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自己在那喝起_酒来了。“嵫儿”一口酒,“叭儿”一口菜,吃得津津有味儿。

    陶三春坐在床头,等着丈夫来给她揭盖头,一等不来,二等不来,听见杯盘响动,知道他在那儿喝上了:怎么?他不懂规矩?我得告诉他: “郎君,你怎么在那喝上了?”“嗯,我饿了,吃点东西。”

    “那是jiāo杯酒,得咱们夫妻一块儿喝。你过来把盖头给我揭下,咱们一块儿喝了jiāo杯酒,准备安歇吧!”郑子明开始气人了: “不行,你一个女流之辈,怎能和我男子汉大丈夫平起平坐?你在那儿歇着,我在这儿喝着,等我吃饱了、喝足了,剩下的全归你。”

    陶三春一听:这叫什么话?当时就要翻脸。再一想:不行,爹娘还嘱咐我呢,说我的脾气不好,得改一改。大喜之日,我更得耐心点:   “郎君,你这话说得不对,新婿之日,没这个规矩。”

    “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你跟我过日子,我是你丈夫,你得听我的。”

    “哎呀!你怎么这么说话?”“对,我就要这么说。我郑子明有郑子明的规矩,别人的不算。陶三春,从今天起你就别叫陶三春了,当了我的老婆,就得姓我的姓,  你叫郑陶氏。”

    “咳!小家小户才那幺叫昵,你身为王爷,我应该叫陶王妃。”

    “哦!那也是顺着我的杆儿爬,跟我借了光。你要不嫁给我这位王爷,能叫王妃吗?叫了王妃,你就得听王爷管。”

    “为什么非要听你管?”“别问,老郑家就这规矩。你在那儿老实坐着,让我打几拳,踢几脚,我要先报报昨天挨打之仇!”这句话,把陶三春惹翻了。“刷”!自己扯下盖头,“腾”地一声站起来,手指郑子明:“郑黑子,你欺人太甚,看姑nǎinǎi收拾你!”于是两个人扭在了一起,后来灯灭了,两人也钻进一个被窝了,往事如浮云,萦绕眼前,陶三春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噼里啪啦掉下来,战龙端过来一碗荷包蛋,“王妃,你吃些东西吧,要是把身子饿坏了,还怎么报仇啊?”

    陶三春接过碗,口中哽咽道:“六郎,王爷这一走,让我可怎么活啊?”

    战龙拍拍她的肩,“王妃,你放心,我一定为王爷讨回公道。”

    陶三春精神一振,“六郎,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战龙说:“王妃,实不相瞒,我现在是柴郡主的未婚夫婿,我也就是大周的驸马,赵匡胤老贼夺去了大周的江山,现在有杀害了汝南王,这老贼坏事做尽了,早晚要遭报应,我奉郡主之命,在朝中监视他。”

    陶三春顿时惊喜往外,情不自己拉住战龙的手,“六郎,王爷这一死,剩下我孤苦伶仃一个人,我怎么和赵匡胤斗啊,六郎,你一定要帮我。”

    战龙搂住陶三春的肩膀,爱怜地说:“王妃,你放心好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赵匡胤这样残害忠良,必遭天谴,我一定为你做主。”

    陶三春激动地泪流满面,“六郎,你说话可要算数,你告诉我,你会不会帮我杀了赵匡胤,为汝南王报仇?”

    “这……”

    战龙实在没办法答应陶三春,自己就一定能杀得了赵匡胤,毕竟他是当今天子。

    “六郎?”

    陶三春杏目中泪水又流出来,“六郎,王爷死的好惨啊,你答应我好不好,帮我杀赵匡胤老贼。”

    战龙不忍心让她失望,就硬着头皮说:“王妃,我答应你,一定帮你报仇。”

    “六郎。”

    陶三春轻唤一声,轻轻靠近战龙怀中,此时的她已经不是那个纵横沙场的巾帼英雄,而是一个丧失丈夫,十分无助的弱女子,陶三春也清楚,自己手下那些兵将,今天跟自己去逼宫,那是头脑一热,等事态平息之后,他们静下心来想一想,就不会这样冲动了。再说,赵匡胤也一定会有所准备,自己要想杀他,实在是比登天还难。“六郎,我知道你有难能耐,虽然你现在没有实权,但是你八面玲珑,为我家王爷报仇雪恨,只有你才能做得到。”

    陶三春今年只有三十五岁,正是风华盛茂的好年华,那幽香的身子依偎在战龙身上,不仅令战龙浮想练练,大手搂着陶三春的纤腰,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庞,心中又生怜爱之情,“三春,大丈夫一言九鼎,言出必行,但是,我们要杀赵匡胤,也不能草莽行事,需要有计划,而且必须是详细的计划,最主要的是,杀了赵匡胤之后,大宋的江山社稷怎么办?皇位由谁来继承?国不可一日无君,我们不能因为内讧,让大辽有机可乘啊。”

