慢的侵入心房,现在她每运用一下真气,都会加飞针向心房侵入的度。

    红衣喇嘛知道对方受了自己的暗器,穷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