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三春被战龙那强劲滚烫的龙阳一激,只觉得更方才的一股**再度袭来,她的双手紧紧的抱住战龙,本能的送上香唇,与战龙激烈地拥吻着,战龙的身躯压在陶三春**的身子上,汝南王的灵堂为了两人享受**后的温存的处所。

    战龙轻声地在陶三春的耳边轻语:“王妃,我一定不会负你。”

    陶三春满脸羞红,不期然地点了点头。**后的余韵使得她娇媚的脸庞显得格外的娇艳,平添了一种迷人的风韵,“六郎,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战龙点点头,又含住了她的樱唇,深深地亲吻起来……

    第80章  晋王王妃

    战龙这几日,一直留在汝南王府,白日帮着陶三春理丧,晚上就和陶三春一边为郑子明守灵,一边云仓暗度,和陶三春尽情快活,陶三春也是个外表中直,内心风流的女子,被战龙的龙qiāng收的服服帖帖,更在战龙的调教下,学会了许多以前从来没有试过的姿势和方法,每夜二人都能尽兴。

    在和陶三春尽情风流的同时,战龙也没忘了培植自己的党羽,现在汝南王不在了,汝南王生前那些旧部,一定要拉拢过来,于是,战龙利用陶三春的关系,这几天经常在茶余饭后,和五城兵马司的那几位领私聊,那些将领一来是为汝南王之死愤愤不平,二来也敬佩战龙少年老成,尤其是敢挑头为汝南王伸冤,加上陶三春的话语引导,这些将领慢慢地都向战龙靠拢。

    战龙知道,光收买人心还不行,自己必须要有实权。于是,战龙准备让几位朝中大臣保荐自己做京城的五城兵马司,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卫戍区司令赵光义,赵普,潘仁美,王泽,恩,这几个人加起来应该足够分量了,战龙知道,赵光义这两天就会赶回来,关键是另外几位,如何让他们为自己说话?战龙决定在她们的夫人身上做文章。

    潘夫人现在已经是对自己死心塌地,晋王妃虽然还没有和她挑明关系,但是,战龙知道这女人并不笨,她不可能对自己一点感觉也没有,尤其是那日浴池醉酒事件,自己搞了她那么久,她就算醉的再厉害,也应该有感觉的,时候居然什么反应也没有?哼哼,一定是默许了,或许,还巴不得我再上她一回呢,我也要争取主动点。

    好几天没有回晋王府了,战龙趁中午时间,回来看望一下干娘晋王妃,回到府中,见到晋王妃正在书房画画。

    看到战龙回来。

    晋王妃先不说话,就在书案前,提起画笔,继续一张马上就要完工的丹青,这个房间并不太大,但其雅致出尘的布局却充分显示出了此间主人的蕙质兰心。想必是工匠专门按照晋王妃的xìng情重新设计的,从屋顶到脚下的地幔,无不都是用最上乘的质地制做而成,但却少了分奢华多了分古朴,颜色亦失去了艳丽取而代之的是三分优雅二分高贵一分脱俗,虽华丽无比却没有一丝庸俗铺张的感觉。墙角,几只香炉轻烟袅袅,那如麝如馥的清香充满了整个房间。

    战龙细瞧那张丹青,虽然战龙不同书画,对丹青却是有一些研究,看那一笔一画,一点一勾,那流动的笔锋,隽永的意境,让每一个到访者都如同着了魔一般,深深痴迷。格外引人注目,此画为洒金屏条,在辉煌金色的背景上画着两朵艳红的牡丹,红牡丹旁边有一白牡丹陪衬,花姿有正有侧,点叶钩茎,下端佐以岩石,石后一丛盛开的水仙,洁白幽静,纤尘不染。花茎上疏疏密密的花朵,或仰或俯,或正或反,呈现出各式姿态。

    牡丹历来都是富贵的象征,而水仙则是高洁的代名词,想画者乃是以此自喻,虽出于帝王之家,而能洁身自好,不沉奢华之荣。静中相对,无势无利,行迹两忘,然尘垢之外。此画深具神韵,那一笔一画无不下落得恰到好处,显示出主人的独具匠心。

    晋王妃轻声道:“六郎,你过来看看娘亲这幅画如何?”

    战龙负手站于晋王妃身侧,眼睛却是顺着晋王妃白色宫装的领口溜了进去,从她略微敞开的领口正好看到luǒ露在外的半截酥胸,雪白亮洁,晶莹剔透,如玉的玉峰在花鸟图纹丝织亵衣的紧束下显出的那道深深的rǔ沟隐约可见,在杏子黄小衣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娇艳。战龙眼冒火光,看着这无比的诱惑,忍不住要将手探上她的衣襟,隔着衣服抚摸她盈盈一握却傲然挺立的雪峰。

    “六郎,你看到了没有?”