    陶三春点点头,“六郎,我都听你的,只要能为王爷报仇,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抬起脸,看着战龙正义轩昂的严肃表情,两个人现在身体已经是密合在一起,战龙双手环绕着陶三春的腰,陶三春的一只手也抱住了战龙的腰,“六郎,我……”

    她意识到两个人的关系有些过于密切,尤其对方是比自己小着十几岁的少年。

    “王妃……”

    战龙却收紧了双臂,同时大嘴飞快地吻上陶三春的嘴唇,陶三春被战龙吻上,心中一凛,想要挣脱,手掌不断地推着战龙:“六郎,不要这样。”

    战龙却抱着她不放,双手在陶三春的身上不断地上下摸索。虽说是隔着一层衣裳,却令陶三春十分难受,战龙的大手在她高耸的双峰上捏弄一把,又停留在她大腿上轻轻探索。

    陶三春在战龙的施为下,已经是满脸通红,一对大大的俏眼犹如要滴出水来,鼻息中娇喘声声,已是一副情动不堪的神色战龙见陶三春情浓似火,心想火候已到,便不再犹疑,伸手找到了她褂上的钮扣,一颗一颗慢慢地解开。陶三春娇喘声声,yù拒还迎,十足柔顺娇羞得如同新婚的小fù人一般,弄得战龙心中yù火大盛,一面用力地吸吮着陶三春的香舌,手上却是不停地动作着。

    不一会,陶三春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逐渐落在了地上,露出了她那身光滑如缎,却又极富弹xìng的肌肤。

    激情地热吻又持续了好一阵子,战龙开始有些忍受不住了,嘴唇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那令人心醉的樱唇,左手搂住陶三春的蛮腰,然后右手腾出来,便要去解来裤带,就在此刻,“啪”的一声脆响,战龙脸上挨了一记巴掌。

    这一巴掌打得战龙七荤八素,过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抬头一看,陶三春已经气急地从地上捡起方才被自己脱落的衣服,勉强遮住自己**的上身,呜呜哭泣道:“你们就会欺负我们女人,我好命苦啊,呜呜……”

    战龙凑上来,亲切地说:“王妃,你怎么了?我是真心喜欢你啊。”

    陶三春指指郑子明的灵位,“就算你喜欢我,我的亡夫尸骨未寒,你你……就在这里,非礼我,实在是太放肆了。”

    战龙脸一红,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实在有些过分,这里可是汝南王的灵堂啊,自己居然在这里,调戏他的夫人,哎!真是不应该啊,可是又看到陶三春那光滑白腻的luǒ身,战龙心中又是一阵冲动,大手一张,又将陶三春抱住。

    “你……”

    战龙一把抓住陶三春正在穿衣的手,将她的身子紧紧地搂在怀中。陶三春这次拼命地挣扎,但是仍是在战龙的禁锢之下,难以脱身。

    陶三春尚未着上身的衣裳再度地掉在地上,“六郎,你若是诚心诚意帮我报仇,我就从了你。”

    战龙心中一喜,信誓旦旦地说:“王妃,我说到做到,一定帮你砍下赵匡胤的狗头。”

    陶三春叹口气,将头垂在战龙肩膀上,“你可不要骗我,王爷在天之灵在看着我们。”

    战龙道:“我若说半句戏言,让我五马分尸之死。”

    陶三春在战龙的誓言和手指的挑逗之下,终于还是慢慢地动起情来。

    战龙察觉出陶三春成熟**上透露出来的讯息,慢慢地自己的大腿顶在陶三春的两腿中央,陶三春的双腿猛然紧闭,但战龙不离不弃地坚持顶了片刻,陶三春终于似乎是忍受不住xià tǐ传来的骚痒,急切地想要找个什么东西抚慰一下,最后终于还是半推半就地将两腿打了开来!

    战龙的大腿终于chā入了陶三春的两条**中央,尽管隔着一层裤子,还是明显地感觉到陶三春的下身已经是泛滥成灾!**透过自己的裤子,湿润了大腿,实实在在地告诉自己陶三春此刻所受的煎熬!战龙嘴上、身上的动作不停,伸手迅猛地将自己身上的衣物尽数除去,同样是**luǒ地紧搂着陶三春。

    陶三春见战龙已经全身**,满脸通红,十余年来,她还从未与丈夫之外的男子欢好过,现在即将沦为战龙的女人,背叛自己的丈夫法,让自己就这样沉沦进去而已,所以她必须找到一个寻回尊严的接口。“六郎,我有个要求。”

    战龙停下手来,“王妃请讲。”

    陶三春娇羞地说:“我与王爷恩爱这么多年,还没有生儿育女,一旦……我要是怀上了,能不能让他延续郑家的香火?”

    说罢,陶三春娇羞地抬不起脸来。

    战龙哈哈大笑,将她一把抱进怀中,然后对着郑子明的灵位说道:“汝南王,你尽管放心好了,我会替你好好照顾你的夫人,并且为你报仇雪恨,假若我与王妃之后生下儿子,我恩准他姓郑。”

    随后,战龙在陶三春额头亲了一口,“这样总可以了吧?”