    战龙竟忘记了回答,眼睛直勾勾的直盯着那一片酥胸。

    晋王妃明眸流转,偷偷瞧了一眼战龙的眼睛,微微一笑,拿起画笔,轻点钩沉,完成着最后两笔,口中道:“这两天,陶王妃那边事情处理的怎样了?”

    战龙略微熟练了一下贪婪的目光,躬身道:“回禀干娘,明日正式丧,已经全部弄妥了。”

    晋王妃放下画笔,道:“明天晋王殿下就能到京城了。”

    战龙道:“干娘,等义父回来之后,你要赶紧督促他,让他和几位大臣联名奏请万岁,给我弄个官当啊。”

    晋王妃笑道:“那是自然,六郎你看我画的这画怎么样?”

    战龙道:“干娘妙笔丹青,根本不用我夸奖。”

    晋王妃笑道:“你这小鬼头,真会说话,可惜啊,你不是我亲生,要是我亲生的儿子,该多好啊。”

    战龙心中一震,问道:“干娘,你和晋王殿下,为何至今还没有生育啊?”

    晋王妃叹道:“六郎,你有所不知,晋王殿下他……”

    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

    战龙心道:“莫非又和我大哥一样,是xìng无能?合适,前几天我曾经尝过晋王妃的身子,已经不是完璧了。”

    “干娘,我又不是外人,我是你的干儿子啊,你就说给我听听,看我能不能帮助你。”

    晋王妃幽怨地说道:“都怪你干爹,我们刚完婚那几年,他和当今万岁只顾着打江山,没多时间和我团聚,后来,江山打下来了,他却不知什么时候,偷偷练了一门奇怪的武功,居然不能亲近女色,你说这不是……这不是害我吗?从那以后,我们夫fù就没有同房过。”

    战龙禁不住问道:“练了一门武功?难道还是葵花宝典不成?”

    晋王妃马上回应道:“对对对,就是葵花宝典,六郎你怎么知道?”

    战龙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心道:“赵光义居然练了葵花宝典,现在老婆给我玩,若是被他知道,我还有命在?”

    “干娘,干爹当真练的是葵花宝典?那可是男人练不得的武功啊。”

    晋王妃睁大了眼睛,“六郎,男人为何练不得?晋王殿下这不就练了吗?他说,再有几年,他就功德圆满了。”

    战龙叹道:“干娘,我听说,这门武功十分厉害,但是要想练这武功,必须先要自宫,就是割掉男人传种接代的那玩意,不然的话,就会走火入魔的。”

    晋王妃一听,顿时傻了眼,诧异地说:“这是真的?”

    战龙认真地说:“干娘我怎么能骗你?你哪里能让干爹练这种武功啊?他天下无敌了,你可要独守空闺一辈子啊。”

    晋王妃听至此重重的叹口气,随即呜呜哭起来,“这个没良心的,一开始骗我说一两年,后来又说三五年,现在可倒好,原来是那东西早就没有了,我还指望他回来后,能尽快生个儿子呢,我可怎么办啊……呜呜,我不活了。”

    晋王妃说着就要撞墙,战龙急忙将她抱住,“干娘,你这又是何必呢?造成这个严重后果的原因,又不是你的原因,你又何必这样做傻事呢?”

    晋王妃哭泣道:“六郎,你不要拦着我啊,我满意为就快要做母亲了,想不到他一下子将我的希望全都破灭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战龙劝道:“干娘,事情又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糟糕,你想要生儿子,不是非得需要晋王的啊,我就能帮助你……”

    “啊?”

    晋王妃回过头吃惊地看着战龙,战龙又道:“干娘,我愿意代替晋王……”

    “你……六郎,你,你不能胡说的啊,我们俩怎么能够做那种事情?不行,绝对不行啊……”

    战龙却抱着晋王妃不松手,“干娘,你要想清楚啊,难道你甘愿放弃自己的人生追求?要知道,除了我,在没有第二人个人敢这样大胆的站出来帮助你,即使有,我估计你也看不上他。”

    晋王妃慢慢坐下来,却依然被战龙抱在怀中,她双颊绯红,心中想着要是和战龙促成那件事情的后果,将近十年的干枯内心在这一瞬间顿时复苏了,她做出了一个应用的决定。

    “六郎,我和你?我们一旦生了那事情,被别人知道了怎么办?晋王那里倒好说,毕竟是他理亏的,可是明歌郡主要是知道了,我可是她的亲姨娘啊,她临走的时候,还jiāo代我好好照顾你,我居然抢了她的男人,要是明歌郡主知道了这事情,我可怎么活?”

    战龙笑道:“干娘,你放心好了,明歌郡主志在天下,她不会跟你计较这些的,再说你要是真心实意帮助明歌郡主恢复大周,她感激你还来不及呢,至于我们的关系吗,你们俩就一同嫁给我好了。”

    说着,就在晋王妃的脸上,大胆地亲了一口。

    战龙一把将晋王妃搂定,道:“干娘如此厚爱,六郎怎能辜负了干娘?”

    美人在怀,一股滑腻柔软的感觉充满全身,战龙感受着晋王妃圆润酥胸的舒爽。晋王妃她全身一颤,惊呼一声,俏脸有如火烧,白里透红更现娇艳yù滴,秀色可人,一双藕臂已经将战龙的双肩死死抱住。

    战龙一用力,将她横抱起来。

    晋王妃重六郎点点头,轻声道:“抱我,进屋去!”

    战龙低头在那娇艳的红唇之上,轻轻一吻,然后抱着美人来到寝室之中。

    秀榻之上,战龙深吻着身下的美人,“恩”晋王妃忍不住低声呻呤,只觉好像有一股电流在她体内游走,瘫软在战龙怀中,多年不曾沾过男子的气息,对于一个虎狼之年的女人来说,那是一种十分难熬的伤痛,她的手紧紧抱着战龙的头,响应者战龙的热吻。

    良久唇分,战龙看她轻喘着气,酥胸也随之一起一伏,扣人心弦。手指轻轻一划,剥掉那件白色的宫衣,将杏子黄的玲珑肚兜除去,一时衣衫纷飞,玉体横陈,那对玲珑挺拔的雪峰终于从束缚中解放出来,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战龙面前,雪白的双峰温滑如玉,透着一层白皙的光泽,两粒嫣红在空中一颤一颤,勾魂摄魄。战龙顿时血脉喷张,将自己**后滚烫身躯,紧紧地压了下去……

    晋王妃被战龙的热情慢慢融化,感觉全身不再听自己的使唤,身体仿佛已不再是自己的,魂魄已游离出身外,站在虚无飘渺的边缘,她白皙的肌肤泛起一层红晕,娇喘连连,喉间出干涸的声音,“六郎,我好难受!你好好的爱我吧。”

    战龙将她转过来,长舌攻入她贝齿,放肆地品尝着津汁玉液,有如琼浆沁人心脾,又用身体挤压她地敏感部位,只觉胸前的一对玉兔有如棉花般柔软,让人飘飘然于九天之颠。此刻的晋王妃秀松散,不知何时推据的双手已紧紧抱着战龙的虎背,香舌追逐着战龙的长舌,激情的迎合战龙的掠夺,媚眼泛起阵阵红丝,春心dàng漾。

    望着那一身凝脂般的肌肤。听着檀口出的仙乐般的娇呤,战龙再也忍不住yù火,扑上那具完美无暇的玉体双手搓揉着两只带着粉红艳色的玉峰,将头埋在深深的rǔ沟,体味着诱人的**。晋王妃闭上秀眸,灼热的娇躯不停地扭动,急剧地喘着气,出难耐地呻呤,双手紧紧抱着战龙的身体,“六郎,给我吧。”

    “这就给你!”

    战龙解开腰带,龙qiāng出鞘,所向披靡,不再犹豫,一下刺入那一汪温暖的沼泽之中。…… …… ……

    “我要你永生永世做我的女人!”

    当战龙将精华注入之后,微微喘息的他,抱住那具丰腴的**,道:“干娘,现在是不是你的受孕期?要是不确定的话,这两天我们再来两次啊。”

    晋王妃无力地睁看美目,“小坏蛋,趁着晋王殿下还没有回来,我们……我们,我们一下做够了吧。”

    战龙笑看着晋王妃娇羞不已的神情,又深深第吻了下去,于是梅花二度再开。

    第81章  丞相夫人

    因为心中有底,战龙马上就想准备一身像样的朝服,于是晋王妃给战龙介绍了京城第一裁缝的安家老店。

    战龙骑马来到安家老店,这里是东城边上一条很著名的胡同,安家老店就坐落在胡同口。

    战龙将马拴好,走了进去,大声道:“店主,我做衣服。”

    店主忙笑脸相迎道:“哟!大爷,里面请吧。”

    店主将战龙让到里面,先沏了一壶茶水,然后让战龙跟自己量尺寸,量完尺寸,看外面天已经黑下来,这时候,外面又来了一顶轿子,轿子里面走出一位美fù人,由一个小丫鬟陪着走进来,“安裁缝,上次我订的那身衣裳做好了么?”

    这声音挺起来有点熟悉,战龙猛然抬头望去,四目相对,来人正是丞相赵普的夫人。

    赵夫人微微怔了怔,道:“六郎……你怎么会在这,你也来订做衣裳么?”

    战龙微微笑道:“赵夫人,真巧啊,我干娘推荐我来这里的,你来取衣服吗?”

    “呵呵,是啊,这两天你一直帮陶王妃吧。”

    战龙叹道:“是啊,汝南王被万岁误杀,我在那里帮帮忙。”

    “恩,六郎,你是好样的,真是很有同情心啊,满朝文武都害怕得罪皇上,不敢像你这样做。”

    见到这间雅间里面没有他人,只有赵夫人和贴身的丫鬟,战龙就跟赵夫人就这样攀谈着,灯光无声地洒落在赵夫人颀长的娇躯上,在店铺里的地面上留下一个无限美好的剪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