    “六郎……”

    说到这,陶三春已经羞不可遏,如同第一次入洞房的处女般,将头轻轻地埋在战龙的怀中。

    战龙不禁心花怒放,如此成熟美丽的女子肯让自己随心所yù,实在是令人喜出望外。既然如此,也就不急在一时了。放开秦红棉的身子,痴痴地凝视着她,陶三春也呆呆地回望着我,一时间二人都忘了此刻都是浑身**。

    战龙看陶三春,一张脸如新月清晕,如花树堆雪,可谓是秀丽绝俗,只是两道眉角稍有些许上扬,平舔了几分狠恶之色,眼角几道淡淡的鱼尾纹,似乎也在诉说着此女经历的风霜。 此刻陶三春被战龙挑逗的yù火已起,不期然便想到那**之事。二人相互凝视甚久,突然间同时前扑,便吻在了一起。

    陶三春这一吻来得情深意浓,战龙顿时喜出望外,舌头贪婪地同陶三春的香舌纠缠在一起,久久不愿分开。两人玉津jiāo汇,一时竟不知人间几何。战龙放倒陶三春的身子,迫不及待地先行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陶三春春色满布脸上,虽不言语,但是神情却已经将她内心的渴望表露无遗。战龙动手解开了她身上的衣裳。陶三春双目紧闭,不敢看战龙的动作。

    战龙见她期待万分的样子,也感到自己的龙qiāng已经难以忍受,便也不再嬉戏,龙qiāng对准陶三春**点点的桃园禁区,抬股挺腰一下便冲破玉门,直达到底!

    陶三春娇哼一声,痛得全身打颤,显然她没有料到战龙如此xìng急,从未尝试过这样巨大龙qiāng的她,一时又怎能承受战龙的硕大巨蟒?这一下可苦了陶三春了,只见她冷汗直冒,银牙紧咬下红唇,豆大的汗珠子从额头猛流下来。战龙左手轮番玩弄着陶三春的丰rǔ,右手则在她那娇嫩的yīn蒂上轻轻的按挪,此时龙qiāng深深抵住花心,慢慢地研磨,陶三春马上快乐地呻吟起来。

    战龙见陶三春如此媚态,胸中yù火也是难以抑止,一时yínxìng大,便不顾一切地用力挺着龙qiāng,一下一下地冲击着美穴的深处。

    陶三春媚眼微闭,牙根紧咬,努力地不出一丝半点的yín声。只是xià tǐ处传来的那种微微的刺痛,以及随之而来的一波紧接一波、无穷无尽的快感,带给她的是从未体味过的快乐!

    龙qiāng一下紧接一下的抽动不断地撞击着陶三春的敏感部位,带给她的那种舒服感觉,实在是世间任何女子都难以抗拒的,更不要说陶三春这种完全成熟中年女子。陶三春实在受不了了,内心一股yín邪的强大力量,不断地冲击着她脆弱的神经,龙qiāng单纯的抽动已经不能满足她内心中对**的渴望。

    陶三春腾两条丰满均匀的大腿死命的夹住战龙的腰部,双手紧紧地环抱住战龙的脖子,然后疯狂的耸动摇摆她那丰腴嫩白的臀部,随着她身躯的剧烈摇摆,忽而左右摇摆研磨,忽而上下挺耸抽动;更加令战龙如痴如醉的,是她胸前那两个饱满丰硕、却又柔软如棉的硕**房,随着身体的动作,在战龙的眼前上下抖动着,更加全面地冲击着战龙的神经。

    战龙张开口来,一口将陶三春抖动在空中的一个淑rǔ含入了口中,用力地吸吮着。

    陶三春的动作显得愈加的狂野,战龙不得不使劲抱紧她的身子,使得她的嫩穴始终紧紧吸吮住龙qiāng,不至突然脱出。此时的掌握主动反而变成了陶三春,她便如同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一般,狂乱的在战龙身下奔驰。

    陶三春的疯狂浪劲,令战龙大感吃惊,自己的龙qiāng!居然能令到这个外表严厉端庄、xìng格刚烈凶悍的女子骚浪放dàng到如此地步。

    这时战龙只觉得从龙qiāng,传来一阵暖暖的气流。陶三春乐到极处,**中层层叠叠湿暖的嫩ròu,不停的挤压、研磨着龙qiāng,那种舒服畅快的感觉,实在无法言喻。陶三春**里的浪水,便如同是决堤的洪水般,不断地往外流著,沿着战龙的大腿,一直流到地上,陶三春此刻已经泄了两次身子,喉咙中只能娇柔无力地哼著,满头长飘散,凌乱地散在空中,玉也是不停地上下摇摆,姿态极为拂人。

    战龙心想此刻应该给陶三春最后的**一击,让她此后对我死心塌地,予夺予求。龙qiāng一挺,每次都深深的埋入她的花芯深处,陶三春舒爽地差点晕死过去,花芯一松,第三次的yīn精也随着再度涌出。

    上百下的剧烈冲刺之后,战龙也感到了极限,“我要你永生永世做我的女人!”

    七元真气伴着精华bào出。

    陶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